《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zai-nan-de-you-mo

    灾难的“幽默”

  • an-niang-cong-na-er-lai-1942

    俺娘从哪儿来?1942

  • bei-min-ran-hou-he-jie

    悲悯,然后和解

  • shi-shi-yi-ji-shi-chang-tiao-jian

    史诗,以及市场条件

  • wang-zhong-lei-yi-jiu-si-er-gei-zhe-ge-xing-ye-dai-lai-bu-tong-de-sheng-yin

    王中磊:“《一九四二》给这个行业带来不同的声音”

  • zhang-guo-li-yi-jiu-si-er-dai-biao-wo-men-zhe-yi-dai-dian-ying-ren-de-jian-shou

    张国立:“《一九四二》代表我们这一代电影人的坚守”

  • xu-fan-ku-dao-ma-mu-de-na-ge-jing-jie

    徐帆:苦到麻木的那个境界

  • zhang-mo-jiu-xiang-zhong-xin-ren-shi-le-yi-bian-zi-ji-he-zhe-ge-shi-jie

    张默:“就像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和这个世界”

  • bai-xiu-de-yi-ge-mei-guo-ji-zhe-de-li-shi-tan-suo

    白修德:一个美国记者的历史探索

  • 1942-nian-he-nan-zhi-zai-yu-shi-kong-zhi-guo

    1942年:河南之灾与失控之国

  • sa-wei-er-chou-wen-zhen-xiang-ru-he-bei-yan-gai

    萨维尔丑闻:真相如何被掩盖

  • huai-lai-jiu-yuan-bao-xue-can-chang-cheng-yu-qi-ji

    怀来救援:暴雪、残长城与奇迹

  • ren-sheng-ru-qi-chen-zu-de

    人生如棋陈祖德

  • cpi-de-xin-di

    CPI的新低

  • zhuo-dao-dai-bi

    捉刀代笔

  • bao-ma-qi-jian-de-hu-lian-jia-shi

    宝马旗舰的互联驾驶

  • zhi-bai-biao-she-chi-pin-lang-chao-xia-de-bian-yu-bu-bian

    芝柏表:奢侈品浪潮下的变与不变

  • yue-du-feng-qi

    阅读风气

  • bang-de-la-le-da-jia-yi-ba

    邦德拉了大家一把

  • tai-te-xian-dai-yi-chang-yi-shu-yun-dong

    泰特现代,一场“艺术运动”?

  • mei-shu-guan-bu-zai-shi-yi-zuo-shen-dian

    美术馆不再是一座神殿

  • wii-u-mo-dai-zhu-ji-yu-jia-ting-yu-le-xin-he-xin

    Wii U——末代主机与家庭娱乐新核心

  • di-li-de-bao-fu

    地理的报复

  • ren-xin-si-bian

    人心思变

  • jiao-zi

    饺子

  • hei-dong-bai-dong-yu-ji-guang

    黑洞、白洞与激光

  • du-yao-de-ni-xi

    毒药的逆袭

  • song-lu-yi-yun

    松露疑云

  • xun-zhao-yi-zhi-qiu-dui-de-ling-hun

    寻找一支球队的灵魂

  • hai-yang-qiang-guo-yu-hang-kong-mu-jian

    “海洋强国”与航空母舰

  • huan-qiu-yao-kan-su-lan-87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1

    读者来信

  • ao-ba-ma-zui-hao-de-shang-wei-lai-lin

    奥巴马:最好的尚未来临

  • a-ba-si-de-nan-ti

    阿巴斯的难题

  • tian-xia-83

    天下

  • xiao-fei-li-cai-40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4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5

    声音·数字

  • liu-xue-sheng

    留学生

  • wu-fa-fan-zhuan-de-tong-nian

    无法反转的童年

  • gu-xiang-de-feng-zi

    故乡的疯子

  • hao-dong-xi-81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7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1

    大家都有病

  • wo-de-tie-ren-san-xiang-can-sai-jing-li

    我的铁人三项参赛经历

留学生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来中国的留学生,仿佛非洲学生占了多数。我们分不清乍得和布基纳法索有什么区别,统一尊称“老黑”。老黑们热情爽朗,广受欢迎,时不时地在晚会露个脸,来几句《北京一夜》或“药,药,切克闹”。某学院创作舞剧《邱少云》,邱少云匍匐在地上,一群姑娘疯狂地挥舞红布,表示火势很大。等姑娘们挨个退场,观众发现,地板上趴着一老黑。
  常在篮球场遭遇老黑。有时是一堆中国人带一个老黑玩,感觉像CBA;有时是三四个老黑一起上,感觉像NBA。老黑基本功不太扎实,迷恋Crossover,但常常走步,然而身体素质极好。有老黑在的球场总是欢乐的,有时我会装模作样地喊几句“denfence”、“rebound”,绷着小脸假装自己是易建联,挺带劲。
  韩国留学生辨识度较高。女生戴大耳环,喷重口味香水,一走路粉就扑扑往下掉;男生戴大耳机,穿松垮的牛仔裤,腰部露出一圈“CK”。朝鲜学生(只见过男生)一般两两现身,衣着朴素,胸口别一到两个领袖胸章,脸绷得跟镇委书记似的。不少老师喜欢朝鲜学生,觉得他们踏实勤奋,有自己当年的影子,不像中亚学生,动不动就给老师敬烟。有次某老师对其领袖胸章感兴趣,手伸到一半即被狠狠打掉。该老师心有余悸,所幸没弄出点国际纠纷。朝、韩两国虽动不动约架,留学生倒相处和睦,常见花蝴蝶般的韩国女向乌骨鸡般的朝鲜男搭话。
  中亚学生的标准装束是黑皮衣+牛仔裤,目光如隼,不怎么理人,相比之下南亚学生更好相处。阿拉伯学生笑容灿烂,成绩糟糕。有幸认识一沙特王子(后来知道,沙特有1万到1.2万名王子),一学期换了5个女朋友,修了6学分(含英语和体育),和阿拉伯数字有关的课全挂了。几年后再次相遇,王子殿下一脸矜持:“我在某某重点实验室读博士。”
  一次见韩国妞跟老黑打招呼:“吃了吗?”“吃了,你吃了吗?”很有喜感。总的来说,留学生中文都不错,除了偶尔弄不清“不知道”和“知不道”,一般交流没问题,厉害的可以随时上街搭讪妇女。表妹在复旦上学,有天路过一黑人女生,很肥沃那种。表妹用沪语嘀咕一声“呦,墨墨黑”。哪知该女生微笑着走近,一张口是标准杨树浦上海话:“勿要叫人家墨墨黑,好伐?”
  留学生们身处异乡,心灵难免会寂寞。某中国女生在实验楼遇一刚果老黑。第一回互相微笑致意,第二回老黑便要手机号。女生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毕竟是亚非拉兄弟,不能显得咱小家子气。5分钟后有短信,第一条“吃了吗?”第二条“可不可以帮我补习中文?”第三条“我是富二代,呵呵”。该女生只能委婉表示,连“富二代”都知道,这中文就不用补习了,呵呵。
  少男情怀总是诗,搁哪国都一样。而以中国少男的世界观,总一厢情愿地以为法国女孩个个像苏菲·玛索,韩国女孩个个像全智贤,日本女孩个个像武藤兰。所以,当介绍一位苏珊大妈似的俄罗斯女生时,我听见少男们发自心底的叹息,那是“霍尔金娜”“莎拉波娃”们碎了一地的声音。早年,A君勾搭上一位日本女交换生,整个学院的少男骚动了。我们酸溜溜地恭贺A君,从此走进那无码的新时代。一年后,A君随女友翩然东去,至今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年春节,收到一封来自日本的信,内附刻录DVD一张。当场感动得泪流满面,还这么想着兄弟。哪知道从头到尾都是拜年视频。不得不感慨,这厮眼中无码心中有码,境界比我高多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6期 | 标签: | 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