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i_shuo_hua_de_zhao_pian

    会说话的照片

  • xiao_hua-14

    笑话

  • miao_ji_dou_qi_mou

    妙计斗奇谋

  • ge_liang_huan_rou

    哥俩换肉

  • lao_sun_de_sheng_yi

    老孙的生意

  • shi_zi_feng_bo

    柿子风波

  • peng_you_de_shi_ji

    朋友的诗集

  • bie_qi_fu_xin_ren

    别欺负新人

  • bao_jia_jing

    报假警

  • hui_duan_zi-26

    诙段子

  • bang_jia

    绑架

  • dou_qu_qu_er

    斗蛐蛐儿

  • fu_qin_zhe_er_duo

    父亲遮耳朵

  • zhi_guan_fang_xin_chi

    只管放心吃

  • qian_shi_zhai-2

    前世债

  • jiao_huan_sha_ren_xie_yi

    交换杀人协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10

    3分钟典藏故事

  • qiang_ji_shi

    抢吉时

  • wu_fa_lv_yue_de_he_tong

    无法履约的合同

  • gong_jiao_che_qi_yu

    公交车奇遇

  • feng_kuang_de_mi_yue

    疯狂的蜜月

  • xiao_lin_you_cha_dian

    小林油茶店

  • xi_jie-3

    细节

  • cheng_huang_miao

    城隍庙

  • dou_shi_yi_fu_re_de_huo

    都是衣服惹的祸

  • guang_pan_you_jue_zhao

    光盘有绝招

  • er_han_mai_gua

    二憨卖瓜

  • jie_san

    借伞

  • zhao_hua_ti

    找话题

  • bi_chu_lai_de_jie_guo

    逼出来的结果

  • mai_che_can_mou

    买车参谋

  • qi_guai_de_gui_ju-2

    奇怪的规矩

前世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前世债,来生还,方法灵活,精准结算……
  话说阴曹地府有个部门叫“功德结算司”,人变成鬼后都要先来这里报到,工作人员输入新鬼的编号,大数据立刻显示出这个鬼的详细资料:生前做了哪些好事,干了哪些坏事。工作人员根据这些数据,安排新鬼投胎。
  这天结算司来了个衣冠楚楚的鬼,名叫夏勤奋,一进屋就四处散烟,请求关照。结算司的负责人牛大头严肃地训斥道:“这是无烟办公区,把烟收起来!”
  夏勤奋满脸堆笑地凑到牛大头耳边道:“来这儿之后我才知道,上上上辈子我和阎罗殿巡查长马长脸是堂兄弟,他刚才见了我非常热情……”牛大头神色稍缓,亲自打开电脑,输入了夏勤奋的编号,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资料,他不由皱起了眉头:“你这情况还真不太好照顾呀!”
  夏勤奋赶忙凑过来,只见屏幕上面显示:“公元1987年,夏勤奋落水,被单位女工常知竹救起。夏勤奋当时许愿,大恩大德永不忘记,今生如果不还,来世当牛做马定会报答……”
  牛大头晃着大脑袋说道:“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儿,让你弄复杂了。救命之恩呀,现世报就解决了,可你倒好,抠抠搜搜小气得很,一竿子支到来世,没办法,功德簿记下来了,谁也改不了,你就来世当牛做马还吧!”
  夏勤奋听了,摆出一脸苦相,不断哀求。考虑到夏勤奋是马长脸的堂兄弟,牛大头最终还是答应了帮他想想办法。夏勤奋忙不迭地道谢。
  牛大头扭头问鬼差:“那个常知竹现在在干吗?”鬼差立刻调出了档案,回答道:“她已经来三年了,就等和夏勤奋对完账,好投胎。她前世有功德,闲着没事,正在参加地府组织的免费家政培训呢。”“真是麻烦!”牛大头摸着头上的牛角抱怨道,转头又命令鬼差,“你去把常知竹找来。”
  不一会儿,鬼差领着常知竹来了,她一看到夏勤奋,立刻火冒三丈:“你可算来了,老娘在这儿等了你整整三年!上辈子我救了你一命,厂里分房的时候,我以为你能看在这个情分上照顾我一下,谁承想,人家赵小凤的几句软话就把你整迷糊了,把最后一个名额给了她!哼哼,没想到吧,风水轮流转,你就等着下辈子还债吧!”
  夏勤奋被损得满头大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牛大头。牛大头没搭理他,清清嗓子说道:“常知竹,你放心,我们给你做主,说说看,来世你想让他怎么报答你?”
  常知竹被问住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牛大头指点道:“要不就让他托生成牛吧,帮你拉车耕地。”夏勤奋一听急了,刚想说话,没想到常知竹更着急,抢着说道:“不行不行,那我岂不是要托生成农民了?现在农民都不用牛耕地了,我这是得托生到多偏僻的地方去呀!”
  牛大头点了一下鼠标,看着屏幕说道:“还有一个方案,让夏勤奋先托生,你再等二十多年,将来给他当女儿,让他养你到大学毕业,用养育之情还救命之恩。”这下,夏勤奋倒是没啥意见,可常知竹还是不同意:“我可不捡这个便宜爹,再说还要等二十多年我才能托生,凭啥呀!”
  牛大头摸着下巴道:“那就只剩一个方案了,让夏勤奋拼命赚钱,你负责享受,你看这样行吗?”常知竹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这还差不多!”夏勤奋梗着脖子刚想说话,就见牛大头偷偷给他递了一个眼色,夏勤奋心里顿时有底了,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看两人都没意见,牛大头就在签证上盖了章,安排鬼差带着他们分别投胎。看在马长脸面子上,牛大头还亲自送了夏勤奋一程。
  夏勤奋不放心地问道:“您给我交个底,我来世会过得怎么样啊?”牛大头爽快地回答:“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一会儿你喝了孟婆汤就啥都忘了。来世你在海边有一栋私人别墅,那是相当成功!”
  夏勤奋一听,兴奋得直拍大腿,他接着问道:“那我和这个女人的债怎么算啊?”牛大头眨眨眼:“都托生成人,你是男的,她是女的,怎么算你也不吃亏呀。嘿嘿,你懂的……”
  说着话就到了地方,夏勤奋挥别了牛大头,喝下孟婆汤投胎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投胎后的夏勤奋已经大学毕业了。他生性要强,工作拼命,下了班还干兼职,十年工夫攒了不少钱。转眼间就到了该考虑婚姻大事的时候,经人介绍,夏勤奋和小金姑娘一见如故,两人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两人结婚必然要买房子,本来夏勤奋的钱买套商品房绰绰有余,可小金死活不干:“我们应该一步到位,直接在金沙滩买套别墅!”夏勤奋黑着脸说道:“买别墅?我这点钱刚够首付。”
  小金信心十足:“怕什么,我和你一起还贷!咱俩还年轻,应该享受奋斗的乐趣。你想想,等我们退休了,每天躺在摇椅上就能看到蔚蓝的大海,再养条拉布拉多犬,这画面想想就让人陶醉。”夏勤奋被说服了,交上首付,把别墅装修一新,又请了个保姆打理别墅,买了条拉布拉多犬让保姆照顾着。
  从海边到单位开车要三个多小时,根本不可能天天通勤,两人一商量,得了,还是在单位附近租套房吧,休假再回别墅。
  有一天,夏勤奋对小金说道:“咱俩这是图啥?累死累活买个别墅扔在那里,还要花钱租房,都是你闹的,我上辈子欠你的呀!”小金不爱听了:“你看看咱身边的同龄人,谁有别墅?你就知足吧!”夏勤奋想想也是,从此不再纠结了。
  就这样,夏勤奋夫妇二人又用了几十年时间,还完了贷款。不知不觉到了退休年龄,夏勤奋终于可以住进别墅,让保姆伺候着,天天看海景、逗狗玩了。当然,保姆还是那个保姆,但狗已经换了三条了。
  这天,夏勤奋躺在摇椅上,心情舒畅极了,这一生的奔波劳碌都得到了回报。夏勤奋看着蔚蓝的大海,不知不觉睡着了。在睡梦中他忽然感到一陣心绞痛,张大嘴巴想叫,却发不出声音来,一着急,居然从摇椅上站了起来,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仍然躺在摇椅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夏勤奋正惊疑不定,两个穿着制服的怪人走到了他面前,喊道:“夏先生,我们带你去功德司。”恍惚间,夏勤奋想起了很多事情……
  功德司里,牛大头正在办公,见夏勤奋进来,立刻热情地迎了上去:“小夏,对牛哥的安排还满意吗?”夏勤奋有点无奈地说道:“基本上还算满意,美中不足的就是寿命有点短,这一辈子都给常知竹忙活了,我一死,别墅就是她的了。”
  牛大头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你老婆吗?”夏勤奋瞪着眼睛说道:“对呀,不是你安排的吗?她这辈子叫小金。”牛大头摆摆手说道:“你搞错了!小金是赵小凤托生的,上辈子为了分房,她暗示你要以身相许,结果房子一到手就变卦了。于是我安排她这辈子做你的老婆,天天陪你睡,还帮你还按揭,你们两清了。”
  夏勤奋吃惊地问道:“那、那常知竹呢?我欠她的怎么算?”牛大头拍着夏勤奋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你欠她的也还完了!她就是你家的保姆,这十几年来她天天住着别墅、看着海景、逗着狗,你们两口子这辈子都是给她忙活的!”“啊?!”夏勤奋目瞪口呆,彻底傻掉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4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