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21

    环球要刊速览

  • zao_can_li_de_zhong_guo-2

    早餐里的中国

  • ya_ya_ru_xue_ji

    丫丫入学记

  • ming_zhi_de_zuo_fa

    “明智”的做法

  • qiang_nei_kai_hua_qiang_wai_xiang

    墙内开花墙外香

  • tian_xia-122

    天下

  • ping_guo_cheng_le_yao_qian_shu

    苹果成了摇钱树

  • shen_zhen_shi_xian_gou

    深圳式限购

  • fu_ling_zha_cai_yu_er_guo_tou

    涪陵榨菜与二锅头

  • bao_lei_zhi_hou

    “爆雷”之后

  • bai_yi_si_mu

    百亿私募

  • tun_fang_wan_yi

    囤房万亿

  • heng_dian_shao_le_xi

    横店少了戏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85

    声音

  • shu_zi-16

    数字

  • ming_xing_tong_kuan

    明星同款

  • an_wei_xing_shi_wu

    安慰性食物

  • niu_ren_a_zi

    牛人阿紫

  • ni_neng_qu_na_li_wan

    你能去哪里玩?

  • hao_dong_xi-116

    好东西

  • shao_bing_pu

    烧饼铺

  • zhong_guo_ren_xu_yao_shen_me_yang_de_kang_ai_yao

    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抗癌药

  • zhong_guo_ren_xu_yao_shen_me_yang_de_kang_ai_yao-2

    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抗癌药?

  • zhong_guo_ren_yi_de_de_wu_da_ai_zheng

    中国人易得的五大癌症

  • fei_ai_dai_liu_sheng_cun_de_fu_za_ju_mian

    肺癌:“带瘤生存”的复杂局面

  • yi_shen_shi_yao_ai_zheng_huan_zhe_de_jue_di_qiu_sheng

    以身试药:癌症患者的“绝地求生”

  • li_zhi_zhong_ai_zheng_ye_xu_mei_na_me_ke_pa

    李治中:癌症,也许没那么可怕

  • er_tong_ai_zheng_jing_dai_yang_guang_zhao_she

    儿童癌症:静待阳光照射

  • yi_yao_qi_ye_huan_you_duo_shao_hei_tian_e_cang_zai_hou_mian

    医药企业,还有多少“黑天鹅”藏在后面

  • fei_shan_fei_e_kang_ai_xin_yao_yan_fa_zhong_de_yao_qi_ju_tou

    非善非恶:抗癌新药研发中的药企巨头

  • zhong_shu_yi_zhu_ba_tie_reng_zai_deng_dai_ge_duo

    中枢易主,“巴铁”仍在等待戈多

  • zui_hou_de_bang_bang

    最后的棒棒

  • wen_zhong_you_bian_yi_wei_zhe_shen_me

    “稳中有变”意味着什么?

  • ma_si_chun_zai_xi_li_kan_shi_jie

    马思纯:在戏里看世界

  • guan_yu_san_mao_de_di_15_hao_zuo_pin

    关于三毛的第15号作品

  • lai_zi_guo_bao_de_liu_yan

    来自国宝的留言

  • li_jie_zhan_zheng

    理解战争

  • di_wu_ci_kai_shi_kao_gu_xue_neng_gao_su_wo_men_shen_me_yang_de_wei_lai

    第五次开始:考古学能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未来?

  • fa_xian_huo_xing_hu

    发现火星湖

  • yang_guang_yu_ai_zheng

    阳光与癌症

  • liu_xue_sheng_fu_la_di_jin

    留学生弗拉迪金

  • wei_xiao_bei_hou_de_mi_mi_teng_yi_zhi_zai_teng

    微笑背后的秘密:疼,一直在疼

  • zai_shuo_yi_ze_zhong_guo_jun_shi_de_xin_wen

    再说“一则中国军事的新闻”

  • da_jia_dou_you_bing-15

    大家都有病

烧饼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奶奶家楼旁边有一个顶很高的像仓库一样的房子,虽然空旷,但窗户少,终年黑洞洞的,据说以前是食堂,自我记事起,已经改作换面条、打烧饼的铺子了,但大人们还是叫食堂。
  那是一座砖房,里面为长方形,靠东边是换面条的——现在没再见过换面条的了,就是拿面粉换面条,以物易物,不使钱。家里这天吃面,奶奶就给我一个不锈钢的小盆子,往里面舀几瓢面,我就出门了。下楼,楼下是一条挺宽敞的水泥地,边上是一人多高的砖头围墙,围墙里面是汽修厂,汽修厂大约是废弃了,终年都没什么声音。围墙下树了一溜竹篱笆,爬着暗绿色叶片厚实肥大的木耳菜。这菜吃起来黏黏糊糊的,我不喜欢,但是会结紫色的浆果一样的软豆子,一捏一股水,很紫,倒有点意思,于是我经常摘一把。
  往食堂去的时候是不摘的,我端着面,走到楼头往右一拐即是。走进食堂眼前忽然就暗了,得适应一会儿才能看清。换面条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高、非常厚的面缸,一个中年妇人拿过我的小盆子,在一架秤上称了重量,便把面倒进面缸,于是腾起一阵小小的白色烟雾。面条有很多種,粗的细的、圆的扁的,我家吃韭菜叶那么宽的居多。妇人从案子上捞起一把面条,在手上团一下,两手抓住用力一拽,这团面条就落进了我带来的盆里。
  换面条的地方永远飘着面粉和生面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乌黑的地面上总是浮着一层薄薄的面粉。换面条的时间,靠西边的烧饼铺尚未营业,因此食堂很安静。
  我更喜欢晚饭前去买烧饼,因为打烧饼是很好看的。
  买烧饼时通常暮色已经上来,食堂开了昏黄的灯,此外就是烧饼炉子里不时映出的红色火光,食堂里给人一种影影绰绰的感觉。烧饼炉子很特别,分为两部分,下半部分有半人多高,是泥塑的炉膛,很深,揉好的烧饼要贴在炉壁上;上半部分由熟铁制成,一张圆形的鏊子盖住炉膛,鏊子用三条粗粗的铁锁链吊着,握住铁链可将鏊子推开或者关上,从炉膛里起出来的烧饼还要放在鏊子上烙一会儿才行。
  打烧饼的是两口子,男的微胖,很敦实,负责做烧饼以及把烧饼放进炉膛内;女的看上去很年轻,皮肤细白,头发剪得很短,永远乱糟糟的,她管烧火,有时也给鏊子上的烧饼翻面。
  烧饼铺的桌案很大,一半地方都放着揉好的发面。打烧饼的用一小片薄铁皮切下一块剂子,在抹过油的白铁案子上揉出一个光滑的面团,掂起一个小巧的擀面杖,把面团擀成牛舌形状。案子上有个大海碗,里面放着油、面粉和椒盐拌成的油酥,打烧饼的伸手一蘸,顺势抹在“牛舌”上,“舌头”的一头用左手卷起,另一头用右手掌搓成很细的长面条,左手轻推面卷,长面条就绕在面卷上了。然后立起来压平,擀成小圆饼,左手一托,右手握住锁链推开鏊子,映出红色的炉光,“啪”的一声,烧饼就贴在炉膛上了。鏊子再盖上。
  过不多大会儿,就得用一个火钳把烧饼从炉膛里夹出来,在鏊子上烤熟,这就做好了。
  “要几个?”打烧饼的抬头问。
  “一块钱的。”我说,把钱投进一个盒子里,把我家盛烧饼的竹筐递过去。我记事的时候烧饼是一块钱五个,后来涨价,变成四个,再后来两个。大人们偶尔还会感慨一下烧饼做得越来越小。
  不过,那时候刚出炉的烧饼很大很厚,热腾腾的,喷香,用油纸包着,落在竹筐里时,烧饼发出沉闷的声音,竹筐变得沉甸甸的,油纸沙沙响。
  一旦买烧饼,那多半是家里买了卤的猪头肉或是大肠之类,要把烧饼掰开夹着吃。那时候发面用老面头,而不是酵母,故而揉面时需要放碱中和。手揉容易揉不开,有时烧饼掰开,能看到里面豆子大小深黄色的一块,那就是碱,不能入口,要小心抠去。童年时我挑食,一向不爱吃肉,尤其是猪肉,但是烧饼夹猪大肠,却至少能吃半个。
  晚饭这样简单地吃,多半是在夏天,天气太热,大人不愿意做饭,于是只熬一锅绿豆汤,以烧饼猪头肉对付过去就得了。这样的晚饭可以不必上桌吃,不用立奶奶那些“腰挺直、脚放正、不准说话”的饭桌规矩,我妈在厨房里帮我夹好猪大肠,我随便站着、走着,看着动画片《猫和老鼠》就吃了,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轻松,甚至有点浪漫主义。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2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