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xin_neng_yuan_qi_che_xing_wen_zou_yuan_xu_jie_chu_ji_gong_jin_li

    新能源汽车行稳走远,须戒除急功近利

  • xia_ling_ying_wei_he_cheng_le_ma_ma_de_jiao_lv

    夏令营为何成了妈妈的焦虑?

  • fang_zu_bao_zhang_de_zhen_xiang

    房租暴涨的真相

  • niu_yue_da_xue_yi_xue_yuan_xue_fei_quan_mian_6_yi_mei_yuan_huan_zhi_ye_li_xiang

    纽约大学医学院学费全免:6亿美元换职业理想

  • sheng_yin_shu_zi-67

    声音数字

  • yi_miao_wen_ze_chang_chang_de_ze_ren_lian_tiao

    疫苗问责:长长的责任链条

  • geep_yong_sheng_tai_zhi_biao_zhong_su_gdp

    GEEP:用生态指标重塑GDP

  • bu_wei_san_ding_fang_an_lu_xu_gong_bu

    部委“三定”方案陆续公布

  • tu_er_qi_li_la_wei_ji_yi_chang_zhu_ding_dao_lai_de_wei_ju

    土耳其里拉危机:一场注定到来的危局

  • an_nan_lian_he_guo_de_zun_yan

    安南:联合国的尊严

  • liu_lin_shou_fu_chen_hong_zhi_de_hei_se_di_guo

    “柳林首富”陈鸿志的黑色帝国

  • jin_yu_cheng_xie_ren_yu_ren_yong_yuan_de_bu_tong

    金宇澄:写人与人永远的不同

  • bei_ying_ge_lan_hua_le_de_ya_se_wang_yuan_lai_jia_xiang_zai_wei_er_shi

    被英格兰化了的亚瑟王,原来家乡在威尔士

  • zhong_guo_hai_jun_cun_zai_zhi_guan_jian

    中国海军:存在之关键

  • shao_nian_chang_da_shi_de_nei_xin_hong_ming

    少年长大时的内心轰鸣

  • wo_lai_ting_yi_ba_pin_duo_duo

    我来挺一把拼多多

  • yi_ge_jing_ji_xue_zhe_de_zhong_de_wu_jia_tian_ye_diao_cha

    一个经济学者的中德物价田野调查

  • wang_hong_shui_guo_dan_sheng_ji

    网红水果诞生记

  • bu_xu_lian_xiang

    不许联想

  • chao_liu_xin_pin-30

    潮流新品

  • qu_kuai_lian_ying_yong_yu_yi_liao

    区块链应用于医疗

  • si_jia_li_yue_han_xun_zui_feng_qing_zui_you_qian

    斯嘉丽·约翰逊最风情,最有钱

  • min_sheng_cheng_wei_zui_da_de_zheng_zhi

    民生成为最大的政治

  • wei_jian_she_she_hui_zhu_yi_qiang_guo_pei_yang_ge_ming_ren_cai

    为建设社会主义强国培养革命人才

  • zhi_cai_kun_jing_xia_de_chao_xian_dui_wai_jing_ji_he_zuo

    “制裁困境”下的朝鲜对外经济合作

  • neng_bao_zheng_zheng_quan_wen_gu_bing_tui_dong_guo_jia_fa_zhan_de_jiu_shi_chao_xian_xu_yao_de_mo_shi

    能保证政权稳固并推动国家发展的,就是朝鲜需要的模式

  • fen_se_ping_rang

    粉色平壤

  • chu_mo_chao_xian

    触摸朝鲜

民生成为最大的政治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在邀请方朝鲜记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安排下, 《中国新闻周刊》一行8月8日抵达平壤后参观和采访的第一站,放在了开业才10天的平壤大同江水产品餐馆。
  位于大同江畔的这处形状如豪华游轮的餐馆,由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亲自命名。一进入餐厅大门,巨大的水槽清澈见底,鲟鱼、虹鳟鱼等鱼类自在游弋,最大的铁甲鲨鱼超过200公斤。其他大小不一的水槽里,养着帝王蟹、贝类、甲鱼等各种水产品。
  除了富有朝鲜特色的餐厅,餐馆里还设有中式餐厅、日本料理馆和西式酒吧。日本料理馆内设有三种坐席:旋转台、榻榻米以及按照朝鲜人习惯的高度而设计的四人座。朝鲜记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李革成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称,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亲自指导了餐馆的设计细节,比如出于更人性化的考虑调整了台阶的高度。
  今年6月,金正恩曾携夫人李雪主到平壤大同江水产品餐馆视察。根据朝中社的报道,分管外交工作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以及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也在陪同考察的名单中。
  金正恩当时指示,要将平壤大同江水产品餐馆打造成像朝鲜最负盛名的冷面餐馆玉流馆那样的名店。除了要为朝鲜人民谋福祉之外,还要“为来朝鲜访问的外国客人进行服务”。
  正对着大同江水产品餐馆大门入口处的墙壁上,是一幅江水波澜壮阔的照片,上方挂起一行配以感叹号的闪亮标语:我们是最好的!
  同样位于大同江畔的玉流儿童医院,也是在金正恩直接提议和指导下所建,并由金正恩亲自命名。进入医院正门后的大厅里挂着巨幅壁画,朝鲜儿童在碧绿的草地上欢快奔跑。与壁画呼应的是正对面的标语:来过这里,世上再无值得羡慕之地。
  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做出全力发展经济的决策以及打破外交上的“孤岛”局面后,平壤街头展现出了某种商业气息,朝鲜民众神情普遍比以前要放松了许多,自信心也明显增强。接下来朝方安排的参观和采访行程中,不论是志在打造世界一流大学的金日成综合大学,还是平壤市区的医院、郊区的农场等,都已打上了金正恩时代的深刻烙印,同时也非常明确传递着一个信号:朝鲜要全力发展经济,而且要以自己的方式来进行。

人人争当万里马


  五彩斑斓的桌椅,满墙是充满童趣的图画,热闹的室内儿童游乐场,乍一走进玉流儿童医院,会误以为走进了“儿童乐园”。
  上到二楼,一处房间里传出少年的嘹亮歌声。六位住院治疗的儿童,正在上音乐课。相邻的另外一个房间,则被设置成文化课教室,学生们正在老师的辅导下做着功课。“这样的安排,是为了尽量避免学龄儿童因病耽误了课程。” 玉流儿童医院技术副院长李广川(音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于2013年落成的这所医院是免费为朝鲜全国各地儿童提供服务的综合性医疗机构,整个建设工期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医院拥有现代化的设备,一台从德国进口的CT影像检查设备就耗资300万美元,同时采取了先进的远程会诊模式。为应对可能需要通过直升机紧急运送病人的情况,医院还预留建设了专业直升机停机坪。
  作为中央级儿童医院,玉流儿童医院目前与朝鲜十多个道的儿童医院以及200余个道及市、郡人民医院的儿科建立了合作关系,可与地方儿童医院的医生就当地患者情况进行远程会诊,并收治来自地方医院的转院患者。李广川介绍称,这种很先进的设计理念和周到的细节考虑,一方面参考了很多国外儿童医院的资料,“但更多是朝鲜自主的设计和建设”。
  在医院建设和正式运营后,金正恩曾三次前来视察。
  《中国新闻周刊》一行在平壤参观的学校、工厂、医院和农场,都体现着高标准、高效率的特点。按照朝方陪同人员的说法,“生活必需品、医疗、教育和房子都是免费提供的,我们就不知道幸福的价格有多高”,而这些都是“伟大领袖和最高领导者的福泽”。
  与玉流儿童医院相隔不远的柳京眼科综合医院, 2016年3月开建,10月完工。金正恩两次视察,并提议将外墙装饰的巨大红十字改成了大眼睛标识。医院设施先进、环境舒适,但前来就诊的人并不多,院方给出的解释是“天气太热”。今年的平壤,在暑期遭遇了史上罕見的高温,最高温度曾达到创纪录的42℃。
  在平壤,时常能看到顶部安装有电音喇叭的宣传车,车身挂有红底白字的大型横幅,写着“万里马速度创造大战”。平壤街头的标语上,“万里马”字眼也频频出现。
  2016年5月,朝鲜劳动党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是劳动党时隔36年再次召开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会议被认为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执政根基得以进一步巩固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各方面指明了朝鲜的政策走向。
  劳动党新一代领导集体也在“七大”上产生。大会修改党章,将劳动党的最高职位变更为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被推举为朝鲜劳动党委员长。此外,政治局常委从3人增加到5人,分别是金正恩、金永南、黄炳誓、朴凤柱、崔龙海。大会还选出19名政治局委员和9名候补委员。
  在“七大”所作的报告中,金正恩多次强调,要落实2016年至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规划战略”。这是朝鲜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第一次宣布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计划。
  正是在朝鲜劳动党“七大”召开前后,“万里马速度”一词开始密集出现在朝鲜的官方媒体报道中。2016年2月,朝鲜政府相继发起了“70天战斗”和“200天战斗”运动,用“万里马速度” 将朝鲜建设成社会主义经济强国。
  5月6日朝鲜劳动党“七大”在平壤开幕当天,朝方安排一百多名外国记者参观平壤3·26电线工厂生产一线,向世界展示朝鲜充分发挥自力更生精神加快生产、创造“万里马速度”的面貌。1968年3月26日,金日成和金正日共同参观该厂,为了纪念这一天,电线厂被命名为3·26电线工厂。
  “万里马速度”早前引发外界的关注,是因为2016年10月,朝鲜赢得国际足联17岁以下(U17)女足世界杯冠军。根据《劳动新闻》的报道,当月底,朝鲜在平壤青年中央会馆举行庆功集会,会上宣读的贺词中称,U17女足球员“向世界显示了先军朝鲜的气概,是祖国的好女儿、青年强国可靠的主人翁、万里马时代的旗手”。
  半个世纪前,在1966年的英国世界杯上,朝鲜男足在小组赛中1:0擊败意大利队,当时被称为“千里马神话”。
  千里马是朝鲜传说中的一种动物,长有两个翅膀,能日行千里。“千里马运动”则缘起于1956年12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三大”,会议出台了朝鲜第一个五年计划(1957年~1961年)。会后,金日成视察了朝鲜北部的降仙炼钢厂,号召工人们用千里马的精神生产钢材,炼钢厂后来被冠以千里马之名。
  按照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千里马运动”的效果显著。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前一年超额完成,四年里朝鲜工业总产值增加了2.5倍,粮食产量增加了32%。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朝鲜又提出了“以千里马大高潮时期的气概创造80年代速度”的口号,开展了“创造80年代速度运动”;90年代末,金正日提出开展“第二次千里马运动”,以促进朝鲜经济重新活跃。
  “千里马”的历史印记,在今天的朝鲜随处可见。平壤的第一条地铁于1973年通车,被命名为“千里马线”;万寿台的标志性千里马铜像,已历经半个多世纪风雨。
  不过,如今在平壤街头的标语上,“万里马”字眼则更为常见。按照朝方陪同人员的说法,口号从“千里马”变成“万里马”,是因为朝鲜需要比以前跑得更快。“国家发展存在不足的地方,别人走的时候,我们得跑一下。”
  2017年4月,朝鲜作家同盟中央委员会发起助推面向“万里马运动先驱大会”的“全民总突击战”的创作活动。《劳动新闻》5月的报道称,该活动已创作出诗抄、小说、断想等数十篇文学作品,其中“诗抄《体现江原道精神,万里马哟,展翅飞腾!》《我敞开窗户》《强国的堡垒拔地而起》等高声讴歌了朝鲜军民为夺取最后胜利展开总攻战的气概” 。
  在2018年的新年贺词中,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多次提到“万里马”,要求“人人争做在时代前头奋勇前进的万里马运动先驱”。
  “只要最高领导者发出指示,我们就可以撬起地球。”朝鲜记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李革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缓慢、谨慎地试验新规则


  用了一年多时间,已经拥有30年历史的柳园制鞋厂在去年9月完成了现代化改造。在国家的安排和支持下,一条主要依靠朝鲜自主设计和建造的自动化生产线投入使用后,不仅产量和种类翻番,电力消耗相比过去不到一半。
  在现代化改造进行前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两次来厂视察。“2015年1月20日和去年10月18日。”对于金正恩的具体视察时间,柳园制鞋厂总工程师任义雄记得一清二楚。
  位于平壤市普通江区的柳园制鞋厂,是朝鲜第一个注塑运动鞋工厂,原本为外籍朝侨投资兴建,后因运营等问题被收归国有。金正恩在视察时提出,制鞋要多样化、提高专业性,最主要的是要向国际最高水平看齐。
  任义雄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这次改造升级不仅提升了制鞋的技术水平,在设计上也尽可能参考世界的流行趋势,从以前只能生产款式单一的布鞋和运动鞋,变成能生产专业的足球鞋、篮球鞋和时尚跑鞋。目前工厂生产的产品主要用于满足国内的需求,未来希望能够生产出在国际市场上也有竞争力的产品。
  “目标是2020年开始向国际市场投放。”任义雄说。
  产量的大幅提升,也得益于生产用电有了充分保障。鞋厂房顶上铺设的120多个太阳能电池板,在天气晴好时,电量除了保障工厂生产用电外,还能有部分剩余上交给国家。
  太阳能电板如今是平壤很多住宅的标配,道路两旁的路灯杆上,也随处可见太阳能电板反射着光芒。从2016年起,大同江边出现了利用太阳能电池板提供动力的太阳能电力船,不仅可以作为通勤船为往来两岸上下班的民众提供方便,还可以作为游览船接待国内外游客。
  “平壤现在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天24小时内保证20个小时的供电。”朝方陪同人员说。《中国新闻周刊》在平壤的五天行程里,也确实没有遇到停电现象。不过,夜晚从酒店20层向外看去,平壤相对于多数国际大都市还是暗了很多,170米高的主体思想塔以及塔尖的红色火炬分外耀眼。
  就朝鲜电力不足问题,延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及朝鲜半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教授权哲男在今年年初撰文指出,朝鲜以水力发电为主,火力发电量比重低,火力发电设备利用率下降成了朝鲜电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在朝鲜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在作报告时就切实落实2016~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规划战略”指出,要抓好朝鲜劳动党的新并进路线,解决能源问题,推动人民经济发展的先行领域,并力促基础工业领域进入正常发展轨道,扩大农业和轻工业生产,最终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他特别提到,“尤其是,解决电力供给问题是五年规划战略的前提条件,也是推动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的关键,而要解决电力供给问题,需凝聚全国上下的力量。”
  2012年4月,《劳动新闻》发布的一篇金正恩对朝鲜劳动党中央的讲话中,金正恩强调要严守金正日的遗训,他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列为最重要任务,认为解决粮食问题是最迫切的问题;指出要把“以民为天”当成座右铭,把人民的要求和利益放在首位;并要求成立“经济改革领导小组”。这次讲话和表态一度被很多分析人士认为是相较于金正日时期,朝鲜经济工作重心转向民生的信号。
  在金正日时期,与朝鲜经济政策一直并行的另一条主线便是“先军政治”: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先军政治让朝鲜更加重视重工业,而忽视农业和轻工业。据美国、日本、韩国等国的研究机构估算,当时军费开支一度达到了朝鲜国家预算的三成以上。
  不过,金正恩成为最高领导人后,由于朝鲜频繁进行核试验和弹道导弹发射,其在经济上的动作一直掩盖在半岛核危机阴影下。直到今年4月20日召开的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金正恩宣布朝鲜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废弃朝鲜北部核试验场,并将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这之后,金正恩在朝鲜的视察基本上围绕着民生领域展开。有媒体统计,从6月底起,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對平安北道、两江道、咸镜北道、江原道、平壤等地的二十多个工厂、农场和渔场等进行了视察。
  如今在平壤街头,很多过去强调军事的口号都换成“经济总攻势”“以民为天”“以农为本”的标语,经济发展思路更加注重民生的迹象非常明显。
  “可以这样说,朝鲜集中力量发展经济、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决心,目前来看是比较坚定的。”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亚洲研究院学者安德赖·阿布拉哈米安(Andray Abrahamian)则认为,不应该期待朝鲜出现一场迅速、全面的改革运动,朝鲜可能会使用经济特区试验新规则,并逐渐改变规则,以适应经济发展形势的变化。“这会更像一个缓慢、谨慎地借鉴中国和越南发展模式的混合进程。” 阿布拉哈米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更放松的心态


  从150米高的主体思想塔环形瞭望台俯瞰,在平壤宏大叙事、整齐划一的城市布局中,浅绿、淡黄、粉红和天蓝等鲜亮的建筑物外墙颜色平添了不少灵动感。
  而平壤的现代和时尚气息,则主要来自于由高跟鞋和裙摆主打的女性衣着,比那些拔地而起的设计新颖的高楼有说服力得多。按照社会学中并无确切结论的“裙摆理论”,简要而言,在一个经济体中,经济的繁荣程度往往和女性的裙摆长度成反比例关系。
  改变从金正恩执政的第一年就开始发生。2012年7月6日,金正恩观看了牡丹峰乐团创下了很多“第一次”的首场演出:“米老鼠”和“小熊维尼”等美国迪斯尼卡通形象首次登上朝鲜舞台;舞台的背景屏幕上,出现了好莱坞电影《洛奇》的经典场面和主题曲;年轻女演员穿上了斜肩礼服裙,或者抹胸短裙。
  演出结束,金正恩接见了乐团演员,称赞“演出将时代气息生动展现,内容和形式都达到新境界”。据朝鲜中央电视台的报道,牡丹峰乐团由金正恩亲自指导组建,以更符合新世纪的要求。金正恩在接见时还指出,朝鲜要在当年实现文学和艺术领域转变的宏大计划。
  此前一两年里,高跟鞋、短裤和裙子以及耳环已经在平壤街头的女性中越来越流行。《中国新闻周刊》在平壤看到,浅色短袖衬衫搭配深色半裙,或是碎花、纯色的连衣裙,再搭以高跟鞋,几乎成了年轻女性的标配。
  而在2009年,朝鲜《劳动新闻》还刊发报道称,为树立健康生活方式的精神风貌,朝鲜开展了一项运动,整顿不整洁现象和民众留“外国”发型的风气,要求男性应留短发,女性应束起长发。此外,女性不应穿不及膝的裙子、紧身裤、喇叭裤以及任何显露身材曲线的服装。
  金正恩2012年7月初在观看牡丹峰乐团的首演时,夫人李雪主还是很多外媒所称的“金正恩身边的神秘女性”。悬念在当月晚些时才揭开,7月24日,在刚刚竣工的位于平壤大同江畔的绫罗人民游乐场,身穿绿色上衣和黑色裙子的李雪主挽着金正恩的胳膊,并排走在人群前列。隔了一天后,朝鲜中央电视台在晚间八点的新闻节目中第一次宣布:“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参加了游乐场竣工典礼。
  自此之后,李雪主陪同金正恩出席重大活动成为朝鲜政治的新常态。今年金正恩开启“外交首秀”后,李雪主也多次随金正恩访问中国,并前往板门店,出席了在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的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晚宴。
  与金正日时代相比,除了“女性的裙摆”和“夫人形象”外,朝鲜社会在很多方面都朝着更“放得开”的方向走去。
  2012年5月,在视察万景台游乐场时,金正恩发现园区内马路严重损坏,他公开对干部提出批评,并提出改建任务。在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中,这样的公开批评此后多次出现,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今年7月份。在金正恩视察邻近朝中边境的新义州的纺织厂和化纤厂期间,金正恩接连对相关工厂进行了批评。
  在今年4月的朝韩领导人板门店会晤中,金正恩也罕见地提及朝鲜自身发展的短板之处。
  当韩国总统文在寅提出“非常想从北方去长白山看看”时,金正恩当场回应:“现在我们各方面的条件还不行,你们从韩国这么舒服的地方来,肯定会有不习惯的感觉,所以,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做好准备。尤其是我们的交通不行,听参加平昌冬奥会回来的人说,南边的高铁速度特别快,真希望我们也有这种高铁。”
  在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看来,朝鲜最高领导人能做到比较坦诚的话,其下属就相对比较敢说话。“从2012年开始,朝鲜国内已经不怎么忌讳说韩国、韩半岛、脱北者这些过去在他们看来比较敏感的词汇。”郑继永介绍称,在中朝学者进行交流时,这些问题完全可以同朝方同行谈,也完全可以去问。
  8月2日至9日,应金日成综合大学邀请,郑继永率领由国内多所高校的青年学者组成的代表团前往该校进行访问。此前多次到访朝鲜的郑继永这次所感受到的明显变化是,朝鲜敢于对外展示的地方也比以前多了,朝鲜民众的自信心也明显增强了。随团访问的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黄日涵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朝鲜的涉外宾馆、留学生公寓等场合,已经不要求悬挂领袖像。
  朝鲜记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在《中国新闻周刊》一行刚抵达时就表示,只要是在经过许可的场合,可以“随便看、随便问”。

稳固的“金正恩时代”


  可以眺望平壤全景的万景峰下,一处外墙用黄泥修葺一新的茅草房,虽然看上去有些普通,却几乎是到访朝鲜的外国客人的必到之处。
  从100多年前开始,自“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曾祖父起,共有四代人都曾居住在这个茅草房里。如今,这里已经成为最受朝鲜民众敬仰的万景台革命史迹地。
  按照解说员的介绍,金日成四岁时,在这里用朝语写下了“朝鲜独立”的字样;30年后,在同一张小桌子上,金正日写下“金日成将军万岁”。说起金日成当年的成长经历和革命事迹,朝方解说员和翻译泪湿眼眶。
  这样的“传承”故事,在万景台之后《中国新闻周刊》到访的下一站金日成综合大学,得以延续。该校校史馆解说员介绍称,作为金日成综合大学“最伟大的校友”,金正日在2009年至2011年送给学校两件礼物:游泳馆和电子图书馆。但金正日生前还有一个未完成的遗愿,留在了他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建设好教师住宅。
  在金正日逝世后,金正恩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父亲的遗愿。位于黎明大街的两栋造型新颖的金日成综合大学教职工住宅大楼,在2013年10月交付入住。在住宅大楼建设期间,金正恩曾多次前往工地视察,并于2013年10月9日携夫人李雪主参加大楼的竣工典礼,同即将入住的金日成综合大学教师、研究生等一起合影留念。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自正式接班以来,金正恩逐渐完成了政权的巩固,朝鲜如今已全面实质性地进入“金正恩时代”。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在乘坐专列视察途中突发急性心肌梗塞,后抢救无效逝世。这距离2010年9月朝鲜官方公开金正恩作为金正日接班人的消息,只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而金正日1974年2月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被选定为金日成的接班人,此后历经24年,才于1998年正式掌权。
  尽管仓促接班的金正恩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但不论是金正恩本人还是朝鲜领导层,一开始都没有完全准备好。
  自2008金正日被传出因患中风而健康恶化后,各种关于朝鲜“接班人”的猜想层出不穷,直到2010年9月30日朝鲜官方正式发布了金正恩穿西装的标准照,引发很多分析人士一片感叹:俨然就是一位“小金日成”。 从这年10月开始,朝鲜中央电视台开始反复播放金正恩的影像,金正恩的画像也开始在朝鲜全国各地学校、工厂、农场乃至商店里挂起。
  朝鲜对于金正恩的接班准备,在正式公开消息前就开始。2010年1月,朝鲜劳动党在党内发布消息,将金正恩的生日指定为国家纪念日,并称金正恩是完美继承白头山血脉的又一位领导人。
  近代以来,白头山(中国称长白山)被朝鲜认为是其民族的发源地。2009年2月16日,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在金正日生日之际,在社论中提及“血统继承”问题“白头山血统集成后,主体革命将迎来光明的前途。”2009年3月,负责督查朝鲜军队思想纪律的总政治局第一副局长、大将金正阁表示“让我们用枪保卫万景台血统和白头山血统”。
  有分析人士据此认为,万景台是金日成的出生地,因此“万景台血统”应该指的是金正日;而依据朝鲜官方资料,白头山是金正日的出生地,因此“白头山血统”指金正日的接班人,即金正恩。
  2012年4月15日,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纪念日,金正恩发表长达20分钟的演说。“内容无新意,但讲话本身却是一大惊奇。”美国《华盛顿邮报》随即评论称,这次讲话让人想到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美联社也援引专家的话说,演讲让人看到“金日成风格的回归”。
  此后,这样的“回归”越来越常见。2013年12月14日至15日,金正恩先后视察了朝鲜人民军设计研究所和东部海滨城市元山市的马息岭滑雪场。他在视察中一身黑色呢绒大衣的形象,对于朝鲜人来说再熟悉不过。在1994年以前,以这般形象见诸于报刊电视的则是“伟大领袖”金日成。
  此外,金正恩在朝鲜官方公开的视察活动中,也表现出了更多的开朗和热情,“经常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也被一些分析人士看作是在尝试仿效一贯表现得与人民亲密无间的金日成。而在1994年金日成去世后成为朝鲜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金正日,则一贯是沉稳内敛的风格。
  “我们这次在平壤遇到一个朝鲜老太太,她一再讲,金正恩同志他不但相貌上像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在执政理念上、魄力上各个方面都像。”郑继永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了这个印象深刻的片段。《中国新闻周刊》一行的朝方陪同人员也不避讳这个话题,多次提到朝鲜人民都认为,“我们敬爱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志和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非常像”。
  金正恩最受关注的一次公开活动,是他身穿深色西装和白衬衫、系着银灰色领带出现在朝鲜劳动党“七大”开幕式上,形象和神态酷似祖父金日成。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金正恩在进行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总结报告时表示,要与敌对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他指出,“我们将以宽广的包容和度量与所有热爱自主和正义的国家、民族进行团结合作,即使那些过去与我们党和政府存在敌对关系的国家,只要尊重朝鲜自主权,友好对待我们,我们都将与其改善关系并實现关系正常化。”
  这番在当时有些被舆论忽视却具有风向标意义的表态,成为两年后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做出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战略转向的重要政策支撑。随之而来的,是金正恩多次访华、两次朝韩领导人会晤以及一次朝美领导人会晤,打破了冰冻多年的朝鲜外交僵局。
  “做出国家发展战略大转向,说明金正恩对政权的掌握已经非常稳固了。”郑继永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2期 | 标签: | 2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