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dao_mi_ma_suan_shu_ti

    一道密码算术题

  • ku_ju_hua

    苦菊花

  • yin_xing_fu_hao

    隐形富豪

  • jiu_ming_en_ren

    救命恩人

  • lan_mei_bu_ding

    蓝莓布丁

  • yong_gan_zhe_de_dan_qie

    勇敢者的胆怯

  • meng_du_xue_mei_xia_si

    孟督学没吓死

  • du_zi_chi_wan_yi_tiao_yu

    独自吃完一条鱼

  • wu_shi_wan_da_jiang_gai_gui_shui

    五十万大奖该归谁

  • a_p_song_hong_bao

    阿P送红包

  • dao_xia_liu_lv

    刀下留驴

  • san_yi_hun_qi

    三易婚期

  • fo_tiao_qiang

    佛跳墙

  • hai_xian_bu_neng_he_wei_c_tong_chi

    海鲜不能和维C同吃

  • ai_bu_shi_cong

    爱不失聪

  • zhuang_yuan_fang

    状元房

  • yao_ming_de_ma_jiang_pai

    要命的麻将牌

  • wo_yao_jian_yi_yong_wei_le

    我要见义勇为了

  • song_chao_chuan_yue_ji

    宋朝穿越记

  • bi_zi_kao_qiang

    鼻子靠墙

  • xiao_hua-12

    笑话

  • xiao_tui_li_da_zhi_hui

    小推理,大智慧

三易婚期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离开家的那一天,我没想到学科专程从上海赶回来为我送行。站台上,他满眼泪花,哽咽着:“咱的发小里边,就你一个穿上了军装,到部队好好干,干出个样儿来!家里的事,你不用管,有我在!”
  学科是我最亲密的发小,很小的时候,我俩立志长大后去当兵。只是学科不争气,没把眼睛保护好,小学时就近视了,当兵的理想也就夭折了。我能穿上军装,他自然很欣慰,也有一些“小妒忌”。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很少在學科面前谈论多彩的军营生活。
  到部队后,学科几乎每个月都给我来信。在信中,他谈到家乡的路变得越来越宽,楼盖得越来越高……学科更关心我在部队的情况,叮嘱我刻苦训练,听首长的话,尊重战友。他常在信中说:“人世间最纯的情感是同学情、战友情,这两样你小子都占了,偷着乐去吧……”
  只是,有些事学科绝口不提。他不提,父亲却在信中详细告诉了我——学科每隔两三天总会到我家一趟,帮我父母管理田地,喂猪圈羊,翻盖旧房;我父母生病,学科像亲儿子似的,送他们上医院,寻医问药。
  远在军营的我,在信中从未对学科说一个“谢”字。我知道,一旦说出那个字,学科一定不高兴,会在信中把我狠狠地骂一通。
  当兵第三年的春天,我收到了学科的好消息——他的婚期定在农历六月初八。他说:“方便的话,能不能回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做了新郎,你必须做伴郎!”
  给学科回信前,我先向指导员请示,指导员表示:如果没有特殊任务,准假!于是,我给学科回信:“不出意外,一定回家探亲,做你的伴郎。”
  学科很高兴,专门寄来一张结婚照,照片中,他和媳妇笑得很灿烂。然而那年夏天,部队驻地发生了洪灾,我和战友们在抗洪大堤上一连坚守了半个月。临行前,我匆匆给学科写了信:“我得抗洪,回不去了,兄弟,新婚快乐……”
  抗洪归来,部队召开表彰会,我荣立三等功。兴奋之余,我又有些遗憾,因为我没有兑现承诺,没能做成学科的伴郎。
  很快,我又收到了学科的信:“我还没有举行婚礼,就等你回来。我和家里商量好了,在农历十一月初十举行婚礼,你提前安排一下,冬天应该不会抗洪了吧……”
  那一刻,我落泪了。学科为了让我担任他的伴郎,居然推迟了婚期。我在信中告诉他:“冬天,一定回去!”
  谁知那年冬天,部队驻地一连发生了两起强台风,群众生命财产遭受严重损失,部队被抽调到抗击台风的第一线。出发前,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给学科写信:“这一次,我又让你失望了,当兵的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请你一定理解!祝你们新婚幸福!”然而,学科又推迟了婚期。我在完成救灾任务后收到了他的来信:“我等你!”我赶紧回信说:“婚礼事大,不要等我,别因为我一个人让双方家长为难、让媳妇为难。”
  次年春天,学科在信中说:“定于今年‘五一’举行婚礼,你一定回来啊,我等你!”
  那一刻,我再也不敢对学科做出任何承诺,只是说:“这一次,不管我能否回来,你一定得把婚礼办了,不然,咱不是兄弟!”
  那年“五一”,因参加上级组织的军事比武,我再度让学科失望了。学科却铁了心要我做他的伴郎,他把婚期推至农历六月十九,他在信中说:“兄弟,我的婚礼上不能没有你!”
  在一次闲聊中,我把此事告诉了战友们。战友们感慨万分,指导员听了也很激动,他说:“你的这位发小,与你的感情深之又深,更对军队和军人充满特殊的情感。他这辈子没机会穿上军装,把所有的梦和情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他死心塌地让你做伴郎,不仅仅是想让自己最好的兄弟见证人生最幸福的一刻,他更希望让当兵的梦想伴随自己的一生——有一位身为军人的伴郎,恐怕是他一辈子最踏实、最骄傲、最感恩的事啊!”
  指导员的话说进了我的心坎儿里。在指导员的建议下,战友们搜集了一大包子弹壳,制作了五套弹壳饰品,包括“百年好合”“双喜临门”“梦想可贵”等图案。
  “这是同志们送给你那位发小的礼物!”指导员将弹壳礼物塞入我的背包,还有一封他写给学科的亲笔信。信中言道:“你有一颗执着的心,你有一份追梦的情,你和军人一样重情重义,有股子血气,难能可贵!我和我的战友,祝你们新婚幸福……”
  下了火车,夜色正浓,学科和爱人已在站台上等候多时。几年不见,自是百感交集,我把战友们的礼物交给了学科。学科满脸震惊,颤抖着手,捧着、亲吻着,泪水簌簌而下。
  婚礼当天,面对亲朋好友,司仪当场宣读了指导员的信,众亲友听后,感动不已。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婚礼上播放的音乐,居然有三首军歌,分别是《小白杨》《说句心里话》《军中绿花》。
  作为一名地方青年,学科的婚礼上充满着浓浓的军味,学科的血脉中奔涌着不息的理想。他没能成为一名军人,骨子里却时刻涌动着对绿色军营的炽热向往。
  归队之时,学科照例到车站送我,塞给我一包家乡特产,他说:“把这些拿到部队去,给咱们的战友尝尝!”情不自禁中,我举起手臂,向我的好兄弟敬了一个军礼。
  如今,学科的儿子晓兵已读初中。他最担心的是晓兵因学习压力过大而损伤视力,时常把晓兵赶出书房,让他到操场上运动。只要有时间,他便把我叫到家里,给晓兵讲述军营的故事
  学科的心思,我懂。
  (推荐者:荷之韵)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99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