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ru_he_yu_geng_nian_qi_de_mei_guo_da_jiao_dao

    如何与“更年期的美国”打交道

  • darpa_shou_chu_gao_e_he_tong_yan_zheng_jing_que_zhi_dao_dan_yao_guang_xue_dao_yin_tou

    DARPA授出高额合同验证精确制导弹药光学导引头

  • chao_xian_ban_dao_wu_zhan_shi_xiang_guan_guo_jia_xu_shen_xing

    朝鲜半岛无战事,相关国家需慎行

  • qian_xi_chao_xian_he_wei_xie_ji_han_guo_ying_dui_xian_zhuang

    浅析朝鲜核威胁及韩国应对现状

  • guan_kui_han_guo_guo_ji_wei_ji_guan_li

    管窥韩国国际危机管理

  • mei_jun_suan_fa_zhan_neng_fou_gai_xie_xian_dai_zhan_zheng_gui_ze

    美军“算法战”能否改写现代战争规则

  • mei_jun_da_shu_ju_xiang_mu_jin_zhan_ji_qi_shen_ke_ying_xiang

    美军大数据项目进展及其深刻影响

  • rang_zhan_chang_shu_ju_kai_kou_shuo_hua

    让战场数据“开口说话”

  • liu_ri_zhan_zheng_de_yi_chan_yi_se_lie_wei_he_xu_yao_yi_ge_ba_le_si_tan_guo_de_cun_zai

    六日战争的遗产:以色列为何需要一个巴勒斯坦国的存在

  • te_lang_pu_sheng_cheng_de_yi_xi_lie_che_jun_zhen_jia_ji_he

    特朗普声称的一系列“撤军”真假几何

  • mei_jun_duo_zhao_bing_ju_ying_dui_fan_jian_dan_dao_dao_dan

    美军多招并举应对反舰弹道导弹

  • 2018_zou_guo_hong_chang_de_ming_xing_zhuang_bei

    2018,走过红场的明星装备

  • tu_jie_mei_guo_wu_wei_hao_hang_mu

    图解美国无畏号航母

  • chao_yue_di_ping_xian_ji_qu_zhu_jian

    超越地平线级驱逐舰

  • wei_lai_hang_mu_xuan_ze_zhi_lu

    未来航母选择之路

  • shi_zhi_hao_li_cha_zhi_qian_li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 na_yi_zhang_da_bai_de_shi_mei_guo_ren_zhen_han_de_shi_ri_ben_ren

    那一仗,打败的是美国人,震撼的是日本人

  • dai_gu_bao_wei_zhan_kang_zhan_qi_jian_yi_chang_kan_cheng_shen_lai_zhi_bi_de_bao_wei_zhan

    岱崮保卫战:抗战期间一场堪称神来之笔的保卫战

  • mo_su_er_zhan_yi_dui_wo_jun_cheng_shi_zuo_zhan_de_si_kao

    摩苏尔战役对我军城市作战的思考

  • yin_tai_mei_jun_ying_lai_xin_si_ling

    印太美军迎来新司令

摩苏尔战役对我军城市作战的思考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从阿勒颇、拉卡、摩苏尔、加沙等地爆发的军事冲突,到印度、也门等国出现的城市暴乱,再到“伊斯兰国”在欧洲城市策划的多起恐怖袭击,无不围绕城市争夺和城市巷战展开。随着人类城市化的不断发展,城市作战逐步成为现代战争的一种重要作战形式,研究城市作战和城市作战训练,加强城市作战训练的信息化建设,对着眼军事斗争准备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主要通过分析以伊拉克摩苏尔战役为代表的城市战,提出对我军城市战场环境下作战的思考。

城市环境基本特征


  城市是人们进行生产、生活和居住的一种特殊地域,在这个地域内具有以下特点,致使城市具有特殊的军事价值和地位。
  人口高度集中 城市是一个衡量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的城市人口比重在7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90%以上,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在40%左右。这样狭小的地域集中了如此庞大的人口数量,使得城市具有雄厚的、素质较高的劳动力和后备兵员。
  建筑物高度集中 城市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建筑物多以高大坚固的建筑为主体,层次迭置,形成分区布局的建筑群。近年来随着各国的不断发展,高楼层建筑逐渐成为城市主体,构成城市防御作战的强大依托。
  非农业活动中心 城市是第二、三产业尤其是工业生产的基地,集中了国家和周边地区大多数企业、商业和运输业,具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和经济实力,同时科技、文化、教育、卫生事业高度发展,知识和技术实力极为发达,能够迅速为战争提供足够的后勤保障。
  可见,城市是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和经济实力的标志,也是国家的战争实力和潛力的体现。所以,城市是重要军事目标,是战争争夺、袭击的焦点和对象,更是决定战局的重要战场。
  城市作战环境的独特性也导致了其与野战条件下作战截然不同的战斗特点,这就需要我军针对城市环境进行专门的战术训练以及军事演练,以增强部队在城市环境下作战的能力。

城市战场环境对作战影响的分析


  城市战场环境主要包括城市市区、城市外围、城市人口和城市各种功能系统等。本文主要围绕摩苏尔城市的市区对城市作战的影响展开分析。
  城市市区主要包括市区道路和街区建筑物以及市区地下三大部分。
  市区道路 道路是城市交通的骨架,是划分街区的基础和界线。城市道路不仅是日常城市交通运输的基础,也是战时军队顺利实行战斗行动和保障后勤供给的主要渠道。城市战斗离不开对道路的利用、控制和争夺,因此城市道路的密度、宽度、质量和道路附属物等状况,特别是道路网的形式,对战斗行动有重要影响。
  在摩苏尔战役中,由于摩苏尔城市建筑物群的密集分布,伊军的机动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摩苏尔攻防双方的战斗中心往往在于对道路的争夺。
  摩苏尔属于放射环形式路网城市。中心区域道路密度高,街区规模小,而且多梯形和三角形街区。城市中间地带和边缘,道路密度逐渐降低,街区规模增大,多呈长方形,也有少数的梯形和三角形街区。
  这样的路网有利于恐怖武装分子沿主要道路组织防御。在摩苏尔战役中,“伊斯兰国”极端恐怖组织不停地派出伏击分队和袭击分队,对沿道路行进的伊军展开进攻,同时使用加固型汽车炸弹摧毁伊军装甲单位,发挥震慑作用,大量布设陷阱、障碍物和简易爆炸装置,使伊军在城市内的军事行动难以顺利开展。
  街区建筑物 城市街区是指被城市道路分割的建筑物密集的小块城区。按照城市街区的功能可以把城市街区划分为各类功能区。城市街区对防御阵地的编成、兵力的分配、阵地的构筑、部队的指挥与协同、部队的机动以及后勤保障等都有较大的影响。
  城市建筑物是防御方进行城市防御的现成工事,它不仅增大了作战空间和战略纵深,而且由于建筑物内部结构复杂,成为城市防御的另类“堡垒”,其影响主要在分队的具体战斗行动和近战武器的使用方面。
  摩苏尔主城区内约有20万栋建筑,“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充分利用了摩苏尔市区建筑物密集、部队平面视界受阻的特点,将人员分散藏匿在建筑物群中。以摩苏尔的老城区为例,在狭小的范围内有5000多栋建筑,人口密集,街道狭窄弯曲,车辆无法通行,伊军部队被分割成小块,加之伊政府军几乎需要排查每一栋建筑物,这就使武装分子避开伊军主力,以灵活机动兵力,在局部保持与伊军人数持平甚至超过伊军的态势,使得战斗转化为最为残酷和考验意志的巷战与近战,便于发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战斗经验、战斗意志上的优势,导致伊军推进困难。
  地下工程 城市地下工程设施包括地下管道、城市隧道、地下建筑物和人防、城防地下工程等。这些设施作为城市地理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城市防御作战产生极为重要的影响。
  首先,城市地下工程设施拓展了城市战斗的空间,使得城市攻防不仅局限于空中与地表,还深入到地下;其次,城市地下工程设施为防御者提供大量人员掩蔽防护场所;再次,配置各类各级指挥保障机构、贮藏大量物质、器材,为防御者长期、独立坚守城市,有效挫败敌人进攻提供了保证。
  纵观摩苏尔的战斗过程,会发现摩苏尔市区中许多老式建筑建有地下通道,在经过武装分子的长时间改造后形成了庞大的地下坑道体系,导致伊军不得不进入地下通道中与武装分子展开战斗,伊军的优势兵力无法发挥作用;通道内空间狭小,重武器无法使用,伊军装备上的优势得不到体现,只能靠步兵使用轻武器战斗;地下通道内战斗的独立性大,队形高度分散,视线受限,观察、设置、指挥、协同都十分困难,各小队之间的联络与支援极为不便,伊军参战人员缺乏实战经验的缺点被放大。以上三点情况导致在战斗中伊军占领了地面建筑,却无法占领地下,不时受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骚扰袭击。
  

复杂城市环境下的作战指挥


  2014年6月,面对数百名武装分子进攻,伊军重兵防守的摩苏尔几天内即告沦陷。2年后,还是在摩苏尔,伊军表现陡然一转,稳扎稳打、作风顽强,与此前不堪一击的表现相比,犹如两支截然不同的军队。是什么促成这种脱胎换骨式的变化,这其中所隐藏的东西对于城市战斗的准备与指挥值得我军学习。
  战前充分造势,注重攻心夺志。自2016年6月开始,伊军花了整整4个月进行战前准备。在兵力方面,伊军集结了3个陆军师、1个快反师以及反恐特勤队和联邦警察部队等精锐力量,使双方兵力对比达到了13∶1。在力量部署上,他们以第9装甲师配合反恐特勤队从东面实施主要攻击,陆军第5师、快反师和联邦警察部队配合第16师和库尔德武装从南、北两个方向发起攻击,什叶派民兵则负责在摩苏尔以西外围设防,形成合围之势。
  形成有利合围态势后,伊政府军频繁向摩苏尔城区散发传单,发动心理攻势,瓦解武装分子的抵抗意志。在作战过程中,他们利用西方媒体优势积极报道己方战果,散布武装分子内部分裂、逃离战场甚至相互火拼的消息,同时坚持不公布伊军伤亡数字,以防部队士气下滑。
  合理区分任务,灵活调整战术。考虑到摩苏尔位于逊尼派聚居区,为避免引发教派冲突,伊军联合作战司令部要求什叶派民兵不参与攻城行动,并规定库尔德武装只负责攻占摩苏尔东区的基督教徒聚居区和沙巴克教派居住村庄。在城区攻坚战中,他们让善于城市反恐作战的反恐特勤队和联邦警察部队担负主要攻击任务。待其突破武装分子据点后,伊正规军和逊尼派武装迅速跟进,负责清剿残敌和安全警戒。
  与此同时,伊军还根据敌军特点和战场情况变化及时调整战术,确保对症下药。例如,当攻城部队屡受敌狙击手袭扰时,迅速从快反师抽调狙击力量协同一线部队作战,负责消灭敌狙击小组。攻坚阶段,频繁出动反恐特勤队实施夜间突袭,深入敌占区清除敌重要头目,打击敌方指挥系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加强沟通协调,确保形成合力。伊政府为加强联军的融合做了许多方面的努力。一方面,缓和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民兵和逊尼派武装之间的矛盾,加强协调沟通,增强打击“伊斯兰国”统一战线的凝聚力。作战期间,库尔德武装作战勇猛,为伊正规军从东面突入摩苏尔提供了支援。同时,什叶派民兵也顺利完成了外围阻击任务,切断了摩苏尔与塔尔阿法的补给线。
  另一方面,通过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联络机制,协调联军对伊军的支援行动,及时获取必要支援。在这场战斗中,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9国空军提供空中火力支援,战役发起前3天,联军飞机平均8分钟投下1枚精确制导炸弹,空袭力度前所未有。除了前沿部署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伊军营级部队嵌入军事顾问外,联军还在第一时间响应伊军战场请求。例如,战役发起第3天,联军火速向伊军提供了反无人机装备,有效消除了无人机威胁。据报道,战役发起头前2天,武装分子每天出动无人机60多架次,遭到干扰机压制后,每天只能出动5~8架次,极大限制了武装分子的战斗情报获得,为己方的战术布置赢得了更大的战斗空间。

未来城市作战特点


  通过摩苏尔战役中伊政府军和联军的协同作战,可以看出未来信息化条件下的城市作战将具备以下几个特点。
  火力受限制小、节奏规模可控性强、人员伤亡少的独特优势。现代城市战,由于城市特殊的地理环境,守方可以凭借地利优势限制攻方作戰行动及信息优势的发挥,开展不对称的作战行动。所以,现代城市战改变了传统作战的强攻方式,进攻行动日益趋向封锁为主。注重充分发挥空地力量,以强大的情报支持、信息控制形成陆空封锁体系,封锁多元目标,割断对外联系,最大限度地孤立守城之敌,并对重要目标进行毁瘫,控制敌人的行动。本次摩苏尔战斗中,伊政府军就通过四面合围的战斗方式切断武装分子补给,封锁其对外联系渠道,派遣特种分队摧毁敌指挥系统节点,使其士气下滑,战斗力降低。
  目标选择由全面进攻趋向重点打击。基于提升作战效益,通过对对方信息网络系统、指挥控制系统、侦察预警系统、支援保障系统等重要节点的破坏,使对方作战单元功能不能有效发挥,甚至体系功能完全丧失成为现代城市战的必然选择。例如摩苏尔战斗中,联军频繁针对武装分子的指挥部发动突袭,使其无法形成有效的指挥体系,导致武装分子的抵抗零散而无规模,在战略上占据主动。
  行动效果由硬性毁伤趋向心理震慑。机械化时代的城市战,通过大规模的杀伤和摧毁来达到心理威慑作用,这造成对方心理上极大恐惧的同时,往往也可能激发对方的拼死抵抗。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英勇保卫莫斯科就是例证。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为了减小战争对城市的损毁和交战双方人员的伤亡,心理战、舆论战等更受到重视。高强度的“软对抗”,可以起到分化军心,瓦解斗志,影响民意的作用。在本次作战中伊军就充分发挥了其在舆论上的优势,对固守的武装分子展开舆论战,从心理上将其击溃,降低了恐怖分子顽强抵抗的决心意志,减少了士兵伤亡。
  随着全世界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城市作战将成为我军着眼军事斗争准备、打赢信息化战争的重要研究课题。解决问题的前提是了解问题,我军应该积极学习当今时代下各国的城市战斗经验与战术布置,认清未来城市作战形态,通过电子对抗、军事演习等手段摸索出一条具备中国特色的城市作战方法,从而在可能发生的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责任编辑:张传良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7期 | 标签: | 6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