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jian_niao_yin_yuan

    鹣鸟姻缘

  • zui_kang_kai_de_zeng_yu

    最慷慨的赠予

  • zhe_yang_zhai_mang_guo_deng

    这样摘芒果 等

  • qi_gao_yi_zhao

    棋高一招

  • fen_yi_chan

    分遗产

  • zhen_de_shang_bu_qi

    真的伤不起

  • ai_shang_yi_ge_suo_ma_li_hai_dao

    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 peng_chu_lai_de_gu_shi

    碰出来的故事

  • yu_dai_chuan_shuo

    玉带传说

  • chi_zao_hui_huan_de

    迟早会还的

  • shi_nian_he_dong_shi_nian_he_xi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 ci_qi_na_dian_shi_er

    瓷器那点事儿

  • zui_hou_de_wan_can

    最后的晚餐

  • zheng_ci

    证词

  • san_wan_jian_hao_shi_he_yi_zuo_fo_ta

    三万件好事和一座佛塔

  • yi_mei_yuan_de_yue_ding

    一美元的约定

  • si_wei_de_chi_bang_deng

    思维的翅膀 等

  • a_p_cai_fang

    阿P采访

  • fu_qi_jian_de_qian_tiao_you_xiao_ma

    夫妻间的欠条有效吗

  • ben_qi_zhu_ti_xiao_tou_de_gu_shi

    本期主题:小偷的故事

  • yi_zi_zhi_shi

    一字之师

  • shui_shi_di_yi_shen_tan

    谁是第一神探

  • qiong_ren_de_feng_gu

    穷人的风骨

  • wang_luo_re_yu_lian_lian_kan_deng

    网络热语连连看 等

  • 1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bian-2

    1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变

  • tian_xia_di_yi_lou

    天下第一楼

  • sai_pao

    赛跑

  • zhen_xie_da_lou

    镇邪大楼

  • chen_lian_de_nan_ren

    晨练的男人

  • ling_ji_yi_dong

    灵机一动

  • wei_yi_ji_cheng_ren

    唯一继承人

棋高一招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和特长,贝利的癖好是收藏古董,特长却是入室盗窃。出道以来,他从未失手,以至于舆论一致称他为“隐形的古玩大盗”。
  贝利地下室的古玩藏品越来越多,他曾觉得自己是全市古玩藏品最多的人,而在他认识雷蒙斯之后,这种想法彻底改变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贝利参加了雷蒙斯的生日派对。那天晚上雷蒙斯喝醉了,他看到贝利脖子上的玉石挂件很不以为然,说那是赝品,而自己有许多真品。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雷蒙斯把贝利带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古玩,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让贝利自叹不如。
  精明的贝利假装对这些不感兴趣,很快便转身离去。雷蒙斯很扫兴,便关了电灯。就在那一刻,贝利敏锐地发现一束淡淡的月光映射在地上,他不禁暗想:一定要再次进入雷蒙斯的地下室,而这束月光正为他照出了一条捷径。
  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贝利一直在暗中观察雷蒙斯,直到对他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有一天,雷蒙斯外出旅游,贝利的机会终于来了。
  傍晚时分,贝利偷偷翻进雷蒙斯的院子里,绕到地下室外的墙边,在一片茂密的爬山虎下摸到了那扇窗户—那晚的月光就是从这里透进地下室的。由于长时间处于阴暗、潮湿的环境之下,窗棂的木质已经腐烂不堪,钢筋也锈迹斑斑。贝利轻松地进入地下室,打开电灯,一边四处走动,一边把中意的古玩放进背后的帆布包里,那一连串的动作,简直像在图书室里挑选资料一般,悠闲而又惬意。
  帆布包很快装满了,贝利从容地爬出地下室,再用爬山虎盖好窗户。突然,背后有人说道:“贝利先生,你可真够贪心的。这些古玩,足够让你在监狱里呆上十年呢!”
  贝利回头望去,只见雷蒙斯正拿着一支手枪对着自己,贝利惊出一身冷汗,诧异地说:“雷蒙斯,你、你不是外出旅游了吗?”
  雷蒙斯轻蔑地一笑,不屑地说:“我经常用这种方法,引诱一些贪心的小偷光顾我的地下室。就像钓鱼,总有鱼儿上钩。有时是鲫鱼,有时是鲤鱼,也有鲇鱼和泥鳅,但你却是一条鲨鱼,你偷的古玩比以前任何一个小偷都多。”
  贝利大惊失色:“你为何这么做?这对你有何好处?”
  雷蒙斯淡淡一笑,说:“我喜欢收藏古玩,但囊中羞涩,藏品一直不多。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小偷光顾了我的地下室,被我逮个正着。他恳求我不要报警,作为回报,他把自己在别处偷盗的古玩全部送给我。我发现这是个不错的方法,不需要花钱,不需要冒险,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贝利立刻想到了自己,毫无疑问,他们是一路人,但是雷蒙斯比他更聪明,手法更高。想到这里,他一直绷紧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他以缓和的口气说:“雷蒙斯先生,你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这样有很多好处,减少了风险,降低了成本,却提高了价值。在这一点上,我们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雷蒙斯大笑着说:“就像你,因为收藏古玩,所以入室盗窃;因为入室盗窃,所以藏品颇丰。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隐形古玩大盗’吧?”
  贝利惊讶地说:“你对我很了解,你观察我很久了吗?”
  雷蒙斯说:“彼此彼此,这正是我引诱你上钩的原因。实不相瞒,我的地下室有隐秘的监控设备,要么你把你地下室的藏品送给我,要么我就把监控录像交给警察。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做何选择。”
  贝利无奈,只能妥协。雷蒙斯用一根攀岩用的绳索将贝利反绑起来,外面披上一件黑色风衣,然后开车去贝利家取古玩藏品。
  贝利的地下室居然没有上锁,他的藏品也没有归类和陈列,只是凌乱地装在几个木箱里,这令雷蒙斯感到极其惊讶。贝利说:“有些事情真是奇怪,你的地下室有安全防护,有监控,却经常有盗贼光顾。你看,我的地下室没上锁,没监控,却从没有丢过任何东西。”
  雷蒙斯对贝利的挖苦并不在意,他立马开始搬运藏品。藏品很快被洗劫一空,他似乎还不满意,威胁道:“这是全部藏品吗?不要耍花招,那样你的下场会很惨。”
  贝利显得很大度,或者他真的被吓坏了,他居然告诉雷蒙斯,在自己的卧室里还摆放着几件藏品。
  雷蒙斯对贝利的表现非常满意,他没有食言,带着藏品回到自己的地下室之后,当着贝利的面,删除了当晚的监控录像。
  雷蒙斯给贝利松了绑,贝利终于松了一口气,雷蒙斯不解地问道:“你失去了所有的藏品,但你似乎并不痛心?”
  贝利说:“福和祸都是相对的,虽然我失去了藏品,现在身无分文,但我得到了人身自由。对我而言,除了生命,没有什么比自由更加珍贵了。雷蒙斯先生,现在我自由了,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雷蒙斯掏出两个硬币,嘲讽地说:“抱歉让你身无分文,这是给你的小费,去附近的酒吧喝一杯吧,就算我对你的补偿。”
  贝利转身离去,雷蒙斯将战利品逐一归类,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合适的位置。贝利的藏品真的很多,当雷蒙斯全部陈列完毕,已经是凌晨两点了。雷蒙斯回到卧室,躺到床上,刚要休息,电话突然响了。
  谁会在这么晚打来电话?雷蒙斯一时迟疑不决,但是电话铃声执拗地响个不停,他只好拿起电话,懒懒地问:“是哪位?”
  “雷蒙斯先生,我猜您已经欣赏完我的藏品了吧,还满意吗?”
  “贝利?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要回你的古玩吗?”
  “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提醒您一下,当您触摸那些古玩的时候,应该戴上手套,那样就不会留下指纹,至少我是这么做的。当然,也有例外,就像我卧室里的那几件藏品,因为那真的是我自己用钱购买的,我有发票可以证明。”
  雷蒙斯听得一头雾水,但他隐隐感觉有点不妙,便试探着问:“贝利,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贝利说:“雷蒙斯先生,非常感谢您给我的小费,但数额太小,真的不够我去酒吧喝一杯,它只够我拨打两个电话—第一个是打给警察的,我告诉他们,‘隐形古玩大盗’刚刚偷走了我卧室的藏品,那人居然是我的朋友雷蒙斯……”
  雷蒙斯似乎被电击了一下,随即便气急败坏地嚷道:“该死的贝利,你这个愚蠢的家伙,你才是真正的隐形古玩大盗!”
  贝利“哈哈”大笑,说:“现在不是了,尊敬的雷蒙斯先生,第二个电话就是打给您的,我要恭喜您,您将被冠以‘隐形古玩大盗’的大名,登上各家报纸的头版头条,您已经名声大噪了!”
  电话戛然而止,外面传来警笛的呼啸声,窗外警灯闪烁,人影密布,似乎全城的警车和警察都来了。雷蒙斯一屁股瘫在地板上,他似乎真的被雷击懵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15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