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ou_ban_fang_dao_wen_tan

    由班房到文坛

  • zhe_xue_de_wei_ji

    哲学的慰藉

  • tian_kong-3

    天空

  • nong_suo_yi_sheng-2

    浓缩一生

  • ying_he_ji

    鹰和鸡

  • xue_you_gua_de

    学由瓜得

  • xia_da_yu

    下大雨

  • qing_lang

    情郎

  • tian_tang_de_gui_ze

    天堂的规则

  • di_yi_ci

    第一次

  • kao_zi_ji_cheng_gong_de_hou_zi

    靠自己成功的猴子

  • du_she_xiao_man_hua

    毒舌小漫画

  • cui_ye_cang_ying_zhu_lian_ge_yan

    翠叶藏莺 朱帘隔燕

  • man_hua_yu_you_mo-102

    漫画与幽默

  • yan_lun-114

    言论

  • gou_tong

    沟通

  • zhou_zi_yu_yan

    舟子寓言

  • zhong_nian_yi_du_du_fu

    中年宜读杜甫

  • hong_lou_meng_he_lu_ding_ji_yuan_lai_ru_ci

    《红楼梦》和《鹿鼎记》, 原来如此

  • ren_xing_de_guang_hui

    人性的光辉

  • shi_da_ji_shu_qu_shi

    十大技术趋势

  • da_pao_yi_xiang_huang_jin_wan_liang

    大炮一响, 黄金万两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

    只要还睡得着

  • ru_he_ju_jue_di_de_luo_de_shui_pao

    如何拒绝“狄德罗的睡袍”

  • zhi_da_tian_mi_qu_de_qiu

    只打“甜蜜区”的球

  • dun_hou

    敦厚

  • lao_li_bian_zheng_xian_xiang

    劳力辩证现象

  • ming_zi_de_mi_mi

    名字的秘密

  • tao_chu_xiao_zhen_de_shi_zi

    逃出小镇的狮子

  • fu_qin_de_qing_tie

    父亲的请帖

  • mu_qin_de_si_ren_shi_jian

    母亲的私人时间

  • jia-4

  • dang_dao_de_bian_cheng_yi_zhong_biao_yan

    当道德变成一种表演

  • ren_xin_de_lie_feng

    人心的裂缝

  • ren_zai_zuo_tian_zai_kan

    人在做天在看

  • yi_lai_xing_bian_ben

    依赖性变笨

  • yuan_fang_xiang_xiang_zhe_ge_shi_dai_de_zhong_yao_zheng_hou

    远方想象,这个时代的重要症候

  • po_fu_yuan_li

    泼妇原理

  • wei_shen_me_zhong_nian_ren_de_wei_ji_lai_de_te_bie_zao

    为什么中年人的危机 来得特别早

  • nong_suo_yi_sheng

    浓缩一生

  • gou_wu_che_he_xing_chen_da_hai

    购物车和星辰大海

  • jing_tu_na_me_hao_ni_za_you_hui_lai_le

    净土那么好, 你咋又回来了

  • wen_zhang_yi_si

    文章意思

  • shi_jie_zhi_dao

    世界之道

  • san_dan_ren_sheng

    散淡人生

  • biao_yan

    表演

  • fu_qin_dui_wo_lai_shuo_tai_qiang_da

    父亲对我来说太强大

  • shu-3

  • qin_ru_yan_shi_zhong

    沁入岩石中

  • yi_bei_zi_zhi_zuo_hao_yi_jian_shi

    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

  • shi_qian_yu_zhong

    试遣愚衷

  • jiang_hu_qi_ke

    江湖棋客

  • xiang_yu

    相遇

  • shen_me_shi_zi_ji

    什么是“自己”

人在做天在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贵州小伙王冬在四川崇州打工,在准备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他骑电瓶车在路上撞倒一位老人。老人没纠缠他,而是让他走,但王冬留了下来,叫救护车把老人送到医院。老人病情恶化,王冬把妻儿从老家接到崇州,与老人的儿子一起,担负起照顾老人的职责。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问得最多的是这句话:“为什么当时你不走?走了也许就没有这么多麻烦和负担。”我知道,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这恰好是这个事情最核心的环节。我们被“扶不扶”的问题纠缠得太深、太久,钱、时间、责任……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哪个都要命。所以,在看到王冬和老人做出这种选择时,我们都不能理解,还要反复追问。
  我是带着复杂的思绪,去采访几个单纯的人。他们说的话、做的事,即便已时隔多年,依然仿佛历历在目。
  王冬在撞了老人后,其实有几次机会可以走,并且不会被发现。
  2012年11月6日,王冬从打工几年的工厂辞职,到街上为父母、妻儿选购礼物,准备第二天一大早离开成都,回到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大坡乡的老家。晚上7点多,他骑着电瓶车带着礼物返回厂区宿舍。初冬的天黑得很早,只能靠昏暗的路灯骑行,突然他看见前方有个人,想躲时已经来不及。电瓶车把人撞倒了,王冬也磕破额头。他赶紧过去看,是位老人,60岁上下。
  “您有没有事?”他问完,随手在老人头上一摸,湿乎乎的——老人的头磕破了。“你走吧,我没事,去街上缝几针就行。你走吧。”昏暗中老人催他走。王冬问出老人目前孤身一人,儿女不在身边。天黑了,四下没人,被撞的老人也没亲没故,关键是还允许他走。
  “要是那时走了呢?”我问他,“想过走没有?”王冬说:“没有。除非他有子女能过来,带着去检查,确认没事,我才能走。如果我把他留在那儿了,他真的有事,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人家。”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好的一个机会。当时的一切都为他提供了走的条件,如果从个人利益的角度出发,小伙子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听老人的话——走。几个小时以后,他就能回贵州老家,见到很久没见的父母、妻子和小女儿,不会再与这里有任何关系。再说黑暗中老人也说自己没什么事,还亲口说让他走,走是没问题的。如果不走,就要陪老人去检查,要花钱,要花时间。然而王冬没有走,他马上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陪着老人去了医院。
  我问他:“是不是注意到周围有摄像头,或者想到也许黑暗中有人会看到,才这样做。”他摇头,告诉我他不是因为摄像头和别人的眼睛而这样做。我还没完没了,继续问:“在你确认没人看见时,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了。”他看着我,接着我的话说:“对,是天知地知,但是我知道还有一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做人做事最起码要对得起良心,不能为自己的良心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这句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第一次走的机会,王冬放弃了。
  王冬随着救护车来到医院,陪着老人做CT检查。在这个过程中他得知老人姓李,今年60岁,家住南充,也是在崇州打工。CT台上,老人再次劝王冬离开。虽然医院知道王冬是肇事者,但不知道他的任何信息,他如果此时走,也经过了老人的允许,还是说得过去的。但老人的一再相劝让王冬心里又温暖又难过,老人心地这么善良,这时候走,又怎么对得住他?
  半小时后CT检查的结果出来了,老人颅内出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并马上手术。王冬怕了,怕的不是要担责任,而是老人家要是没了可怎么办。
  医院通知老人家属往来赶,但赶到还需要几个小时。这段时间,是第三次机会。
  在等老人的家人来的时候,王冬走了,但他是回宿舍取钱。他把准备带回家的3000多元钱和向同事借的1000多元捆在一起,匆匆赶回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待了一个晚上。
  我问他:“那个晚上有没有算一下,如果你不走,老人的医疗费你就要背一阵子了。重症监护、颅内出血,都是要花大钱的。”我言外之意是:看,你不是不走吗?现在麻烦来了,你背得起吗?小伙子说:“我算过了,是要花很大一笔钱。但就算是背负经济损失,总比良心受谴责或者一辈子活在惊恐当中要好得多。至少,我做到了我认为应该做的、比较对的事。”
  听他说话的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是药家鑫。深秋的晚上,念大三的药家鑫开车撞倒了一个骑电动车的女孩,药家鑫没去问她的伤情,而是想到自己的“麻烦”——她会记下车牌号告诉警察,他会没完没了地为她花医药费。药家鑫想的是,如果她死了,麻烦就没了。于是,他回车上取刀,捅死了被撞的女子。
  人和人,到底相差在哪里呢?王冬受过的正规教育跟药家鑫比差远了,但在药家鑫身上,看不到一点点良心的影子。良心跟学历没关系,它是家庭和环境的产物。
  在王冬的世界里,钱的数额再大也算得清,良心上的账他欠不起。身体上的苦累有限度,但昧了良心做的事会没限度地折磨他。他懂得不多,但他懂得他想过心安的日子,他想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我还想最后确认一下。于是,我问他:“站在不少人的角度看,对自己负责的选择应该是走。但是你觉得不走才是为自己负责,为什么?”
  小伙子就说了一句话:“不走,是保护我的良心,是保护我自己。”
  至此,3次所谓的机会,在王冬眼里都不存在。接下去,就看看王冬会遇到什么。
  当老人的儿子李云昌接到电话连夜从南充往崇州的医院赶时,他在心里一遍遍地想,怎么把肇事者狠狠揍一顿。他的老父亲为了给家里增添点收入,这么大岁数还在外面打工,那个小子怎么开车不长眼呢?他又恨又怨。
  李云昌见到王冬,知道他是那个撞了父亲的小子,就没给他好脸色。没想到的是,那小子并没躲,而是主动过来把撞倒老人的经过都仔细说清楚,听得李云昌将信将疑,心想,怎么还有这么没心没肺什么都说的肇事者?之后的两天,李云昌暗中打听了一下情况,跟那小子说的基本没差别。他开始琢磨,那小子不是没机会逃啊,有好几次呢,如果他逃了,我恐怕再也见不到我的老父亲了,而且我也根本找不到那小子。李云昌觉得,设身处地把自己放在这种情况下,说不定也会逃,况且是老父亲让人家走的,这小伙子得有多大勇气才能担下责任,自己肯定做不到。与此同时,李云昌接到了父亲的病危通知书。
  按理说把老人撞成这样,王冬是要负刑责的。但在与王冬打交道的过程中,李云昌也渐渐了解到,王冬的家境并不好——他父母年纪都大了,母亲还有些残疾,他的小孩还没断奶,爱人也没有上班,一家人都靠他供养。如果王冬背了刑责,他的家就完蛋了。李云昌不是没想过让他承担刑事责任,毕竟他把老父亲撞成现在这样了。老人动了3次手术,治疗费花了20多万,后续治疗还要十几万,但王冬说这笔钱他来担,李云昌觉得自己还能说什么呀?王冬的真诚、坦率和勇气,让李云昌觉得自己没法往另一条路上跑。
  李云昌跟亲戚朋友说起这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说:“呦,他没跑呀,你真是碰上个憨子。”他知道王冬不憨,王冬是条汉子。跟汉子打交道,人家又喊自己大哥,那就应该拿出大哥的劲儿来。李云昌决定不让王冬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治病的钱一起出。本来已经很糟糕的事,却由于两个人的宽容和友善,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
  为了方便照顾老人,李云昌出钱在医院附近租了两间房,他知道王冬已身无分文,房租也不要他出。王冬让老婆带着没断奶的孩子从老家过来洗衣做饭,照顾起临时合住的两家人。与此同时,他们的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当地媒体也去采访报道。
  我采访王冬时,跟他一起往医院走,忽然一位中年妇女跑过来问:“你是王冬吧?”王冬有点儿蒙。那位大姐突然往他手里塞了100块钱,转身就跑。王冬边追边问:“大姐您贵姓?”大姐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不用。”
  王冬跟我说,那些天他总能遇到这样的事,有大姐这样直接往手里塞钱的,有往医院送钱的。他把收到的每一笔钱都记在小本子上,虽然大多数时候只能记成是好心人的捐助。
  采访时我问他,遇到这么大的事哭过没有,他说没有。但在说到别人用各种方式帮助他的时候,小伙子低下头用手抹抹眼睛。
  采訪当事双方的过程中,在简陋的出租屋里,他们穿着普通的衣服,过着仅仅是过得去的生活。但他们心里宁静,虽然被巨额的医疗费压着,但脸上显出的是安详,不急不躁。
  (夜 雨摘自东方出版社《懂得》一书,视觉中国供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3期 | 标签: | 1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