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du_tu-3

    读图

  • tan_xie_zi_er

    谈写字(二)

  • dao_huo_de_tian_shen_yu_xi_la_jing_shen

    盗火的天神与希腊精神

  • liu_shi_hai_wai_de_diao_su

    流失海外的雕塑

  • yuan_qi_yu_shi_ming

    缘起与使命

  • meng_hui_gu_yuan

    梦回故园

  • zou_shi_de_fo_xiang

    “走失”的佛像

  • bi_shang_qian_kun_shan_xi_di_qu_gu_dai_mu_zang_bi_hua_tan_wei

    壁上乾坤:山西地区古代墓葬壁画探微

  • jing_mei_jue_lun_de_gan_su_gu_dai_jin_yin_qi

    精美绝伦的甘肃古代金银器

  • wei_yang_sheng_ling_zhi_zuo

    “喂养”生灵之作

  • deng_lu_mo_huan_dao_jia_la_pa_ge_si

    登陆“魔幻岛”加拉帕戈斯

  • ni_nian_huo_zhe_bu_nian_wo_qing_jiu_zai_na_li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

  • di_si_ni_de_mei_hao_xia_tian

    迪斯尼的“美好”夏天

  • ma_lian_liang_yong_bu_diao_luo_de_xia_guang

    马连良:永不凋落的霞光

梦回故园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第一次盗走《昭陵六骏》的“二骏”


  著名雕塑史家王子云教授提出,中国雕塑可分陵墓、宗教、建筑园林三大类,自成体系。就陵墓雕塑的外流来说,最著名的要数唐太宗昭陵六骏石刻浮雕中的“拳毛騧”和“飒露紫”二骏石刻。
  唐太宗李世民生前即选定距京城长安以北百余里的九嵕山北麓为墓地,是为中国陵墓“因山建陵”之始。到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太宗下葬,昭陵营造共历时13年。为了向后人夸耀他统一天下的赫赫战功,特在陵的最前面东西石室的祭坛两庑放置征战立国的六匹战马浮雕,相传为当时充当营山陵使的工部尚书、著名画家阎立本起稿,由筑陵石工中的高手雕刻,李世民亲手题赞,令书法家欧阳询书写铭刻于石座。昭陵六骏由6块高约170厘米、宽200厘米的长方形石灰岩雕刻而成。六骏是拳毛骗、飒露紫与丘行恭、什伐赤、特勒骠、青骓、白蹄乌。一匹站立,为飒露紫:两匹作行走状,为特勒骠、拳毛騧:其他三匹作奔走姿势,为青骓、什伐赤、白蹄乌。
  民国初年,局势未稳,“昭陵六骏”国宝为中外奸商、“学者”所垂涎觊觎。民国三年(1914年)至四年(1915年),古董巨商卢芹斋经与袁世凯二公子过从甚密的古玩商赵鹤舫勾结(一说是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派毕士博来华与古董商勾结),第一次到昭陵,把“六骏”浮雕的拳毛騧、飒露紫盗走。卢芹斋又与袁二公子勾结,将盗来的“昭陵六骏”二骏,在袁世凯的庇护下,以合法名义出口美国,售予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以下简称宾州大学博物馆)。当时开价15万美元,这在近百年前的美国已是个天文价码。
  以上系据《文物天地》的报道。又据中央电视台4频道2005年11月“国宝档案”说,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东方部主任毕士博于1915年至1916年间来中国,深入华北各地15个月,调查了许多石窟,并盗走一批雕刻作品。其时他向北京的古董商赵鹤舫提出要求,经赵鹤舫策划并串通袁二公子,由袁世凯的亲信陕西督军亲自前往昭陵盗取“二骏”。他们得手后再与卢芹斋联系,由卢转售美国,经还价以13.5万美元售予宾州大学博物馆。

第二次又盗“昭陵六骏”的其他四骏未成


  民国七年(1918年),窃贼第二次将“六骏”的另四骏凿开装车。这回却被当地百姓发觉,触动众怒,民众纷纷起来拦截,这才把“四骏”截留下来。据说当时窃贼惊慌失措间,使车上的“四骏”跌落山谷,“四骏”摔成多块,虽受到很大的损伤,但国宝总算被保留下来。“四骏”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石刻馆内。笔者曾多次到该地参观揣摩,所见“四骏”经修复,仍然伤痕累累。而另“二骏”却被掠远渡重洋,流落他国,令人痛心疾首。
  据中央电视台4频道《国宝档案》说,盗取昭陵其他四骏是古玩商赵鹤舫的第二次策划,已得手,由毕士博督运装船经水路从陕西运到山西,其间由陕西的另外两个古董商在船经某地换取给养时“调包”,换上假货墓碑等石头,装入木箱,抵美后,打开才知不是原件。石刻破成数块是盗贼为运走方便故意这样做的。昭陵六骏“飒露紫”与“拳毛騧”的艺术
  根据北宋游师雄《昭陵六骏碑》的排列次序,西侧三骏的位置是:飒露紫、拳毛騧、白蹄乌;东侧是特勒骠、青骓、什伐赤。
  “飒露紫”有人物与马,是昭陵六骏中艺术价值最高、保存最为完整的唐代绝世珍宝。文献记载,征战打天下的李世民,在征讨王世充时,两军交战于洛阳邙山,所乘名驹飒露紫被敌利箭射中。大将丘行恭射敌骑,下马拔出飒露紫身上的箭矢,最后突阵而返。石刻突出了大将丘行恭为飒露紫拔箭的动态瞬间。飒露紫马头贴近丘行恭,强忍伤痛,马的三腿挺立,左后腿后缩,躯体后倾。丘行恭全身戎装,裹头巾,穿长靴,腰佩剑,挂箭筒,左手执马缰,右手拔马胸前箭矢,左脚前跨,头部贴近马头,全神贯注于拔箭这一动作,表现了一个大将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临危不惧,沉着为马拔箭的气度和人与马之间休戚相关的交流情景。这座高浮雕的历史纪念碑,形神交融地将战马的形象和大将浓郁的人情味充分表露。从雕刻的手法来看,丘行恭严肃而冷静的表情刻画,手的细微动作的表现,全身的部件装束,都是唐代大将的典型形象。马的雕刻方面,全身比例、解剖精確。马的眼睛刻画,马身后倾,忍住剧痛而等待将军的援助,人马交融的精神已达最高境界。再如“三花式”高耸的马鬃毛,束缚马尾,都是唐代特别是作为太宗李世民的坐骑的典型形象,是一座唐代最高成就的历史纪念碑,表现了唐代的强盛和大唐一往无前、所向无敌、豪迈雄强的时代精神。它完全可以与西方希腊、罗马历史纪念碑媲美,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拳毛騧”表现马匹行进状的动态。表现骠肥身壮的战马身中九箭,仍然坚持前进,其头稍低,步履稍小,左前腿提起朝前迈,右前腿有力地斜立着,右后腿提起后行将落地,左后腿坚实地站立。太宗给它的赞语是:“月精鞍辔,天驷横空。弧矢载戢,氛埃廓清。”表彰它虽身负重伤,仍前进不倒,天马行空,为其打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
  

“昭陵六骏”所在祭坛的考古新发现


  为了重现“昭陵六骏”的雄姿,2002年有关部门在原祭坛上重新放置“六骏”浮雕的复制品。在清理基座时,发现了3块巴掌大的“六骏”石刻碎片,一块是马后腿的关节部分,一块是马后腿的蹄腕部分。经对接,其中两块分别是什伐赤和青骓的,另一块对接不上,有可能是已外流到美国的“二骏”之一的。
  3块石刻上的腿毛一根根都刻得细腻而清晰。这说明在1300年前的原件,与经过自然和人为的损伤后的作品有很大距离。说明当年由阎立本打样画稿,然后由宫廷能工巧匠精心雕刻的作品,是一件十分精细的纤毫毕露的作品。并可以了解当时从起稿打样到雕刻的过程,它是在一件勾勒十分精细的画稿基础上,按照浮雕制作程序雕刻而成的。现在在西安碑林及近来发现的多座唐墓石椁线画上,都发现多处石刻马的线刻画,这些都可以作为当年“六骏”勾线底稿来了解,也可说明唐代线稿打样(绘画)与雕刻的关系。

国宝外流与奸商


  说到“昭陵二骏”的外流,虽令人痛恨帝国主义的侵略及其具体的执行者,但这里还有个“内奸”的民族不肖子孙问题。从最高地位的袁世凯,到他的“二公子”,还有亲手参与盗取“昭陵二骏”的陕西督军以及接受袁世凯和袁二公子之命参与盗取响堂山石窟的县令,再就是古董商卢芹斋、岳彬、赵鹤舫,等等。
  美国宾州大学收买卢芹斋经手的“昭陵二骏”和收购卢经手的8件等人大的佛像中的3件,可以说是中国陵墓石刻、宗教石刻外流有案可查的最早记录。
  卢芹斋(1880-1957年),1900年左右到法国巴黎,最初做过餐饮业的门房,又和驻守巴黎的中国使馆人员开设古玩店。1908年正式经营公司。1911年起,他筹组跨国古董出口企业来远公司,在上海、北京分设办事处,同时在美国纽约另辟一店。卢芹斋勾结国民党元老张静江,靠经营古铜器、玉器以及对法国人口味的清代瓷器、三彩釉器等奠定根基。他经营宗教雕刻艺术品的买卖大致起始于1909年到1911年,当时由北京办事处弄到8件同真人大小的石雕佛像船运到巴黎。这些石雕在欧洲找不到买主,1914年冬至1915年间,他又拿着照片到美国兜售,宾州大学博物馆首先成为买主,买下3件,现知其中一件是北齐文宣帝高洋开凿的河北响堂山石窟菩萨立像。梅尔夫人买下1件,1件售给底特律学院,1件为某私人收藏,2件较小的,后来卖给法国圣特夫人。卢芹斋经营的这批佛像,之所以未能在欧洲售出而在美国行销,与1914年在欧洲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经济受到重大打击,而美国却未受影响有关。1915年后,卢芹斋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中国最大的古董商。

外流的玉器


  关于外流的玉器雕刻,时代最早的可以提到美国纳尔逊·艾京斯美术馆所藏新石器时代的玉鸟。尽管这一玉制品未能说明出土地点,但一般的新石器时代石器、玉器大多出土于墓葬。对鸟的表现来说,南方的良渚文化大都以鸟为图腾,曾出土过不少与鸟相关的石雕或线刻画,此玉鸟或与南方的良渚文化有关。这件玉鸟可以看出是利用玉材的原型作为基础,然后进行雕琢,像一只雏鸟,稚拙可爱。再如标明为良渚文化的半圆形玉饰,是在半圆形的玉石上,浮雕一人像,头戴花冠,五官以阴线琢出,不太流畅的阴刻线纹具有新石器时代的工艺特征。
  美国西雅图美术馆所藏商代玉器龙纹玉佩,可称佳品。其造型首尾内卷,整器呈圆形。这种造型手法很像东北红山文化的玉龙,也说明了商代玉器的制作与原始社会红山文化的传承关系。
  关于玉器的外流情况,因玉器大多系小件制品,容易携带出口,外流起始于何时及外流情况少见记载。因为中国艺术品的外流大多与古董商卢芹斋有关,故根据卢芹斋的有关材料看,在1909年以前,欧洲以巴黎为中心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主要销售清代的瓷器。1915年,卢芹斋将8件佛像的3件賣给美国宾州大学博物馆,是为佛像外流的最早记录。1915年大致也可以作为中国玉器、青铜器外流年代的上限。

外流的陵墓石刻


  根据现有记录,汉代外流陵墓石刻的石兽有多处,分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美国纳尔逊·艾京斯美术馆、美国佐治亚州美术馆、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和瑞典斯德哥尔摩远东古物博物馆。
  关于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藏的石兽,曾著录于文物出版社1960年版《抗议美帝掠夺我国文物》第54图,说原藏地在南京。朱楔《丹阳六朝陵墓的石刻》(《文物参考资料》1956年3期)亦加以著录,并指出:“观其作风,雄浑沉着,显系六朝初期刘宋时代作品。”拙著《南朝陵墓雕刻》认为:“此对石兽(指美国宾州大学博物馆及法国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藏品)都只存头与身躯部分,腿尾均残,其造型特点是:胸腹部作瓜棱状突起,脊骨节鼓起,翼部用螺旋状平行线刻出,风格与南京麒麟铺刘宋石麒麟最为接近。其一独角(指在美国者),另一只角已残(指在法国者),可能是双角,当为刘宋帝陵之物。”又说:“现在美国的石麒麟风格具有刘宋的特点,而较麒麟铺二石兽灵巧(小巧之意),制作年代也晚于它。《南齐书·豫章文献王传》说宋文帝长宁陵‘麒麟及阙形势甚巧’与此符合。张璜《梁代陵墓考》记载高黄村有宋长宁陵石麒麟,而朱希祖著作中说曾到高黄村探访,却未访得石兽,那么,这对石麒麟很可能被古董商盗运出国。由此推测现在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之石麒麟,可能即为宋文帝长宁陵之物。”同书还谈道:“宋文帝长宁陵,据《南史》及《南齐书·豫章文献王传》)载:‘上数幸嶷第,宋长宁陵隧道出第南路,上日:“我便是入他冢墓内寻人。”乃徙其表阙麒麟于东冈上。’据朱希祖考,萧嶷第在青溪北部,则长宁陵本在东岚(今南京后宰门底半山园),后迁东冈,距麒麟铺一对石兽尚有一定距离。”
  
  2002年,我到巴黎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调查,曾对此双角的石麒麟进行考察,感觉其与旁边陈列的一汉代石兽大小相当,与人身躯比较也显得“灵巧”,不算宏伟,即与我对南京、丹阳南朝石兽的考察对比,感觉比南京南朝刘宋武帝刘裕陵的一对石麒麟体积要小,此为其一。二是法国、美国所藏是否为一对?从大体形象考察,二者颇为类似,而且一为独角,一为双角,但法国的一只其颈胸一道道平行纹饰为横的,美国的一只却是直的(如瓜棱),两者有别。是否同一对麒麟颈胸纹饰可以不同?三是法国藏的一只这种颈胸平行横的纹饰在我所见的南京、丹阳所有石兽中都未见到,这也是一个疑点。但查文献《南齐书·豫章文献王传》记南朝宋文帝长宁陵说:“麒麟及阙,形势甚巧,宋孝武(帝)于襄阳致之,后诸帝王陵皆模范而莫及也。”而宋孝武帝于襄阳所取样的今存的河南南阳东汉宗资墓的麒麟,其颈胸的纹饰平行线恰好是一为纵的平行线,一为横的。这是巧合吗?总之,关于这两只石兽其时代是否为南朝,原藏地是否为南京,目前,我的意见还是倾向于《南朝陵摹雕刻》的说法。这里也把疑点提出来,以供进一步的研究。

外流青铜器的造型艺术品


  关于青铜器皿,在中国传统的工艺制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有夏、商、周时代的礼器、食器、酒器,还有铜镜、带钩等生活用品。这里只是指圆雕或浮雕等与雕刻艺术有关的历代青铜器美术品。
  夏、商、周三代的青铜器的出土与收藏,历来为各界所重视,而其被掠夺外流仍然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的事,而且与当时的时局有关。
  如《中国文物报》2005年11月9日《域外拾珍》栏目所载的《流失的青铜珍品乌纹卣》一文,谈到民国年间陕西的军阀党玉昆,在1917年至1928年间,征派当地的民工和所属士兵数千人,对宝鸡斗鸡台戴家沟等地进行盗墓,所获青铜器达千余件,完整的有740多件,大部分青铜器送其巢穴凤翔城中。1928年,冯玉祥所部宋哲元兵攻克风翔,党在战乱中死亡,所有文物全部落入宋哲元手中。后来大部分经古董商之手流落国外,而古董商很可能就是卢芹斋。文中所举的西周时期凤纹卣(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就是其中重要珍品。
  卢芹斋经手的青铜器外流事例还可提到1928年在山西浑源县出土的青铜牺尊。是年春天,这批青铜器为当地农民高凤章发现,轰动一时,法国古董商王涅克进村强买,高凤章坚决不卖。几经周折,这批青铜器牺尊以重价卖给当地的一个古董商,继而转手到了卢芹斋手中。卢准备偷运出国,消息被透露到当地的《申报》上,舆论大哗,特别是当时名流郑振铎撰万言书大事声讨。到20世纪40年代末,卢芹斋还是想将这批牺尊偷运出国。装运的大木箱都已上了邮轮的货仓,这时突然来了几辆汽车,车上下来几个人,这些人中有海关的和上海博物馆的鉴定专家,他们以海关的名义把这批国宝扣下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新政府就将牺尊移交上海博物馆,陈列在该馆青铜器馆中。这一春秋晚期的晋侯彝器精品代表——牺尊,被称为上海博物馆的十大藏品之一。
  根据有关记录,民国期间大量外流的商周铜器,大都与卢芹斋有关。著名学者陈梦家赴美访问,为撰写《流散美国的中国铜器集录》,卢芹斋还打开仓库,就其收藏的312件历代青铜礼器,让陈梦家研究论著。陈梦家赴美撰著的《流失美国的中国铜器集录》,1962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易名为《美帝国主义劫掠我国殷周青铜器集录》。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郑振铎已任国家文物局局长,1951年到1952年共7次致函在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任经理的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徐森玉之子徐伯郊,要他着手代为国家收购卢芹斋遗存在香港的书画珍宝。并致书徐伯郊说:“闻卢芹斋在巴黎病危,他的东西有办法托人收购否?”稍后,卢芹斋委托在上海的古玩代理商叶叔重将留沪存货3075件文物捐赠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1957年秋,卢芹斋病死于瑞士。

外流的陶俑


  陵墓中陪葬陶俑、石俑、木俑和三彩釉俑等,是中国墓葬文化的一个特色。在欧美、日本各博物馆所见中国历代之俑甚多。最早的有战国墓出土的镇墓木雕怪兽、俑等,如法国巴黎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等都有陈列。秦始皇陵陶俑坑,已被公认为世界第七大奇迹,因其在新中国成立后发现,得以很好保护并宣扬于国际。但据聞西安仍有人以“将军头”盗卖出国(未成)而被判死刑者,可见新中国对待文物外流政策之严厉。尽管如此,历代艺术品珍品的外流仍然时有所闻。西安西汉文帝陵出土的裸体陶俑,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出土,却有此类俑见之于法国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的陈列。
  2002年,我在法国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参观调查时,在馆内书店买到一本《中国——马与人》的书。是该馆从1994年12月以“中国文明的起源”特展起头的第二次特展的图录。这本图录刊载了布鲁塞尔私人收藏家博澜先生所捐赠的汉唐时期的陶俑精品60多件,也是我们在参观该馆时陶俑陈列的主要部分。汉俑中有骑马的仪仗俑、男女侍俑,还有陶马、陶狗等,其中一个侍俑表情细致,体态生动,有汉代特有恢宏大度的特点。唐代的有男女侍俑、舞俑、乐俑、仪仗、吹奏俑、胡俑(多为牵驼者)以及陶驼、陶马等,特别是其中一组打马球俑最为生动,表现了唐代统治者的喜好与生活状态。
  (本文摘自《海外藏中国历代雕塑》,林树中主编,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