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gu_lao_xing_ye_de_xin_wan_fa

    古老行业的新玩法

  • mei_guo_hei_bang

    美国黑帮

  • ta_de_an_quan

    她的安全

  • hao_lai_wu_yan_zhao_men

    好莱坞艳照门

  • she_jiao_mei_ti_yu_chen_mo_luo_xuan

    社交媒体与沉默螺旋

  • a_li_wo_men_bu_zuo_yin_xing

    阿里:我们不做银行

  • ba_gua_qu_dao_ying_xiao

    八卦“渠道”营销

  • wei_shen_me_yao_fan_long_duan

    为什么要反垄断?

  • gong_zi_xing_shen_me

    工资姓什么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

    不专业,无收视

  • gei_bing_tong_tiao_zhan_po_pen_bing_shui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 yong_bu_po_chan_shen_hua_bu_zai

    “永不破产”神话不再

  • li_pi_de_she_jiao_wang_luo

    里皮的“社交网络”

  • fan_long_duan_de_zhan_xue_gai_luo_na

    反垄断的“战靴”该落哪?

  • mo_ke_jia_zu_de_qi_yue

    默克家族的“契约”

  • zhong_guo_de_cheng_shi_se_cai

    中国的城市色彩

  • john_lobb_man_luo_ji

    John Lobb“慢”逻辑

  • zhong_shi_ke_huan_lin_jie_dian

    中式科幻“临界点”

  • vc_hua_qiu_yuan

    VC化球员

  • quan_min_mai_fang

    全民卖房

  • wan_zhuan_dian_shi_dian_shang

    玩转“电视电商”

  • da_ma_lou_shi_de_zhong_guo_zheng

    大马楼市的“中国症”

  • hua_li_zhi_tui_bian

    “华丽志”蜕变

  • han_jian_bing_xu_yao_de_bu_shi_bing_tong

    罕见病,需要的不是冰桶

  • galaxy_note_4_de_wen_hua_ye_xin

    GALAXY Note 4的“文化野心”

  • chao_ji_ceo_yu_jia_wen

    “超级”CEO余佳文

  • yi_ben_hong_da_de_zhi_hui_xiao_shu

    一本宏大的智慧“小书”

  • geng_da_de_mian_ji_geng_hao_de_yi_shu_guan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 lun_tai_bian_shen_li_dian_chi

    轮胎变身锂电池

  • yin_jing_gai_de_xue_wen

    窨井盖的学问

  • shi_ye_bu_shi_n_1

    失业不失N+1

  • cha_shui_jian-28

    茶水间

  • you_wifi_bu_chun_jie

    有WIFI,不纯洁

  • liu_ci_xin

    刘慈欣

  • xie_li_xie_qi_zou_zheng_dao

    邪里邪气走正道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2

    不专业,无收视

默克家族的“契约”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默克集团是全球最悠久的化工制药公司,拥有346年的历史,1995年已在德国法兰克福上市,一直由默克家族控股,通过合伙人公司“E. Merck KG”,超过150名家族成员拥有集团约70%的股份。2013年,默克集团营业收入高达110亿欧元,可谓家大业大,福泽绵长。
  名为家族企业,默克集团属于典型的“两权分立”,经营管理权与所有权彻底分离。E. Merck KG设有合伙人董事会,负责大政方针的审批核准,其中包括5名家族成员,由商业经验丰富的家族成员担任,普通家族成员完全游离于公司的决策运营,只领取分红。日常经营权由5人组成的执行董事会控制,包括现任执董会主席柯禄唯(KarlLudwig Kley)在内,基本是“外姓人”。
  “执行董事会需定期向默克家族报告,须遵循一定的行动指南,进行重大投资、收购或者其他事项,须由默克家族进行专门的审批和批准。”柯禄唯说。据执董会成员、默克化工CEO雷克曼告诉《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文简称《21CBR》),执行董事会一般一个月一次例会,讨论两天。“默克家族与负责运营的管理层保持良好互动和沟通,但不会参与日常事务管理。”
  “统而不摄”的默克家族如何激励执董会帮忙打理家业呢?这个古老的家族制订了一套独一无二的薪酬制度,颇有特色。
  默克执董会成员的薪酬共分成4部分,以雷克曼为例,根据默克2013年报,除了100万欧元的固定年薪和2.6万欧元津贴之外,还有两项浮动薪酬,均与绩效挂钩。
  其中一项称为“可变报酬”(Variable Compensation),可变薪酬的基数是默克集团的连续三年税后利润的平均值(利润基数易受特殊因素扰动,执董会有 10%以内的自由裁量权),执董会成员按照各自的一个固定“千分比”从平均利润中计提奖金。2013年,雷克曼的该项奖金约为353.4万欧元。
  另一项制度颇为复杂,成型于2012年,名为“默克长期激励计划”。该计划以3年为一个绩效周期,执董会成员每年会授予一定额度的虚拟股份——默克股票单位(MSUs),MSUs的数目取决于个人额度和当期价值(MSUs的价值与公司股价相关联),比如,雷克曼2013年的额度为100万欧元,当年年初一份MSU价值100.11欧元,其获得的MSUs额度为9990份。同时,要参与该计划,执董会成员须每年以固定年薪的10%购入默克股份,且不允许在绩效周期内出售这些股份。
  3年绩效周期期满后,基于默克股价和 EBITDA目标值两类KPI的完成情况,在前期MSUs授予总量0-150%的幅度内确定实际授予数量,其后,再根据MSUs的市价,默克公司向执董会提供一笔现金付款,同时,要求执董会成员将现金的50%再投资于公司股票,所有股票只允许在未来3年内分批售出。由此,具体的收益与股价的长期表现进行捆绑,促进执行董事会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进行决策。
  “目前为止,我的身份相当于一个默克家族的远房表亲,受邀到默克家族参加管理会议,认购股票促使我们与默克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纽带和联系,我哪天退休的时候,手上的股份要求转售出去。”柯禄唯告诉《21CBR》,其2013年总薪酬为731.1万欧元,同期总薪酬达579.3万欧元的雷克曼则形容自己就是一名“全面负责的股东”,“这种安排在德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个人要对自己在任期内所作的任何决策承担所有的责任”。
  或许,很难具体评估这种薪酬制度对于执行董事会绩效的影响。但是,自从柯禄唯2007年担任CEO以来,默克管理层显现了极大的进取心,进行大规模的业务重组,剥离价值70亿美元的业务,收购了180亿欧元的资产,其中包括现在的两大核心业务默克雪兰诺和默克密理博,营收从2007年的70亿欧元上升至110亿欧元,同期息税前利润率从14%增至18%。
  “管理层所领导的一系列并购、投资、资产重组,推动默克转型成为一家高利润的科技公司,而全权负责的制度安排,有助于我们从长期的角度促进公司的整体利益。”雷克曼总结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