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20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18

    读者来信

  • tian_xia-121

    天下

  • tou_zi_wu_yu-4

    投资物语

  • li_cai_yu_xiao_fei-116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8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_shu_zi-68

    声音数字

  • sheng_huo_yuan_zhuo-6

    生活圆桌

  • hao_dong_xi-115

    好东西

  • zao_can_li_de_zhong_guo

    早餐里的中国

  • wu_han_guo_zao_ping_shi_zhong_de_long_zhong

    武汉过早:平实中的隆重

  • wu_han_guo_zao_zhi_nan

    武汉过早指南

  • yu_mi_zhi_xiang_de_zao_can_xie_zou_qu

    鱼米之乡的早餐协奏曲

  • zao_an_chen_zhi_mei_pao_zai_yang_rou_li_de_xi_an

    早安晨之美,泡在羊肉里的西安

  • gei_wo_yi_ge_mo

    给我一个馍

  • zeng_gao_da_shu

    甑糕大叔

  • na_xie_cang_hai_yi_zhu

    那些沧海遗珠

  • xia_men_bu_xian_bu_shi_gu_zao_wei

    厦门:不鲜不食古早味

  • lai_cuo_cheng_bian_shi_sao_he_xia_men_wang_shi

    赖厝埕“扁食嫂”和厦门往事

  • zao_can_ba_ba_zhang_cong_ming_he_ta_de_ying_yang_zao_can

    “早餐爸爸”张淙明,和他的营养早餐

  • jiu_chi_zhe_xie_jie_xiang_xiao_dian

    就吃这些街巷小店

  • gui_yang_qi_ri_shi_fen_ji

    贵阳七日食粉记

  • zao_an_xing_yi_shou_gong_de_feng_jing

    早安兴义:手工的风景

  • chang_wang_mian_yi_wan_hao_xi

    肠旺面:一碗好戏

  • zai_zao_can_yu_xiao_chi_zhi_jian

    在早餐与小吃之间

  • yang_zhou_zao_cha_jing_zhi_yu_yi_shi_mian_zi_he_di_yun

    扬州早茶精致与仪式,面子和底蕴

  • lai_yi_wan_zao_mian_ji_xu_zhui_gan_sheng_huo

    来一碗早面,继续追赶生活

  • zao_can_zhuo_shang_de_yang_zhou_ba_guai

    早餐桌上的“扬州八怪”

  • guo_chan_yi_miao_de_xin_ren_lian

    国产疫苗的信任链

  • zhe_yi_ci_de_kuan_song_hui_you_he_bu_tong

    这一次的宽松会有何不同?

  • wang_yue_che_wei_he_chu_xing_bian_nan

    网约车为何出行变难

  • she_jiao_wang_luo_xian_qi_de_tai_quan_re_chao

    社交网络掀起的泰拳热潮

  • qian_long_di_de_zun_wei_yi_gui_chu_de_shang_guo_feng_fan

    乾隆帝的尊威(一)跪出的上国风范

  • xu_ni_huo_bi_de_zu_qiu_ji_xiang

    虚拟货币的足球迹象

  • ma_di_si_wei_he_ren_wei_ren_qing_geng_zhong_yao

    马蒂斯为何认为“人情”更重要

生活圆桌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物降一物


  文 孙欣
  图 谢驭飞
  夏日长且炎热,开窗通风,总是会进个把苍蝇飞蛾,在灯下眼前,嗡嗡乱转,惹得人心烦气躁又无可奈何。这时候总指望两只猫能忽然被激发出打猎的本能,上蹿下跳,哪怕砸破几个茶碗,要能抓住这些肮脏的飞虫也好。两只猫偏偏早对苍蝇飞蛾失去了兴趣,知道它们没肉也没滋味。不是落到猫鼻子上的话,猫才懒得追。于是只能寄望天敌一物降一物,希望能在屋角养二三十个蜘蛛。
  蜘蛛是种非常神奇的动物:体态轻盈,动作纤巧,一夜之间能在露水草叶间扯起一张圆圆的大网。蜘蛛的新网,还没被风和烈日和它的食物毁坏以前,非常漂亮。蛛丝上常常挂着一串串细小的露珠,晶莹剔透,有如钻石珠串。蜘蛛网上捆了飞虫以后,就失去了宝光,变成了可怖的夺命窟。不知道蜘蛛界是否会炫耀蛛网捆住的飞虫躯壳以夸富。如果蜘蛛真的能家养,用来防蚊子飞蛾苍蝇应该十分有效。
  中国人相信万物皆可成精,动物成精,要吸取人的元气才能变化形体,长生不老。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人通过修行得道成仙,长生不老,不用再吃饭,但是还免不了人世间那些蚊叮虫咬的苦,就连佛祖也不例外。《西游记》里的金鼻白毛老鼠精,偷吃如来面前灯盏里的香油。蝎子精把如来的手指扎一下,如来也疼得不轻。佛法无边,降得住天生石猴,治不了蝎子。蝎子下界去,捉住唐僧要成亲。好在观音菩萨说出蝎子精的克星——二十八宿中的昴日星官。昴日星官来到,现出本相,是个六七尺高双冠子的大公鸡。立在坡前叫一声,蝎子精已经筋酥骨软死掉了。这些动物成精成仙,作妖作怪,到了以命相搏的时候,还是要现出本相,靠看家的本事来分高下。妖怪们千辛万苦炼的内丹、法力、称手兵刃,在克星面前一点儿也使不出来。琵琶大的蝎子精,敌不过双冠子大公鸡。
  最近读了另一个故事也颇有趣。西天有五个老鼠成精,下得界来吸取人类元气,变作个假秀才占了他的妻子,被包拯识破。余下四鼠要救兄弟,一变作皇帝,一变作国母,一变作丞相,一变作包拯,瞬时东京大乱。包拯上天求计,被指点要去西天佛祖那里借玉面猫,最能降鼠。玉帝派使者到了雷音寺,寺中的佛祖菩萨却不愿意借,说雷音寺藏经楼有鼠患,全靠这猫捕鼠。玉帝使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佛祖以苍生为念,才借了。玉面猫下界来,目运二道金光,前脚一伸有如猛虎,一口一个,瞬间咬死假皇帝、假国母、假丞相、假包拯,轰动了东京百姓,万人围观。看来雷音寺闹金鼻白毛老鼠精,不是偶发事件。雷音寺的经文也怕老鼠咬,也要靠神猫除患。仙境自有仙境中的害虫,蚊子苍蝇、老鼠白蚁。我佛慈悲,不忍诛戮,克制害虫,只凭一物降一物。

完美沙拉


  文 欧阳宇诺
  图 谢驭飞
  法国厨师阿图尔·勒·凯斯纳有一道“腌红葱头拌野苣沙拉”食譜,用料包括:红葱头、野苣、香脂醋、红葡萄酒、白砂糖、百里香、桂叶、松子、帕尔玛干酪、橄榄油、海盐、鲜磨胡椒。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不同滋味与质地的平衡妙不可言。一种真正的口感爆发!”但问题是,如果严格按照他的程序来完成这道沙拉,花费时间相当惊人。将红葱头煎上10分钟呈金黄色后,要加入香脂醋、红葡萄酒、白砂糖、百里香和切成两半的桂叶,小心搅拌,盖上锅盖的同时,留出一小块能让蒸汽轻柔飘走的空间,极其、极其温和地煮上“两个小时”。
  据说“沙拉”一词的语源是来自拉丁文的盐“sal”,意思是“加了盐的、用盐调过味的、盐渍过的”,后来,“沙拉”慢慢变成了用盐调过味的蔬菜的代称。现今,一般认为沙拉除了盐之外,还需要淋上油醋混合的酱汁。对于我而言,全麦面包搭配柠檬汁调味的沙拉,是极其日常的晚餐。那种要花费30分钟以上时间去完成的沙拉,基本不在我自己动手操作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凯斯纳的“腌红葱头拌野苣沙拉”,我只是看看食谱而已,若是在某家餐厅的菜单上看到,我会点来尝尝,但它绝不会出现在我家的餐桌上。看看我自创的简易沙拉做法:打开冰箱,拿出里面的生菜、苦菊、菠菜、芝麻菜等蔬菜,清洗它们的同时,加热一锅水,水沸腾后,将清洗过的蔬菜在水中迅速焯一下,然后放进盘子里。之后,放一小把核桃、碧根果、腰果、杏仁等坚果类,再切一些苹果、橙子、火龙果之类的糖分较低的水果,撒上黑芝麻,淋上柠檬汁,搭配全麦面包和低因咖啡,完美的晚餐出现了。最妙的是,这份完美晚餐里沙拉的用料配比完全可以跟随你的心情而转变。
  吃这样味道略显寡淡的沙拉,有时会令人感觉抑郁。我有一个当演员的朋友,最近因为角色需要,必须减重10斤,每天吃不加任何调味料的蔬菜沙拉和一点白水煮鸡胸肉。吃了10天,他说他感觉自己很不开心,容易暴躁发脾气。我安慰他说,体重秤上的数字,和你在别人心中的分量往往成反比,所以,继续努力吧。
  作家村上春树喜欢蔬菜,每天都吃许多沙拉。大如脸盆的碗里装着满满的蔬菜,大口大口地吃。他在檀香山哈利库拉尼酒店泳池畔的餐馆HWAK发现了一道绝妙的沙拉,将马诺生菜、库拉番茄和毛伊岛洋葱拌一拌,简单之极,味道却美极了。他说:“午餐时我总是吃这个。只要有热乎乎的面包卷加上这道沙拉,再配上冰啤酒,别的什么都不需要了。”然而不知为何,HWAK将这道魅力无穷的沙拉从菜单上删除了,令村上春树深觉不便。据说毛伊岛洋葱比普通洋葱贵,而且在夏威夷之外很难买到。这么看来,如果谁能开一家网上沙拉用品店,专门提供毛伊岛洋葱啦、马诺生菜啦、库拉番茄啦等等,买够一定金额后包邮快递到家,生意会不会相当好呢?

带着世界杯旅行


  文 二公子
  图 谢驭飞
  整理出远门的行李箱,对有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时间去逛街,李老师还是把人字拖塞了进去。运动装备也带着吧,万一开会晚饭应酬倒时差的间歇还有空健身呢!加上脚上穿的皮鞋,才出去两天就带三双鞋子?唉,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于是李老师把整理好的衣服物品重新倒腾出来,摆在床上重新晒一番。
  但最令他发愁的,倒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一座世界杯——大力神杯模型,等比例石膏坯外镀金。是老马的。老马——马可斯是德国人,爱喝啤酒,更爱足球。老马不是德国足球队主教练勒夫那样衬衫袖子挽得整整齐齐、围巾带得一丝不苟的帅气大叔,而是中年已过,前额头发开始凋谢,肚子越来越圆的胖老头。虽然他镇上的球队这几年一蹶不振,但这不妨碍他经常兴高采烈地讲述他和足球的很多故事,其中一个是他在里约街头认出了球王贝利并让他签名。等到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说“哇哦”的时候,老马会告诉你他当时多喝了两杯这事情也许根本没发生过。
  但是老马在2014年夏天去巴西看世界杯是真的,为此他提前一年请假、买机票、订酒店。到了巴西,他怕辛辛苦苦买到的球票丢掉,就把票放到了贴身衣服里。巴西天太热,老马每天衣服都湿透,球票也难以幸免。于是老马每天晚上会把汗水浸过的半决赛、决赛球票用电吹风烘干,第二天再贴身放好。
  那个夏天的德国队没有早早打道回府,而是摧枯拉朽横扫巴西队再绝杀阿根廷夺冠,老马起初很担心自己的德国身份,结果却和很多输球输得心服口服的南美兄弟都交上了朋友。巴西人怒自己球队不争气,阿根廷人抱怨运气,但都很热情地请老马喝酒庆祝德国队胜利。老马常说那年世界杯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回忆,他手机里的现场进球录像一直留着,那一叠皱巴巴的球票就裱在老马的办公室里。
  上次老马来中国出差,听说中国网上有售世界杯,就淘了个模型送到自己的酒店,准备带回去。付款到货,模型重量、真实感俱佳,可惜底座在运输途中碎了。后来商家赔了一个送来,可是老马已经等不及回国了。
  于是给老马带的世界杯,成了去歐洲出差的李老师的一件行李。怕再给摔碎了,李老师没有托运,而是哼哧哼哧地抱着世界杯泡沫盒子出关入关。排队时抱累了就扛着。
  没想到的是,带着世界杯旅行比他想象的更有趣。第一次过安检,一直盯着X光机的安检员就突然瞪大了眼睛。这是你的?对!世界杯?对!给朋友的礼物!哇!
  一路上转机,盒子里的世界杯被好几个海关安检员发现,李老师也不含糊,干脆拿出来让大家瞻观、把玩、合影。平时这些一身肃穆的制服官员,个个绽开了笑容。
  到了德国出关的时候,李老师干脆把世界杯拿出来捧在了怀里。排队到他,移民官员看到他,就开始微笑了。足球,是世界通用的语言。

他来自江湖


  文 中读用户@Vancasting
  图 谢驭飞
  姜文的《邪不压正》风头正劲,我找来了原著小说《侠隐》看。1937年,人们再听到李天然的江湖恩怨,已经惊讶得下巴要掉下来,那些只有在武侠小说中才出现的武林高手、刀光剑影,还真的就存在于人们身边。这种违和感带给人的错愕,我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也同样经历了一次。我身边有一位好像来自遥远江湖的功夫高手。
  习武之人自有一个江湖世界,我认识的这位老人家,曾经是在天桥撂地的“跤王”,如今已经八十有余,儿孙满堂、桃李天下,江湖中也稳坐德高望重的地位,老人家有意把自己一生习武摔跤的经历记录下来,于是也就有了和他长达一年多的接触、访谈。
  老人年轻的时候,和李天然回北平复仇的时代差不多,也是20世纪30年代,那个时候的北平,男孩儿仍然有尚武风气,只不过现实中的北平江湖,并没有那么神秘莫测、与世隔绝。清朝亡了之后,曾经靠武艺在宫里供职的善骑营,大多流落民间,生活困顿,只能靠传授武艺为生。流传有序的功夫,也就再次在民间兴盛了起来。那可都是真功夫,并非耍耍套路的花拳绣腿,而是实战中犀利、利落,招招切中要害的拳脚。
  那时候北平人的日子,那叫一个苦,人们到永定门外火车站等活儿,装车卸车,干最脏最累的活儿,没有火车来的时候,好习武的几个小哥们儿,就比画比画、切磋切磋。那个时候都舍不得穿着衣服练,两个人练跤之前,都把衣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一边,珍惜着呢,因为就这一件衣服,打坏了就没的穿了。
  对于老人的身手如何,我总是抱幻想他能给我们露两手,但是又觉得对一位“跤坛宗师”级别的人物,不好意思开口。不过,和老人聊天的细节中,也能有幸一窥一二。当老人讲到摔跤和练功的技法时,说到兴奋处,一跺脚,你就能感觉到那脚力的扎实,动作幅度不大,也没什么声响,但能感觉到地板又闷又厚地震颤了一下,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内力”吧。
  见识了老人身手的一点影子,我对那些跟现代生活毫无交点、像平行线一样存在的“武林中人”,更加好奇了。但如今像他这样的习武之人越来越少,曾经的那个江湖,也只剩一点残存的影子。
  老人的回忆录终于付梓的时候,正逢老人八十大寿,他的徒子徒孙,给他张罗了一个盛大的典礼,二三百号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老人贺寿。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让徒弟表演摔跤助兴,最后自己也上台来了几个回合,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人亮出真正的摔跤功夫。搭衣,拱手,蓄势待发,一个弓步蹿身上前,四条有力的臂膀钳在一起,角力,较量,盘旋试探,猛然发力,一招制敌……那一天老人红光满面,意犹未尽。我想在他心中,那个武林的江湖是永存的,那一刻,21世纪的车水马龙、喧嚣聒噪,仿佛都隐退了声音,属于他的江湖又回来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1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