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_xi_de_mo_sheng_ren

    熟悉的陌生人

  • za_chang_zi_deng

    砸场子等

  • wo_yao_zhuan_xue

    我要转学

  • jin_chan

    金蝉

  • chu_zi_jiu_ren

    厨子救人

  • hui_duan_zi-15

    诙段子

  • shi_zong_de_ba_hen

    失踪的疤痕

  • bao_fu-3

    报复

  • tui_bu_hui_de_yi_fu

    退不回的衣服

  • tong_shu_shang_de_da_dong_gua

    桐树上的大冬瓜

  • jie_yan

    戒烟

  • yi_bi_shan_kuan

    一笔善款

  • bi_xu_wan_cheng_de_shi_ming

    必须完成的使命

  • zhao_ge_jie_ba_zuo_shi_ye

    找个结巴做师爷

  • yi_sheng_zhi_zuo_yi_jian_shi-2

    一生只做一件事

  • liu_lang_han_de_san_ying_bang

    流浪汉的三英镑

  • sa_huang_bi_shuo_shi_hua_fei_li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 xian_jiu_ren_huan_shi_xian_bao_hu_xian_chang

    先救人还是先保护现场

  • yi_zhi_tong_ling_dang

    一只铜铃铛

  • ben_qi_hua_ti_jing_guai_de_gu_shi

    本期话题:精怪的故事

  • pang_zi_ye_you_chun_tian

    胖子也有春天

  • qian_li_yin_yuan_gu_shi_qian

    千里姻缘“故事”牵

  • wei_bo_gu_shi-15

    微博故事

  • fang_shang_de_shen_ying

    房上的身影

  • da_shu_bu_jian_wai

    大叔不见外

  • qia_si_ta

    掐死他

  • wu_ye_jing_hun-2

    午夜惊魂

  • jiang_huan_shi_lao_de_la

    姜还是老的辣

  • yi_ding_yao_gen_zhe_ni

    一定要跟着你

胖子也有春天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一厢情愿


  雁儿是个二十六岁的姑娘,终身大事还没着落,父母紧锣密鼓地忙着催婚,给她安排了一场又一场的相亲,可问题是雁儿已经有心上人了。
  雁儿的男朋友叫高帅,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帅,可惜这年头吃香的是高富帅,高帅恰恰缺少了中间那个最关键的“富”字,他出生于偏远山区,家里很穷,负担很重。
  雁儿不嫌高帅穷,她相信有情饮水饱,但她做不通父母的工作,雁儿的父母倒没指望过女儿嫁给多有钱的人,但眼睁睁看着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去受罪,两位老人说什么也接受不了。
  雁儿是个孝顺闺女,不愿和父母硬碰硬,只能假装和高帅分了手,私下里两人仍然偷偷来往。父母托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她表面上也很顺从,但到了和男方见面时,她就开始捣乱使坏,碰上长得黑的就问人家是不是挖过煤,遇到皮肤白的就问对方是不是卖过面,反正不把事搅黄了就不算完。
  这天,雁儿走进一家咖啡厅,看到她的第六个相亲对象时,差点就笑出了声,这么大号的靶子,简直就是往她的枪口上撞啊!
  这老兄长得太胖了,活像国宝大熊猫,他颤悠悠地站起身,伸出肥厚的手掌,很有礼貌地说道:“你好,你就是雁儿小姐吧?我叫沈国雄,朋友们都叫我句号,你怎么称呼我都行!”
  雁儿忍俊不禁,都说外号比名字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特征,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瞧这家伙圆滚滚的样子,可不就像个句号嘛!
  雁儿没跟他握手,反而往后退了两步,句号的手停在半空中,表情有些尴尬:“雁儿小姐,你这是……”
  雁儿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离你太近了,看不全你……”
  俗话说,当着矬人别说短话,但雁儿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本就是来砸场子的,最好对方恼羞成怒,两人不欢而散,那样最省事。不料句号不急不恼,“呵呵”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根据热胀冷缩的原理,我只是太过炙手可热罢了……”
  嘿,没想到这胖子还挺有才的,一句话既化解了尴尬,又展露了机智,倒让雁儿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两人坐下来,边喝咖啡边聊,雁儿再不愿意奉陪,也得走完过场,要不然没法向父母交代,好在句号谈吐幽默,和他聊天倒是一点都不枯燥。
  看得出,句号对雁儿挺有好感的,临分别的时候,他还在卖力表现,掰着手指说道:“我知道,你可能嫌我胖,但胖也有胖的好处,买衣服能多赚点布,掉窨井可以卡住,刮大风不怕被吹跑,走在我身边不会被晒到……”
  男人的幽默感对女孩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可惜这一招对心有所属的雁儿没什么用,她站起身,迷人地一笑:“你说得都对,可惜有一点你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吃肥肉。再见!”
  雁儿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转身走出了咖啡厅,她没看到句号最后的表情,但猜也能猜到他有多郁闷。
  雁儿以为,她和句号之间已经不会再有下文了,哪知隔了没两天,句号便出现在她面前,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雁儿,你知道我看中了你哪一点吗?”
  雁儿没好气地说:“我哪知道啊,你看中了我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句号没计较她的态度,他很认真地说道:“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女孩。实不相瞒,在你之前,我相过不少次亲,成功率百分之百,那些女孩恨不得今天刚认识我,明天就嫁给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雁儿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句号,心想:这家伙不是在吹牛吧?就凭他这副尊容,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在说假话,雁儿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我好像听介绍人说过,你是个富二代,家里挺有钱的,对吧?”
  句号点头道:“那些女孩看中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家里的钱,你跟她们不一样……”
  雁儿打断他,很干脆地说:“我跟她们的确不一样,我既没看中你这个人,也没看中你家里的钱,所以我们两个最没可能,你还是省省力气吧,长那么多膘也不容易。”
  句号苦着脸,有些无奈地说:“雁儿,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说实话,对句号这个人,雁儿并不反感,但她又没法向对方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现在有男朋友吧?传到父母耳朵里怎么办?雁儿只能这么回应:“在你的辞典里,只有同义词和反义词?除了讨厌就是喜欢?我对你没感觉,不行吗?”
  句号转忧为喜,自信满满地说道:“只要你不讨厌我,我就有机会,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
  雁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不过我有言在先,这可是唯一一次机会哦,抓不住就别怪我了!”
  雁儿说完,像一只灵巧的小鹿,三蹿两跳跑出好远,回过身向句号招手:“你不是要追我吗?机会给你了,来吧!”
  句号咧着嘴,那表情像吃了苦瓜,就他那臃肿的身材和蹒跚的步态,想和雁儿比速度,无异于龟兔赛跑。他一脸沮丧的表情,慢腾腾地走过去,不料走到雁儿身边时,猛地抓住了她的手,大声欢呼:“我追上你了!”
  这下雁儿急了:“你使诈!”
  句号“嘿嘿”一笑:“强攻不行当然要智取了,你又没规定怎么样追上你才算数!”
  雁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放开她!”

2.一道难题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帅气的小伙满脸怒气,大步走过来。雁儿又惊又喜,脱口叫道:“高帅,你怎么在这儿?”
  高帅走到跟前,双拳紧握,瞪着句号问道:“你是什么人?抓着我女朋友的手干吗?”
  句号彻底蒙了,用探询的目光看着雁儿,雁儿也顾不上理他,赶紧跟高帅解释:“这是我一个朋友,我们闹着玩呢!”说完向句号摆了摆手,拉着高帅来到一个僻静地方,关心地问道,“你这个时间应该在公司上班啊,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高帅没精打采地告诉雁儿,上个礼拜他就辞职了,今天是去一家公司应聘的,可惜英语不过关,没能通过面试。雁儿一听眉头不由皱起来,责怪高帅老是东山望着西山高,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次辞职了。高帅不服气地说:“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让你父母早点接受我们的关系吗?那种小公司没什么发展前景,待在那种地方,我什么时候才能出人头地?”
  雁儿叹了口气,不忍心再说什么。可能和出身有关系,高帅这个人敏感又自卑,偏偏好胜心又很强,他太想证明自己了,以至于有些急功近利,但这世界上的事,往往是欲速则不达,越想得到的越难得到,高帅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就想不通这一点呢?
  雁儿回去后,想想有点不放心,她把句号约出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有男朋友这件事,你别给我往外传啊,我不想让父母知道。还有,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了吧,以后就别对我抱非分之想了。”
  句号不假思索地说道:“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密,不过我不会退出的,只要你还没嫁人,我就有公平竞争的权利,高帅虽然占据了先机,但你别忘了那句话: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
  雁儿似笑非笑地说:“你现在就能压塌炕了,这一点我男朋友望尘莫及。”
  句号有点恼了:“雁儿,你能不能对我公平点?别老是以貌取人,那小白脸是比我长得帅,可男人又不是靠脸吃饭的!”
  雁儿听不得有人说高帅一句不好,当即便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男人的确不靠脸吃饭,但也不靠膘吃饭啊,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但那些钱是你赚来的吗?靠着父母养尊处优的寄生虫,有什么资格轻视辛苦打拼自食其力的人?”
  雁儿说完就有点后悔了,自己的话会不会太重了?果然,句号“噌”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句号沉默了许久,长长吐出一口气:“雁儿,你的话像一记重锤,一下敲醒了我。家境优越是好事,但有时候也是坏事,它让我早早失去了奋斗的动力,不知不觉成了自己瞧不起的那种人。你说得对,男人没有坚实的臂膀,拿什么让心爱的人倚靠?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要去找一份工作,不再接受家里一分钱!”
  句号这种反应,倒是出乎雁儿的意料,她问:“你想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句号说:“暂时还没有想好,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
  雁儿心念一动,眼里露出一丝笑意:“我刚才看到一家婚庆公司的门口,贴着招聘启事,要招两名男迎宾,也就是门童,要不你去试试?”
  句号一听就咧开了嘴:“雁儿,你又在拿我开涮了,你见过这么胖的门童吗?我想干人家也不会要啊!”
  雁儿莞尔一笑:“有难度才有挑战性啊,既然你怪我以貌取人,那我就来考考你的智慧,如果连一份不适合你的工作都拿不下,又凭什么来征服不接受你的我呢?”
  雁儿突施奇招,将了句号一军,她要让句号无计可施的同时还无话可说:不是本小姐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通不过考验!
  句号出门之后,雁儿左等右等,不见句号回来,难道句号出师不利,不好意思来见自己?其实雁儿早有预料,在她看来,句号要去挑战的,根本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雁儿正准备离开时,句号腆着肚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乐呵呵地说:“我应聘成功了,这是试用期合同。”
  这下雁儿傻眼了,连话都说不流利了:“你、你怎么做到的?”
  句号卖了一会儿关子,这才说出事情的原委。原来,他找到那家婚庆公司后,并没有直接进去,他知道,就这样去应聘,肯定会碰钉子,只有另辟蹊径,才有成功的可能,但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句号脑子都快想破了,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婚庆公司的门开了,一个年轻小伙走出来,他长得太瘦了,像根豆芽菜,估计把句号从中间一分为二,都比这小伙丰满得多。
  瘦小伙看上去垂头丧气,似乎刚遭受了什么打击,句号心中一动,快步追上去:“哥们儿留步,问你点事,你是不是刚去应聘门童了?”
  小伙很郁闷地说:“是啊,人家不要我,嫌我太瘦了,你来评评这个理:他们是招人当门童,又不是找人演地主,管我胖瘦干吗?”
  句号暗呼一声“天助我也”,他拍拍瘦小伙的肩膀,说道:“我有办法,能让我们两个都被录用,你什么都不用做,配合我就行了。”说完拉着瘦小伙,边往里走边说,“你叫我句号就可以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要不这样吧,你干脆就叫逗号,既和你的体形符合,又和我的外号配对,简直是天作之合,再妙不过了……”
  当句号和逗号这对组合出现在招聘现场时,连面试官都不由得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这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对比太强烈、太富有喜感了。
  面试官咳嗽一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我想问两位一个问题,你们认为自己适合这个职位吗?和别的求职者相比,你们有什么优势?”
  句号一点都不怯场,不慌不忙地说:“我们不适合这个职位,首先外形就不达标,我们哪有优势可言,倒是劣势一目了然……”
  面试官饶有兴味地看着句号,只听句号话锋一转说道:“以常规的眼光去看,肯定会得出刚才的结论,但如果能跳出框框,换一种创新的思维,也许就会发现,恰恰是我们两个,能把门童这个职位,发挥出最佳效应……”
  句号越说越起劲,边说边辅以手势:“时代发展到今天,商家最看重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广告效应!是眼球经济!谁能吸引到公众的注意力,谁就成功了一半!帅哥美女当门童,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谁会多看他们一眼?我们两个就不一样了,就这么往那儿一站,能吸引多少目光,顶上多少宣传,能给公司增加多少额外的关注度,带来多少潜在的利益……”
  面试官微微点头,面露赞许之色,说道:“其实真正打动我的,并不仅仅是你刚才这番话,也不在于你描述的一切能否真正实现,而是你们能利用自己的头脑,把劣势转化成优势,将短处转变成长处,这种能力才是我们最看重的。欢迎两位加入我们的公司!”
  

3.一件衣服


  听完句号的讲述,雁儿不由暗自佩服,这家伙还真是六个指头搔痒——多一条道道。
  不过在雁儿看来,句号虽然脑子挺好使,但这种养尊处优的富二代,肯定吃不了什么苦,很快就会半途而废。然而事实证明雁儿想错了,两个多月过去了,句号始终踏踏实实地扮演着门童的角色,也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这对相映成趣的组合,为公司招徕了很多额外的人气,甚至引得各路商家纷纷效仿,推出了各种特色门童组合:黑白组合、高矮组合、丑俊组合……但相比这对胖瘦组合,显然众商家已经失去先机,有东施效颦之嫌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雁儿再经过那家婚庆公司门口时,看到在寒风中挺立的句号,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高帅,高帅最近又换了一份工作,但还是干得不顺心,经常怨天尤人,让雁儿也跟着烦恼,现在想来,倒不如拿句号当示范,给高帅好好上一课。
  于是雁儿把高帅拉来,躲在一块广告牌后面,指着远处的句号说道:“人家一个富二代,为了自食其力,都能放下身段,踏踏实实做事,咱们这种穷二代,反倒挑肥拣瘦,眼高手低,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高帅嘴上没说什么,但内心未必没有触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他再没有跳过槽,有时还会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这天,高帅兴冲冲地找到雁儿,眉飞色舞地说:“雁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升职了!”
  雁儿别提有多高兴了,高帅工作态度的改变,让她看到了这份感情的美好未来。以高帅的聪明劲儿,只要他肯沉下性子,勤勉做事,在事业上一定会有进展,到那时再做父母的工作,无疑就事半功倍了。
  想到这儿,雁儿还真有点打心眼里感谢句号所起的作用,她很想跟句号好好谈一谈,劝他别再白白在自己身上浪费感情,但该怎么劝,她还没想好。就在这时,句号先找来了,他兴冲冲地对雁儿说:“我刚领了工资,想去买件衣服,你能陪我一起去吗?说出去不怕你笑话,这是我第一次花自己挣的钱,也是第一次给自己买衣服,这些事以前都是我妈一手包办的!”
  句号说这话时,眼珠子乱转,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雁儿暗自好笑,看来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买衣服只是个幌子,寻求男朋友的感觉才是真的。雁儿灵机一动,瞬间有了主意。
  两人并肩往商场走去,雁儿似有所指地说道:“其实呢,选衣服和找伴侣是一样的,只能随缘,不可强求,你看上的衣服未必合身,不合身的衣服,再喜欢它也不属于你,你说对不对?”
  句号一下就听出了雁儿的言外之意,当即毫不犹豫地回应道:“我为什么不能选一款既中意又合身的衣服呢?”
  两人话里有话,各不相让,雁儿笑了笑说:“恐怕有些事并不取决于你的意愿,要不今天我们来做个试验,看你能不能买到这样的衣服!我赌你买不到!”
  句号愣了一下,往前方看去,街市繁华,商场众多,怎么会买不到一件自己想要的衣服?再说就算买不到喜欢的衣服,找一件合身的总不难吧!反正喜欢不喜欢,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想到这儿,句号很认真地问雁儿:“如果我买到了呢?”
  雁儿胸有成竹,不紧不慢地说:“那就证明是我错了,以后我不再拒绝你的追求;但如果你买不到,你应当知道该怎么做,请主动退出,我们做普通朋友!”
  句号当即和雁儿击掌,信心满满地说:“你等着看好了。”
  等句号进了商场,从底层逛到顶层,这才知道自己失算了,和他想象的正好相反,在琳琅满目的男装中,想找一件自己喜欢的款式很容易,想找一件他能穿上的,实在是太难了!连那些热情的导购小姐,看到句号时都笑而不语,没人过来推荐给他衣服。
  到这时句号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雁儿挖的坑里,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掉头走出这家商场,走进相邻的一家商场。雁儿跟在他身后,偷偷抿嘴笑着,她知道,哪怕逛遍这座城市的商场,句号都不可能买到一件合身的衣服。谁叫他这么胖呢!
  其实也难怪句号会上当,他从来没有逛商场的习惯,也没有买衣服的经验,他想当然地以为,自己的衣服和所有人一样,是可以轻易买到的,他哪里知道,当地所有商场都只有正常码数的衣服,没有一件是为他这种大号胖子准备的。
  至于句号身上的衣服从何而来,雁儿不用猜也知道,要么是专门定做的,要么是从网上买的,也许句号的妈妈为照顾儿子的自尊心,从来没跟他细说过,这才让句号懵懵懂懂地一头钻进雁儿设下的套里。
  正如雁儿预料的那样,句号马不停蹄地逛遍各大商场,腿都跑细了,始终一无所获。雁儿心下得意,忍不住又拿句号开涮:“你听过一句话吗?‘一览众衫小’,说的就是你吧。”
  句号不愿就这么认栽,他指着一件看上去还算宽松的套头衫,让导购小姐取下来。尽管导购小姐一再表示这件衣服他穿肯定不合身,但句号拗劲上来了,坚持要试一试。结果可想而知,句号大出洋相,衣服穿到一半,就被肥肉卡住,穿又穿不上,脱又脱不下,别提有多狼狈了。
  句号灰头土脸地走出商场后,雁儿把早就想好的话说了出来:“句号,你那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的用意,买衣服的事尚且不能勉强,何况是终身大事呢,你应该去找真正适合你的人……”
  句号低着头没吭声,不知在想什么,他突然取出手机,打开地图软件,输入文字,搜索起来,雁儿好奇地凑近一看,原来句号搜索的是减肥中心的地址。
  雁儿摇了摇头,好生过意不去,看来句号这次受的打击不小,都要痛下决心去减肥了。这时句号大步跨过马路,回头招呼雁儿:“跟我来!”
  雁儿有些惊讶:“这就去啊?句号你听我说,一口吃不成胖子,一下也减不成瘦子,这种事急不得!”
  句号不接她的茬儿,他领着雁儿一路向前,走进一家减肥中心。大厅里集中了很多不同型号的胖子,正在进行各种运动。句号左顾右盼,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个重量级的胖子正在跑步机上摆动着两条粗腿,活像一只北极熊在冰面上笨拙地奔跑。
  句号像是见到了亲人,冲着那个胖子大喊一声:“哥们,停一下,我有话说!”
  胖子费了半天劲,才从跑步机上下来,上下打量着句号,瓮声瓮气地问道:“啥事?”
  两个胖子相对而立,单从那圆滚滚的身材看,简直像是一对双胞胎。句号伸手往胖子身上一指:“哥们,我想买你这件衣服,你开个价吧!”
  没想到这胖子还是个爆脾气,小眼一瞪:“买我衣服?你啥意思?我就缺这点钱?小瞧人是吧?我今天还把话撂这儿了,你搬一座金山来,这衣服我也不卖!”
  句号满脸赔笑,凑到胖子跟前,耳语一番,胖子恍然大悟之余,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拍大腿说:“兄弟,这衣服卖你了,你别嫌贵就行!”说着伸出一根手指,“一块钱!”
  胖子三下五除二脱下衣服,亲手帮句号穿上,你别说,要多合身有多合身,像量身定做的一样。胖子拍了拍句号的肩膀说:“兄弟,一定要把那女孩拿下,给咱们胖子争口气!”
  目睹这一切的雁儿呆若木鸡,直到句号回来,微笑地看着她,她才磕磕巴巴地说:“这、这也行?”
  句号很轻松地回应:“咋不行?我没买到衣服吗?衣服不合身吗?你说过必须在商场买、必须买新衣服吗?”
  雁儿顿时语塞,她让句号上当,靠的就是钻空子,又怎么能怪句号抓漏洞?
  雁儿作茧自缚,句号反戈一击:“你瞧,我看上的衣服,不但合身,而且即便它暂时属于别人,只要我有决心有诚意,最终也会归我所有,衣服是这样,爱情何尝不是?只要看准的,一定要去争取……”
  雁儿一脸苦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4.一场赌局


  买衣服事件成了一道分水岭,打那之后句号开始公开发动追求攻势,雁儿既无权拒绝,又没法解释,以至于她的同事朋友们都把句号当成了雁儿的正牌男友,这才叫挖坑自己跳,有苦说不出。雁儿愁坏了:这要让高帅知道了,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雁儿决心和句号做个彻底的了断,但想到她每次给句号下套,套住的都是自己,又有点发怵,能不能想出一个够绝的难题,让自己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呢?
  这天,雁儿经过市区繁华地段时,看见一家新开的门面正在装修,招牌已经挂出来了:“享瘦人生”减肥中心。
  雁儿看着那家店面,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雁儿把句号约出来,两人用手机做起了趣味测试题,那道题是测试每个人最适合的职业,结果很有意思,最适合句号的职业是作家,最适合雁儿的职业是赌徒。
  句号忍不住哈哈大笑:“赌徒?雁儿,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潜质,要不要以后带你去拉斯维加斯?”
  雁儿不动声色地说:“也许我的血液里,真的有赌徒的因子,我现在就想和你赌一把!”
  句号立刻明白了雁儿别有用心,嘴角的笑意变得深沉起来:“雁儿,我需要提醒你一句,你已经输过两次了,每次都把自己推向我的怀抱。你还要赌吗?”
  雁儿索性开诚布公:“这种三人行的局面,我已经受够了,我们干脆再赌最后一局,我输了就做你的女朋友,你输了就做我的普通朋友,我们再无其他瓜葛,你觉得怎么样?”
  句号眼睛一亮,很快又微微一笑:“最大的赌注后面,必然是最难的题目,你说说看。”
  雁儿往窗外一指:“你看到对面那家减肥中心的门面了吗?如果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他们的形象代言人,那我就输得心服口服!”
  句号愣了好半天,才苦笑出声:“雁儿,亏你能想得出来,如果我能做到,武大郎都能代言增高产品、包大人都能代言增白化妆品了!人家找我当代言人图啥,为了砸自己的招牌吗?”
  雁儿挑衅地看着他:“不敢接受挑战是吗?要不要换个难度低点的?”
  句号苦笑道:“雁儿,你不用使激将法,我也不会临阵退缩的,想把你追到手,本来就是在挑战不可能,我没有别的选择。”
  雁儿站起身伸出手:“那就祝你好运吧!”
  尽管雁儿相信自己不会输,但她晚上还是失眠了,句号这家伙鬼点子太多了,他不会真的破解了这道难题吧?
  雁儿都睡不着,句号就更别提了,他眼睛都熬红了,也想不出个好办法。直到第三天,句号脑子里突然一闪念:自己是不是钻进牛角尖了?胖子当减肥中心的形象代言人,根本没有任何可行性!为什么不换个思路,逆向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两天之后,句号出现在一间豪华办公室里,接待他的是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这位石总是本地一位知名企业家,那家减肥中心就是他投资创办的,句号是通过父辈的关系,辗转联系到了他。
  饶是石总见多识广,听句号说明来意后,还是不由瞪圆了眼睛,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什么?你想当减肥中心的代言人?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句号从容作答:“我是认真的,石总,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是否了解过,在我们这座城市,大概有多少个胖子?”
  石总沉吟道:“这个很难有具体的统计数据,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身体发福的人也越来越多,胖子的数量一直呈增长趋势,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市场。”
  句号点头表示认可,随即又问:“那您是否做过市场调研,调查过这座城市有多少减肥机构?”
  石总不假思索地说:“这是必须的,我们手边有详实的数据,本市共有三十八家减肥机构,规模大小不等,我们这家开业后,会是规模最大的。”
  句号继续追问:“那您有没有想过,一座三线城市,有这么多减肥机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竞争会很激烈,风险也不小。”
  石总做了个肯定的手势:“我不否认这一点,但当今社会,哪个行业没有竞争?哪个领域没有风险?”
  句号突然站起身,加重了语气:“刚才您口中那个很庞大的市场,就有一片领域,是完全空白的,没有竞争和风险,只有机遇和财富!”
  石总也不由得站起身,盯着面前这个年轻人:“你说说看!”
  句号反倒放松下来,笑了笑对石总说:“咱们还是坐下来说吧,我先给您讲个故事,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可惜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天我求这个女孩陪我去买衣服,没想到她给我挖了个大坑……”
  听完句号的讲述,石总也忍俊不禁,随即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如果不是听了你的故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胖子想买一件衣服,竟会这么难!”
  句号说道:“衣服只是一个缩影,胖子身上的东西,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很难买到,对胖子的正常需求,市场从来是漠视的,只有对胖子的减肥需要,市场趋之若鹜,这说明了什么?”
  石总沉思不语,句号继续说道:“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没做错任何事,却饱受歧视和嘲笑,从来没享受过正常人的待遇,这个群体就是胖子,每个胖子都有一部辛酸史,可每个胖子又都是一枚开心果,因为如果不乐观,他们根本活不下去!”
  石总听得动容,微微点头叹息,句号说道:“我所说的空白市场,并不限于胖子的必需用品,还包括他们的精神需求,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能成为胖子们的精神家园,让他们能买到想要的物品,找到想找的东西,让他们汇聚一堂,抱团取暖,让他们不受歧视,不谈减肥,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又会吸引多少胖子的加入?同样是做胖子的生意,与其去和几十个对手争夺日趋饱和的减肥市场,为什么不去填补一个更广阔的空白市场?您说呢?”
  石总看着句号,忽然微微一笑:“你替我考虑得很周到,可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不会仅仅是一个店面的形象代言人吧?”
  句号脸一红,知道瞒不过石总这种人精,索性竹筒倒豆子,把前因后果都说了。石总听了哈哈大笑,句号赶紧补充道:“虽然我动机不纯,但刚才那番话,绝对是发自肺腑,一点都不掺假!”
  石总从座位上站起身:“我承认,我被你说服了,我决定,把减肥中心改成胖子休闲会所,不过嘛,要不要你当形象代言人,我还得考虑考虑,最近有个胖子歌星挺走红的!”
  句号一听就急了,这不是辛辛苦苦一番忙,反为他人做嫁衣嘛!还没等他说话,石总便打手势制止了他:“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件事还可以再商量!”
  句号也不问什么条件,先鸡啄米似的点头,石总把手放到他肩膀上:“来帮我做事吧,做胖子休闲会所的负责人……还真拗口!这么着吧,给会所取名字的任务,也交给你了!”
  句号脑子灵光一闪,大声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叫胖子也有春天!”

5.一世情缘


  当雁儿站在“胖子也有春天”几个镏金大字下面,面对着句号满脸堆笑拱手作揖的巨幅照片时,彻底呆住了,口里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句号忙了一天,晚上才腾出工夫,陪雁儿散步。句号心情很好,边走边说:“雁儿,认识你是我的幸运,是你骂醒了浑浑噩噩的我。你出的第一道难题,让我得到在底层磨砺的机会;你出的第二道难题,让我悟到了关于胖子的商机;第三道难题就更不用说了,它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自己的梦想在哪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雁儿沉默不语,句号有些奇怪,看了她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失声笑道:“你怕我找你算后账、要你做我女朋友,对吧?你放心吧,强扭的瓜不甜,一个玩笑而已,我不会拿来要挟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接受我!”
  雁儿松了口气,句号这么大度,倒让她有点惭愧,想到自己是真心想借着这次机会,将句号一脚踹开的,不由得有些脸红,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自己认识句号在先,会不会真的和他成了一对儿?雁儿的脸越发红了,在心里暗骂自己:你已经有了高帅,还想这些干吗?
  高帅早已今非昔比,自打那次升职之后,他就像是坐上了顺风车,短短半年时间,已经坐上了业务主管的宝座,雁儿由衷地为苦尽甘来的高帅感到高兴,她已经计划好了,再过一段时间,看哪天父母心情好,就带着高帅重新登门。
  可让雁儿万万没想到的是,命运有时就像过山车,瞬间从高峰跌到谷底。高帅垂头丧气地找到她,宣布了一个消息:他被公司开除了!雁儿彻底蒙了,追问之下才知道,高帅升迁速度太快,被同事眼红嫉妒,遭到了暗算,在前去和重要客户谈判的途中,被一伙人囚禁了半天,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老总震怒之下,不问是非原因,不听高帅辩解,就炒了他鱿鱼。
  雁儿又心疼又生气,当下就要去高帅公司,替他讨个公道,高帅说什么也不让她去,还说被同事暗算,只是他的猜测,他拿不出任何证据,他不想让雁儿去自取其辱。
  雁儿没听高帅的,她还是偷偷去了,高帅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她不想让他的努力前功尽弃,不管能不能达到目的,她都要去试一试。
  雁儿还真见到了高帅公司的老总,听着雁儿有些激动的控诉,这位老总的眉头越皱越紧,他只说了一句话:“你被你男朋友骗了,情况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
  待老总说出真相,雁儿不由得羞愤交加,原来,高帅这半年青云直上,不是靠本事出头,而是借女人上位。公司有位女性副总,和丈夫感情不好,帅气的高帅乘虚而入,和对方有了床笫之欢。尽管高帅借此不断升职,但始终伴随着无数非议。纸里包不住火,就在前两天,高帅和副总被捉奸在床,副总没脸见人,引咎辞职,高帅则被直接扫地出门。
  高帅做贼心虚,看到雁儿陌生的表情,立刻明白事情败露了,他“扑通”一声跪下,抱住雁儿双腿,声泪俱下:“雁儿,求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之所以这么做,不全是为了我们能厮守一生吗?我对那个女人没任何感情,我只爱你一个!”
  雁儿冷冷地看着高帅,突然间一阵作呕,她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那张曾令她迷恋的帅气面孔,她现在看都不想看一眼,她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雁儿知道,她和高帅之间已经永远结束了,但高帅死缠烂打,不肯放弃,雁儿没办法,只能求助句号,让他扮演自己的男友,使高帅对自己彻底死心。
  等到目睹雁儿和句号亲热场面的高帅恨恨而去,雁儿立刻松开和句号挽在一起的手,句号苦笑了一声说:“雁儿,在你心目中,我到底算什么?是不是连备胎都算不上?”
  雁儿表情黯然,低声说道:“对不起,给我一点疗伤的时间,我现在实在没办法考虑这些。”
  句号赶紧说:“该说抱歉的是我,我不该乘人之危,你就把我当一个没任何想法的忠实跟班吧,我随叫随到,随时候命。”
  在雁儿受伤最深的这段日子,句号时刻陪伴在她身边,而且遵守诺言,再也不涉及感情上的话题,让雁儿感受到一种实实在在的宽慰和温暖。
  这天晚上,当句号和雁儿溜达到一处林荫道上时,从黑暗中蹿出一个劫色的蒙面歹徒,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要把雁儿挟持到密林深处。雁儿花容失色,拼命反抗,句号怒吼一声,扑上前去。
  歹徒似乎压根没想到,这个身材肥胖的家伙,竟然完全无视寒光闪闪的尖刀,徒手跟自己搏命,一时间竟有些慌乱,两人厮打在一起,歹徒连挨几拳,情急之下,眼都红了,挥刀捅向句号的腹部,鲜血瞬间染红了句号的衣服……
  等救护车赶到时,歹徒早已逃之夭夭,句号躺在地上,成了血人,雁儿捂着他的伤口,哭成泪人。
  在医院,医生简单地给句号止血上药,匕首还插在句号腹部,只露出一截刀柄,医生眉头紧皱,低声对身边的护士说:“这么深的伤口,又伤在要害部位,以我的经验,情况很不乐观……”
  雁儿听得清清楚楚,大脑一片空白。句号被推进急救室,雁儿守候在门外,她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空荡荡的长廊里回响:“句号,你不能死,你一定要醒过来,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做你的女朋友吗?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永远不离开你……”
  到了这个时候,雁儿才恍然明白,这个像国宝大熊猫一样的胖子,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
  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伤者也真是命大,普通人挨这样一刀,十有八九是没命了,但这位伤者腹部脂肪太厚了,比常人厚得多,刚好救了自己一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雁儿听着医生的描述,不由破涕而笑。
  那名歹徒很快落网,竟然是雁儿的前男友高帅,他蒙面持刀劫色,是想把句号吓得撇下雁儿自己逃跑,从而达到拆散他们两个的目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结果正好相反,他没能拆散这对有情人,反而促成了这段好姻缘。
  句号躺在病床上,抓着雁儿的手,喜不自胜地说:“雁儿,你真的愿意做我女朋友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不嫌我胖了?”
  雁儿微笑着说:“胖有啥不好?胖了才够稳重,胖了才不轻浮,越胖在我眼里越有分量,越胖在我心里越占地方……”
  雁儿有点害羞了,低下头不敢看句号,句号把她的手抓得更紧,生怕一松手她就飞了:“雁儿,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答应我,永远别抛弃我!”雁儿白了他一眼:“就你这吨位,我抛得动吗?”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2,7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