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sheng_gu_shi_de_lv_cheng

    一生故事的旅程

  • hai_di_shi_jie

    海底世界

  • kong_rong_rang_li

    孔融让“离”

  • zheng_ming-3

    证明

  • shuo_shi_hua

    说实话

  • dan_xin-2

    担心

  • ling_ji_yi_dong-2

    灵机一动

  • chang_da_cheng_ren-2

    长大成人

  • po_li

    破例

  • zuo_zhu

    做主

  • wei_xian

    危险

  • shou_huan_you_yong

    手还有用

  • di_li_ke

    地理课

  • chu_qi_zhi_sheng

    出奇制胜

  • ma_ma_ying_le

    妈妈赢了

  • mei_you_mai_mai_jiu_mei_you_shang_hai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xie_mo_sha_lv

    卸磨杀驴

  • tuo_gang

    脱岗

  • lv_you_ji_nian_pin

    旅游纪念品

  • xi_zao-2

    洗澡

  • bu_yi_yang_de_jiao_zi

    不一样的饺子

  • shui_gei_hua_er_jiao_kai_shui

    谁给花儿浇开水

  • yu_bao_an_guo_zhao

    与保安过招

  • a_dong_de_hun_shi

    阿东的婚事

  • huo_qi_dai_jia

    祸起代驾

  • yi_jin_hong_shu_san_jin_cong

    一斤红薯三斤葱

  • 101_ke_fo_zhu

    101颗佛珠

  • hua_zhong_ji

    画中计

  • xing_yun_de_ren

    幸运的人

  • ji_yang

    技痒

  • bao_guo_de_xuan_ji

    包裹的玄机

  • zui_ju_shan_yi_de_gong_jiao_che_zhan

    最具善意的公交车站

  • san_mao_zhi_fu_de_xiang_pi

    “三毛之父”的橡皮

  • bei_ge_duan_de_xi_wang

    被割断的希望

  • jing_ye_xian_zhi_you_bu_chang_ma

    竞业限制有补偿吗

  • xiong_di_zheng_xiao

    兄弟争孝

  • min_jian_gao_shou_xi_yong_guan

    民间高手戏庸官

  • niu_si_zhi_hou

    牛死之后

  • a_p_pa_jian_lao_tong_xue

    阿P怕见老同学

  • xun_en_ji

    寻恩记

  • ba_ma_wang_ming_zong_you_yi_kuan_liao_dao_ni

    爸妈网名,总有一款撩到你

  • ji_zhi_wen_da-2

    机智问答

  • lao_shi_de_kou_tou_chan

    老师的口头禅

  • sheng_huo_nong_suo_zhi_hui

    生活浓缩智慧

  • zhi_kou_chi

    治口吃

  • pai_zhao_jue_zhao

    拍照绝招

  • dao_mei_de_kuai_di_yuan

    倒霉的快递员

  • tong_shi_tian_ya_lun_luo_ren

    同是天涯沦落人

  • wu_mai_mi_zong

    雾霾迷踪

  • jin_nian_shi_ni_ben_ming_nian

    今年是你本命年

  • zhe_zhao_bu_ling_le

    这招不灵了

  • qi_guan_yan_you_hao_chu

    妻管严有好处

  • fei_chang_ren_zhi

    非常人质

民间高手戏庸官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清朝年间,省府派来一个叫吴大科的到永定县当县令。吴大科自恃科举出身,还高中探花,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认为自己才高八斗,根本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听说永定县有个叫覃继鸥的人,人称覃趣才,很有智识,吴大科有心与他比试一下,便叫手下把覃继鸥带到了衙门。覃继鸥原来是一个干干瘦瘦的小老头,身上穿得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
  吴大科装模作样地说:“覃先生,听说你聪明绝顶,最拿手的本领是扯谎。本县令今天想和你赌一把。你当着众人的面扯个谎,要是你的谎能骗到本县令,我就赏你十两银子;要是你徒有虚名,得在本县令胯下钻三圈。如何?”
  覃继鸥见他欺人太甚,想了想说:“其实小民没有您说的那些本事,不过,我有一件宝贝,叫谎架子,我扯谎的本事都是它教出来的。每次我要扯谎,只要往谎架子上一睡就行。”
  吴大科将信将疑,就让覃继鸥赶紧把谎架子拿出来。覃继鸥却推说谎架子在他家里,于是吴大科又催促他回家去拿。
  覃继鸥摇了摇头说:“不行,谎架子太大,我一个人拿不动,得要人抬。”
  吴大科问:“有多大?我叫人帮你去抬。四个人够不够?”
  覃继鸥还是一个劲地摇着头说:“抬来了也没用,县衙的大门太小了,进不来。我看还是算了吧!”
  吴大科觉得覃继鸥是在故意搪塞,他冷“哼”了一声,笑着说:“你先抬来,进不来,我就拆大门,这样总可以吧!”
  覃继鸥还是不慌不忙,他说:“县老爷,您有所不知,我这谎架子有一怪毛病,上了肩膀,必须要一口气抬到头,中途是不能放的,不然就不灵了。您若真要抬,必须先把大门拆掉。”
  吴大科立即吩咐手下人拆大门。只一会儿,一个好端端的大门就全给拆没了。吴大科心想,这回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他转头对覃继鸥说:“好了,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抬你的谎架子了。”
  覃继鸥哈哈大笑说:“我的县老爷,您的大门都被我的谎给扯没了,您还想要我再扯个谎,把县衙也拆了吗?”吴大科一听,知道上当了,气得胡子都快翘上鼻尖了,只得乖乖地给了覃继鸥十两银子,打发他走了。
  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这可把吴大科气坏了,他决定找机会报复覃继鸥。一天,他从手下那里得知,覃继鸥家穷得叮当响。吴大科摸了摸下巴,心生一计。
  第二天,吴大科就带着几个狗腿子来到覃继鸥住的关家岩村。刚到村口,正好碰到了覃继鸥。
  覃继鸥正想绕开他,不想吴大科几步蹿到覃继鸥面前,说:“覃继鸥,本县令今天专门来找你收钱,你怎么见了我就躲呀!难道你想赖账不成?”
  覃继鸥疑惑道:“小民何时欠过大人的钱?”
  吴大科说:“我都调查清楚了,你儿子前年该当壮丁,没去,是乡里出钱帮你交的;你去年有了个孙子,没交添丁税;还有给乡里的保安费你也没交,还有别的好多,总计十多两银子。都是老熟人了,就交个整数,十两吧!”
  覃繼鸥一再推脱,不停说自己有急事,改日亲自给吴大科送钱上门。
  吴大科冷笑着说:“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急事?”
  覃继鸥无可奈何地摇了摇手说:“我还真不能说。您就不要多问了。”
  覃继鸥这一说,把吴大科的胃口吊得更足了,非要问个明白不可。他使了个眼色,几个狗腿子走上去,围住覃继鸥。
  覃继鸥前后左右看了看,不得已压低声音说:“好,我说。不过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你得让他们走开。”说着指了指狗腿子。
  吴大科把手一挥,几个狗腿子便走远了。覃继鸥这才神秘兮兮地说:“这事说出来真要把人气死了。刚才我和我那婆娘拌了几句嘴,她一赌气,把家里的玉如意给丢井里去了。那可是我家的传世之宝啊!你说我能不着急吗?这不,我正准备去找人帮忙,下井去捞呢!”
  吴大科听后高兴坏了,如果真是个好东西,就要想办法把它弄到手。主意已定,他便笑着说:“原来如此!那还用得着找其他人吗?本县令就是现成的!”
  覃继鸥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连着说了几个不行,他可不敢让堂堂县令帮自己干活!而且万一那几个狗腿子把这事传出去……
  吴大科说:“这有什么不行的,为民解悬是我们当官的职责!你快去找根绳子来,我帮你就是。”说着,他把几个狗腿子彻底打发走了。
  不一会儿,覃继鸥就找来了绳子,往自己身上绑。吴大科见了,一把夺过绳子说:“我比你年轻,怎么能让你下去呢?你在上面拉,我下井去帮你捞。”
  吴大科心里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如果自己下井捞到了那玩意,就假装说没捞着,先找个岩缝把它藏起来。到了夜里,再带自己的人来,偷偷下井把它取走。
  覃继鸥谢过吴大科,满脸感激地拉起绳子套住他,慢慢地往井下放。
  井口很小,人在下面刚够转身,井水有一人多深,只有沉入水中才能摸到井底。吴大科在井底摸了好一阵,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节已是深秋了,井水冰凉刺骨。吴大科早已被冻得直打颤,有些支持不住了,他忍不住问覃继鸥:“我都摸大半天了,贵夫人到底是不是把它扔在这口井里的?”
  覃继鸥坚称错不了,吴大科只得再继续摸。井里的水被他折腾得十分浑浊,沉入水里时,泥巴和秽物不时钻进他的鼻孔和嘴里,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他再次浮出水面,结结巴巴地说:“实在是摸不到,我冷得快不行了。不摸了,你快拉我上去吧!”
  覃继鸥气定神闲地说:“你这么急着要上来做什么?是不是你摸到后藏了起来,在骗我?”
  “我骗你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吴大科赌咒发誓道,又不住地向覃继鸥哀求着拉他上去。
  覃继鸥忍住笑,拿起绳子,刚拉到井中央时,他故意把手一松,吴大科连人带绳子一起又落入水中。覃继鸥夸张地叫了一声:“哎哟!”
  吴大科有气无力地说:“我把绳子甩上去,你接着拉吧!我真的快不行了。”
  覃继鸥却不干了,他说:“你太重,我一个人没那么大劲,拉不起来,我得去叫人来帮忙。对了,你不是来找我要钱吗?我家里没那么多现钱,还得去找人借,可能要大半天才能回来,你就再坚持坚持吧!”说完转身欲走。吴大科见状,哭着喊道:“你别走,钱我不要了,你快拉我上去吧!”
  覃继鸥还是不慌不忙,叹了口气说:“还有一事,县令大人三番五次寻我麻烦,草民可是得罪了大人?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民吧!”说着,他探头笑眯眯地盯着吴大科。
  吴大科带着哭腔,连声答应再也不找麻烦,覃继鸥这才一口气把他拉了上来。接着,覃继鸥又找出一张纸,趁吴大科有气无力的时候,让他签字画押,保证再也不找自己的麻烦。
  就这样,吴大科被覃继鸥治服了,不仅没要到钱,还冻得个半死,回去就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见了阎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发稿编辑:赵嫒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2期 | 标签: | 1,36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