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ding_zhao_dao_ni

    一定找到你

  • wo_you_gan_jue

    我有感觉

  • zong_suan_hao_yi_dian

    总算好一点

  • xue_yi_bu_jing

    学艺不精

  • xi_rou_mian_guan

    洗肉面馆

  • huo_jiang_zuo_pin

    获奖作品

  • gua_er_wei_ma

    挂二维码

  • chang_xiao_shu_zuo_jia

    畅销书作家

  • shui_jing_zhong_de_hong_li_yu

    水井中的红鲤鱼

  • chun_guo_wang

    蠢国王

  • zai_yuan_di_deng_ni

    在原地等你

  • dian_dan_che

    电单车

  • quan_piao_tong_guo

    全票通过

  • shi_shou_de_mo_shu_shi

    失手的魔术师

  • qi_gai_gong_zi

    乞丐公子

  • da_li

    大礼

  • a_p_yu_shang_ji

    阿P遇商机

  • dao_di_suan_bu_suan_gong_shang

    到底算不算工伤

  • za_chu_lai_de_mi_mi

    砸出来的秘密

  • gei_zi_ji_liu_yi_tiao_lu

    给自己留一条路

  • jie_dan_de_jian_shu

    孑旦的箭术

  • ma_ma_rang_wo_gei_nin_tu_zhi_jia_you

    妈妈,让我给您涂指甲油

  • xiu_cai_jie_ma

    秀才借马

  • cui_mian_shu

    催眠术

  • xue_diao_wo_bing

    雪貂卧冰

  • wen_pao_cai

    温泡菜

  • gu_ren_dui_ni_mei_shang_liang

    古人怼你没商量

  • shen_hui_fu-72

    神回复

  • hui_duan_zi-19

    诙段子

  • wei_xiao_zhi_yan

    微笑之言

  • jue_miao_de_wan_can

    绝妙的晚餐

  • wang_hong_ben_se

    网红本色

  • bu_gai_zhua_de_huai_ren

    不该抓的坏人

  • nuan_xin_fu_pin

    暖心扶贫

  • zhi_qian_de_bao_bei

    值钱的宝贝

  • xian_yu_fan_shen

    咸鱼翻身

  • bi_jiu_ding_qin

    比酒定亲

  • keng_shen

    坑神

  • zhi_qian-3

    值钱

  • tai_jiao-2

    胎教

  • song_gou

    送狗

  • mu_biao_bian_le

    目标变了

  • tui_xue

    退学

  • zhe_zhuang_yao_qiu

    着装要求

  • ba_jie_pao_bu

    八戒跑步

  • zui_lao_gu_de_hun_yin

    最牢固的婚姻

  • cheng_zan_qi_zi

    称赞妻子

  • tui_xiao_er_shou_che

    推销二手车

  • lin_se_cai_zhu

    吝啬财主

  • mai_ping_guo

    买苹果

  • chi_dao_ban_xiao_shi

    迟到半小时

  • cai_zheng_da_quan

    财政大权

  • ai_de_cheng_nuo

    爱的承诺

乞丐公子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人间穷苦莫过于乞丐,人间逍遥莫过于公子。可命运偏偏开了个玩笑,公子乞丐调了个个儿,就再也换不回来了。追根究底,善恶有报,凡事皆有因果。
  
  1.公子变乞丐
  古时,城中有位王员外,家财万贯,妻子美若天仙。唯一不足的是,儿子顽劣不堪,十五岁的年龄,别人家的公子都该考上秀才了,他却痴迷唱戏,流连青楼,还时常打架斗殴,惹是生非。人们都议论,这王员外为人谦和善良,是全城有名的善人,这儿子是随谁呢?
  这天,老管家急匆匆地冲进府里,压低声音说:“老爷,不好了,公子闯祸了!”跟在老管家身后的王公子脸上化着戏妆,惊慌失措地喊道:“爹,救我啊!”
  王员外看看儿子,恼怒地说:“又怎么了?”
  老管家接过话头说:“老爷,公子在醉红楼跟一个外地人争姑娘,把人家给打了。”
  王员外叹了口气说:“拿些银子,赔给人家吧。”
  不料,老管家摇摇头说:“我去把公子拉回来的途中,那个外地人从僻静处跳出来,要报复公子,公子一脚踹过去,那人摔倒在地,头刚好磕在石头上,血流满面,当场就没气了!”
  王员外惊得跳了起来:“出人命了?这、这如何是好?”
  公子哭着哀求道:“爹,爹你得救我!”
  王员外气得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人命关天!就是我愿意倾家荡产,也未必能救得了你!”
  老管家想了想说:“老爷,我倒有个主意,您记得您出钱开设的粥棚吗?”
  说起来,这王员外家本在邻县,十几年前因家里遭了火灾,烧死了好几个人,原配妻子也惨遭不幸,火灾混乱中又丢了年幼的儿子,这才举家搬到本县,离开那个伤心地。现在的妻子是续弦,儿子也是后来生的。因为有过这样惨痛的经历,王员外新建府邸时请了个风水先生勘察,府内打了两口井,而且广结善缘,在城里开设粥棚,为流浪的乞丐提供饭食。上百个乞丐长期聚在那里,连外县的乞丐都闻风而来。
  此时老管家提到粥棚,王员外不禁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老管家小声说:“那里有很多年轻人,我看也有和公子长得像的,是不是可以这样……”
  王员外听了,犹豫道:“行吗?”
  老管家说:“公子喜欢唱戏,平时进出脸上都带着妆,而且公子白天喜欢睡懒觉,晚上青楼里灯光暗淡,我看也没多少人特别清楚公子的容貌。只要有个五分像,换上衣服就足以蒙混过关了。”
  王员外点点头,沉吟道:“不过这是有可能送命的,会有人肯吗?”
  老管家说:“乞丐的命不值钱,我许诺只要那人肯冒充,万一不用偿命,我们出钱摆平了,他就可以留在府里当差,做公子的侍从;万一送命了,就给他风光大葬,还给他亲人一大笔钱,肯定有人干。”
  公子一听有活路,赶紧也哀求王员外,王员外无奈地点点头,再问老管家:“那这个孽障怎么办?藏在哪里呢?”
  老管家低声说道:“这就得委屈公子了,既然是李代桃僵,公子就得去假扮那个乞丐。公子扮成那个乞丐后,先混在乞丐群里看几天风声,万一事闹大了,就混出城去,反正不会有人注意一个乞丐的动向。不管怎么说,先保住命,以后在外地慢慢发展。不行还可以回老家,那片宅子还没烧光呢……”
  王员外看了老管家一眼,老管家赶紧住嘴了。王员外想了半天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点点头,让老管家去办了。
  粥棚里乞丐眾多,老管家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年轻人,十六七岁的样子,身高体形和王公子都差不多,面目也有几分相像。老管家让人给乞丐化上戏妆,别说,跟王公子确实很像。然后老管家又安排人去打探消息,准备打点官府等事宜。
  此时,最难受的其实是王公子,他虽然性命无忧了,但无奈之下只能装作乞丐,跑到粥棚附近的破庙去住。他洗去脸上的戏妆,涂上些灰尘,也确实像个乞丐。不过乞丐的日子比他想的要痛苦多了。那乞丐脱下来的破衣服一股馊味,又脏又臭,还有虱子爬来爬去的。他细皮嫩肉的,哪里受得了这个,不停地抓挠,睡不着觉。乞丐们都笑话他,一个老乞丐告诉他:“慢慢地你就习惯了,刚当乞丐都这样。”
  还有那粥,平时王公子从来没去过家里开的粥棚,现在不得不随着乞丐们一起去粥棚吃粥。乞丐们有的用碗,有的用罐,领了粥后都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王公子拿着那乞丐的破碗也要了一碗,结果一看,那粥里的沙子明显没淘干净,而且还有股霉味。王公子大怒:“发霉的米怎么吃?”舍粥的眼睛一瞪说:“要饭吃还嫌馊?告诉你,要不是王员外这些年出钱开粥棚,原来官府的粥棚里连发霉的米也没有!”
  老乞丐拉过王公子说:“知足吧,靠官府的粥棚,一个月就得饿死。粥棚没有用好米的,都吃饱喝足了,谁都当乞丐了,哪还有人干活?”
  这时,有个乞丐盯着王公子看了半天,说:“唉,你们看,这小子长得有点像王员外家的那个公子啊。”舍粥的嘲讽道:“长得像有个屁用,人家是公子命,他是乞丐命!”
  王公子听完,吓了个半死,骂那个多嘴的乞丐:“你别胡说八道!你才像王家公子!”
  2.乞丐变公子
  王公子吃了那发霉的粥,平日好吃好喝的身子受不了了,连着拉了三天肚子,痛苦万分。幸亏老管家趁人不备,偷偷跑来给他送了点好吃的,同时告诉他,那外地人的尸体已经被官府发现了,现在是府里使了银子在拖延,最好是查不到凶手,不了了之。不过那天路上虽僻静,也可能有路人看见了,现在正一个个地寻找,花钱买通呢。他这乞丐还得再当些日子。
  王公子虽然叫苦连天,但毕竟怕死,不敢声张。好在过了几天,他渐渐适应了,喝粥不闹肚子,晚上也能睡着觉了,而且还能准确地抓住虱子,俨然是个合格的乞丐了。
  而在另一边的府里,那个乞丐正在老管家的训练下学习当公子。王员外也不管,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大概看老管家教得太认真了,忍不住说了一句:“就是演个戏,不用这么认真吧?”
  老管家笑了笑说:“老爷,演戏也得演得像才行,否则让人发现了,咱不白费这么大的苦心了?”
  王员外点点头说:“少爷在乞丐帮里混得如何,不会太受罪吧?”
  老管家小声说:“您放心吧,有我呢,不会让公子吃大亏的。”
  王员外看着乞丐装的假公子,出了会儿神:“这孩子不错,就让他留下吧,以后给公子当个伴读,没准也能考取功名呢。”
  少爷的事还没了,王员外却忽然病倒了。他口齿不清,昏昏沉沉,这下急坏了夫人。这夫人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待在府里,念念佛经。老爷这一病,她赶紧找老管家商量请大夫。老管家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大夫,大夫看了看说:“老爷这是神不守舍,外邪入内。”夫人忙问如何医治,大夫摇头叹道:“这不是医药能治的,看看能不能请到高僧做法吧。”
  老管家又请了高僧道士来,折騰了一通,同样没啥效果。王员外偶尔醒来,呆滞地看看夫人,就手指老管家,却说不出话来。三天过后,王员外居然一命呜呼了。夫人哭天抢地,老管家则张罗着办丧事。办丧事自然要孝子扶灵,可王公子披麻戴孝时,夫人一眼看见了,顿时愣住了。
  夫人急忙叫老管家:“老管家,这不是少爷啊。”
  老管家看看左右,轻声说:“夫人您急痛攻心,糊涂了,这明明是咱家公子,怎么会错呢?”
  夫人惊慌地看着老管家:“我自己的儿子我会认不得吗?”
  老管家摇摇头:“这就是公子。”
  夫人看着左右的仆人道:“你们说,这是公子吗?”
  仆人们不明所以,都惊慌地看着夫人和老管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夫人这才发现,除了自己身边的侍女外,外面的家仆大多都换了新人,剩下没换的都是在外面办事的,平时不在府里,自己都不熟。
  夫人看看披麻戴孝的公子,又看看老管家,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这些日子我没见到少爷,老爷还说他是出门游学去了。我明白了,是不是上次你出的馊主意,让老爷吓唬少爷,把少爷吓跑了?”
  老管家摇摇头说:“我出过什么主意?没有的事。”
  夫人急了:“你说让人装死,吓唬少爷去当乞丐,过几天受苦的日子,就能走正道。我当时就不同意,可老爷还是答应了你。这就是你找回来的乞丐,对不对?我儿子呢?我儿子哪儿去了?”
  老管家不理她,对侍女说:“夫人急火攻心,你们扶她回后院休息。”
  夫人大怒:“我要报官!”
  老管家猛然回头,苍老的眼睛里射出瘆人的寒光:“你想报官?好,那就报!你以为十几年前的那场火灾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夫人像被雷击了一样,张口结舌,美丽的脸上血色全无。侍女也吓坏了,赶紧把夫人送回了后院。过了一会儿,老管家带着公子进了后院。让侍女退下后,老管家口气和缓了些,说:“夫人,事到如今,我们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了。当年的事我都清楚,但老爷已经死了,我不想再为难你,这些事我也不愿意张扬出去。说到底,这事也不是你的错,你认下这个儿子,他当了老爷,你仍是府里的老夫人,我保证他会像孝敬亲娘一样孝敬你。你若真去报官,别说官府不信,就是官府相信我调了包,当年的事翻出来,你也没什么好结果。”
  夫人脸色苍白,喘着气说:“我不信当年的事你知道什么,真的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说?又为什么弄回个乞丐来当公子?我看这乞丐八成是你儿子,你想谋夺老爷的家产。”
  老管家厉声说:“放屁!我在王家当管家几十年了,从没有过这种念头!我说这孩子是王家的公子,他就是!他不是,难道你儿子是?你敢对天发誓?不用说别的了,就说今天的买卖,你同不同意?”
  夫人痛苦地说:“可我儿子怎么办?我儿子还当着乞丐呢!”
  老管家冷冷地说:“他这是在替他爹赎罪。”
  正在这时,府门外传来一阵呵斥声:“干什么?把要饭的赶出去,没看见府里有丧事吗?”紧接着又传来一阵连哭带喊的哀号声:“让我进去!我是王家公子,死的是我爹,让我进去呀!”老管家冲出后院,厉声喝道:“什么人在吵闹?轰出去!”
  那王公子衣着破烂,灰头土脸,活脱脱一个乞丐,正在门前吵闹,看见老管家更是大呼大叫。老管家却翻脸不认人,让家丁把他赶了出去,而内室的夫人已经昏过去了。
  这成了乞丐的王公子被揍了一顿后,一瘸一拐地回到破庙,一个侍女偷偷跟上去,把他叫到角落里,告诉他:“如今你已经不是公子了。夫人也没办法,只能让我送这些钱来给你,你快走吧。拿这钱当本钱,有朝一日发达了,回来把夫人接走。”
  王公子咬牙切齿地说:“我告他们去!”侍女说:“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但夫人让你快走,别报官。”说完,她就走了。
  3.谁是真公子
  王公子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反正手里有钱了,他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恢复了往日王公子的风采,然后求人写了状纸,到衙门口击鼓鸣冤。县令一看状纸,吓了一跳,王员外是本地大户,这乞丐换公子的事又太过离奇,他不敢怠慢,马上升堂审案。
  老管家被传到大堂上,大声喊冤,说压根没有这回事,还说此人是个无赖乞丐,平时就在王家的粥棚里蹭粥喝,还因为粥棚的粥不好喝和负责舍粥的吵过架。昨天夜里他听说王府老爷过世,平时又听人说他和王府公子长得有几分相似,竟然丧心病狂,上门冒充公子讹诈。王家公子好好地在家里呢,哪容他如此诬赖?
  县令问王公子:“你说你是公子,老管家说你是乞丐,双方各执一词,可有什么证据?”两人互相看看,老管家忽然说每天去粥棚吃饭的乞丐都是人证。县令立刻让人去粥棚把乞丐们找来。此时正是粥棚开饭的点,乞丐们正在吃饭,被衙役们一叫,都跟来了,大堂上快挤不下了,县令只好让他们站在堂下,挨个上前来做证。
  最先做证的是粥棚舍粥的,他指着大堂上的王公子说,此人确实是乞丐,也确实因为粥不好喝而和他吵过架。第二个出来做证的是一个乞丐,他说自己确实说过这个乞丐长得有些像王公子,却被他臭骂了一顿。台下众乞丐纷纷证实,此二人说话属实。紧接着老管家又叫来府里看门的家丁,证实昨晚这个乞丐确实曾经闯过府门,当时穿得破破烂烂,可不是现在这样子。
  县令听完,认为老管家说得有理有据,而这个乞丐说的故事简直异想天开,当庭判定讹诈,重打二十大板。王公子大喊不服,并要求让王夫人来做证。县令大怒,大户人家的女眷岂能随意抛头露面,这乞丐分明是无赖,立刻把板子加到四十。
  板子刚打十下,王公子已经被打得半死。就在这时,有人喊道:“别打了,我愿意为他做证!”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王员外的夫人,在侍女的陪同下进了县衙。既然人来了,县令知道事情闹大了,索性把府里的王公子也叫上堂来一起对质。
  由于王夫人的出现,事情发生了逆转,王夫人一口咬定,乞丐公子是自己的儿子。县令也迷糊了,别人能认错,天底下哪有妈不认识儿子的?老管家看着王夫人说:“想不到你还是来了。”
  王夫人流着泪说:“天大的罪孽由我来承担,跟我儿子无关,他是王府的公子,你那个是冒牌货。”
  老管家仰天长笑,眼泪却流了下来:“县令老爷,十几年前,两个乞丐深夜来到一个大户人家投宿。男的自称是个秀才,家里遭灾,带着未婚妻进京寻亲,路上失了盘缠,沦落成乞丐。当时老爷敬他是个读书人,留饭留宿。没想到洗完澡后,人人都说秀才和老爷长得真像。老爷留两人住了三日,和那秀才谈诗论词,颇为投机。谁料第三日夜里,忽起大火,烧了好几间房子。当时老爷的房子烧塌了,夫人遇难,老爷和秀才因为当日喝醉了,都睡在书房。老爷喝得少些,侥幸逃脱,秀才却烧死了。后来,老爷那两岁的独生子也在清理火场的混乱中被人偷走了。老爷带着全家搬到这里,又娶了那秀才的未婚妻,续弦为夫人。”
  夫人喊道:“这些事人人都知道,你此时说它干什么?”
  老管家笑了笑说:“原来的夫人容貌丑陋些,脾气也大些,但人还是很善良的。当年老爷还是秀才的时候,就入赘进来,那婚礼还是我张罗的呢。老爷也是善心人,夫妻俩对下人们真是很好,所以,我发现老爷和夫人遇害后,才把公子给偷走了。”
  夫人大吃一惊:“当年公子是你偷走的?你说什么,老爷和夫人遇害,老爷不是好好地活着……”她眼睛碰上老管家冷冷的目光,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老管家“哼”了一声说:“你那秀才丈夫的好手段,骗过了所有人,当时连我都骗过了。他和老爷长得本来就像,又被火烧伤了脸,加上他刻意模仿老爷的行为举止。最了解老爷的夫人被烧死了,我们就都被骗过了。直到隔天晚上,我去看小少爷,路过你的房间时,听见你屋里有男人的声音。我忍不住偷听,居然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你的丈夫,发现自己和老爷长得像,心生毒计,用三天时间模仿了老爷的言谈举止,当晚灌醉老爷,和老爷互换了衣裳,放火烧了夫人的房间和老爷的书房。然后故意烧伤脸,冒充老爷,谋夺了万贯家财,他要和你从此过上神仙般的日子。你当时痛骂了他,但最后还是听从了。也正是你骂他的话,让我相信你是无辜的,没有参与这件事。
  “我想要报官,但苦无证据,而且此时所有人都已经相信了你的丈夫,他掌握着整个家产,官司很难打赢。我怕他接下来会对小公子下手,只能连夜把小公子偷走,放在我乡下姐姐家里养大。我则装作毫无察觉,继续忠心耿耿地为他办事,谋取信任。其实,我是在耐心等待着为老爷和夫人报仇的机会。苍天有眼,你们俩生的儿子顽劣不堪,我趁机出了这个让公子当乞丐的主意,之前由于你的阻拦,你那秀才丈夫一直没有同意,直到这一次,他终于同意了。”
  县令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他问老管家:“你承认这乞丐是你府上公子,只是你又状告他们一家三口都不是真正的王家人,对吗?”
  老管家叩头道:“确实如此,现在真正的王家人只有一个了,就是府里这位真正的王公子,也就是我偷出来放在我姐姐家养大的王公子。”
  此时,挨了板子的乞丐公子叫了起来:“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分明是编个故事谋夺我王家财产!”
  老管家冷笑道:“我隐忍这些年也不是白忍的,我前年拿到了一本王家族谱,里面记载了一个秘密,我家老爷是入赘的,已经不在族谱里,但他仍是王家的血脉,这秘密对他同样有效。”
  县令问老管家是什么秘密,老管家掏出族谱递给县令。族谱上写着,凡是本家血脉,无论男女,口中牙齿均比常人多出一颗,那多出的一颗牙长在上腭内侧,代代相传从无差错。族譜纸张笔墨十分古朴,一看就是真的,而且老管家表示,如果需要,他可以去请王家族人来做证。
  4.真相扰人心
  听完这番话,原本脸色苍白的王夫人,忽然面如死灰,昏死过去。县令顾不上管她,命两个公子将嘴张开。顿时,堂上众人一起发出惊呼,正如老管家所说,府里的王公子上腭上长着一颗奇怪的牙齿,而成了乞丐的王公子,却与常人无异。至此真相大白,老管家老泪纵横,请县令老爷将王府财产断给真正的王公子。
  县令叹了口气,看着老管家说:“只怕有些事还没弄清楚,你家老爷,也就是那个秀才,为何会无缘无故忽然得怪病毙命?只怕是你做的手脚吧。”
  老管家直起身子,毫无畏惧道:“没错,我用的是从苗疆买回来的一种毒药,大夫查不出来,又怕丢脸,我让他说是冤孽缠身,这话也是为了说给那秀才听的,中这种毒的人,五脏六腑如火烧般灼热,痛苦万分,说不出话,偏偏又十分清醒。我就是想让他知道,他没能骗过所有人,他这叫恶有恶报!”
  县令命人将老管家关押进死牢,将王府交给真正的王公子。乞丐公子则被判令带着王夫人离开本县,杀人者秀才已经抵命,不再株连无罪妻儿。王公子提出用万贯家财买老管家不死,县令摇头退堂了。
  乞丐公子雇了辆车,带着母亲凄凉地离开了县城,忠心的侍女则一直跟随着他们,照顾昏迷不醒的夫人。半路上夫人忽然醒来,凄厉地高喊着:“错了,你们都错了!天哪,原来是这样!”她哈哈大笑,笑完又哭,显然疯了。乞丐公子也跟着大哭起来,虽然身上有些钱,但他压根不知道接下去的日子该怎么过。
  而老管家在牢里等死,王公子每天带着食物来看他。老管家平静地告诉王公子,自己年纪大了,死不足惜,只要他好好把家业发扬光大,自己就算对得起老爷和夫人了。王公子含泪点着头。
  待王公子走后,县令就进来了。县令给老管家带了一壶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老管家不明其意。县令喝了口酒说:“我给你带来点消息,可能你不太爱听,所以先喝点酒吧。”
  两人喝了几杯,县令说:“王员外在搬到本县之前,你们府不叫王府吧?”
  老管家点点头说:“老爷是入赘的,原来的府邸是夫人父亲的,姓刘,刘老爷去世后,仍然叫刘府。”
  县令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说:“当时两岁的小公子也姓刘了?”
  老管家点点头说:“不过老爷私下里给孩子起的名字是姓王的,夫人不计较,大家也都这么叫,让老爷高兴。大火之后,搬家到这边,就改叫王府了。不过这跟老爷没关系了,因为老爷已经死了,是那个秀才改的名字。”
  县令喝了一杯酒说:“我们到邻县去了,对当年遭受火灾的尸体开棺验尸,人虽然是被烧死的,但骨头变不了,棺材里的老爷后脑上有钝器敲击的痕迹,估计是砚台一类的东西。重点是,他的上腭并没有那颗多余的牙齿。”
  老管家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他猛地跳起来,大喊道:“不可能!一定是弄错了!”
  县令摇摇头,继续说道:“我请了两个县的四个仵作分别验看过,结论都是一样的。牙床骨头天生如此,绝没有外力改变过。而且,夫人的后脑勺上也被钝器敲击过。”
  老管家抱着脑袋,不知所措:“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知县有点同情地看着他说:“还有个更不好的消息,我让人去验了刚入殓的王员外,也就是你说的秀才的尸体。他嘴里虽没有那颗牙齿,但仵作说,从上腭骨的形状看,原本那里应该是有一颗牙齿的,虽然拔掉了,但痕迹还在。”
  老管家呆呆地看着县令,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你这是什么意思?”
  县令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因此并不解释。老管家盯着牢里的油灯,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个恐怖的夜晚……
  5.往事难回首
  那晚,老爷和秀才一起喝酒,两人都酩酊大醉,被人扶进书房。突然,老爷睁开了眼睛,偷偷拿起砚台,对准醉倒的秀才的后脑勺猛地砸了下去,然后老爷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用同样的方法砸死了夫人。也许没死,不过他知道,在外面再放上一把火,怎样都是死,而大火能掩盖一切证据。有自己的安排,谁会仔细查验烧焦了的人是不是死于火灾?
  火烧起来了,老爷拿出准备好的钳子,伸进自己嘴里,大火盖住了他的惨叫声。他又拿烧红的刀在自己脸上烫了两下,因为秀才的脸上没有痣,自己脸上却有两颗痣。一切准备好后,他跌跌撞撞地逃出了火场,指挥老管家和下人救火。
  没人能发现什么不对,脸上的伤是火场造成的,嘴里流出的血也被认为是火场里受的伤;没人能质疑他不是王老爷,因为,他本来就是真正的王老爷。从那天之后,他会变成更纯粹的王老爷,而不是入赘刘府的王老爷。
  这份杀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时间得退回三天前,也就是秀才和他的未婚妻来的时候。两人洗完澡换了衣服,站到众人面前,大家都在惊叹那秀才和老爷长得有多像,而老爷的眼里却只有一个人——秀才的未婚妻。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美的女人,而自己却每天都要陪着那样一个丑陋的女人。这秀才如此穷困,如此寒酸,却有这样的美人相伴;自己入赘娶了丑女,又不许纳妾,不许进青楼,纵然家财万贯,这一生又有何乐趣可言?
  如果说为了子孙后代,可自己的儿子最后还是要姓刘。现在孩子小,大家给他面子,随口叫着王公子,可到儿子成年入族谱的时候,还是要姓刘的,这一点妻子是不会让步的。因为刘家人丁零落,附近没有亲属,如果儿子姓王,刘家人可就绝后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招赘自己。
  可是,如果妻子死了,自己就是一家之主,这府邸就可以改叫王府。至于那美人,只要自己有意,从穷秀才手里抢来应该不难吧……
  “不对!”老管家猛地喊起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老爺就算为了当一家之主,要杀夫人,为了得到秀才的未婚妻,却不一定要杀秀才呀!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手段,比如用钱财收买。就像你说的,从穷秀才手里抢人,钱财难道不更方便?何况,就算他为了省事,把秀才一起杀死,为什么又要在秀才的未婚妻面前假扮秀才呢?”
  县令点点头说:“这事我一开始也没想通,直到我去看了王夫人,也就是你说的秀才的未婚妻。她疯了,只知道哭哭笑笑,说些胡话。她知道自己丈夫杀人已经十几年了,背负着这么重大的罪恶都没疯,每天只是吃斋念佛超度亡魂,怎么会忽然就疯了呢?失去了荣华富贵?我看她不是那样的人。最后我从她没有条理的胡话中,听出了端倪。
  “在住下的第二天,王老爷就灌醉了秀才,然后偷偷到秀才未婚妻的房间里去表达了心意,却被对方严词拒绝了。不过,秀才的未婚妻并没有对秀才说这件事,只是催秀才快些上路。我想,秀才一定向王老爷提了这事,这也是王老爷第三天就仓促下手的原因。他知道以秀才未婚妻的刚烈性格,如果知道自己丈夫被谋害了,必然不会屈从,还可能会闹出大事来。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干脆在秀才的未婚妻面前冒充秀才,说自己杀死了王老爷一家,如此一来,秀才的未婚妻反而不敢声张。他也知道自己那颗古怪的牙齿瞒不过秀才的未婚妻,才动手拔掉,反正当天晚上的大火可以掩盖一切伤痕,也能掩盖一切罪恶。但当你说破这个秘密后,她必然想起了那天夜里他满嘴的鲜血,也想起他上腭古怪的伤痕。这些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同床共枕的妻子。她明白了一切,明白自己跟杀夫仇人恩爱度日多年,也因此难以承受。”
  听到这里,老管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不对,不对,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第二个孩子没有那颗牙?他也是老爷的血脉啊!”
  县令点点头说:“你终于想到这点了,其实,我按你说的算了算时间,我想,那个秀才和他美若天仙的未婚妻,可能在住进府里的第一天夜里就悄悄圆房了。因为那三天晚上,秀才每天都被灌醉,但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睡在书房的。”
  老管家颤抖着说:“可那样的话,老爷应该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
  县令叹了口气说:“所以,我觉得他虽然十恶不赦,但还有一点人性。也许是对那秀才的愧疚,也可能是对夫人的爱屋及乌,这一点,我们也不必知道了。”
  老管家忽然嘶吼起来:“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安安心心地去死?为什么?”
  县令把最后一杯酒喝干,站起身来说:“因为我以为你想知道真相。如果黄泉路上你碰上了王老爷,你肯定不愿意到那时才知道吧。而且我觉得你也不用太内疚,王老爷是你主人,他那以前的妻子又何尝不是?他对你好,他妻子对你难道不好?对这样一个人,你也没必要后悔。”说完,他就走了。
  老管家抱着头号啕大哭,然后一头撞在了墙上。透过满脸的鲜血,他恍惚间看到了王老爷临死时指着自己的样子。
  老管家忽然想到,如果当时王老爷能开口说话,他会对自己说什么呢?会不会告诉自己,他就是真正的王老爷?会不会告诉自己,他已经猜到那个乞丐是谁了?毕竟父子连心啊!会不会告诉自己,他也很后悔,所以才会如此宽厚地对待那个秀才的儿子?
  王老爷当时心里一定比他更清楚,因为在那生不如死的几天几夜里,王老爷的神志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说不出话来而已。但老管家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2期 | 标签: | 3,28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