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shi-sheng-huo-zhong-de-li-xiang-guo

    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国

  • fa-zhi-zheng-fu

    法治政府

  • she-hui-gong-ping

    社会公平

  • gong-min-she-hui

    公民社会

  • zhi-qing-quan-yu-biao-da-quan

    知情权与表达权

  • ji-ni-xi-shu

    基尼系数

  • shou-ru-bei-zeng

    收入倍增

  • yang-lao-jin-ti-dai-shuai

    养老金替代率

  • fang-jia-shou-ru-bi

    房价收入比

  • shi-ye-shuai

    失业率

  • ge-ren-wei-sheng-zhi-chu

    个人卫生支出

  • jiao-yu-jun-heng-hua

    教育均衡化

  • kong-qi-zhi-liang

    空气质量

  • sheng-tai-zhi-zao

    生态制造

  • wen-hua-ruan-shi-li

    文化软实力

  • nei-ta-ni-ya-hu-bu-na-tu-di-huan-he-ping

    内塔尼亚胡:不拿土地换和平?

  • wen-ling-zui-niu-ding-zi-hu-wen-rou-dui-zhi-xia-de-chai-qian-bian-ju

    温岭最牛钉子户:温柔对峙下的拆迁变局

  • xiong-dun-xiao-dui-sheng-huo

    熊顿:笑对生活

  • xiao-feng-shi-jian-ai-zi-bing-ren-qiu-yi-kun-jing-yu-yi-yuan-xian-shi

    “小峰事件”:艾滋病人求医困境与医院现实

  • luo-dian-dian-zen-me-jie-shu-zhe-ye-shi-yi-ge-wen-ti

    罗点点:怎么结束,这也是一个问题

  • hou-he-zi-shi-dai-de-chang-an-biao-zhi-xue-tie-long

    后合资时代的长安标致雪铁龙

  • zhi-neng-shou-ji-ling-pao-zhe-he-fen-hua-qi-de-li-run-shuai

    智能手机领跑者和分化期的利润率

  • jian-she-yin-xing-san-ya-bai-nian-zhi-xiao-yi-ge-qi-ye-de-gong-yi-si-lu

    建设银行三亚百年职校:一个企业的公益思路

  • gong-gong-zhi-shi-fen-zi

    公共知识分子

  • zhe-shi-ji-fei-guan-zhe-shi

    《赭石集》:非关赭石

  • zhong-xin-zuo-yi-ge-pi-fu-yong-zhe

    重新做一个匹夫勇者

  • mi-xie-er-luo-lan-de-zhong-guo-ji-yu

    米歇尔·罗兰的中国机遇

  • da-po-ti-xi-de-ren

    打破体系的人

  • da-po-ti-xi-bu-yao-zhi-da-po-yi-shan-chuang

    打破体系,不要只打破一扇窗

  • he-lan-wu-de-ba-xi

    “荷兰屋”的把戏

  • de-yi-zhi-de-biao-qing

    德意志的表情

  • de-xi-wan-biao-de-dai-biao-pin-pai

    德系腕表的代表品牌

  • ba-li-chun-tian-bai-huo

    巴黎春天百货

  • jie-he-bing-de-xin-dong-xiang

    结核病的新动向

  • zheng-zhi-zhe-xue-cong-gu-dai-dao-xian-dai

    政治哲学:从古代到现代

  • yi-en-mai-ke-you-en-zhui-ri

    伊恩·麦克尤恩:《追日》

  • chu-fang-yong-pin-de-yan-jin

    厨房用品的演进

  • huan-you-duo-shao-tu-di-hong-li

    还有多少土地红利?

  • shi-jian-de-ling-yi-ge-jian-tou

    时间的另一个箭头

  • mei-guo-wang-shi

    美国往事

  • hang-kong-mu-jian-yu-hai-jun-bu-chang-fang-hua

    航空母舰与海军部长访华

  • huan-qiu-yao-kan-su-lan-90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6

    读者来信

  • ai-ji-zhi-xian-wei-ji-ji-hui-yu-du-bo

    埃及制宪危机:机会与赌博

  • fan-zheng-fu-ji-hui-nan-han-ying-la

    反政府集会难撼英拉

  • tian-xia-86

    天下

  • xiao-fei-li-cai-41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7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8

    声音·数字

  • wu-di-ai-lun-shi-nan-peng-you

    伍迪·艾伦式男朋友

  • lou-xia

    楼下

  • tang-chao-de-wen-yi-fan-ju

    唐朝的文艺饭局

  • hao-dong-xi-84

    好东西

  • jia-you-ye-ku-lang

    家有夜哭郎

  • da-jia-dou-you-bing-54

    大家都有病

  • mai-yu-san-ji

    买鱼散记

内塔尼亚胡:不拿土地换和平?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加沙:内塔尼亚胡胜了吗?
  “他将带来战争还是和平?”1996年,美国《时代》周刊在封面里对46岁的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发问。那时,他刚刚当选为以色列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
  今年11月,内塔尼亚胡即将完成自己的第二个总理任期。他给出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和谈爱好者们满意。他用“防御之柱”军事行动的狂轰滥炸,回应哈马斯在10天里发出的150枚火箭弹。他的内政部长宣布要“把加沙送回中世纪”。
  此次加沙之战令人联想到一个“巧合”:2008年12月27日,以色列国防军对加沙执行了代号“铸铅行动”的空袭。两次战争,以色列给出了同样的动武理由: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大量火箭弹。
  4年前,以前进党和工党为首的以色列中左翼联合政府正面临次年的大选。根据2008年12月23日的民意调查,21%的以色列人将遭受火箭弹袭击列为“最为恐惧的事情”。一位前进党官员说,以境内每落下一枚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该党就会失去约1万名选民的支持。2008年11月的民调显示,若届时举行大选,反对党利库德集团将最多可获得议会120席中的37席,而前进党和工党则只能得到23席和7席。4年前的“加沙之战”正中了以色列民众的安全感缺失症,从而使两党在民调中的预计席位一下子增加了15个。当时的工党领袖、国防部长巴拉克一时成为以色列人心目中的英雄。
  明年1月22日,内塔尼亚胡将对自己的第三个任期发起挑战。如果他能够成功当选,并完成自己的任期,他就将超越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成为执政时间最长的领袖。“普京尼亚胡”,一位以色列专栏作家这样称呼他。
  但内塔尼亚胡值得为此发动自己政治生涯里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吗?
  今年,由于以色列使用了铁穹反导系统,来自加沙的火箭弹袭击只造成了一名以色列人死亡。内塔尼亚胡的执政联盟在120个席位的议会中占据94席。这是以色列历史上基础最为广泛的联合政府。在各项民调中,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摇摇领先,而与之相抗的中左阵营分崩离析,曾经的执政党前进党可能沦落至没有议席的境地。以色列媒体称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之王”。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在2013年1月的选举中,内塔尼亚胡没有像样的对手。
  另一种解释是内塔尼亚胡在国际舞台上的折戟沉沙。在过去两个月里,以色列在伊朗核问题上设置“红线”的要求遭到奥巴马政府的拒绝。内塔尼亚胡遂以单方面对伊朗动武相威胁,但就连以军官员也承认,以色列没有能力对伊朗的核设施造成实质性的打击。
  在加沙,遭受封锁的哈马斯已经打开了外交孤立的局面。抛开哈马斯就无法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几乎成为共识。不单埃及总统穆尔西许诺“不会抛弃加沙”,从前小心翼翼地与哈马斯保持距离的海湾国家也转变了态度。今年10月,卡塔尔的埃米尔(即该国的国家元首)甚至访问加沙,成为该地区6年来首位到访的外国元首。
  不少人说,今日以色列正处于历史上最严峻时期。除了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伊朗的包围,昔日的盟友埃及和土耳其正在渐渐远去。在华盛顿,奥巴马还将有下一个任期,他和内塔尼亚胡之间的摩擦早已不是秘密。
  “现在是提醒大家究竟是谁说了算的时候了。”美国学者诺曼·芬克尔斯坦说。在11月14日之前,他就预言加沙必有一战。
  内塔尼亚胡达到目的了吗?
  哈马斯在这8天里的抵抗基本是象征性的。以色列摧毁了1400处目标,付出了4名以色列平民死亡的代价。
  但这是内塔尼亚胡能做的全部了。4年前,“铸铅行动”造成了140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出具的报告差点把以色列拉上国际法庭的被告席。现在,大批的国际媒体从埃及一侧进入加沙,等待特拉维夫的行动。内塔尼亚胡的选择很有限:既不能在没有地面进攻的情况下摧毁哈马斯,也不能发动一场招致国际声讨和大规模人员伤亡的地面战。哈马斯对此心知肚明。11月19日,其领导人米沙尔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奚落说:“来吧!前进!入侵!”
  哈马斯启用地对空导弹、远程导弹等新式武器,击落了以色列的无人侦察机,首次把火箭弹打到了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附近地区。更重要的是,哈马斯检测了地区经历大动荡后阿拉伯国家对它的态度。其政治局领导人迈沙阿勒说,埃及至少没有向哈马斯施压让其接受以色列的条件。卡塔尔等多个国家都表达了对哈马斯的支持。这与4年前哈马斯遭受的冷落截然不同。
  11月22日,内塔尼亚胡宣布接受埃及斡旋产生的停火协议,“给地区稳定一次机会”。这份停火协议是针对双方的,而不像以色列希望的那样单方面针对哈马斯。它没有要求哈马斯停止进口和生产武器,其中的措辞甚至提到了解除加沙封锁。以色列接受了这样的协议,但国防部长巴拉克在协议签署前就说:“停火协议签署一天后,就没人记得它到底包含哪些条款了。”
  11月30日,联合国大会正式给予巴勒斯坦观察员国地位。内塔尼亚胡宣布,单边行动只会使巴勒斯坦人离建国的梦想更加遥远,世界无法切断犹太民族与以色列土地的纽带。
  现在,人们的问题是:下一场战争何时开始?
  土生土长的犹太人
  1996年5月29日,以色列总理大选。在华盛顿,美国总统克林顿密切关注着计票情况。他甚至打开电脑里的计算器亲自计算佩雷斯还需要多少选票才能够获胜。在过去10天里,他数次向他的亲密顾问表达担忧:佩雷斯可能无法抵御内塔尼亚胡的攻击。
  1993年9月,在白宫南草坪上,克林顿踌躇满志地展开双臂,在他的左右,阿拉法特与拉宾紧紧握手。在“冷战”结束的大背景下,以色列不再是美国与苏联在中东对抗的前沿,克林顿政府的首要战略任务是“使中东保持美国控制下的符合美国利益的相对稳定”。要实现这种稳定,巴以和平是一个关键点。
  《奥斯陆协议》签订两年后,拉宾被以色列极右翼人士刺杀身亡。他的工党同事佩雷斯接过了和谈的接力棒。作为建国元勋之一,佩雷斯对战胜初出茅庐的内塔尼亚胡信心十足。但在选举前夕,1996年2月25日到3月4日的8天之内,以色列连续发生了4起重大爆炸事件,共有55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佩雷斯对现实过于冷漠。他谈论过去三年的辉煌,谈论新中东,谈论和平的牺牲者,”英国赫尔大学政治系主席拉斐尔·科恩-埃尔玛格罗说,“但对于以色列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全,佩雷斯没有给予他们。”
  内塔尼亚胡痛殴左派的和谈政策。他说以色列就像是30年代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在英法两国的压力下,捷克斯洛伐克服从于希特勒的要求,割让了有战略意义的领土,但此举并未阻止世界大战的爆发。在他的语境里,巴解组织扮演了纳粹分子的角色,阿拉法特是希特勒。
  内塔尼亚胡1949年10月出生于特拉维夫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作为第一位出生于建国后的以色列总理。他没有像前辈政治家一样亲身经历过犹太人遭流放、被杀戮的苦难岁月。但是,拉宾从来没有用大屠杀的描述形容过以色列的安全困境,内塔尼亚胡却经常这样做。美国媒体说他是:“在好斗的犹太复国主义环境中长大的‘土生土长的犹太人’。”
  “但当我成为总理后,我问父亲国家的管理者需要有什么特质?”内塔尼亚胡曾经回忆,“他那时已经老了,反问我:你认为呢?我说:需要有坚定的信仰、巨大的勇气和行动的能力。他说:你做什么都需要这些。然后他补充:你领导一个国家所需要的是教育。他的意思是我需要建立对历史的理解。”
  今年5月,内塔尼亚胡的父亲本锡安以102岁高龄去世。内塔尼亚胡严格遵循了七日服丧期的规定。
  本锡安出生于波兰,在还是孩子的时候举家迁到当时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几年后,他就经历了1929年希伯伦发生的血腥屠杀,67名犹太人死亡。本锡安在希伯来大学学习中世纪史,而后赴美国为犹太复国主义修正派鼻祖泽夫·雅勃廷斯基担任秘书。雅勃廷斯基死后,正是本锡安游说美国共和党高层支持犹太国家的建立。
  由于父亲赴美国任教,内塔尼亚胡在美国接受了高中教育。1967年,内塔尼亚胡申请耶鲁大学成功,但他决定回到以色列履行自己的兵役义务。他加入“野小子”特种部队。这是以色列国防军的精英队伍。他在那里待了5年,参加过许多“反恐”行动。至今,内塔尼亚胡的办公室里还放着和战友们的照片。他记得他的一位战友在戈兰高地和叙利亚的一场战斗中死去了,只是因为他在雪地里坐了下来。“在几秒钟以内你就会被冻僵。”他记得队伍里的向导两次救过他的命,一次他抓着内塔尼亚胡的头发把他拽出了一条河。
  70年代发生了两件对内塔尼亚胡来说意义重大的事件。
  1973年,利库德集团成立。它的前身是由雅博廷斯基创建的反英武装力量赫鲁特。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持续不断的流血冲突刺激了民众对于安全的危机意识。利库德集团携“大以色列”主义终结了工党连续28年执政的历史,以色列政治史上出现了泾渭分明的鹰派和鸽派。
  第二件事是哥哥约纳坦·内塔尼亚胡的死。1976年7月,一架载有100余名犹太人的航班从特拉维夫起飞后被恐怖分子劫持,最终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恩德培机场降落。几天后,以色列特别行动部队展开了一场堪称经典的拯救行动。他们在15秒钟内将恐怖分子击毙,解救出全部人质。但担任指挥官的国防军中校约纳坦·内塔尼亚胡却不幸丧生。
  约纳坦的死令本已经进入波士顿咨询集团、向工商界进军的内塔尼亚胡转而投入了反恐研究。在他看来,为谈判而谈判的方式没有任何意义。反恐就是一场硬碰硬的战争。
  1979年,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举办了一次关于恐怖主义的会议。那次会议取得了巨大成功。以色列驻美国大使莫什·艾伦斯发现了这位年轻人的才能。1982年,他引荐内塔尼亚胡成为以色列驻华盛顿使馆的2号人物。10年后,内塔尼亚胡成为利库德集团的党魁。
  睁眼睡觉的总理
  内塔尼亚胡的前任埃胡德·奥尔默特说,以色列总理都是睁着一只眼睡觉的,而内塔尼亚胡睁着两只。他不相信巴勒斯坦人。他认为只要敌人保持攻击的态势,和平协议便不会必然地提升安全,而巴勒斯坦人提供的和平只是为持续进行战争采取的权宜之计。“没有人能够保证我们今天的和平伙伴明天还是和平的。”
  他也不信任美国人,认为他们不了解以色列的状况。1982年,内塔尼亚胡作为外交官来到华盛顿。他开着车行驶在华盛顿环城公路上。“我花了一些时间,不过我最后想通了:有一个比环城路大得多的美国。但是,按照1967年边界,以色列国土将会只有9英里宽。所谓战略纵深也就这么多了。”他在美国国会对议员们说。“你们生活在马里兰,”他对采访他的美国记者说,“而我们如果在对待自己邻居的问题上有半点差池,都将没有回旋的余地。”
  内塔尼亚胡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行事。在第一次会见内塔尼亚胡时,克林顿就被弄得有些气恼。“究竟谁才是超级大国?”克林顿问他的助手。
  1996年,内塔尼亚胡在上任之初就宣布废除工党政府已经冻结4年之久的犹太人定居点建设,在西岸和加沙大兴土木,为促进144个犹太定居点的发展,政府将对定居者提供减税、优先贷款和子女补贴等优惠政策。他提出“三不政策”:不承认巴勒斯坦人的民族自决权与建国权;不归还戈兰高地;不就耶路撒冷最终地位问题进行谈判。“当内塔尼亚胡上台时,僵局已经不可避免。他和阿拉法特想为各自的人民争取同样的东西:让对方付出,为自己争取到尽可能多的领土。他们都认为对方只能认清拳头。”英国赫尔大学政治系主席科恩·埃尔玛格罗说。
  但硬碰硬的结果是悲剧性的。当时,以色列公众的心态极度矛盾。一方面接近70%的人希望和平谈判继续下去,另一方面,人们又对巴勒斯坦的真实动机感到惴惴不安。他们给了内塔尼亚胡总理的位置,却在议会里让工党拔得头筹。在联合政府里,各党从一开始就在政府职务的分摊上互不相让。总参谋部和安全局的官员大都是工党执政时上任的,他们对内塔尼亚胡忽视以巴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感到不满,和政府官员之间相互猜疑。
  内塔尼亚胡的强硬遭到左派的巨大压力,并很快导致巴勒斯坦人的强力反弹,引发巴勒斯坦人的暴动。1997年3月,他决定扩建耶路撒冷霍马山地区的犹太定居点。霍马山位于东耶路撒冷和伯利恒之间。该定居点一旦建成,将切断耶路撒冷和西岸的地理联系,使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完全控制。这致使阿拉伯联盟中断了同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进程,恢复对以的经济抵制,退出中东和平多边会议。
  内塔尼亚胡前期的态度已经把克林顿政府推向了阿拉法特。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在克林顿督促下,他在1998年接受《怀伊协议》,宣布以色列将放弃约旦河西岸30%的领土;以巴双方共同商讨以色列的进一步撤军计划。但这些妥协很快就遭到右派的强烈反对。无论他是否愿意,他都无法实现协议的许诺。
  “内塔尼亚胡的主要失误是在国内没能促成以色列社会各个派别的合作。”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杰拉德·斯坦伯格说,“在国际舞台上,他不能和美国合作,而美国是以色列唯一的国际支持者,是以色列用来平衡阿拉伯国家力量的必须。”
  1999年,内塔尼亚胡被迫提前举行大选,并最终输给了工党领袖巴拉克。“我想我完蛋了,”他回忆说,“我的政治生涯结束了。”
  以色列之王
  “一些人觉得我是和平的绊脚石,”内塔尼亚胡为自己辩护说,“可自《奥斯陆协议》签署以来,以色列还有其他5位总理,他们也没能实现和平。”
  2000年,第二次巴勒斯坦人大暴动爆发,开启了经年累月的冲突。有关阿拉法特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预先计划了这次暴动的说法在以色列广为流传。沙龙曾经尝试软硬兼施的方法,先是大举推进军事行动,而后宣布单方面退出加沙,但这些都没有奏效。
  在中东和平这条路上,过去20年里,以色列不断在左、中、右路线中摇摆,但都未能带来持久有效的和平。这让以色列人接受了这样的逻辑:妥协可能会带来和平,但军事手段也未必总是走向和平的反面。
  “你会发现,很多以色列人真心地相信‘阿拉伯人只能明白暴力和强力语言’。”科恩·埃尔玛格罗说。
  “今天,大多数以色列人虽然还支持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但已经感到他们没有合适的谈判对象。阿巴斯普遍被认为是孱弱的领袖,而哈马斯根本不接受以色列的存在。今天的以色列人已经不再纠结于和谈了。”美利坚大学教授古伊·采夫说。
  2009年,再次登上总理宝座的内塔尼亚胡面对的正是这样一个以色列。在这次选举中,议会总共120个议席中,右翼阵营获65席,这是前所未有的局面。一些评论家甚至说,在以色列政坛,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左派。当奥巴马上台时,人们期待他为和谈带来新的动力。他要求内塔尼亚胡冻结定居点建设一年以表达诚意。阿巴斯说,他不会在以色列仍然兴建定居点的情况下和内塔尼亚胡谈判;而内塔尼亚胡说,他不会接受任何设定前提条件的谈判。于是,唯一被冻结的就是和谈本身了。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谈判代表萨博·埃里卡特讽刺说,内塔尼亚胡的遗产比丘吉尔更大,他按照他父亲的意思设置了巴勒斯坦人无法接受的条款,他已经摧毁了“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当被问到25年前的内塔尼亚胡和今天有什么不同时,他说:“是的,他变了。他变得更老,胖了点。但从政治上说,我没看出任何变化。”
  但内塔尼亚胡确实变得更为老练了。2009年6月14日,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巴伊兰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同意巴勒斯坦有条件建国。他设定了苛刻条件——以色列只承认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谈判地位,巴建国前必须解决针对以色列的恐怖主义;巴必须公开、有约束力、真诚地承认以色列是犹太人的家园和民族国家;巴必须去军事化,不得拥有军队,不得控制领空和边界,不得同伊朗、真主党等国家或组织缔结条约。
  尽管内塔尼亚胡所提条件几乎剥夺了未来巴勒斯坦国作为国家实体的基本权利,但这依然被国际社会认为是内塔尼亚胡妥协的重要表现。但这种妥协究竟对谁的意义更大?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中东与地中海事务研究教授埃弗拉伊姆·卡什指出,这一意识形态上的转变意味着利库德集团在领土这一关键问题上支持“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形成了和以色列的左派达成一致的基础。换句话说,这为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政坛开拓更大空间提供了可能。事实上,他确实建立了以色列历史上基础最为广泛的联合政府。
  “内塔尼亚胡知道什么时候应当采取战略后撤,什么时候又应该收复失地。他所采取的后撤都不会对以色列造成直接的伤害,比如在1998年和阿拉法特签署协议,或者在2009年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但在领土等其他关键问题上,他绝不后退。”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杰拉德·斯坦伯格说。
  在华盛顿,内塔尼亚胡和奥巴马之间的口角和分歧经常成为媒体报道的热门话题。他们之间没有化学反应,人人都这么说。奥巴马身边有好几位臂膀都在90年代克林顿执政时期和内塔尼亚胡打过交道,包括曾任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会议主席的拉姆·伊曼纽尔和希拉里·克林顿。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内塔尼亚胡对密特·罗姆尼的支持不是个秘密。70年代,内塔尼亚胡在波士顿咨询集团工作时,罗姆尼曾是他的同事。在以色列,最支持内塔尼亚胡的报纸是《今日以色列》,它是希尔顿·埃德尔森的报纸。埃德尔森是内塔尼亚胡的朋友,也是罗姆尼的金融后盾。“你到底想把谁踢下台?”美国选战期间,反对派领导人在议会里质问内塔尼亚胡:“华盛顿政府还是德黑兰政府?”
  媒体喜欢以此渲染特拉维夫和华盛顿的关系出了问题。“内塔尼亚胡在美国遇到的问题主要是他和奥巴马之间的问题,”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杰拉德·斯坦伯格说,“但他在国会、共和党、基督教人士中很受欢迎。他的策略是保持最大范围的支持,而不仅仅与美国总统和国务院打交道。”
  事实上,内塔尼亚胡可能是最受美国公众和国会欢迎的外国政治家。1983年,内塔尼亚胡成为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此后他就总是出现在美国广播公司著名的晚间新闻节目“夜线”里。在美国电视观众眼里,他就是个以色列裔美国人,自信、英俊、能言善辩,一口英语几乎没有口音。《时代》杂志说,每一个住在美国郊区的犹太母亲都对他着迷。专栏作家尤·马卡斯评论:“内塔尼亚胡口齿伶俐,特别是在电视上更为出色。他懂得美国政客们耍弄的各种把戏,他知道如何长话短说,知道怎样使问题简化。”
  内塔尼亚胡说,他比许多美国政治家更了解美国政治。在2011年,他对美国参众两院发表的演讲赢得了29次起立鼓掌。美国议员们如痴如醉。参议员利伯曼事后说,即使内塔尼亚胡开始读特拉维夫的电话黄页,仍然可以赢得掌声。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9期 | 标签: | 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