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iao_yan_de_bu_cuo_deng

    表演得不错 等

  • bu_su_zhi_ke

    不速之客

  • yao_bu_shi_yao_ren_ji_zhe_deng

    要不是要人记着 等

  • 7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dui_shou

    7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对手

  • zhu_bie_shu_de_min_gong

    住别墅的民工

  • duo_jia_le_yi_ceng_zhuan

    多加了一层砖

  • zui_hao_de_bao_da

    最好的报答

  • tian_jia_shi_diao

    天价石雕

  • you_qian_yu_mei_qian_deng

    有钱与没钱 等

  • dou_shi_xuan_fu_re_de_huo

    都是炫富惹得祸

  • a_p_kai_ting_zheng_hui

    阿P开听证会

  • xin_jian

    心鉴

  • ben_qi_zhu_ti_dan_xiao_gui

    本期主题:胆小鬼

  • zhong_sheng_cha

    重生茶

  • shui_shi_bao_xian_jin_shou_yi_ren

    谁是保险金受益人

  • jin_diao_chuan_qi

    金雕传奇

  • shen_tou_de_gui_ju

    神偷的规矩

  • dong_gan_di_dai_ma_shang_kai_shi-3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kong_que_dan

    孔雀蛋

  • wo_ye_xiang_dang_fu_er_dai

    我也想当富二代

  • quan_neng_xing_mei_nv

    全能型美女

  • gong_shi

    共识

  • bian_hu_li_you

    辩护理由

  • bao_di

    宝地

  • yi_shu_yu_wan_can

    艺术与晚餐

神偷的规矩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贼不走空
  从前,有个叫陆桥的读书人,一直没考取个功名,亏了祖上有些家产,他还算衣食无忧。
  这一天,家里进来个年轻人,一进门就叫陆桥舅舅,把陆桥叫得一愣。年轻人说:“舅舅,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外甥高飞呀!”
  陆桥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有个外甥叫高飞。这个外甥从小死了爹娘,十几岁上离家出走了,打那以后就没了音讯。十几年不见了,难怪陆桥认不出来。
  外甥找上门来,陆桥自然很高兴,马上叫老婆做几个菜,好好款待外甥。老婆却悄悄把陆桥拉到一旁,说:“你别忘了,你这个外甥可是个神偷呀!”
  这些年,陆桥虽然没见过外甥,却听到了一些关于高飞的传闻,说他在外面干的是蹿房越脊、偷钱盗物的营生,得了个“神偷”的名号。那些传闻也不知是真是假,可毕竟是亲外甥,该款待还是得款待呀,陆桥就对老婆说:“我自有主张,你别多管了,做菜去吧。”老婆就叮嘱:“你可看好了外甥,别离开他半步。”陆桥答应了,老婆才进厨房做菜去了。
  陆桥嘴上说没事,心里却留了神。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家里那颗祖传的夜明珠,那可是无价之宝,要叫高飞盯上,可就不好办了。于是,陆桥在客厅里陪着高飞喝茶说话。闲谈间,陆桥问高飞:“不知你这些年在外面干什么营生?”
  高飞抿了口茶,淡淡地说:“不瞒舅舅,我在外面专干些手到擒来的活儿。”
  陆桥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手到擒来的活儿,不就是偷盗吗?陆桥没敢再问,就转了话题。聊着聊着,高飞却主动说:“舅舅,我小时候听娘说,家里有一颗祖传的夜明珠,能否拿出来,叫外甥饱饱眼福?”
  陆桥心里又一紧,原来高飞真是惦记上夜明珠了。夜明珠就藏在客厅的一块砖下,陆桥不由得往那块砖上瞟了一眼,说:“舅舅家哪有什么夜明珠呀,要有的话,我早不过这穷日子了。”
  高飞只是轻轻一笑,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陆桥突然觉得肚子里有些动静,好像要出恭,他想憋着,可肚子里止不住地翻江倒海。最后陆桥只好通红着脸,站起来对高飞说:“外甥,你先坐会儿,我有急事,少陪了。”
  陆桥捂着肚子一路小跑到了茅厕,他心里奇怪,怎么说拉就拉,以前从没这样呀?从茅厕出来,陆桥才想起客厅里的夜明珠,慌忙往回跑。进了客厅,只见高飞正悠闲地品着茶,他这颗心才算放下。
  陆桥刚刚坐下来,高飞就突然来了一句:“舅舅,你那颗夜明珠,并不算特别大呀!”
  陆桥吓得手中的杯子差点落地,忙问:“你刚才说什么?”
  高飞微微一笑,说:“我是说,你那颗夜明珠,在我看来还算不上特别稀罕。”
  陆桥心想,一定是这小子在试探,就故作镇定地说:“外甥,什么夜明珠呀?”
  高飞说:“舅舅的那颗夜明珠,不是藏在客厅的砖下吗?我已经得手了。”说完他平静地看着陆桥。
  陆桥惊愕地张大嘴,用手指着高飞:“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高飞说:“刚才你的眼睛告诉我的呀!”
  陆桥无心多说,躬下腰去把那块砖揭开,果然里面空空如也。陆桥急了,说:“你把东西放哪里了、快还给我!”
  高飞笑道:“那夜明珠现在不在我手里,已经被我放到二里外、双水桥下的石缝里了。”
  陆桥暗自吃惊,外甥的手法实在太快了,只这一会儿工夫,他把东西偷了,又转移了地方。那夜明珠可是陆桥的心头肉呀,陆桥不由得哀求地对高飞说:“外甥呀,我毕竟是你舅舅,家里就只有这么一件宝贝……”
  高飞笑了,说:“舅舅,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是有句话叫‘贼不走空’吗?这是当年我学艺时师傅给我定下的规矩—到一个人家,不拿点值钱的东西,就不许出门。你让我吃完了饭,我就给你送回来。”
  陆桥听了,不敢再往下细问,东西已经到了人家手里,问也是白搭呀。这时,老婆把酒菜端上桌,陆桥就像是比外甥小着三辈,一个劲地给他夹菜敬酒。高飞也不客气,大吃大喝一通,酒足饭饱,起身就走,陆桥还把高飞送出门去。
  高飞走后,陆桥急得直打转,一晚上都没闭眼,越想那颗夜明珠越心疼。正想着呢,突然就听到院子里“啪”的一声,陆桥心里一惊,忙端着灯出去察看。借着灯光,陆桥就见院子地上多了一个匣子,打开匣子一看,自家的夜明珠正躺在里面,而且,匣子里还多了一颗夜明珠。这颗夜明珠,比他家那颗足足大了两圈。匣子里还有一封高飞写的信,信里说,他把舅舅的夜明珠完璧归赵,另一颗夜明珠就算是给舅舅的见面礼了。
  2.除掉贼根
  经过这件事后,陆桥就对这个外甥有些害怕,幸好高飞再也没来过,陆桥也算松了口气。
  这一天,突然有几个官差来找陆桥。官差一进门就问他:“你是不是有个外甥叫高飞,他犯了王法!”
  陆桥忙问官差怎么回事,官差说:“你这个外甥会飞毛腿,蹿墙越脊如入无人之境,我们一直没逮住他。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让你帮我们把这飞贼逮住!”
  陆桥一脸无奈地说:“捉飞贼是官差的事,与我何干呢?”
  官差把脸一拉,说:“陆桥,你别忘了,飞贼和你关系不一般。飞贼逮不住,你也脱不了干系。”
  陆桥听了,语气就有些软了,说:“我一个读书人,怎么能逮住飞贼呢?”
  官差说:“我没说让你抓人,只要你做一件事就行。”
  官差对陆桥说,传说高飞之所以能飞檐走壁,是因为他脚底板上长了三根黑毛,这黑毛让他有了这种与生俱来的本事。只要将他脚底板上的三根黑毛拔去,他便与常人无异。官差让陆桥想办法把高飞脚底板上的三根黑毛拔去,到时候再抓他,就跟抓个小鸡一样了。
  官差交代完,临走又撂下一句话:“干不干就看你的了,给你一个月期限,一个月后见不着人,我们就来抄你的家!”
  官差走后,陆桥也没心思读书了,每天都出去打听外甥的踪迹,可是跑了好几天,连一点音信也没有,最后陆桥忧急攻心,病倒了。老婆忙请郎中抓药,可惜心病难医,陆桥的病越来越重。
  这天,陆桥正躺在床上养病,一个人走进门来,他手里提着几盒点心,一进门就叫“舅”。陆桥抬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外甥高飞,他差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高飞走上前来问候道:“舅舅的病好些了吗?”
  陆桥有气无力地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啊,外甥,你怎么来了?”
  高飞说:“我爹娘死得早,这世上就你一个亲人,听说舅舅病重,我怎能不来看看呢?”
  陆桥听了挺感动,心想:这孩子还算有良心,忙叫老婆做菜款待外甥。老婆马上端了几个菜和一壶酒过来,陆桥说自己有病在身,不能饮酒,就叫高飞喝。高飞也不客气,自斟自饮地喝起来。陆桥在床上躺着,偷眼看着高飞。高飞喝了几杯酒,突然说头晕,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陆桥叹了口气,原来,他早就吩咐老婆在酒里搀上了麻药,为了保住全家,他也只有这么做了。
  陆桥下床来,把高飞的鞋袜脱下,看到他脚底板上果然有三根黑毛。看来官差说得不假,高飞能飞檐走壁,靠的就是这三根黑毛!陆桥一咬牙,把三根黑毛给拔了下来。
  陆桥这一拔毛,高飞脚下作痛,睁开了眼,问:“舅舅,你要做什么?”
  陆桥叹了口气,说:“外甥,把你为非作歹的根去了,舅舅也是为你好呀!”高飞明白了,想起身,可麻药起了作用,连坐也坐不起来了。
  这时官差们闻讯赶来了,上前给高飞上了好几道锁链,架起他来就走。
  眼看着外甥被官府捉去,陆桥心里挺难受,可又想,断了外甥做贼的本事,也是件好事,坐几年班房,再出来也就改邪归正了,到时候自己操心给他成个家,也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姐姐了。
  3.盗亦有道
  于是,陆桥每天都往衙门里跑,打听外甥的事怎么样了,判了什么罪,可是衙役根本就不让他进。有一次,陆桥又去打听外甥的案情,碰上以前到他家里抓人的官差,陆桥就拿出银子来求他,说一定要见见外甥。不料官差对陆桥说:“你那外甥犯的是死罪,你就别再找他了。”
  陆桥听了,惊得一下子瘫倒在地。官差告诉陆桥,高飞轻功了得,专偷达官贵人,官员们早已对他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却又抓不住他,就给办案的衙役下了死命令。衙役们没办法,就想到了陆桥……
  陆桥回家后一头就倒在了床上,这回他病得更厉害了。原来是自己害了外甥,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姐姐呀!
  陆桥在床上病了十几天,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这天夜里,陆桥在床上躺着,突然房梁上有人说话:“舅舅,病还没好吗?看来咱爷俩这酒还真是喝不成了。”
  陆桥掌灯一看,只见外甥高飞正盘在房梁上。陆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劲,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说:“孩子,你是怎么出来的?可叫你舅舅担心死了!”
  高飞一下子从房梁上跳下来,站在陆桥面前说:“那几条铁链子、几间破牢房,怎么能关得住我?我想出来就出来了呗。”
  陆桥问:“他们不是说,你脚上没了三根毛,就没本事了吗?”
  高飞说:“那是江湖上的讹传,功夫都是练出来的,凭着三根毛怎么能飞檐走壁呢?”
  陆桥点点头,又担心地对高飞说:“外甥,你在这里也不安全,那些官差知道了怕又要追来了。”
  高飞却说:“舅舅,你就放宽心吧,不到天明,他们是发现不了的。我来是想跟舅舅道个别,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陆桥忙叫老婆倒酒来,他要和外甥好好喝几杯。高飞却从怀里拿出一个酒杯来,说:“少拿一个酒杯吧,上次喝酒,我拿了你一个官窑酒杯,这回正好还回来。”
  陆桥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了外甥的规矩,真是“贼不走空”呀,上回他中了自己的麻药,还没忘了顺手牵羊。
  陆桥与高飞推杯换盏地喝了不少酒,不知不觉天快亮了。高飞站起来说:“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舅舅可要保重呀!”
  陆桥真有些舍不得,差点流下泪来。高飞又对陆桥说:“不久后这里将发生一件大事,那便是你外甥做的。”陆桥正想问什么事,高飞人影一晃,早已经出去了。
  第二天,陆桥担心官差们再来找自己,官差却没来,他这才放心了。可老婆却对陆桥说,她梳妆台上放着的一只金钗突然没了。陆桥就知道一定是外甥拿了。
  不久后,外面传来一个消息:附近几个州县的几十名官员,都被一撸到底了。原来他们在修黄河堤坝的时候偷工减料,贪污了朝廷拨下来的河工银子。陆桥感到这事一定跟外甥有关,一打听才知道,那些官员贪污的罪行是被钦差大人查出来的,而钦差大人能查清此事,却是多亏了一个账本子。那个账本子上清清楚楚记录着修筑黄河堤坝的几个州县,如何克扣朝廷饷银、又如何做假账抹平,一笔笔一件件,都记录在案。
  陆桥隐约明白了,一定是外甥高飞盗取了河工的账本子,再交给钦差大人……陆桥不由得嘴里念叨着:“盗亦有道,盗亦有道呀!”
  4.相见无期
  几年后,陆桥读书有成,终于金榜题名,得了个探花,由朝廷任命做了一方县令。陆桥立志做个好官,做县令期间,清如水明如镜,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
  这一天夜里,陆桥处理完衙门的事,回到家里,见书房里亮着灯。陆桥有些犯疑:自己并没进书房,怎么会有灯呢?他加快脚步进屋,见里面一片狼藉,书被扔了一地。陆桥暗叫不好,一定是招贼了,可是查看了一番,什么也没丢。陆桥很奇怪,无意间扭头一看,书案上放着一只金钗。那不是老婆几年前丢的东西吗?陆桥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外甥来了。
  陆桥想,自己这个外甥只偷官不偷民,现在自己也是官了,看来他连舅舅也不放过呀!突然,陆桥想起一件事,书房里除了这些书外,床底下还有个箱子呢。他伸手就摸腰间的钥匙,想去打开那个箱子察看一下,刚摸到钥匙,转念一想,却放下手来,转身向房梁上喊:“梁上的外甥,下来吧,咱爷俩好好喝一杯。”
  陆桥这话刚喊出口,房梁上人影一闪,高飞露出脸来,向陆桥嘿嘿一笑,说:“舅舅,你怎么知道我还没走呢?”
  陆桥说:“贼不走空呀,你没拿走一件东西,怎么能走呢?”
  高飞笑了,说:“还是舅舅最了解外甥呀!”说着飞身跳下来。
  高飞下来后,陆桥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又叫差役办些酒菜来。两人坐下来喝了几杯,陆桥就说:“刚才舅舅差点上了你的当,我看到屋里被翻得这么乱,就想打开那个箱子看看,又一想,你这是投石问路呀,我要是打开箱子就露白了,不正好告诉你值钱的东西藏在哪吗?”
  高飞嘿嘿一笑,说:“舅舅长经验了。”
  陆桥开玩笑地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有你这么个外甥,我能不防着点吗?”他接着说,“既然你来了,我不妨打开箱子叫你看看我的宝贝。”
  陆桥说罢,真的从腰间掏出钥匙,把箱子打开。只见箱子里除了几本书和几件衣物外,最值钱的就是两颗夜明珠了。一颗是家传的,一颗是高飞赠给舅舅的,别的再也没有了。高飞不觉肃然起敬,说:“舅舅,我这一路上听说你是个清官,还不敢全信,刚才在你家里转了一遭,果然没发现一样值钱可偷的东西,直到现在我还是两手空空。看来我这贼不走空的规矩真要破了。”
  陆桥却说:“既然是规矩就不能破,我就把这把钥匙交给你,算是你偷的。”
  高飞脸一红,说:“舅舅,这怎么能行呢?”
  陆桥爽朗地一笑,说:“咱们俩做个约定吧。如果我成了贪官,拿了不该拿的钱,你就来偷我,直接拿着钥匙开箱子就是。”
  高飞看陆桥是认真的,便不好意思地把钥匙装进了衣兜里。两人一直喝到深夜,高飞才站起来告辞,他人影一晃就到了门外。
  陆桥看着高飞的背影,流下了眼泪。他知道,自己以后永远见不着这个外甥了—外甥不能破了“贼不走空”的规矩,而自己又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叫他偷,他们只有一生不见了。
  等高飞走没了影,陆桥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盗亦有道,盗亦有道呀!”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3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