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u-le-zhi-si

    娱乐至死

  • hu-dong-15

    互动

  • ku-men-de-zi-ben

    苦闷的资本

  • niu-yue-ke-kan-shang-qu-hen-mei-ming-ren-ci-shan-de-zai-du-fan-rong

    《纽约客》: 看上去很美——名人慈善的再度繁荣

  • kai-fang-bei-ji-you-qi

    开放北极油气

  • liang-hui-shi-da-sheng-yin

    两会十大声音

  • guan-jian-shi-tv-app

    关键是TV App

  • tan-gong-zuo-yu-sheng-huo-de-ping-heng-out-le

    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OUT了?

  • di-pai

    底牌

  • man-hua-16

    漫画

  • yan-cang-li-run-de-xiao-mo-fa

    “掩藏”利润的小魔法

  • gui-zhen-tang-mei-guo-ban-ru-he-jie-ju

    归真堂美国版如何结局

  • xin-jie-meng-wei-he-wei-rao-ou-zhou

    新结盟为何围绕欧洲

  • la-fei-kan-kong-tou-zi-kan-duo

    拉菲看空,投资看多?

  • qi-e-di-guo-tui-qu-li-run-guang-huan

    企鹅帝国褪去利润光环

  • 3-15-wan-hui-dian-ming-bu-ke-pa

    “3.15”晚会点名不可怕?

  • wang-xing-jiang-ying-xiang-nba-xue-dian-shen-me

    王兴江应向NBA学点什么

  • wai-zi-dui-shou-yu-ben-tu-sheng-suan

    外资对手与本土胜算

  • she-jiao-mei-ti-dong-le-ying-xiao-na-yi-kuai

    社交媒体动了营销哪一块?

  • show-chang

    Show场

  • you-ku-tu-dou-gao-bie-wen-yi

    优酷土豆,告别“文艺”

  • xing-chen-ji-bian-zhi-si

    星晨急便之死

  • xiao-shi-de-pian-dai-zhe

    消失的骗贷者

  • jin-qiu-zhi-sheng

    “金球”制胜

  • ying-te-er-bu-zai-que-xi

    英特尔不再缺席

  • mini-hui-gui

    MINI回归

  • fen-shi-she-hua-you

    分食奢华游

  • ka-di-ya-kang-shuai-tui

    卡地亚抗衰退

  • pe-duan-liang

    PE断粮?

  • yi-shu-pin-xin-tuo-fu-hua-bei-hou

    艺术品信托:浮华背后

  • da-shu-ju-shi-dai-de-kong-bu-pian

    大数据时代的“恐怖片”

  • gu-ge-de-pian-men-sheng-yi

    谷歌的偏门生意

  • chen-ji-he-de-po-chan-qian-hou

    陈.吉诃德: “破产”前后

  • zai-niu-yue-xin-zang-jian-zhong-guo-ke-ting

    在纽约心脏,建中国客厅

  • quan-li-ke-yi-lian-xi-de-chan-wu

    权力,刻意练习的产物?

  • yin-cai-shi-zhu

    因材施“助”

  • da-ma-shi-ge-de-yi-nian

    大马士革的一年

  • 29-sui-zong-he-zheng

    “29岁综合症”

  • cha-shui-jian-13

    茶水间

  • da-lao-de-li-hun-jia-ma

    大佬的离婚价码

  • zhou-hong

    周鸿祎

PE断粮?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清科数据库统计显示,2012年2月份中外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新设立的基金数共计9只,计划募集资金21.26亿美元,环比下降69.73%,平均每只基金目标规模为2.36亿美元。与2010年相比,2011年中国企业上市数量减少120家,融资额减少了41.6%。
  
  募资额下降、审批上市的企业数量在减少,这些因素使得不少小型PE面临“断粮”风险。
  如今陆续有些PE机构在准备改名,将公司原本注册名中“股权投资”的字样去掉,主动撤离这个市场。
  何瑞准备切开面前热气腾腾的牛排,手机铃声响了。对方为京郊一个别墅项目而来电,他缺乏后续的开发资金,想托何瑞问问其客户有没有感兴趣的。电话足足谈了十来分钟,严重挫败了何瑞刚起的胃口,他把切下的一块牛排放进嘴里,慢慢嚼着,斜着眼睛,淡淡地说:“最近常接到这种找钱的电话,可PE的钱现在也不好拿啊。”
  何瑞是一家股份制银行资金托管部的经理,主要客户就是各类私募股权基金(PE),相应的,有项目方会找他连线搭桥。三年间,何瑞亲眼见证了PE行业的繁荣,客户们在他们银行托管的资金额蹭蹭往上冲,2009年不过六七十亿元,2010年达到100亿元,现在已经超过200亿元,这仅是到账的,一直不断有钱在涌入这个市场。
  不过,即便何瑞都承认,PE行业正在起变化,“傻钱少了,项目方说服GP(一般合伙人),GP说服LP(有限合伙人)们掏钱,都要花点心思了”。
  小玩家出局
  “现在募集资金困难,我听说,业内有些品牌机构,投资节奏没控制好,子弹都快没有了。”达晨创投的投资经理高峰说,就公司今年数十亿的募资计划能否顺利成行,他不免有点担心。
  高峰的担忧,部分得到了数据的佐证。根据清科集团的数据库统计,2012年2月份中外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新设立的基金数共计9只,计划募集资金21.26亿美元,环比下降69.73%,新增可投资中国大陆资金额为 31.54亿美元,环比下降26.5%。新募资金与新增可投资本量环比大幅下降。
  清科创投市场分析师林婉婷说,当前资金募集市况差,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2011年前期,市场曾经出现一轮募资高峰期,累积了大量资本,现在处于间歇期;其次,二级市场的估值走低,LP们的顾虑开始增多,积极性受到影响;2011年下半年流动性持续紧缩,部分民间借贷的资金链断裂,影响部分资本进入市场;2012年开年以来,以天津提高PE注册门槛为代表,一系列行业监管措施出台,如“机构投资者作为LP不应低于1000万元、自然人投资者出资额不应低于200万元”等规定将部分投资者群体挤出了市场。
  资金紧张导致“断粮”的说法最近持续在市场发酵。“哎,现在真的不好说,缺不缺钱只有各家自己心里清楚,除了整体市况之外,LP的构成、募集资金实际到位情况、GP四处化缘的能力,都会影响到手头弹药是否充足。”一位小型PE的投资经理说。而何瑞的建议是,小型PE如果实在找不到钱,可以找诺亚财富这样的第三方机构,“就是服务费收得狠,当年2%的管理费基本全部吃掉,每年还要参与利润分成,除非真有好项目,不然没得玩”。
  除了“断粮”一说,个别PE转让项目“套现”的传言也时有耳闻。对此,在一家PE中介服务机构工作的方进解释说,转让现象一直存在,但是,“一般PE转手项目都非常低调”。
  而在林婉婷看来,由于宏观经济面和资本市场走势不明朗,未来PE的募资环境很难判断,但是,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却在悄悄发生,陆续有一些PE机构在准备改名,将公司原本注册名中“股权投资”的字样去掉,主动撤离这个市场。市场已经开启了“大浪淘沙”的进程。
  马太效应渐显
  高峰一直在忙着出差,他说,现在基本只看估值在8-10倍市盈率的项目,而去年同期,出让方一般的叫价基本都在12倍以上的市盈率,“感觉估值在下调,趁着市场在慢慢回归理性,赶紧多储备些项目。”高峰的做法与林婉婷的判断是一致的,后者认为,由于部分玩家开始出局,市场上估值走低,成熟的机构能以相对便宜的价格购买好资产,“现在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播种期’”。
  而方进的观感则有所不同,前一阵子他见了几个PE圈子的朋友,问了一下最近投资项目的价格,发现依旧维持在20倍市盈率以上。“不同行业的估值差别很大,”方进解释说,“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好项目依然很难讨价还价。”
  但是,在何瑞看来,真正回归理性的不是估值,而是PE行业本身。过去三年,他见了很多“两三个人说话投缘,就能拉来一笔钱做PE”的案例。但现在,他所接触的企业,越来越看重专业性和与经营相关的资源匹配度,“会喝酒的太多,好项目打招呼人也很多,企业家想半天意识也回过来了,还是认可专业性的重要”。
  而投资者门槛的提高,也在推动行业走向正轨,“整体募资额在下降,可是,一些政府机构和政府引导基金依然在持续进入市场,这部分钱对GP和投资项目的要求会高很多”。何瑞发现,拥有这类LP背景的PE近期在大农业、金融股权类和装备制造领域的投资比较多。
  清科研究中心则预计,2012年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市场上的机构将出现“两极化”现象:一方面一部分缺乏品牌业绩、运作模式不清晰、规模偏小的中小私募股权基金面临LP回撤资金以及后续资金违约的压力,最终可能导致份额转让或清算的命运。另一方面市场资金将集中在少数顶尖机构手获利能力和市场适应能力较强的顶级基金手中,具有品牌业绩的长青团队若进行募资将备受资金充沛的LP青睐。
  “全行业托管的资金超过2800亿元,小PE们日子可能会不好过,但是市场上三类PE玩家永远都能找到钱:有投资业绩证明的、有强大外资背景的,最后一类是有特殊资源,这你懂的。”顺着诡异的一笑,何瑞把嘴里嚼着的牛排吞了下去。(
  文/史川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何瑞、高峰和方进为化名)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