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zui_gu_du_de_ren

    最孤独的人

  • lao_fu_bu_huan_xiang

    老妇不还乡

  • shui_gang_li_de_wen_xue

    水缸里的文学

  • gong_jue_fu_ren_yu_zhu_bao_shang

    公爵夫人与珠宝商

  • ru_guo_wo_neng_gao_su_ni

    如果我能告诉你

  • tian_gao_ge_chang

    天高歌长

  • di_yi_ge_zai_zi_ran_fa_wen_de_zhong_guo_ren

    第一个在《自然》发文的中国人

  • zhen_zheng_de_xiang_dui_lun

    真正的相对论

  • wo_de_chu_lian-4

    我的初恋

  • heng_xing_de_yang_wen

    横行的洋文

  • shuo_hua_yu_ting_yin

    说话与听音

  • da_kai_yi_ben_shu_de_yao_shi

    打开一本书的钥匙

  • na_yi_nian_jiu_jing_fa_sheng_le_shen_me

    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 gui_yu_he_zun_yu

    鲑鱼和鳟鱼

  • tao_li_vr_lv_zhou

    逃离VR“绿洲”

  • cong_jue_wang_shi_xiang_xi_wang

    从绝望驶向希望

  • bei_bang_zai_bing_chuang_shang_de_ren

    被绑在病床上的人

  • you_dao_zheng_wu

    又到正午

  • du_shi-3

    读诗

  • xiao_de_yi_chan

    笑的遗产

  • fu_ai_ping_heng_che

    父爱平衡车

  • jin_tian_shi_xing_qi_tian

    今天是星期天

  • kong_bai_duan_xin

    空白短信

  • chang_zheng_wu_hao_fa_she_qian_de_163_fen_zhong

    “长征五号”发射前的163分钟

  • ni_zheng_rong_le_ma-2

    你整容了吗

  • cheng_chang_de_hen_ji

    成长的痕迹

  • shi_tan_de_ji_qiao

    试探的技巧

  • xi_gua

    西瓜

  • jia_zhuang_yue_du_de_yi_shu

    假装阅读的艺术

  • liu_bei_de_jue_di_qiu_sheng

    刘备的绝地求生

  • bu_lao_de_lao_nian_qi_shi

    不老的“老年歧视”

  • zen_yang_ying_de_ao_si_ka_jiang

    怎样赢得奥斯卡奖

  • ma_li_nv_wang_de_mi_ma

    玛丽女王的密码

  • zhi_jin_si_xiang_yu

    至今思项羽

  • gu_dai_hua_jia_sheng_cun_zhi_nan-2

    古代画家生存指南

  • li_shang_yin_de_yu

    李商隐的雨

  • yan_lun-138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37

    漫画与幽默

  • ying_xiang_zhong_de_ban_lv

    影像中的伴侣

  • zhu_quan_mi_ma

    猪圈密码

  • fen_qi_fu_kuan

    分期付款

  • xiang_chou

    乡愁

  • su_ya

    俗雅

  • deng_deng

    等等

  • gong_ji_he_hu_li

    公鸡和狐狸

  • yan_ji_bu_shi_zuo_biao_qing

    演技不是做表情

  • wo_bu_shi_zi_ji_yi_ge_ren

    我不是自己一个人

  • di_xian_he_jiao_qing

    底线和交情

  • zuo_jia_yu_chu_shi

    作家与厨师

  • ya_zei_lai_fang

    雅贼来访

  • mu_nv-3

    母女

  • qing_chun_he_jiao_yuan_dan_bai-2

    青春和胶原蛋白

  • shen_me_hui_rang_ren_bu_kuai_le

    什么会让人不快乐

你整容了吗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你整容了吗?”导演当着大家的面,问女演员。场内气氛瞬间凝固。“我怎么觉得你下巴有点怪,削过吗?”
  女演员蓦地站起来,气呼呼地走了。经纪人赶紧追了出去。
  对于整容这件事,演员的职业有特殊性,容貌决定前程,想要做点调整以获得更好的上镜效果,可以理解。
  那不当演员,对容貌没有绝对的生存依赖,是不是就没有整容的需求了呢?当然不是。人们对美的追求是一种本能。
  我出生在一个极度挑剔外貌的家庭。我家的祖辈,以揭露孩子的丑陋来表现不离不弃的亲情。我爸爸的单眼皮被他父母以及3个妹妹奚落成“全家最丑”。我出生后又被我爸奚落,他编了一个杭州话顺口溜损我:“皮肤黑,鼻头塌,眼睛朝里凹。”以致10岁时,我对着镜子里的单眼皮不断祈祷,如果我的单眼皮可以变双,我愿意脸上长满雀斑!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小学毕业后,我的眼皮翻出了双儿,雀斑也爬满了脸颊。
  我的一个好朋友在30岁时做了双眼皮手术。她告诉我,这是她这辈子做得最值得的事。我对此深信不疑。她的大眼睛妈妈嫁给小眼睛爸爸,一直心有不甘,又不能离婚,只好一直骂女儿“小眼睛”。她整的是自己的容,补的却是妈妈命运的伤。
  于是我也决定要补补我们家族自我贬低的内伤。随着衰老,眼皮已经从两层变成3层,没有什么遗憾了,我还能做的就是去掉我的雀斑!
  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说他们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当我躺在病床上,护士给我脸上涂上麻醉药,医生笑容可掬地走过来时,我脑海中想起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医生拿着激光探头,在我脸上转了一圈,我的每个毛孔都透出被残害的痛感。我只好在脑海中回放当年被同学嘲笑“小雀斑”时的屈辱画面,以获得坚持的勇气。
  那么,那些敢注射麻醉药,让医生把自己的嘴皮翻开再用锯子把颌骨削下两块的人,内心深处该是受了多大的伤,才能对自己痛下如此狠手?
  这些伤,来自我们的家人,他们指责我们不完美、不优秀、不成功。这些伤,来自我们的朋友,他们说你长成这样,谁会喜欢你。这些伤,来自我们的社会,人们夸大“颜值”的作用,甚至说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当我们把容貌强调为评判一个人的首要标准时,其实是对自己的精神力量,进行了否定。而一个希望通过整容获得更多肯定和自信的女孩,也许她心里只是想要社会接纳自己的不完美,想要父母更包容的爱。
  也许此刻我们的父母万分委屈,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有人被说成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有人被嫌弃还是不要生出来的好,有人被指责一出生就给家庭带来了厄运。他们在各种斥责声中长大,他们咬牙坚持,并理所应当地以为批评、挑剔子女的外貌是一种谦虚,是为使子女后天更加努力的一种鞭策——“长得那么难看,再不读书以后谁要你?”
  在我小时候,听过太多这样的话语。挫折教育、贬损文化,就是人为地造成负面的暴力语境,让儿女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和不足,然后拼命努力,达到更高的标准。挫折教育从评判儿女的外表开始,扩大到指摘儿女的行为,通过打击孩子的自信达到输出正确价值观的效果。这其实是一种强权教育。
  而这种强权本身又是多么不确定。从外表不被重视的过去,到过度放大“颜值”的现在,我们失去的是自信。带着家族传递下来的怀疑和焦虑,我们在不断变换的现實标准之间摇摆不定。
  冬天我去滑雪的时候,俯冲速度过快,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腾空飞起后,右脸重重砸在冰面上。那一刻我最真实的想法是:糟糕,我的眼睛不会失明吧?我不会毁容吧?
  我支撑着坐起来,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漫天遍野的白雪。哈哈,我还能看见!只要能看见,就算脸歪了,我也认了!
  当我从眼眶骨折修复手术台上爬下来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被缝了3层的伤痕累累的右眼睑,我想,我能接受生命的任何样子,我不需要整容,也能活下去。
  我只需要给自己点一个“赞”而已。
  (少 辅摘自《时尚芭莎》2018年4月上,本刊节选,连培伟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24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