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i_shou_rang_yi_ma_dai_tu_dou_bian_cheng_xing_xing

    回首,让一麻袋土豆变成星星

  • teng_xun_de_zi_xin

    腾讯的“自信”

  • a_gen_ting_bie_ku

    阿根廷,别哭

  • zhi_pai_wu

    纸牌屋=?

  • ying_lun_hong_shui

    英伦洪水

  • xin_qi_dian_xiao_ying

    新起点效应

  • yong_chan_pin_si_wei_zuo_guang_gao

    用产品思维做广告

  • ru_guo_ni_shi_hr_ni_yong_shui

    如果你是HR,你用谁?

  • liao_zhai_li_de_cai_fu_tuo_guan_ren

    聊斋里的“财富托管人”

  • man_hua-48

    漫画

  • qe_yin_fa_de_zhi_li_cha_yi

    QE引发的智力差异

  • guan_shi_hu_lian_wang_si_wei

    “莞式”互联网思维

  • ta_bao_hu_zhong_guo_ren

    他,保护中国人

  • zhong_mei_dou_chi_xie_di

    中美都吃鞋底

  • jie_jin_da_kai_ling_shan_men

    “解禁”打开另扇门

  • te_si_la_zhong_guo_ce

    特斯拉“中国策”

  • rong_he_tong_xin_de_wei_lai

    融合通信的未来

  • hua_yi_da_xi

    华谊大戏

  • she_kou_de_xin_jia_zhi_gong_chang

    蛇口的新“价值工厂”

  • liang_jian_zhang_lao_bing_xin_lue

    梁建章:老兵新略

  • kai_du_ji_zhou_dao

    “开赌”济州岛

  • kai_di_la_ke_de_a_ji_hua

    凯迪拉克的“A”计划

  • si_de_di_di_tu_hao_de_uber

    屌丝的嘀嘀,土豪的Uber?

  • coach_tiao_chu_shou_dai

    Coach,跳出手袋

  • tao_li_jian_shen_fang

    逃离健身房

  • she_ji_shi_ai_3d_da_yin

    设计师爱3D打印

  • yu_jian_lin_xi

    遇见林夕

  • zhi_mian_lou_shi_jing_ji_zhen_xiang

    直面楼市经济真相

  • xiang_mai_xin_gu_yi_yang_mai_nian_qing_yi_shu_jia

    像买新股一样买年轻艺术家

  • dong_ao_zan_mei_shi

    冬奥赞美诗

  • ren_ren_dou_neng_zao_qi_che

    人人都能造汽车

  • kai_nian_hong_bao_de_qiang_yu_pai

    开年红包的抢与派

  • cha_shui_jian-14

    茶水间

  • lao_hu_ji_jing_ji_xue

    老虎机经济学

  • pu_jian

    蒲坚

蒲坚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21CBR:你主张农村土地以信托方式进入市场,为什么不能直接入市?
  蒲坚:农民土地直接入市,就是坐视他们被剥夺、被欺骗,为什么?市场经济竞争是知识存量的竞争,农民知识占有量低,农地直接入市,极易被大型资本、权力寻租等吞没,一旦信托作为农民受托人,有助于维护其利益。
  21CBR:农民怎么理解复杂的信托交易结构?
  蒲坚:只要说清楚信托模式带来的实际好处就行。中信信托在安徽的第一单土地流转信托,基本地租1000元一亩,比自己种地收入高,农民能把帐算过来。大道至简,老百姓投资股票,只要明白一条,今天1块钱买进、明天1块2卖出就挣钱。
  21CBR:土地信托涉及成百上千的农民,有人不愿意参加呢?
  蒲坚:土地信托一定自愿为主。农村实行土地共有制,假设一共700户农民有2户不同意,总能通过民主的方式解决,但是,因为2户不同意,其他698户农民都不让做,合理吗?
  21CBR:你们土地信托的案例,直接跟农民对接吗?
  蒲坚:农民数量多,分散在不同区域,信托直接对接,会极大推高了交易成本,多数地方政府对农民情况非常了解,我们采用“二次代理”,先将土地集中到当地政府指定的公司,再委托给信托机构。待土地信托模式成熟后,未来一定能直接对接农民。
  21CBR:实行土地信托后,具体收益来自哪里?
  蒲坚:信托以土地作为标的物,以委托代理的法律关系形成土地聚集。如果1000万亩甚至5000万亩土地借助信托集中一处,经营者在农业生产前后端直接对接大型机构,生产、流通效率能大大改进。比如,拜耳公司的涉农产品在中国要经过4层代理到达农民,一旦土地集中,中间多余的层级全能砍掉。
  21CBR:有合作伙伴响应你们土地信托的努力吗?
  蒲坚:一家外资公司看到土地信托的模式后,连夜召开董事会,决定派高层立刻合作,很多的大机构看到了潜在价值。
  21CBR:基层政府欢迎土地信托的模式吗?
  蒲坚:当地政府非常支持,积极性高,农民收入提高,他们工作压力就小。有书记说,以前一旦土地准备出让,上面领导一天到晚递条子,处理起来很棘手,通过市场手段委托给信托机构,条子一下子全没有了,一身轻松。
  21CBR:土地集中后,农村剩余劳动力怎么办?
  蒲坚:除了外出打工或进入新的农业公司,我们也试点部分劳动力向养老护理领域转移。
  21CBR:土地信托能挣大钱吗?
  蒲坚:我们从不担心商业模式和挣钱的问题。土地是财富之源,说土地不可以赚钱的人,千万不要信。
  21CBR:农民进了城,土地的收益怎么带到城里?
  蒲坚:农民只要拥有信托凭证,一到年底,信托凭证对应的账户一定能收到汇款,无论走到北京还是上海,我们都一定汇,信托公司必须按照契约办事。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4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