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gu_lao_xing_ye_de_xin_wan_fa

    古老行业的新玩法

  • mei_guo_hei_bang

    美国黑帮

  • ta_de_an_quan

    她的安全

  • hao_lai_wu_yan_zhao_men

    好莱坞艳照门

  • she_jiao_mei_ti_yu_chen_mo_luo_xuan

    社交媒体与沉默螺旋

  • a_li_wo_men_bu_zuo_yin_xing

    阿里:我们不做银行

  • ba_gua_qu_dao_ying_xiao

    八卦“渠道”营销

  • wei_shen_me_yao_fan_long_duan

    为什么要反垄断?

  • gong_zi_xing_shen_me

    工资姓什么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

    不专业,无收视

  • gei_bing_tong_tiao_zhan_po_pen_bing_shui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 yong_bu_po_chan_shen_hua_bu_zai

    “永不破产”神话不再

  • li_pi_de_she_jiao_wang_luo

    里皮的“社交网络”

  • fan_long_duan_de_zhan_xue_gai_luo_na

    反垄断的“战靴”该落哪?

  • mo_ke_jia_zu_de_qi_yue

    默克家族的“契约”

  • zhong_guo_de_cheng_shi_se_cai

    中国的城市色彩

  • john_lobb_man_luo_ji

    John Lobb“慢”逻辑

  • zhong_shi_ke_huan_lin_jie_dian

    中式科幻“临界点”

  • vc_hua_qiu_yuan

    VC化球员

  • quan_min_mai_fang

    全民卖房

  • wan_zhuan_dian_shi_dian_shang

    玩转“电视电商”

  • da_ma_lou_shi_de_zhong_guo_zheng

    大马楼市的“中国症”

  • hua_li_zhi_tui_bian

    “华丽志”蜕变

  • han_jian_bing_xu_yao_de_bu_shi_bing_tong

    罕见病,需要的不是冰桶

  • galaxy_note_4_de_wen_hua_ye_xin

    GALAXY Note 4的“文化野心”

  • chao_ji_ceo_yu_jia_wen

    “超级”CEO余佳文

  • yi_ben_hong_da_de_zhi_hui_xiao_shu

    一本宏大的智慧“小书”

  • geng_da_de_mian_ji_geng_hao_de_yi_shu_guan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 lun_tai_bian_shen_li_dian_chi

    轮胎变身锂电池

  • yin_jing_gai_de_xue_wen

    窨井盖的学问

  • shi_ye_bu_shi_n_1

    失业不失N+1

  • cha_shui_jian-28

    茶水间

  • you_wifi_bu_chun_jie

    有WIFI,不纯洁

  • liu_ci_xin

    刘慈欣

  • xie_li_xie_qi_zou_zheng_dao

    邪里邪气走正道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2

    不专业,无收视

美国黑帮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谁是世界上最赚钱的黑帮?西西里黑手党?还是克里姆林宫的盗贼统治?显然这些都没有美国的监管机构贪婪:盯上一家大公司,无论对错,威胁其经理人对其进行刑事指控,迫使他们支付巨额罚款作为保守秘密的和解费用,然后再挑选下一个猎物。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巨额罚款已使监管机构成为利润中心,例如法国巴黎银行因违反了美国对苏丹和伊朗的制裁被罚了90亿美元。据说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为了连任,从巴黎银行收缴了10亿美元以增加国库份额,并威胁动用权力收回其在华尔街的工作执照。为何州政府能藐视政策,动用企业缴纳的罚款?没人知道。
  美国的民事侵权制度的弊端众所周知。它的保密性和不透明度使公众从来没有知道过事实。由于案件不由法院裁定,制定的都是不成文的条约,形成了界定模糊的灰色空间,这也纵容了更多的商业勒索。案件可以进行正式审讯,真相才能公之于众。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和Tom Coburn提出了一项规范企业惩治的法案,要求检察官和监管机构应被强制规定公布这些事件没有在法庭公开审理的原因。
  从长远来看,美国法律制度需要以下两个变化:首先,当涉及到公司时,民法和刑法之间应该有更清晰的划分。大多数情况下,企业的违法行为都是为了钱,属于民事法庭。如果个别管理人员违反了刑事法律,就应由刑事法庭处理;二是法律制度的深层次改革。美国目前在此方面有数十万条的法规,它们之间的联系错综复杂,这无疑使随意裁决有空可钻。
  云端之战
  云计算的革命正在到来,但是大公司接受这项技术要慢于预期。研究公司IDC估计,企业今年将花费1000亿美元用于云计算,但比起其将花费在信息技术方面的2万亿美元,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因为一些公司对将敏感数据交给其他公司感到担忧。
  然而,这样的问题可能很快就会被克服,因为降价将使云计算更便宜。3月底,谷歌的应用程序处理和数据存储等云服务就大幅降价30%至85%,旨在提高谷歌自己的云计算业务。此举迅速引起了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的反应,后者削减了高达65%的价格。决心在云计算领域做大做强的微软也随即降价。
  AWS等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正在努力使人们相信,云端的数据是安全的,并表示已经加强了其使用的加密技术来保护他们处理的数据。同时,云计算公司也在增加基础产品。
  尽管价格下降,具备更好的安全性和性能的产品,很多企业对于将所有的计算需求托付于另一家公司的行为仍持谨慎态度。这就导致了所谓的“混合云”计算的流行——比如在AWS上运行一些软件应用程序的同时,保持其他公司自己的服务器。
  绕过银行家
  2008年金融危机造就了小公司的成长。小企业不会对高盛、摩根士丹利这些掌控世界资本流动的巨头们造成威胁,但这些年轻公司巧妙地利用了垄断银行的不足来满足消费者和小企业的信贷需求。
  位于旧金山的贷款俱乐部成立于2007年,它利用互联网来牵线匹配投资商和贷款人。其每位客户的年平均贷款约14000美元,共成交超40亿美元的贷款。在贷款俱乐部,贷款人与借贷人的匹配都是匿名的,其利润远高过三年期国债,年净回报率保持在约8%。不过,贷款人在收获高收益的同时,却不能保障安全性——贷款无担保:贷款人若没有偿清债务,借款人对此毫无对策。许多借款人选择一次进行多次贷款,以对冲风险。
  贷款俱乐部的高收益来自其低成本的运营,没有分支或银行费用,节约借款人和投资人的成本并为他们提供其他地方不可能有的划算交易。贷款俱乐部利用的是市场的低利率。各大信用卡发卡机构的利率,都是不区分顾客,按类似高利贷的利率牟取暴利。贷款俱乐部的经营策略是细分贷款人,将借款人分入35个信用类别之一。有最高信用等级的人能以约7%的利息借钱,最大的利率也仅为13%,远低于信用卡公司。在贷款俱乐部,无需对贷款承担责任,没有小气的监管机构监督,没有典型银行的网络成本。贷款俱乐部尽量减少了小额借款的风险,且贷款违约率不比行业平均水平高。贷款俱乐部的网站和公开文件都如实提供统计数据,把公司每一笔贷款可以公开的细节都透明化。与华尔街大公司相比,贷款俱乐部就像大象尾巴上的跳蚤,但这家公司正迅速成长着,有传闻说其将于今年IPO。
  广告也有奖
  移动广告平台Kiip的华裔创始人Brian Wong,毕业后加入社交新闻聚合网站Digg做商业策划与拓展业务,但五个月后他在公司的一轮裁员中被解雇。而正是这次挫败经历让他开始去思考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最终创办了自己的公司Kiip。
  创办Kiip的灵感源于Wong的一次飞行经历。在乘飞机的时候,他发现邻座的人们都在用智能手机玩游戏,但是令人感到不悦的是,在游戏取得通关或者得高分的关键时刻,总会有讨人厌的横幅广告弹出打断了即将取得成就的游戏。
  Wong认为,与其冒着弹出广告打断游戏而影响用户体验的风险,公司还不如在这些关键时刻通过提供奖励来起到广告作用。于是在2010年,他与Digg前员工Courtney Guertin和设计师Amadeus Demarzi联合创立了移动奖励和广告平台Kiip。
  Kiip的广告提供奖品作为激励,只要用户在内置Kiip服务的应用或游戏中达到某项成就,Kiip就会对用户提供奖励。Kiip最初只是与手机游戏合作,后来又扩大了其奖励模式的业务范围,在激励系统中加入了健康、音乐等方面的应用。例如佳得乐可根据用户登录时的运动成绩为用户提供免费饮料。现在Kiip公司已积累了上千万活跃用户,年收入达1000多万美元。
  目前,Kiip已经融资超过1500万美元,融资使Kiip得以扩大其业务范围。2013年,它推出了自助服务平台,这个品牌如今占收入的约30%。接下来,Kiip将超越智能手机,接入其他连接设备。今年三月,该公司宣布了与云连接设备制造商Mojio的一项合作——将汽车转换成智能汽车。在Mojio的app中植入Kiip,那么Mojio就可以在用户日常驾驶时提供相应的奖励。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4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