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dian

    开店

  • san_da_xiong_hai_zi

    三打熊孩子

  • mian_shi_jia_chang

    面试家长

  • wei_sheng_bao_wei_zhan

    卫生保卫战

  • zeng_dian_shen_me_ne

    赠点什么呢

  • yi_chu_ji_fa

    一触即发

  • hu_hua_shi_zhe_bu_hao_dang

    护花使者不好当

  • lao_jiang_chu_ma

    老将出马

  • jia_shu

    家书

  • xi_jie-2

    细节

  • shui_tou_le_bao_shi

    谁偷了宝石

  • gu_wan_cheng_an

    古玩城囧案

  • yi_zi_zhi_wu_wan

    一字值五万

  • bu_guan_yin

    补官印

  • a_p_dang_ti_shen

    阿P当替身

  • zui_mei_de_ge_sheng

    最美的歌声

  • bu_chi_kui_de_lao_shi_ren

    不吃亏的老实人

  • da_du_de_lin_ken

    大度的林肯

  • liu_xia_yi_bei_wen_cha

    留下一杯温茶

  • du_yi_wu_er_de_pi_bao

    独一无二的皮包

  • dian_che_xiang_qin_pai_dui

    电车相亲派对

  • qing_jiang_wo_qian_zang

    请将我浅葬

  • xin_mo

    心魔

  • shen_hui_fu-71

    神回复

  • jiang_li_de_ba_da_jie_lv

    讲理的八大戒律

  • bu_tong_fan_ying

    不同反应

  • han_yu_ce_shi

    汉语测试

  • fu_qi_dui_hua

    夫妻对话

  • xun_zhao_wang_xi_lai

    寻找王喜来

  • fei_lai_heng_li

    飞来横礼

  • jiu_xiang_jiao_xun_ni

    就想教训你

  • zhen_shi_jiu_shi_sheng_ming

    真实就是生命

  • mo_bu_kai_mian_zi_de_peng_you

    抹不开面子的朋友

  • hou_qi_zhi_zuo

    后期制作

  • shen_ye_shi_tang

    深夜食堂

  • shao_dong_xi

    捎东西

  • 15_ze

    15则

  • rang_xi_jie_wei_ni_jia_fen

    让细节为你加分

请将我浅葬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皇上最近比较头疼,因为他的叔父宁王嚣张跋扈,似有异动。宁王尽管偏居一隅,但势力庞大,根深蒂固。想来想去,皇上决定派大臣宗大人,悄悄前去打探一下。
  为防止太过招摇,宗大人只带了心腹宗清一人,扮作一主一仆生意人模样,前往宁王的封地。到了封地后,两人怕惹人注意没有进城,而是登上城外一座荒山准备休息一下。好不容易爬上山顶,宗清突然叫了起来:“大人,请看西边!”
  宗大人闻言一看,只见西边不远处灿若云霞,美如仙境,竟是一大片花海。宗大人不禁疑惑道:“怪事,这是什么花?竟这么多!”
  天黑后,两人打算在山顶一座无人的破庙里将就一晚。夜半时分,两人均无眠,索性起身四下查看,待往东一瞧,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东边一个山谷中火光冲天,却又显然不是失火。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山西边奇花无数,山东边火光冲天,看来皇上的担忧不无道理,宁王的封地里确实有不少诡秘异常的事。
  一整夜,两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天明时分,宗大人说道:“这样吧,宗清,我们二人分开行动,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分头勘察好不好?”
  谁知宗清摇摇头说道:“大人,此计不妥,此地处处布满陷阱,误了自家性命事小,负了皇上所托事大,请大人暂时留守山上作为后应,先让小人独自前去打探。”
  宗大人听了沉吟道:“也只好如此了,宗清,一定要小心,要安全归来!”
  宗清一笑,说:“万一小人发生不测,迟迟不归,请大人在山脚的那棵大槐树下等消息,小人不惜一死也要探听得一丝半点消息。”
  于是,宗清即刻出发,下山后往西走。他觉得,西边花海范围很大,想必宁王很难设防。眼看离花海越来越近了,突然间,一种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宗清猛地一惊,他蹲下身,偷偷往后一看,只见身后远远地跟着好几个人,个个鬼鬼祟祟的样子。不好,自个儿被盯上了,先前太小看宁王的防范能力了。
  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盯上,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此花果然有异样;二是,宁王心生不轨,否则要防着来人干什么?
  这么看来,自己是凶多吉少,必须果断采取措施!此时,那些花就在眼前,色彩纷呈、艳丽异常,有好多已结了籽。宗清忙伸手一揉,揉下幾粒种子,悄悄吞进肚里。等做完这一切,身后脚步声已响起,他掉头一看,只见几名面目狰狞的大汉已手持钢刀直冲过来,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千钧一发之际,宗清喝道:“别动手,快带我去见宁王,否则误了事,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大汉吃了一惊,一脸狐疑地小声商量了几句,然后说了声“那先得罪了”,便绑住宗清,带走了。
  很快,在一座高大气派的府邸里,宗清见到了宁王。宁王身材魁梧,眼神凌厉,他冷冷地问道:“你是皇上派来的密探吧?哼,都死到临头了,还要见我干什么?”
  宗清却显出一脸茫然的样子,说:“小的耳朵有些聋,请王爷再大声说一遍!”
  宁王大怒,不耐烦地一挥手,说:“大胆,给我砍了!”
  手下人立刻拿刀过来,宗清明白要发生什么了,顿时面如死灰道:“王爷这是要杀我吗?看样子我是断无生机了,只想请求王爷赐我一个全尸!”
  宁王吼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至少得把你肚子里的花种挖出来吧。”
  宗清侧耳凝神听着,长叹一声,说:“我知道自己是死定了,不过实不相瞒,王爷,我还有一个接应的人,他是巡抚宗大人,宗大人可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又是钦差,想必王爷一时不敢动他吧,否则势必引起皇上的震怒,到时大军压境,王爷可就危险了。但王爷如果肯赐我一个全尸,并把我扔在城外荒山脚下的大槐树下,我就留下一份遗书,说自己是被山贼杀死的,这样一来宗大人和皇上就不会起疑心了,也能为王爷赢得宝贵的时间。这笔交易王爷意下如何?”
  宁王听了目光闪烁,显然在心中权衡得失,他偷眼看宗清,见对方一脸坦然,便一拍扶手,说:“这笔交易,我认了!”
  宗清当即拿过纸笔草草写了起来:宗大人,我已被山贼围困,断无逃生的可能,我死之后,万请大人看在小人伺候一场的情分上,为小人收尸安葬。小人命薄,所以浅葬即可。若大人公务之余能到小人坟前探望,那么小人在九泉之下也感激涕零!
  宁王接过遗书仔细看了看,见毫无破绽,便一挥手,立刻就有手下上前乱刀砍死宗清,这还不算,又有人剖开宗清的肚子,果然找到若干花种。宁王冷笑一声,令手下掏尽宗清身上的银两,装成他被抢劫的样子,再把宗清扔到城外荒山脚下的大槐树下。
  再说巡抚宗大人这边,他藏身山顶,久等宗清不回,一着急便直奔山下,刚来到山脚的大槐树下,一眼就看到一具尸体,走近一看,顿时悲痛不已,正是宗清!
  只见宗清衣服凌乱,像是遇见了山贼,再一翻竟有封遗书,一看之下,宗大人心头不由得疑窦丛生:山贼抢劫也就罢了,为何要剖开宗清的肚子?还有,被山贼围困之下,怎么会有时间写遗书?遗书内容也怪怪的,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
  宗大人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强忍悲痛叫了一辆马车,载着宗清的尸体快马加鞭返回京城。皇上听了也是一头雾水,大家都猜不出宗清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宗大人只得先行安葬了宗清,但并没有厚葬,因为遗书中说要浅葬。宗大人觉得,宗清一向机敏,绝不会白死的,他这么说肯定自有深意。
  过了十几天,宗大人想到遗书所言,便到坟头祭奠宗清,却发现坟头竟长出了几株以前从没见过的花株来,那花妖艳异常,绝非本土所产。宗大人吃惊不已,忙火速进宫禀报。皇上听了,立刻命御医等人前去查看,有位见多识广的御医一见之下便惊叫起来:“这是鬼花,也就是罂粟花!”
  在御医的解释之下,皇上和宗大人终于大致弄明白了事情真相:宁王为了造反,竟从外疆偷偷弄来罂粟的种子,然后大肆种植让手下吸食,一是借此控制手下将士百姓,为他卖命;二是通过贩卖罂粟敛财,作为造反之资。此人真可谓丧心病狂!
  这下铁证如山,皇上立即调集大军火速平叛,经过一番苦战,终于活捉了宁王,把所有罂粟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再到东边山谷里一看,竟堆放着小山一样的兵器,原来,那天夜里宗大人看到的火光冲天,是因为宁王的军士们在加紧锻造兵器,幸亏这次平叛及时,否则待宁王的军队装备完毕,只怕已养虎成患。
  不过,此时宗大人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宗清既然被宁王剖腹,取出了肚中的罂粟种子,那他坟头怎么还会长出罂粟花呢?宗大人命人小心挖开宗清的坟墓,仔细一看,不禁心如刀割,原来那花竟是从宗清的两只耳朵眼内长出来的!
  原来,当日宗清见被人盯梢,知道必死无疑,于是故意半遮半掩地吞下罂粟种子,实际上早就偷偷把好几粒种子塞入耳朵眼中,这才听不清宁王的话。他请宗大人浅葬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种子发芽开花。
  皇上听完宗大人的禀报,也感动不已,他下令重新厚葬宗清,以示天恩。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86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