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qin_ai_de_ba_he_xian_sheng

    亲爱的巴赫先生

  • ni_bu_shi_pang_ni_zhi_shi_mao_rong_rong

    你不是胖,你只是毛茸茸

  • juan_ke_zai_zuo_ye_ben_shang_de_yue_ding

    镌刻在作业本上的约定

  • chan_dou_de_yu_mao

    颤抖的羽毛

  • guan_yu_si_ming_he_ta_de_ri_ji

    关于思明和他的日记

  • wo_huan_liu_zhe_ni_bu_yao_de_yao_shi_kou

    我还留着你不要的钥匙扣

  • mi_qi_er_san

    觅其二三

  • shi_nian_yi_qu_jiang_hu_meng

    十年一曲江湖梦

  • lao_shi_sheng_qi_le

    老师生气了

  • wo_wei_shen_me_gu_li_hai_zi_ding_zui

    我为什么鼓励孩子“顶嘴”

  • wo_cong_heng_shui_shi_fu_du_ban_kao_ru_qing_hua-2

    我从衡水式复读班考入清华

  • xiao_xin_nv_er_peng_hong_zhong_guo_gong_qi_jun

    孝心女儿捧红“中国宫崎骏”

  • mu_ba_pei_xia_yi_ge_fa_lan_xi_wang_zi

    姆巴佩:下一个“法兰西王子”

  • mei_hao_de_lang_fei

    美好的浪费

  • xiao

  • lian_ai_zhong_de_mu_yang_ren

    恋爱中的牧羊人

  • shen_ye_jing_zuo

    深夜静坐

  • jiao_chong_you

    交虫友

  • liu_shao

    柳哨

  • jiu_zhe_yang_ba

    就这样吧

  • yan_shen

    眼神

  • mei_you_ru_guo_dan_qi_ji_huan_zai

    没有如果,但奇迹还在

  • lao_ba_de_yu_wen_ke

    老爸的语文课

  • lin_gang_man_bi

    临港漫笔

  • dan_du_zhong_de_dong_jian-12

    单独中的洞见

  • qu_tu-12

    趣图

  • ling_gan_lai_zi_shen_hua_de_jing_mei_bo_li_yi_shu_pin

    灵感来自神话的精美玻璃艺术品

  • chuang_yi-9

    创意

  • lang_man_de_wei_ni_si_hua_pai_he_jin_se_de_ti_xiang

    浪漫的威尼斯画派和金色的提香

  • nba_de_xiao_qi_gui

    NBA的“小气鬼”

  • huo_bi_te_ren_zhen_de_cun_zai_ma

    霍比特人真的存在吗

  • ke_xue_jia_gao_su_ni_ni_shen_ti_li_guo_ban_zu_cheng_bu_shi_ren_lei

    科学家告诉你:你身体里过半组成不是人类

  • dong_hua_pian_yin_lai_le_guo_jia_gong_hai

    动画片引来了国家公害

  • di_qiu_ni_mo_dian_shi_jie_hang_tian_qi_gong_mu

    地球尼莫点:世界航天器公墓

  • wo_bu_shi_yi_ge_ren_zai_zhan_dou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wo_zai_lao_wo_xue_xun_xiang-2

    我在老挝学驯象

  • hui_dao_tang_chao_zuo_tu_hao_hua_yin_zi_shi_yi_zhuang_wan_ming_de_shi

    回到唐朝做土豪,花银子是一桩玩命的事

  • jie_jing_yi_sheng_zui_nan_de_xiu_lian

    洁净,一生最难的修炼

  • niu_er_bing

    牛耳饼

  • ba_sheng_huo_de_ti_yan_quan_huan_gei_hai_zi

    把生活的体验权还给孩子

  • yi_sha_na_wo_shen_xian_mei_hao

    一刹那,我深陷美好

  • mian_dui_hai_zi_dang_ma_de_dou_shi_xi_jing

    面对孩子,当妈的都是“戏精”

  • men_bu_yao_qiao_dan_ke_yi_qiao

    门不要撬,但可以敲

  • pu_tong_ren_xu_yao_meng_xiang

    普通人需要梦想

  • ti_dao_wo_ma_wo_zhi_xiang_he_he

    提到我妈,我只想“呵呵”

  • yan_lun-140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39

    漫画与幽默

  • mang_lu_er_tong_zong_he_zheng

    忙碌儿童综合征

  • zhi_you_san_ge_ting_zhong_de_yan_jiang

    只有三个听众的演讲

  • ma_ma_jiu_shi_zhe_yang_zuo_de

    妈妈就是这样做的

  • du_te_de_jie_du

    独特的解读

  • gen_hao_wan_de_ren_zai_yi_qi

    跟好玩的人在一起

  • shan_yang_de_ti_zhong

    山羊的体重

  • xiao_bian_xu_yu-13

    小编絮语

  • hen_gao_xing_yu_jian_ni

    很高兴遇见你

你不是胖,你只是毛茸茸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最近,我对“美”有了很不一样的理解。以前我很喜欢看各种跟“变美”有关的技术帖。从护肤品“种草”到女明星五官分析,都会看得津津有味,还会和朋友们分享:你看,之所以女星甲的脸比女星乙看起来“高级”,是因为眼距宽啊。
  因为皮肤不够白,所以美白是我的毕生追求,我能如数家珍地讲出哪些护肤品有哪些黑科技,所以用了会变白。我还以瘦为荣,这导致我的体重长年不过百,我的手腕还没有我5岁外甥的粗。我经常苦恼毛孔的问题,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大,而且特别羡慕女明星又瘦又有苹果肌。苹果肌几乎成为我的执念,我为此吃各种胶原蛋白补充剂,还去整形医院咨询如何进行手术填充(当然最后被吓跑了)。
  过去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因为我觉得追求美只是為了“悦己”。我并不是为了讨好异性,而是单纯地想变成媒体中所描绘的那种“美女”,这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头一次对这个问题产生动摇是在跟老师去欧洲游学的时候。那是一位在英国生活多年的女老师,她背一个有些破旧的双肩包,穿着很普通的羽绒服、牛仔裤、运动鞋。我们去博物馆看画,去歌剧院听歌剧,她想到什么就对我说什么,仿佛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而我却带了一大箱子衣服、鞋子,每天出门前要想半天怎么搭配。尽管穿得有板有眼,但路过镜子时我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迷茫,畏首畏尾。而我的老师尽管衣着十分普通,脸上有各种细纹,可她神采奕奕地讲解油画、历史、人文时,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后来同另外一位老师聊天。他从事广告创意多年,半开玩笑地说,心愿之一就是想撤掉世上所有整形医院的广告。“美丽不应该用一种单一的标准来定义。”他给我们展示了一组某品牌2004年在北美的广告“Real Beauty Campaign(真美行动)”,他们邀请了一些似乎不那么“美”的女性来拍广告,她们有的脸上有斑点,有的腰部有赘肉,有的腿粗且短,有的皮肤黑而暗淡……但看广告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她们不美,因为每个人的眼睛都像星星一样闪亮,每个人的笑容都透过屏幕像阳光一样感染着你。
  衰老、头发渐白,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规律;皮肤不够白、眼睛不够大、鼻梁不够挺,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特征。但这些在媒体的渲染下,都成为一种错误甚至失败。女明星老了以后仿佛就不配出门,出门若被拍到日益松弛的肌肤,便立刻会成为大众嘲笑的对象。公众人物不敢胖,普通人也不能胖,你胖等于你管不住自己,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可谁规定只有细胳膊、细腿、细腰的人才算是自律和成功的呢?
  而所谓的“我追求美只是为了悦己”,真是这样吗?我觉得并不是。我想皮肤白,是因为长期以来大众和广告教育我:女孩要白才是美。我想要苹果肌,是因为每一个被大众认可的“美人”都有苹果肌。一位年薪已过百万的女性朋友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我有鱼尾纹和眼袋了,想去做手术。如果不做,大家会觉得我‘老相’。”可是有谁不会老?难道衰老就意味着丑陋,就应该被嘲讽、被唾弃?
  这种不能容纳其他形式的审美标准,让我感觉到的不只是狭隘,还有些许不友好的恶毒。中学时,我会跟其他同学一起嘲笑班上那个有些胖的同学,我们会故意隔离那个爱长痘痘的同学,我们给皮肤黑的同学取外号……这些看似“正确”“无伤大雅”,但实际上深深伤害到别人的事情在你身边发生过吗?我很惭愧自己曾经用胖瘦、黑白来评判他人,我也不再认为有了苹果肌才是好看的。我对想去做去除鱼尾纹手术的朋友说:“每个人都会有皱纹,如果有人因为你有鱼尾纹就看轻你,那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我对喝水就胖的朋友说:“你不是胖,你只是毛茸茸。”
  如果现在你问我:“那什么才是美的标准?”我很难回答你。但我会说什么都可以是美的,尖下巴也好,毛茸茸也罢,不为他人的眼光所左右,内心丰富而强大,愿意包容与体谅。我想,这样的你,一定是好看的。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5期 | 标签: | 3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