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ei-yi-zhi-de-xiao-fei

    被抑制的消费

  • 191-yi-yuan-de-wang-gou-kuang-huan-wei-guan-miao-shu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wang-gou-da-ren-sheng-huo-de-xing-jia-bi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jing-wai-gou-wu-le-qu-yu-ji-qiao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zhong-guo-xiao-fei-li-shu-zi-xia-de-jian-ting-zhen-xiang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xiao-fei-bu-zu-ke-neng-shi-ge-wei-ming-ti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jiong-po-zhong-chan-zhe-de-tu-cao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shi-fang-xiao-fei

    释放消费

  • bi-de-lei-wu-si-dian-fan-jiang-jun-de-hua-tie-lu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bei-da-gang-shi-di-dong-fang-bai-guan-jiu-yuan-ji-lu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zhang-jiao-zi-ran-bao-hu-qu-yi-ji-mao-dun-ren-sheng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cong-bei-jing-dao-ban-na-tui-zhe-ma-ma-qu-lv-xing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he-shui-cun-kong-xin-cun

    合水村:“空心”村

  • en-ze-liu-shou-er-tong-guan-ai-zhong-xin-80-hou-fan-xiang-qing-nian-de-gong-yi-tan-suo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dian-shi-cheng-jin

    点石成金

  • jin-jun-xiang-gang-bu-shi-yi-chang-pai-mai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sheng-tai-zhong-zheng-qi-de-acer-bu-diao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yi-zhong-chan-jie-ceng-yu-bao-ma-de-wei-lai-xiang-xiang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lu-chuan-wo-de-dian-ying-qing-chun-qi-hua-shang-le-ju-hao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wang-yu-jia-you-zou-zhong-de-gang-qin-jia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xun-zhao-tiao-zhan-ma-po-dou-fu-de-pu-tao-jiu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ru-he-ba-shi-bai-bian-cheng-cheng-gong-zhi-mu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xie-er-ai-si-pu-ma-ke-shi-yi-de-nian-dai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xing-fu-gong-yu

    幸福公寓

  • duo-nian-sheng-jing-ji-zuo-wu-de-guai-dian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qing-cao-geng-qing-chu

    青草更青处

  • c-luo-bu-xing-fu

    C.罗不幸福?

  • zhu-hai-hang-zhan-yu-xin-jun-bei-jing-sai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huan-qiu-yao-kan-su-lan-88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3

    读者来信

  • yi-se-lie-shi-fou-hui-xiang-a-sa-de-xuan-zhan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zhi-bu-luo-tuo-zheng-duan-300-nian-de-jiang-ju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tian-xia-84

    天下

  • li-cai-yu-xiao-fei-42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85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6

    声音·数字

  • pei-jiao-ai-qing

    配角爱情

  • gu-shi-da-ren-wang-ning

    故事达人王宁

  • xing-fu-de-zhu-men

    幸福的猪们

  • hao-dong-xi-82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8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2

    大家都有病

  • zi-sha-you-xi

    自杀游戏

青草更青处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物质的构成要从原子开始。原子论古已有之,“原子”一词就来源于希腊语中“不可分割”的意思,意为构成物质的最小颗粒。古代人类认为,物质由不可再分的原子构成,却无法找到科学依据,更多是出于直觉或哲学信仰。直到19世纪初,英国科学家约翰·道尔顿(John Dalton)利用原子来解释不同化学元素的不同性质,现代原子论才逐步建立起来,原子也被看作构成物质的最基本的、不可再分的微小颗粒。
  俄国科学家德米特里·门捷列夫(Dmitri Mendeleev)总结各种原子的性质,在1869年创造性地发表了《元素周期表》,人类由此认识到各种原子随着原子量的增加而呈现出周期性变化。原子论的确立只能算是人类探索物质构成的故事的开始。在19、20世纪之交,随着电子和原子核的发现,人类认识到了原子并非是古典概念中最基本的不可分割的粒子,在原子层面之下,物质还有更基本的结构,原子是由构成原子核的质子、中子和围绕着原子核旋转的电子这三种更基本的粒子构成的。
  随着粒子对撞机应用到物理学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了上百种各式各样的亚原子粒子,这些粒子各自呈现出不同的性质,却让科学家们感到一头雾水,对于数目繁多的亚原子粒子无从下手,难以总结出规律。物理学大师恩里克·费米(Enrico Fermi)对此也自我解嘲说:“我要是能记得住这些粒子的名字,我就去做一个植物学家了。”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亚原子粒子是否遵从某个更深层的规律?又是什么构成了这些亚原子粒子?1964年,美国物理学家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和乔治·茨威格(George Zweig)各自独立地提出了“夸克”模型(默里·盖尔曼因此获得196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在这个最初的模型中,各种各样的亚原子粒子并不是最基本粒子,而是由不同的夸克和反夸克粒子以各种形式组合构成的粒子。夸克模型最初只是在理论上存在,因此并未得到大多数科学家的认可,直到1968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直线粒子加速器中心进行的实验中,实验结果证明了质子并不是构成物质最基本的粒子,它还由更基本的粒子构成,夸克模型才得到重视。从那之后30年的时间里,科学家们在各个加速器对撞实验中陆续发现了不同种类的夸克,夸克模型也从理论成为科学现实。
  伴随着夸克模型的建立,一个更加全面的基本粒子模型也逐渐被科学家所接受,它包含了目前人类认知的一切基本粒子,甚至预言了一些当时还没有被发现的粒子的存在,这个基本粒子模型把粒子分为构成物质的“费米子”和传递作用力的“玻色子”两类,同时也涵盖了这些粒子的反粒子。在构成物质的费米子中,又分为“夸克”和“轻子”两类,其中夸克是构成物质世界最重要的基本粒子,它们组成了构成原子核的质子和中子,而轻子则包含围绕原子核旋转的电子。这个模型同时还具有复杂的数学形式,用来描述这些基本粒子之间的作用方式,这就是在20世纪70年代发展起来的“标准模型”。
  标准模型最辉煌的一刻是在2012年7月4日,这一天,欧洲核子中心(CERN)宣布,在大型重子对撞机(LHC)的粒子对撞实验中发现了科学家们苦苦找寻几十年的希格斯玻色子,这也是在标准模型的预测中最后一个被发现的基本粒子,这标志着标准模型的完成,它涵盖了自然界四种基本相互作用的三种,也涵盖了构成物质世界的一切基本粒子。
  物理学当然并未随着标准模型的完成而完结,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探索。但是一个古老的问题开始显得尤为重要:标准模型中描述的各种粒子,是否就是构成物质最基本的粒子?或者说,这些“基本粒子”是否还可以再分?
  从标准模型的基础来说,它所包含的粒子都不可再分。因为在标准模型中假设这些基本粒子都是“点粒子”,也就是说虽然这些基本粒子可以带电,并且可以自旋,但是它们都是没有任何形状的“点”而不具有任何内部结构,因此也就不可再分。很多科学家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们认为,标准模型所描述的基本粒子同样具有大小和形状,因此它们是由更基本的粒子所构成。目前有很多不同的模型用来描述构成夸克和轻子的更基本粒子,并且赋予它一个名字:前子。有些科学家认为,前子才是物质世界的基石。
  粒子是否具有无限可分性?或者说,是否存在只有质量没有形状的基本粒子?这可能属于形而上学的问题,但夸克是否是由更基本的粒子构成,则是物理学家们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有些物理学家从元素周期表的建立过程中获得启发,正是不同的原子性质呈现出周期性的变化,表明了这些原子是由更加基础的粒子构成——那么,在标准模型中,构成物质世界的夸克和轻子模型同样呈现出了某种模式,这种模式可能正是由于存在着更基本粒子才出现的。
  在标准模型中,构成物质世界的夸克和轻子都具有三个不同的“代”,不同的代际之间又存在着“代沟”。在夸克家族中,第一代包括上夸克和下夸克;第二代包括璨夸克和奇夸克;而第三代包括顶夸克和底夸克。其中上夸克、璨夸克和顶夸克都具有2/3元电荷;而下夸克、奇夸克和底夸克则具有-1/3元电荷。质子和中子都是由第一代夸克以不同形式的组合构成,第二代和第三代夸克的质量逐代增大,它们只有在粒子的高能对撞中才会短暂出现,之后又会迅速衰变为第一代夸克。6个轻子同样分为三代,带一个元电荷的电子和不带电的电子中微子组成第一代轻子,带一个元电荷的Muon粒子和不带电的Muon中微子是第二代轻子,带一个元电荷的Tau粒子和不带电的Tau中微子组成第三代轻子,这三代轻子的质量同样是逐代增加。
  有些科学家认为,标准模型中这种“代际”的模式,和元素周期表一样,都预示了这些粒子还由更加基本的粒子构成;第二、第三代夸克的衰变现象加上三种中微子之间震荡转换的现象,类似于原子核的衰变,同样说明了无论夸克还是轻子,都不是最基本的点粒子,而是存在着复杂的内部结构。在一些前子模型中,存在两种前子,一种带有1/6元电荷,另一种则不带电,正是这些更加基础的前子和它们的反粒子构成了夸克和轻子,进而构成整个物质世界。
  理论归于理论,如何才能找到前子,这是一个问题。想要找到更基础的粒子,就需要比击碎质子大得多的能量击碎夸克,就算是目前人类最强力的大型粒子对撞机,以其现有的能量也难以达到这个程度。2007年9月,来自瑞典吕勒奥科技大学的科学家弗雷德里克·桑顿(Fredrik Sandin)和约翰·汉森(Johan Hansson)在《物理评论D》(Physical Review D)杂志上发表论文《前子星的观测影响:探索超越大型重子对撞机的新物理学》,这两位科学家认为,如果确实存在这种更基础的粒子,那么,在宇宙大爆炸或是超新星爆发的过程中就可能产生大量的前子,并且有可能聚集在一起组成前子星。在理论上,前子星密度极大,一个前子星的体积可能只相当于一个豌豆或是一个足球,但是质量则可能相当于整个月球!
  对于这种仅存于理论上的粒子,很多科学家不以为然,认为这只是一种毫无根据的猜想而已。尤其是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让更多人认为前子假说不成立(大多数前子模型都没有提到希格斯玻色子或者认为其不存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皮特·沃特(Peter Woit)认为,一个30多年来没有重大进展的想法(前子假设)是一个无用的想法,大量的粒子对撞机实验结果都证明前子并不存在。
  科学家们提出的各式各样的前子模型在目前或许仍然难以验证,或许在宇宙中并不存在前子星,但是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仍然存在:是否还存在更加基本的粒子构成了我们的物质世界?
  (参考文献《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The Inner Life of Quarks》一文)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7期 | 标签: | 3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