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ang_se_ren_sheng

    双色人生

  • wei_zi_ji_ying_zi_chi_fan_de_ren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 shun_jian

    瞬间

  • qian_tu_wu_liang

    前途无量

  • yue_hui

    约会

  • kong_you

    空友

  • bian_shuai_de_ren_yuan

    “辫帅”的人缘

  • mei_yi_ge_gu_shi_dou_zhong_zai_ling_hun_shen_chu

    每一个故事,都种在灵魂深处

  • shui_shi_zhen_zheng_de_da_shi

    谁是真正的大师

  • li_mao

    礼貌

  • yu_guo_de_huang_yan

    雨果的“谎言”

  • ming_shi_de_bu_he_shi_yi

    名士的“不合时宜”

  • li_shi_de_yin_ju_zhe

    历史的隐居者

  • zhong_guo_shi_wifi_jiao_lv_zheng

    中国式Wi—Fi焦虑症

  • mei_guo_zhi_mei

    美国之“美”

  • zhui_zhu_te_quan

    追逐特权

  • jue_bu_gou_qie_de_mei

    绝不苟且的美

  • xu_rong_he_rong_yu

    虚荣和荣誉

  • li_er_wang_de_jing_ji_xue_bei_ju

    李尔王的经济学悲剧

  • wei_xian_de_da_shu_ju

    危险的大数据

  • bu_zheng_di_yi_de_ren_sheng_hao_mei

    不争第一的人生,好美

  • nv_er_zui_hou_de_yuan_wang

    女儿最后的愿望

  • ying_huo_chong_zhi_lian

    萤火虫之恋

  • bai_bu_xing_huo_shi_nian_xin_deng

    百步星火,十年心灯

  • nan_ren_de_li_xiang_yu_xian_shi

    男人的理想与现实

  • dao_de_jing_xiang_de_ling_mian

    道德镜像的另面

  • zhe_kou_quan

    折扣券

  • wo_bu_shi_shui_de_ou_xiang

    我不是谁的偶像

  • zhe_jiu_shi_fu_qin

    这就是父亲

  • fu_qin_hui_jia_shi

    父亲回家时

  • lao_ma_de_iphone_jia_gui

    老妈的iPhone家规

  • shu_ren

    熟人

  • ren_zhi_shi

    人之师

  • nan_guai_ni_cheng_bu_le_hai_ming_wei

    难怪你成不了海明威

  • zhi_ye_shui_zhun

    职业水准

  • li_hun_de_qi_da_fa_xian

    离婚的七大发现

  • ying_xiang_guo_shi_jie_de_xie_mi_zhe

    影响过世界的泄密者

  • ou_zhou_ren_shi_zhe_yang_hu_xiang_bi_shi_de

    欧洲人是这样互相鄙视的

  • zhong_guo_ren_dui_mei_guo_de_shi_da_wu_jie

    中国人对美国的十大误解

  • jia_shi_cang_ji_mi-2

    驾驶舱机密

  • huang_shang_zou_le

    皇上走了

  • ren_ji_ju_li

    人际距离

  • bi_yao_de_qian_zou

    必要的前奏

  • zong_tong_si_kao_de_da_shi

    总统思考的大事

  • jin_xing_ren_de_cuo_zhe

    金星人的挫折

  • yan_lun-12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3

    漫画与幽默

  • bu_neng_wan_quan_tan_lu_zi_ji

    不能完全袒露自己

  • shen_geng

    深耕

  • xing_zou_zai_bing_mian_shang_de_ren_sheng_zhe_xue

    行走在冰面上的人生哲学

  • qing_gao_he_ji_du

    清高和嫉妒

  • you_fen_si_pin

    友分四品

  • hao_peng_you

    好朋友

  • ren

  • li_shi_de_ji_nian

    历史的纪念

  • liu_lang_de_yi_shu

    流浪的艺术

  • bu_zhi_zu_shi

    不知足诗

  • huang_tang_shao_nian_shi

    荒唐少年时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liu

    “《读者》光明行动”(六)

前途无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这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我那时是高二的学生,有一天我们班骑脚踏车郊游,黄昏的时候来到了龙潭的斋明寺,这个庙在大汉溪旁边的高山上。在庙前的大草地上,我们坐着看风景、聊天。
  当时,我们都很口渴,可是那个时代,中学生是买不起饮料喝的。因为庙里经常供应茶水,我们就公推一位同学去庙里讨水喝。这位同学明明是天主教徒,只见他恭恭敬敬地向那位在庙前散步的老和尚走去,假装是佛教徒,一面口宣佛号,一面双手合十。这招果真有效,老和尚将我们大伙儿全部请进庙里,不但给我们茶水喝,还拿出一些糕饼给我们吃,我们还进他的书房参观。他的书房全是线装书,老和尚当场挥毫,写字给我们看。在此荒野,碰到一位和蔼可亲而又有学问的老和尚,我们都觉得不虚此行。就在我们向老和尚道谢并且说“再见”的时候,老和尚突然说:“你们等一下,我要替你们看相。”同学们纷纷转过身来,让老和尚在我们的脸上扫描,最后他指指一位同学,做个手势,叫他站到前面来。
  这位同学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丁”,我们叫他“阿丁”。阿丁被老和尚指了以后,乖乖地出列。老和尚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前途无量。”阿丁吓了一跳,喃喃地说:“师父,你一定弄错了。”可是老和尚十分坚持,他坚定地说:“你最有前途。”说完以后,就让我们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不愿讨论老和尚的预言,理由很简单:阿丁的功课和运动都不错,可是他家境很不好,我们全班就只有他要去念师专特教科,其余同学都要考大学。
  阿丁说他念高中已是家里很大的负担,大学是不可能念的了。念师专是公费,毕业以后,可以立刻到小学去教书,所以他决定去念师专。其实我们班公认最有前途的同学是阿川,阿川一表人才,有领袖气质,人缘好,有组织能力,虽然功课普通,可是体力惊人,身高180厘米,校篮球队队员。我们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老和尚不选他,而选了阿丁。还是阿丁自己打破沉默,他说:“我想老和尚一定老糊涂了,阿川才最有前途,我将来就是个小学老师,怎么说我最有前途?”
  四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一班的大多数同学都有很好的职业,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商人,我做了大学教授,可是真正事业非常成功的只有阿川和阿强,阿川做到了部长,阿强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我为了办同学会,常需要打电话给老朋友,大家都容易找到,唯独阿川和阿强不好找。阿川的秘书永远告诉我他在开会,或在和人谈公事。他常要到立法院回答质询,我发现如果我到立法院找他,说不定还比较容易一点。通常他的秘书会留下我的电话,说部长会回电话的。部长果真回电话了,可是这一定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而要约一个聚会的时间,那就更难了,部长似乎每天都有约,起码一个月以后才可以和老朋友见面。
  阿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不要去立法院,可是要去看工程,也要一天到晚和人家应酬。
  内阁改组后,阿川部长下台,他仍然有工作可做,可是影响力和权力都没有了,我每次打电话去,立刻可以和他聊天,有时候,他还会主动打电话来约我去吃小馆子。一年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阿强呢?他的建筑公司不停地推出新的大楼,可是绝大多数都卖不掉,尽管他一再降价,仍然不行,他是被套牢了。有人告诉我,他已经好几次差一点跳楼。
  阿丁呢?他早已从小学退休了。他一直在龙潭附近教书,退休以后也住在那里。
  高中毕业四十年,我们决定聚一次,讲明不带老婆,我们要好好回忆一下四十年前的好日子。阿丁邀我们到他那里去,因为只有他住乡下。这次同学会,几乎所有在台湾的同学都到了,大家聊得很痛快,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大家关心的不是彼此之间的不同,升官发财已不是大家讨论的话题,话题好像经常在病痛上打转:某某同学腰痛,某某同学背痛,某某同学告诉大家有心脏开刀的经历,某某同学更伟大,他已换了肾,讲得大家胆战心惊。最让大家怀念的是四十年前,我们每天中午打篮球,要是现在中午大太阳下叫我们去打球,一定会倒地而亡。
  到了下午,阿丁告诉我们,退休以后,他一直在一家孤儿院做义工,而且每天工作八小时。他邀请我们去参观,我们这时才发现他是一位大忙人。短短的一小时,阿丁得耐心地倾听一个小女孩的告状,她说一个小男孩欺侮她,虽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但一转眼,两个小鬼又玩在一块。另一个小男孩摔了一跤,跌破膝盖,阿丁替他涂红药水。这一小时内他接了三个电话,一个是替对方的孩子找工作,一个是安排将一个住院的孩子从医院接回来,还有替一个孩子申请残障手册。
  阿丁的工作令我们羡慕不已,我们的部长大人被一群小孩逮到讲一本书上的故事,他常想将细节含混带过,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好几次纠正他,显然这小孩已经将这个故事背得滚瓜烂熟。我们的亿万富翁阿强到厨房去视察,却没有出来,原来他被留下来剥豆子,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有人提议,在我们回家以前,再去一次斋明寺。四十年前,这里全是农舍,现在已经面目全非,热闹得很。幸运的是,斋明寺未受影响,它依然静静地俯视着大汉溪。又是黄昏的时候,一个又红又大的太阳正在对面的山头落下去。故地重游,大家都已白发苍苍,免不了有一些伤感,当年打打闹闹的情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沉默。还是部长大人痛快,他说:“我最怕看夕阳,每次看到夕阳,我就想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大家当然很同情他卸任后的失落感,可是要卸任的,不只他一人,我们都快到退休的时候了。
  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在想当年老和尚对阿丁说的那句话:“你最有前途!”我仍然没有想通他的意思。就在我们大家发呆的时候,一位学数学的同学回过头来,对阿丁说:“我终于了解老和尚的意思了,我们这些人终日忙忙碌碌,都是为了自己。既然为自己,就会想到成就,而这样的成就,就算再大,也总有限,即使我们中间有人做了总统,他也会有下台的一天。而你呢?你现在专门替那些小孩子服务,我相信你每天都有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无可限量,可以永远持续下去。不会像阿强那样,每天要担心不景气的问题,一旦不景气,他就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成就,难怪老和尚说你前途无量,他算的命真准。”阿丁没有答话,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同意这一番话。
  在回程的路上,我向坐在旁边的同学说:“为什么当年老和尚不将他的想法讲明白一点?害我们到四十年后才懂。”我的同学说:“四十年前,即使老和尚真的讲清楚了,像你这种没有慧根的人,能听得懂吗?”其实听不懂的,不只我一人,我们当年都是小孩子,怎么能听得懂这种有哲理的话?难怪老和尚没有讲明白。可是我有一种感觉,他一定知道,四十年以后,我们会回来的。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懂他的话了。
  (林冬冬摘自上海人民出版社《陌生人》一书,王 青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