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si_ge_mai_cai_de_nan_ren

    四个买菜的男人

  • kang_yi_zhu_yu_mi_jin_cheng_jian_mo

    扛一株玉米进城简默

  • sheng_huo_bu_zhi_you_shi_he_yuan_fang_huan_you_shuai_shang

    生活不止有诗和远方,还有摔伤

  • qian_ren_jiang_hu

    前任江湖

  • di_san_ren_mai_dan_de_she_hui_you_xi

    第三人埋单的社会游戏

  • sui_pian_hua_de_yue_du

    碎片化的阅读

  • die_dao_de_dou_shi_xing_zou_de_ren

    跌倒的,都是行走的人

  • shuo_hua_yao_zhu_yi_fu_he_ni_de_shen_fen_yu_dui_fang_de_shen_fen

    说话要注意符合你的身份与对方的身份

  • jiao_yang_bu_shi_ke_qiu_bie_ren_er_shi_du_shan_ji_shen_zheng_jing

    教养不是苛求别人,而是独善己身正经

  • ni_ke_yi_bu_yuan_hua_dan_bi_xu_dong_shi_gu

    你可以不圆滑,但必须懂世故

  • sha_mo_zhong_de_fan_dian

    沙漠中的饭店

  • pi_fu_pi_fu

    匹夫匹妇

  • ba_ba_de_yan_lei

    爸爸的眼泪

  • man_hua_yu_you_mo-128

    漫画与幽默

  • gu_ren_de_ling_shi_rou_gan

    古人的零食“肉干”

  • hao_gu_shi_sheng_yu_hao_da_an

    好故事胜于好答案

  • xiao_xi_zhi_zhang_zhong_bao_ming

    小羲之帐中保命

  • xiang_dui_shou_qiu_yuan

    向对手求援

  • ning_ke_shi_xian_tiao_ti_bu_yao_shi_hou_bao_yuan

    宁可事先挑剔,不要事后抱怨

  • ban_qiu_li_lun

    半球理论

  • huo_jin_wei_he_neng_jian_qiang_di_huo_dao_76_sui

    霍金为何能坚强地活到76岁

  • yin_shi_de_zhong_yong_zhi_dao-2

    饮食的中庸之道

  • gei_wei_lai_kai_yi_tiao_men_feng

    给未来开一条门缝

  • jian_fu_zhi_zhan_yi_ming

    减负之战佚名

  • ri_ben_ban_jian_fu_shi_bai_le_ma

    日本版“减负”失败了吗

  • guan_xin_bing_hua_nan_hai_geng_ying_guan_xin_xiang_cun_jiao_yu

    关心“冰花男孩”,更应关心乡村教育

  • li_ao_83_sui_duo_cai_ren_sheng_xie_mu

    李敖:83岁多彩人生谢幕

  • yi_jian_liu_xing_zhong_guo_li_jian_zai_kou_cang_qiong

    一箭六星 中国利箭再叩苍穹

  • guan_jin_qin_cheng_jian_yu_zhu_yao_fang_xie_lu_guo_jia_ji_mi

    关进秦城监狱 主要防泄露国家机密

  • qing_chao_huang_di_jiu_jing_you_duo_ai_chi_zhu_rou

    清朝皇帝究竟有多爱吃猪肉

  • kong_zi_de_tou_xian_li_chao_gong_guan_da_xi

    孔子的头衔:历朝“公关”大戏

  • wen_yi_fan_de_ba_li_ceng_ru_ci_zhong_kou_wei

    文艺范的巴黎,曾如此 “重口味”

  • si_chao_yuan_lao_de_shu_dou_zi_zhe_xue

    四朝元老的数豆子哲学

  • qing_dao_di_shi_lv_se_shi_lan_se

    “青”到底是绿色是蓝色?

  • li_kai_ao_yun_sai_chang_hou_zhe_xie_nan_min_yun_dong_yuan_zhong_xian_jue_wang

    离开奥运赛场后,这些难民运动员重陷绝望

  • tan_fu_zai_fen_lan_wei_shen_me_shi_han_jian_xian_xiang

    贪腐在芬兰为什么是“罕见现象”

  • fa_guo_di_yi_chu_shen_zi_qi_mi_qi_lin_san_xing

    “法国第一厨神”自弃米其林三星

  • dong_tian_shou_jiao_bing_leng_shi_ren_ti_de_bao_ming_cuo_shi

    冬天手脚冰冷是人体的保命措施

  • pai_dui_cha_dui_na_xie_shi_er

    排队、插队那些事儿

  • qu_nan_you_jia_bai_nian_de_nv_hai

    去男友家拜年的女孩

  • wei_shen_me_qiong_ren_jia_de_fu_er_dai_te_bie_duo-3

    为什么穷人家的“富二代”特别多

“青”到底是绿色是蓝色?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不少游客觉得日本的交通信号灯有些特别,尤其是示意放行的绿灯,绿得很古怪,古怪到泛着蓝光。据说有人为此较真投诉到了交通管理部门,得到的答复是,所有日本交通信号灯显示的颜色均在规定的光谱范围内,包括绿色。这个答复不能让人满意,因为他们在警察厅与全日本交通安全协会颁布的《行人及自行车交通安全指南》里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当《指南》提到信号灯的含义时,中文版、英文版都印的是“绿灯(Green light):放行”,而日文版写的却是“青色の灯火”。
  青色,又称绿蓝色,顾名思义,它是一种介于绿色与蓝色之间的颜色,物理波长大概在500到485纳米的范围。可是在不同文化的日常用语中,青色的含义并不统一。现代汉语里,“青”多指绿色,例如草木青青、青菜等等,偶尔也沿用传统,譬如青天的青,指的是蓝色。然而在现代日语中,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青色就是蓝色,与绿色泾渭分明。难道,在日本人的脑海里,红绿灯根本就是红蓝灯?
  这个故事讲起来还真是曲折。
  1868年,英国人发明了以煤气为能源的交通信号灯,当时仅有红灯和绿灯。1912年,以电力为能源的红绿灯在美国出现,两年后正式投入使用。1920年,添加了黄色信号灯,但人们还是习惯称之为红绿灯。
  日本的第一个交通信号灯架设于1930年,安放在东京日比谷的一个十字路口,比中国晚了两年。很快,首批信号灯闪烁在日本都市的各大路口。那时候,绿色信号灯跟全世界其他国家的绿灯颜色完全一样,因为它们都是从美国进口的。起初,官方给出的正式名称就是绿灯,但随着交通灯的普及,民间用语占了上风,绿色信号灯变成了“青色の灯火”。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政府没有通过教育的方式去规范习惯用语,而是把自产的交通信号灯调整成青色。于是,日本街头的红绿灯纷纷变身为红蓝灯。实际上大家如果对日本的老影片有印象,会发现那时候的“青色の灯火”,比现在还要更蓝一些。
  事情慢慢起了变化。红绿灯发明百年后的1968年,联合国在维也纳通过了《路标和信号公约》,对交通信号灯的含义和颜色的统一做出了明确规定。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许想跟绿灯的颜色较劲,日本没有签署该公约。
  为了应对国际法的压力,一个日本式的操作办法出台了。1973年日本政府裁定,交通信号灯的放行信号必须是绿色的——至少应该是绿蓝色。政府还表示,人们依旧可用“青色の灯火”指称绿灯,但它们必须足够绿,绿到外国游客可以辨识的程度。当一个事物名实不符,日本人既不想改变名称去对应事实,也不完全是更改事实去符合名称,结果就具有拓扑学一般的奇异感。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们还具备把这种奇异感制度化的能力。于是我们看到,日本尽量让绿灯偏向蓝色,无限接近俄罗斯国旗上的蓝色——在官方场合,他们仍然称其为绿色。与此同时,当日本人考驾照的时候,他们要求未来的司机们必须通过红黄蓝的视力检测,对辨识绿色的能力不做要求。
  我们要意识到视觉本身的主观性。有人说,日本在绿色信号灯里添加蓝色是为了更加醒目,而事实是我们的日间视觉对波长555纳米的光,即黄绿色的敏感度最高。而我們之所以觉得黄色比蓝色更亮更醒目,是由人类视觉的生理机制决定的,与不同颜色的光的内在属性无关。
  当一个人一直认为某一事物应该具有某种颜色,他的大脑就会竭尽全力让他确切看见,那个事物的确呈现着那种颜色。文化对视觉秩序的塑造,基础就在这里。德国吉森大学的科学家2006年做过验证,一旦人们牢固地记住香蕉是黄色的,即使呈现在眼前的香蕉图片客观上颜色偏灰,他们仍然认为它是黄色的。正因如此,日本人坚持用“青”代替“绿”的文化,改变了国际通行的视觉秩序。
  无论如何,这三重维度如同相机的白平衡功能,调整着人类世界的视觉秩序,只不过它们比白平衡复杂太多。因为这项功能的实现,有赖于大脑对世界的整体把握,包括记忆和习惯,也有赖于世界对大脑的潜移默化,包括文化和制度。
  日本交通灯只是视觉故事的一个细节,我们目力所及的世界不是单用颜色构成的。实体、图像、符号,还有影子,以及一切可资观看的技术,都是视觉故事的众多元素。但是正如我之前强调的,交通灯的背后是注意力的管理问题,是观看的优先顺序问题,它通向视觉秩序的深处。
  (周志达荐自《优格》)
  责编:Ester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