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ming-zhong-zhu-ding-deng

    命中注定 等

  • ba-shou-huan-gei-wo-deng

    把手还给我 等

  • quan-jia

    劝架

  • gou-tong-mi-jue

    沟通秘诀

  • jing-shen-bing-yuan-de-sao-luan

    精神病院的骚乱

  • shou-ji-mai-mai

    手机买卖

  • san-shi-wu-nian-yi-ju-hua

    三十五年一句话

  • zhe-ge-nv-xu-bu-jian-dan

    这个女婿不简单

  • xun-zhao-lao-lin-ju

    寻找老邻居

  • 18888-yuan-de-gu-hui-he

    18888元的骨灰盒

  • vip-fu-qin

    VIP父亲

  • yu-ji-dan

    玉鸡蛋

  • che-ding-shang-de-jiao-yin

    车顶上的脚印

  • mo-shu-zhi-xin

    魔术之心

  • dong-tian-li-de-di-yi-chang-xue

    冬天里的第一场雪

  • a-p-dang-yan-yuan

    阿P当演员

  • nan-gua-bing-he-hong-zao-gao

    南瓜饼和红枣糕

  • shi-qu-de-ben-neng

    失去的本能

  • dou-cha

    斗茶

  • 12-yue-you-xiu-zuo-pin-xuan-deng-zhu-ti-yi-wai-shi-jian

    12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意外事件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deng-2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等

  • wo-zhi-neng-bang-ni-dao-zhe-er-le-deng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等

  • chun-jie-de-lai-li-deng

    春节的来历 等

  • zhi-bu-zhu-de-ge

    止不住的嗝

  • bian-gan-bian-chi

    边干边吃

  • ba-ba-shi-ge-da-hai-chong

    爸爸是个大害虫

  • zen-yang-jian-bie-lang-he-gou

    怎样鉴别狼和狗

南瓜饼和红枣糕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夏薇刚刚大学毕业,正在找工作,可她读的是普通大学,专业又偏,转悠了两个月,工作还没着落。夏薇急啊,她家的日子挺难的,母女俩租住在小区一户人家的车库里,她是靠妈妈当清洁工供她念完的大学,心想等自己毕业后参加工作了,也好帮妈妈分担一点,可现在工作都没着落,还怎么分担?
  小区里住着一位张老板,开着一家挺大的公司,正在招人。夏薇也去试过了,但人家嫌她读的学校太次,拒绝了。夏大妈也上门去求过人家,人家还是没答允。
  人微言轻,关键是她们和张老板攀不上交情,人家是大老板,自己是穷百姓,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哪里攀得上什么交情呀!
  这一天,夏薇无意中看到,张老板从外面回来时手里提着一袋南瓜饼,她的眼睛一下子亮堂起来:妈妈做南瓜饼最拿手了!她赶紧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夏大妈一听,也觉得这是一个能和张老板搭上话的机会。
  夏大妈赶紧去菜市场买回一个大南瓜,又提回两袋糯米粉、面粉,母女俩就忙活起来。等做好了,尝一口,脆香生津,比外面卖的南瓜饼强多啦!夏大妈赶紧找来干净的食品袋装了,亲自给张老板送去。
  这南瓜饼连续送了七天,张老板那边还没动静。
  第七天,夏薇出门,正碰见张老板匆匆从家里出来,他下了楼,经过身边的一个垃圾桶时,将一个沉甸甸的食品袋扔进垃圾桶里。夏薇眼尖,一下认了出来,那食品袋就是她妈妈用来装南瓜饼送给张老板的。等张老板走远,夏薇走过去,冲垃圾桶里望了望,只见头天晚上妈妈送给张老板的南瓜饼,全原封不动地扔在垃圾桶里呢!夏薇赶紧取出来,因为有食品袋裹着,还是干净的,打开袋子,香气扑鼻。
  就在这时,一个小伙子跑了过来,从夏薇手里接过那只袋子,笑嘻嘻地说:“暴殄天物啊,这么好吃的东西给扔了,多可惜。给我吧,咱可别浪费了。”说着,小伙子拎着袋子上楼去了。
  傍晚,夏薇回到家里,妈妈又在那里忙活着做南瓜饼,忙得满头大汗。夏薇看着,眼里发酸,走上前将东西都收了,说:“别做了,人家根本不吃,全扔了。”
  夏大妈知道情况后,想了好久,说:“再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天天吃,他们是不是吃腻了?咱得换换花样。有一次我看到张老板买红枣糕呢,也许……红枣糕人家爱吃?”夏大妈说完,又匆匆跑出门,去市场上买红枣去了。夏薇真想拦住妈妈,但她知道,拦不住。
  打那之后,夏大妈又开始给张老板做红枣糕了。夏薇多了个心眼,每天早晨留意观察,看张老板会不会又将红枣糕给扔了。还好,一连三天过去,没见张老板扔。夏薇和妈妈很高兴,也许做红枣糕,对路了。
  第四天,夏薇刚出门,迎面碰上那个曾经拿走过南瓜饼的小伙子,小伙子迟疑了好半天,然后跟夏薇说话了:“别让你妈给张老板送东西了,人家不吃的。他们现在没好意思白天扔,都改在晚上扔了。”
  夏薇愣住了:“为什么?”
  小伙子说:“有一次,我听见他们夫妻俩说话,其实呀,不是东西不好吃,是他们不敢吃。”小伙子吞吞吐吐的,最终还是说了原因:“你妈是扫地的,他们怕……怕东西不干净。”
  夏薇脑子里“嗡”地响了,这真是莫大的侮辱啊!她和妈妈做南瓜饼和红枣糕的时候,真的比做贡品都要讲究,每一次都是将案板抹得一尘不染,手洗了又洗、净了又净,人家居然嫌她们做出的东西脏,就因为妈妈的地位卑微、身份低贱!
  看见夏薇眼里湿漉漉的,小伙子解释说:“其实也怨不得人家,我就租住在张老板家的楼下,每次都听到了,他是坚决不让你妈妈给他送东西的,是你妈妈太想给你找份工作,执意要送的。”
  这一天,夏薇非常伤心,她躺在床上蒙头大睡,整个情绪沮丧到了极点。就在她自怨自艾的时候,那个小伙子不请自来,他主动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说他叫程凯,也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想找工作,可找了两个月,还没着落。
  相同的经历让两个年轻人有了共同语言,夏薇这才坐起来与人家聊开了。一谈起找工作的艰难,两个人都唉声叹气。
  聊着聊着,程凯突然产生了个想法:“既然找工作这么艰难,我们不如自己创业好了。你妈妈做的南瓜饼和红枣糕那么好吃,我们干脆卖南瓜饼和红枣糕。”
  一提到南瓜饼和红枣糕,刚刚振作起来的夏薇顿时就没了精神头,她连连摇头。
  程凯问:“你是嫌卖南瓜饼和红枣糕丢人?你要是嫌丢人,由我出去卖,你和你妈妈负责在家里做。”
  夏薇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嫌丢人,我是想,我们那么上心地做出来的东西,张老板都嫌不干净,现在上街去卖,还不会招人嫌弃?”
  程凯的双眼放起光来:“这倒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创意,我们干脆做个玻璃房子,透明的,让人家从外面都看得到我们是怎么做糕点的。大家不都担心食品安全问题吗?我们就明明白白地经营,眼见为实,顾客会信任我们的,我们的生意会好的。”
  程凯的话让夏薇有了信心,两个年轻人热火朝天地规划起来。
  一个月后,夏薇和程凯通过创业贷款建起了一个流动玻璃房,他们的糕点店开张了,可别说,这样透明的经营还真被顾客认可了,他们的生意火爆得不得了。两个人忙不过来,夏大妈也辞了清洁工的工作,来搭手了。才短短两年的时间,夏薇和程凯已经开了三家分店,成了小老板。朝夕相处,两个人也相爱了,已经登记结婚了。
  结婚的前夕,两个人将各自的东西搬到了一处。夏薇在为程凯整理东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张聘用通知书,那是一家大公司寄给程凯的,时间正是两年前他们计划着创业的那个夏天。
  夏薇愣住了,她扬着那张通知书,问程凯:“你那时候不是说你没找到工作吗?这张聘用书又是怎么回事?那时候已经有公司要聘请你了!”
  程凯笑了笑:“是的,那时候我是找到工作了,但你没找到工作呀!我不能撇下你,一个人去上班,我有工作了,你咋办?”
  夏薇打趣起来:“可那时候我俩并不熟呀,难道那时候你就暗恋上了我,所以不愿撇下我?”
  程凯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别臭美了,我那时候会暗恋你?你那么消沉,还真入不了我的法眼。”
  夏薇不相信:“你说谎,你要是没爱上我,干吗放弃好好的工作不干,跑来帮我?”
  程凯解释说:“因为南瓜饼和红枣糕。”那时候,他租了房子找工作,但两个月过去了,工作没着落,钱却花光了,到后来,连吃的东西都买不起,只能饿肚子。就在他饿得眼冒金星、认为自己快撑不过去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张老板将夏大妈送的南瓜饼全扔进了垃圾桶。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就是靠那些南瓜饼和红枣糕度日的。张老板前脚将那些东西扔进垃圾桶,他后脚立马从里面拿出来,当食物。
  程凯动情地说:“我听到过张老板夫妻间的谈话,知道他俩嫌弃你们做的食物,但我一直没有说破,因为我需要那些食物。直到我接到聘用书了,我才告诉你。那时候我是真的打算去公司上班的,但看到你那么消沉,我有些不忍心,毕竟咱俩境遇差不多,更何况是你们让我挨过了最难挨的日子。没有你们的南瓜饼和红枣糕,我只怕真的会饿死,我不能不知道感恩……”
  听着,听着,夏薇哭了,她紧紧地抱住了程凯,哽咽着说:“你……是好人。”
  “我们都是好人,懂得不依赖,懂得自立自强的,都是好人。”程凯俯下身来,深情地吻着夏薇,她已经成了他真心的爱人。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3期 | 标签: | 2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