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_che_si_yong

    公车私用

  • tong_xue_ju_hui

    同学聚会

  • wei_sha_zhe_me_chuan

    为啥这么穿

  • jie_ji_sheng_dan-2

    借鸡生蛋

  • ba_jie_xun_shan

    八戒巡山

  • nan_si_bao_bao_la

    难死宝宝啦

  • ni_dao_di_shi_shui

    你到底是谁

  • shou_fei_shi_dai

    收费时代

  • zha_xin_xiao_duan

    扎心笑段

  • fan_wen_su_yu

    反问俗语

  • kan_kan_ni_lao_le_ma

    看看你老了吗

  • xi_shuo_lao_gong

    戏说老公

  • tu_cao_mei_mao_bing

    吐槽没毛病

  • si_mian_fang

    四面房

  • lie_jing-2

    猎经

  • ju_chang_xia_gui

    局长下跪

  • kan_bu_dong_de_jin_kou_shi_pin

    看不懂的进口食品

  • dai_chi_bang_de_bi_shou

    带翅膀的匕首

  • a_p_you_long_pao

    阿P有龙袍

  • hao_fan_zhi_xu_yi_chui_zi

    好饭只需一锤子

  • yong_shang_ba_lai_ti_xing_zi_ji

    用伤疤来提醒自己

  • xun_zhao_ren_sheng_de_chu_kou

    寻找人生的出口

  • gei_gong_ju_tie_shang_jing_mei_zhao_pian

    给工具贴上精美照片

  • yi_zhi_huang_tong_ling_dang

    一只黄铜铃铛

  • mao_pi_jiang_de_mi_fa

    毛皮匠的秘法

  • wang_po_de_jia_jiao

    王婆的家教

  • xi_gou_ren_xin

    细狗人心

  • zui_hao_de_xiao_chi

    最好的小吃

  • tie_gong_ji_de_ji_hua

    铁公鸡的计划

  • mi_lu

    迷路

  • sao_lei_xing_dong

    扫雷行动

  • wo_shi_sha_shou_o

    我是杀手哦

  • ji_mao_suan_pi_de_shi_er

    鸡毛蒜皮的事儿

  • qing_xi

    请戏

  • xiao_hua-11

    笑话

  • li_wu_li_de_xin_si

    礼物里的心思

迷路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儿子住在城里,父亲住在乡下,父子之间,似乎是近在咫尺,又好像是远隔千山万水……
  李老汉是个农民,儿子李四有在北京工作,平时工作忙,逢年过节只是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已经好几年没回家探亲了,于是老两口儿商量着让老头子到北京看儿子。李四有起初不同意,害怕父亲在路上出差错,后来发现父亲兴致很高,态度坚决,于是勉强答应了。
  第一次去北京看儿子和他的女朋友,老两口儿给一件事情难住了:去北京千里迢迢,到底给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带点什么好?最后还是李老汉点子多,他说儿子不缺钱,缺的是爱,那就蒸上一锅儿子最喜欢的白面馒头,指不定儿子会有多高兴呢。
  馒头是用当年新麦头茬面做的,用老酵发的,用大火烧的,蒸出来后雪白雪白的,远远就会闻到一缕淡淡的麦香。老两口儿里里外外忙活了两天,将白面馒头装进一个大塑料袋,李老汉肩扛手提,兴冲冲地朝着车站走去。
  李老汉是晚上九点到的北京,儿子李四有到车站接了他。李四有看到父亲十分高兴,他原本打算让父亲住在家里,可是他这个“北漂”,和女朋友勉强买了个一居室,父亲住在家里实在有些不方便,于是提前给父亲在离家不远的酒店预订了房间,想着好好让父亲享受一把,尽尽自己的孝心。
  第二天早晨,李四有到酒店接父亲吃饭,敲了大半天门没人答应,找到酒店的服务生打开门,客房里根本就不见父亲。李四有急了,多次拨打父亲的手机,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在酒店附近找了很久,一直到下午也没有找到父亲。
  李四有是独子,母亲又没多少文化,再说出了这种事情,李四有也不敢跟母亲说,害怕她又出什么意外。没办法,李四有只好给老家的堂哥打去了电话,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让堂哥留意着,如果父亲回去了,告诉他一声。
  李四有很纳闷,父亲能去哪儿呢?父亲从老家带来的黑色手提包还在自己家过道里的壁柜内放着,打开包一看,发现父亲从老家带来的钱包、身份证、手机都在,难怪父亲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父亲住宿的酒店离家也不是很远,即使他自己找,按理说也能够找得回来。
  李四有心急火燎,突然,他心头一亮:该去查查公寓大门口的监控录像呀,自己一着急,把这一茬给忘了!没想到一查监控,果然有了线索,监控录像中确实出现了李老汉的身影:李老汉空着手、哼着小曲进了公寓的大门,只是进去之后没过多久就出来了,出来时肩上扛了一个看上去挺沉的塑料袋,脸色很凝重,脚底生风,步幅很大,像是后面有什么人催着似的,很快就从监控视频里消失了。
  门卫看着监控视频,突然脱口而出:“我记得这个人昨天来的时候就带着个大塑料袋,怎么又把塑料袋带走了呢?”
  门卫的话仿佛针一样扎在李四有的心上,他张口结舌,有话说不出来,回到家就跟女朋友吵了一架。李四有的女朋友早就没了主意,只是催促李四有:“现在啥都别说了,你赶快去找人吧!”李四有将头埋在裤裆里,有气无力地说:“算了,不找了,再等等吧。”女朋友急了,冲着李四有喊:“他是不是你亲爹啊?”
  李老汉失踪十天之后,堂哥从家里打来了电话,告诉李四有,他父亲回家了。
  李老汉是半夜三更回到家的,老伴看到李老汉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听到李老汉那熟悉的声音,她真的以为见到鬼了:李老汉蓬头垢面,眼窝深陷,满脸都是又硬又粗的胡子;两只手黑得仿佛涂了一层漆,裤子上还弄破了两个大洞,看样子是摔的。老伴慌乱地问:“你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去北京看儿子,怎么就弄成了这副样子?”李老汉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迷路了。”说完,李老汉狼吞虎咽地吃完老伴留在锅里的剩饭,倒头就睡,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李老汉从睡梦中醒来,看到李四有跪在自己的床前,立马就坐了起来。李四有说:“爸,我们不孝,你原谅儿子吧。”
  李老汉叹了口气,看了李四有一眼,说出来的还是那句话:“人老了,出不得门了,北京那么大,弄不好就迷路了。”李四有说:“爸,你别这么说,我们知道自己错了。”李老汉听了李四有的话反而火了,嗓門顿时高了起来:“废什么话,老子说是迷路了就是迷路了,你们胡咧咧个啥!”
  李四有走后,李老汉去北京的事成了村子里流传甚广的笑话,有人说李老汉出了门就走错了道,结果儿子的家都没有找到,自己反而成了流浪汉;有人说李老汉在北京上了个厕所,身上的钱、手机和身份证就被小偷顺走了,又找不见儿子家的门,只好一路要饭回了老家。也有人专门跟李老汉核实这件事,李老汉只是“哈哈”一笑:“嗨,你要是去北京可得小心点,那车水马龙大街小巷的,说迷路就迷路了。”
  村民不买李老汉的账:“你别胡咧咧了,这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你迷路了,那警察满大街都是,你不会去问问?”李老汉笑着说:“就你聪明?我倒是想问警察,可是身上啥都没有带,就剩下一张嘴。你不知道吧,我儿子在外国公司做事,那名字一长溜,绕来绕去的,压根就记不住,我就是想问个路也没法问啊!”村民说:“你小时候就是个猪脑子,这老了老了,连猪脑子都不如啦!”
  其实,只有李四有知道,父亲迷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四有和女朋友都在一家医学研究所工作,耳濡目染,两人形成了一个生活习惯,那就是从来不吃隔夜食品,而且非常讲究卫生。
  李老汉来的那天晚上,李四有的女朋友害怕李老汉给家里带来细菌,于是特意嘱咐李四有将李老汉安排到酒店住宿,李老汉带来的白面馒头也顺手放在了门口。第二天早晨,李四有的女朋友上班的时候,觉得李老汉带来的东西不干净,坐了一路车,没准早长了霉,于是顺便提起李老汉带来的那个塑料袋,想都没想就放到了公寓楼的垃圾箱边。
  准儿媳没有料到的是,李老汉也有早起的习惯,他起床后就直奔李四有的公寓,没想到意外地在垃圾箱边看到了自己带给儿子的白面馒头。李老汉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倔脾气,又非常要面子,是那种把脸面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人。那一瞬间,李老汉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怒之下,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一股子倔劲说来就来,二话不说,拽起装着白面馒头的塑料袋,转身就离开了儿子的家。他压根就忘了自己的钱包、手机、身份证都不在身边,等到想起,已经跑了一大截子路,也不知道儿子家该怎么走了。
  北京离老家数百公里,倔强的李老汉足足走了十天。一路上,李老汉风餐露宿,吃光了带给儿子的一大塑料袋白面馒头,也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李老汉放慢了脚步,他想,李四有纵然千错万错,也是自己的儿子,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发生在自己和李四有身上的事,不能让别人戳李四有的脊梁骨。
  后来,李老汉再也没有去过北京,李四有在北京结婚,他也没有去,倒是办完婚事后,小夫妻俩回老家住了几天。以后,李四有和老婆每年都要挤出时间回家看看,住上三天五天的,而且,儿媳妇每年都要给李老汉打电话,央求父亲给他们快递一些雪白雪白的白面馒头……
  (发稿编辑:姚自豪)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3期 | 标签: | 57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