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ao_you_suo_yi_ji_qi_ren_zhi_shi_gong_ju

    老有所依,机器人只是工具

  • tou_ming_ge_ming

    透明革命

  • xin_chang_tai

    新常态

  • mo_si_ke_bao_wei_zhan

    莫斯科保卫战

  • xiang_shi_bai_zhe_xue_xi

    向失败者学习

  • wei_he_zhu_ge_liang_shi_zui_zhong_zhen_jing_li_ren

    为何诸葛亮是最忠贞经理人?

  • gao_kai_di_zou_de_zi_mao_qu

    “高开低走”的自贸区

  • p2p_ping_tai_de_yong_hu_si_wei

    P2P平台的用户思维

  • gong_ye_ji_qi_ren_ji_cheng_bi_zhao_shang_geng_zhong_yao

    工业机器人:集成比招商更重要

  • xiao_mi_shen_hua_de_zhong_jie

    小米神话的终结?

  • cuo_guo_feng_kou_de_zhu

    错过风口的猪

  • gai_bang_chu_wang

    “丐帮”触网

  • gu_quan_zhong_chou_bian_zhi

    股权众筹“变质”

  • wang_dai_ji_jin_kan_qi_lai_hen_mei

    网贷基金:看起来很美

  • ma_yi_de_li_xiang

    蚂蚁的理想

  • qing_huai_shou_ji

    情怀手机

  • yu_zheng_da_guai_sheng_ji_pao_zhi_lei_ju

    于正:打怪升级,炮制雷剧

  • xiao_mi_shou_huan_wu_li_id

    小米手环,物理ID?

  • hei_ma_ta_qu

    黑马“他趣”

  • wan_zhuan_tong_hang

    玩转“通航”

  • chi_dai_zheng_cun_zhuang_pin_jia_wan_zhen

    痴呆症村庄:拼假玩真

  • guan_kui_la_mei_hu_lian_wang_chuang_ye

    管窥拉美互联网创业

  • lai_yi_long_hui_gui

    赖奕龙回归

  • jiang_gu_shi_de_shou_yi

    讲故事的手艺

  • feng_kuang_de_zui_hou_liang_yue

    疯狂的最后两月

  • guang_feng_de_xing_fu_fang_xiang_pan

    广丰的“幸福”方向盘

  • xian_zha_lao_you_tiao

    鲜炸老油条

  • cha_shui_jian-33

    茶水间

  • bu_zhi_sheng_dan_lao_ren

    不止圣诞老人

  • lu_sheng_ting

    卢盛庭

  • bao_zhuang_ke_yi_hen_tian

    包装可以很“甜”

  • cha_shui_jian-34

    茶水间

  • qing_ru_zai_xian_jiao_yu

    “轻”入在线教育

卢盛庭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21CBR:为什么很多中国电影特效工作室水平徘徊不前?
  卢盛庭:第一,没有好的故事;第二,没有足够的预算;第三,没有经验。
  21CBR:中国有好的电影特效艺术家吗?
  卢盛庭:当然有。没有哪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特别擅长制作特效,美国人和英国人擅长因为做的时间长。成为一名优秀特效制作师的时间也急速缩短,以前需要15、20年,现在只要三五年。
  21CBR:培养一个特效艺术家这么快?
  卢盛庭:很快,但过程是艰难的。我把这比喻为推动巨轮,启动的时候要用很大力气,转起来后突然就变得轻松了;另外,技术进步降低了特效制作的难度,我从1980年代中期入行,当年行业只有程序员,大部分时间写代码,现在的新生代只要一个iPad,就可以画画。
  21CBR:怎么培养中国的特效人才?
  卢盛庭:你知道新西兰的维塔数码(Weta Digital)吗?相比好莱坞,新西兰有什么?只有羊(笑)。当年,维塔创始人Peter Jackson要拍《指环王》,从全世界雇用特效专家到新西兰,培养当地艺术家,三部《指环王》后,维塔成了世界第一的特效制作工作室。中国可以走这条路,经过两个大项目的历练就可培养出优秀的艺术家。
  21CBR:中国有名的科幻小说《三体》准备投拍电影,你对特效有什么建议?
  卢盛庭:我是制片方,会把顶尖的好莱坞编剧和书的作者请来,配合一个有眼光且能理解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再由制片人找一个够格的导演,最后组建自己的特效队伍,很可能它就成为了一个新的《星球大战》,这就是维塔的套路。
  21CBR:你亲手创办了顶尖的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为什么离开?
  卢盛庭:2006年我卖光了所有股权。特效制作听起来很性感很高端,其实是个很糟糕的生意,赚不了钱。好莱坞对待特效公司非常糟糕。
  21CBR:电影制作方也投入了很多资金,为什么糟糕呢?
  卢盛庭:特效公司花了更多的钱。即使在特效的好年景,你还可能破产,或者只有非常少的盈利,最多3%。
  21CBR:为什么特效公司会花更多钱?
  卢盛庭:定价模式有问题,特效制作是一个买方市场,固定报价。打个比方,谈判时,我告诉你这个建筑或许是用砖砌的或许是木制的,不确定;有多少个房间?可能两个,可能五个。这很糟糕,当签合同时,制作价格是固定的, 但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要建造一个什么东西,而制作开始后内容会不断增加和变化。特效公司不花更多的钱,就没法做完。
  21CBR:同样的事会发生在中国的特效公司?
  卢盛庭:如果只是个做特效的公司,毫无疑问,会的。如果你拥有内容,就完全不一样了。
  21CBR:既然不赚钱,为什么好莱坞的特效做得这么好?
  卢盛庭:其一,真正做特效的人们并不知道公司经营状况,年轻人对艺术充满热情,非常在意自己作品,参加一部好电影的特效制作能给事业加分;其二,对于公司经营者来说,有业务比没有业务好,动力部分源于他们的恐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5期 | 标签: | 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