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i_shuo_hua_de_zhao_pian

    会说话的照片

  • xiao_hua-14

    笑话

  • miao_ji_dou_qi_mou

    妙计斗奇谋

  • ge_liang_huan_rou

    哥俩换肉

  • lao_sun_de_sheng_yi

    老孙的生意

  • shi_zi_feng_bo

    柿子风波

  • peng_you_de_shi_ji

    朋友的诗集

  • bie_qi_fu_xin_ren

    别欺负新人

  • bao_jia_jing

    报假警

  • hui_duan_zi-26

    诙段子

  • bang_jia

    绑架

  • dou_qu_qu_er

    斗蛐蛐儿

  • fu_qin_zhe_er_duo

    父亲遮耳朵

  • zhi_guan_fang_xin_chi

    只管放心吃

  • qian_shi_zhai-2

    前世债

  • jiao_huan_sha_ren_xie_yi

    交换杀人协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10

    3分钟典藏故事

  • qiang_ji_shi

    抢吉时

  • wu_fa_lv_yue_de_he_tong

    无法履约的合同

  • gong_jiao_che_qi_yu

    公交车奇遇

  • feng_kuang_de_mi_yue

    疯狂的蜜月

  • xiao_lin_you_cha_dian

    小林油茶店

  • xi_jie-3

    细节

  • cheng_huang_miao

    城隍庙

  • dou_shi_yi_fu_re_de_huo

    都是衣服惹的祸

  • guang_pan_you_jue_zhao

    光盘有绝招

  • er_han_mai_gua

    二憨卖瓜

  • jie_san

    借伞

  • zhao_hua_ti

    找话题

  • bi_chu_lai_de_jie_guo

    逼出来的结果

  • mai_che_can_mou

    买车参谋

  • qi_guai_de_gui_ju-2

    奇怪的规矩

妙计斗奇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精三分,傻三分,留下四分给子孙。这是大白话,却也是大道理。
  这是个天寒地冻的早晨,六零车队接到县政府通知:速运两车木炭给县政府,同时选拔一名优秀驾驶员进县政府车队。当时,车队队长不在,副队长刘晓天接到通知后,不禁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个采购木炭的任务非常艰巨,因为本县不产木炭,要到百里之外的南山县去采购,可南山检查站以“雁过拔毛”而闻名,无论是谁,无论什么车辆,只要从那儿经过,对方都能找出理由罚你个三五百元。
  而让刘晓天喜的是,县政府车队要招驾駛员,这可是六零车队里的年轻驾驶员朝思暮想的,他儿子刘乐便是其中之一,这小子驾驶技术一流,但在队里只能排第二,因为第一名一直让一个叫赵大亮的农村小伙子占着。眼下,队长刚好不在,这可是让刘乐进县政府车队的好机会,只是还得想个办法,让大家心服口服。
  很快,刘晓天就想了个奇谋,他立即召集车队开会,宣布说,队里决定派两辆车去南山拉木炭,让两位驾驶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后先回来的人,不仅可以被举荐到县政府车队,还能得到三百元的奖励,希望大家踊跃报名。顿时,会场炸开了锅,可就是没人敢报名。
  大伙都知道,这冰天雪地的,驾驶员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而且还要有钱,不给南山检查站三五百元,根本过不去。那时,一般人一个月工资才十八元,这三五百元,谁拿得出?
  刘晓天见无人接活,心里暗自高兴,他看了一眼儿子刘乐,刘乐立刻站起来说:“活总要有人干,大家都不去,县政府的木炭怎么运过来?我去!”
  刘晓天点点头说:“好,还差一个。”说罢,他故意用眼睛盯着赵大亮,那意思是说:不去,进县政府车队可没你的份了!
  突然,赵大亮站起来说:“我也去!”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赵大亮身上,意思是:你小子疯啦?家里穷得叮当响,钱呢?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看你怎么收场!只有刘晓天暗自高兴:儿子跟队里的第一高手面对面较量,并直接打败他,那才让人心服口服。赵大亮接这活,无外乎准备绕道而行,避开检查站,可只要一绕道,就绝对不可能以速度取胜了。
  事实上,刘晓天早就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他家有个亲戚,是南山中学的出纳,他打电话给那亲戚,让亲戚先从学校的公账上拿出三百元,直接送给南山检查站站长,请他到时放刘乐车子一马。那亲戚很快就帮他搞定了。至于这三百元,他觉得私人出也太亏了,便想到了以奖励的形式让队里出的办法。
  赵大亮接过任务,便马不停蹄地给车子加油,然后开车上路。刘晓天心里偷着乐:你跑吧,除非你开飞机,否则,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儿子刘乐进县政府车队!
  赵大亮沿着崎岖的冰雪路,一路小心翼翼地开到了南山县。装好木炭,他找了家最便宜的小旅店住下。第二天,天刚麻麻亮,赵大亮便开车返回了,他开了两个多小时,来到南山检查站,见木杆子拦着路,便停下了车。
  那天早上,天寒地冻,检查站岗亭四周的冰溜子足有一尺多长。三个检查员窝在小岗亭里,烘着热气腾腾的炭火,啃着焦香扑鼻的包子,喝着香喷喷的绿茶,倒也悠闲自得。他们早看见一辆车停在那儿,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就是不见车有动静。若在平时,几个人早扑上去,罚他个倾家荡产。可今早天气太冷,他们实在不愿到外面去。不过,也真是奇了怪了,这车上难道没人?怎么不到岗亭里交过路费?
  又过了一刻钟,一个检查员实在看不下去了,披上大衣推开了岗亭的门。他缩着头,极不情愿地走到车旁,“咣当”一脚踢在车门上,喊道:“死啦,还不下来!”
  赵大亮在车里有气无力地说:“还有口气,同志,我要用你们的电话报案!”
  “下来!给了过路费,到前面派出所去报案。”检查员一下子拉开车门,一把将赵大亮拽了下来。
  然而,检查员再一看地上的赵大亮,不禁吓了一大跳:只见赵大亮光着身子,只穿了一条裤衩,因为气温太低,他身上早已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像个紫茄子,嘴里上牙打着下牙,不断地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赵大亮结结巴巴地说:“同志,我报案,我昨晚住了家黑店,不仅钱和证件全被小偷偷光了,连衣服也一件未留。早上,我跟店老板评理,对方不但不帮我说话,还把我打了一顿,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山里没有派出所,也没有电话,真冤枉死我了!”
  岗亭里另外两名检查员见他们在理论着什么,没穿大衣便跑了出来,个个冻得浑身发抖。这时,赵大亮瞧见岗亭里热气腾腾的,边说边往岗亭挪动:“同志,快救救我,不然,我非冻死不可。”说罢,他两眼滴溜溜地看着岗亭里的包子和棉大衣。
  几个检查员眼见不妙,再不打发他走,这家伙恐怕就要鸠占鹊巢了。一个大个子检查员赶紧用身子拦在岗亭的门边,赵大亮死皮赖脸地说道:“同志,我又冷又饿,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另一个检查员见状,果断地竖起了栏杆,大声喊道:“快走!前面五里地有个派出所,你去那里报案吧,所有事情他们都可以帮你解决的。”可赵大亮就是不愿离开,还硬要往岗亭里面闯。但他哪是三个检查员的对手?三个人一起动手,硬是将赵大亮塞进了驾驶室。
  出了检查站,转了个弯,赵大亮停下车,下了驾驶室,挖出地上的厚雪擦了全身,顿时觉得身上热烘烘的。然后,他来到车后,从炭篓子里掏出衣服穿上,并将棉衣一角撕开,掏出一大叠票子,数了又数,没错,整整三十张,三百元钱呢。他将钱重新藏好,一路哼着小调回到了车队。
  赵大亮这三百元钱是哪来的呢?原来,刘晓天平时跟车队的出纳不和,那天开会时又盛气凌人,出纳看出了他的贼心,有心阻止,便拿出那原本用作奖励的三百元钱,悄悄给了赵大亮,他想,凭赵大亮的聪明才智,三百元不可能过不了检查站,也只有他,才能阻止刘晓天父子的阴谋。
  结果,赵大亮用了一个绝妙的苦肉计,不仅过了检查站,而且还省下了三百元钱。
  直到傍晚时分,刘乐才开着车姗姗来迟,他见赵大亮早就回来了,吓得面如土色。
  这一次,刘晓天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心情不好,未能及时送还南山中学亲戚的借款,偏偏那亲戚也是个粗心人,竟把这事给忘了,等年终盘账时,被上级查出账款不符。那亲戚实话实说,结果有关部门查处了检查站站长,同时牵扯出刘晓天行贿的事,刘晓天父子双双被开除了公职。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34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