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rao_yi_tiao_bi_jiao_yuan_de_lu

    绕一条比较远的路

  • gai_wan_cha

    盖碗茶

  • cheng_zi

    橙子

  • xiu_yan_yu_fu_rong

    绣眼与芙蓉

  • guo_he

    过河

  • hu_ma_yi_bei_feng

    胡马依北风

  • wo_men_de_cai_feng_dian

    我们的裁缝店

  • xiang_ya_se_mao_yi

    象牙色毛衣

  • yi_ge_mu_tou_shu_bao

    一个木头书包

  • wu_ti-3

    无题

  • yong_you_ni_yi_qian

    拥有你以前

  • sheng_ri

    生日

  • qing_guan_zhi_si

    清官之死

  • mu_pen_sheng_man_piao_liu_sheng

    木盆盛满漂流声

  • dian_nian_yi_zhang_hua

    惦念一张画

  • er_yi_zhi_tu

    二一之徒

  • wan_shui_zhe_de_sheng_huo_tai_du

    晚睡者的生活态度

  • bie_huo_de_xiang_ge_bing_xiang

    别活得像个冰箱

  • yi_ke_shu_yi_yang_de_da_bai_cai

    一棵树一样的大白菜

  • bu_lu_ke_lin_mei_you_peng_zhang

    布鲁克林没有膨胀

  • han_men_ru_he_chu_gui_zi

    寒门如何出贵子

  • wang_luo_she_jiao_ni_xing_zhe

    网络社交逆行者

  • mei_li_de_huang_yan-3

    美丽的谎言

  • na_shen_me_zheng_jiu_zi_ji

    拿什么拯救自己

  • fu_qin_gei_wo_de_san_feng_xin

    父亲给我的三封信

  • xiang_ai_yi_qian_ge_chun_tian

    相爱一千个春天

  • ao_te_lai_si_de_mi_mi

    奥特莱斯的秘密

  • chu_shi_zhi_dao

    处世之道

  • can_guan_ru_he_rang_ni_hua_de_geng_duo

    餐馆如何让你花得更多

  • fu_qin_de_shou_yi

    父亲的手艺

  • kou_men_shi_yi_zhong_li_xiang_zhu_yi

    抠门是一种理想主义

  • lan_ren_gai_bian_shi_jie

    懒人改变世界

  • alphago_shi_zen_me_xue_hui_xia_wei_qi_de

    AlphaGo是怎么学会下围棋的

  • zhi_ming_shang_biao_de_lai_li_he_han_yi

    知名商标的来历和含义

  • ji_lun_xiao_ying_yu_he_lan_bing

    棘轮效应与荷兰病

  • jing_jing_de_jiao_xing_jia

    静静的绞刑架

  • ke_lian_de_huang_di

    可怜的皇帝

  • yan_lun-78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76

    漫画与幽默

  • tui_xiao_dian_hua

    推销电话

  • dao_meng_kong_jian

    盗梦空间

  • zhen_zheng_de_kuan_shu

    真正的宽恕

  • yue_liang_yu_rong_yao

    月亮与荣耀

  • kan_jiao_xia

    看脚下

  • shui_pian_shui

    谁骗谁

  • dou_shi_lin_shi_gong-2

    都是临时工

  • lao_jing

    老境

  • xie_jiang_de_qi_dao

    鞋匠的祈祷

  • shi_guang-2

    时光

  • liu_bai

    留白

  • yue_guang_zhui_guo_lai

    月光追过来

  • shi_jian_jiao_yi

    时间交易

  • yu_shu

    余数

  • xin_yang_zi_bai

    信仰自白

  • qu_ye_wai_fa_xian_sheng_ming_ying_jie_2016_nian_de_tian_wen_sheng_yan

    去野外,发现生命,迎接2016年的天文盛宴

生日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在埃莉诺·布莱克的81岁生日那天,一群鸟从窗户飞进了她的厨房。它们又大又脏又黑,几乎有猫那么大,比她想象中的鸟要大得多。它们的恶臭、它们的鸣叫、它们疯狂扑腾的翅膀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她坐下来吃了颗消水肿的药片,然后拿起电话,按下自动接通她儿子的按钮,他是个医生。
  “伯纳德,”她说,“屋里有群乌鸦。”
  “才早上5点,妈。”
  “是吗?对不起,这里是7点。我忘了。但真的有乌鸦在厨房里飞。”
  “妈?”
  “嗯?”
  “你的药都吃了吗?”
  “吃了。”
  “格鲁克医生给你开过什么新药吗?”
  “没。”
  “你刚才说怎么了?”
  “屋里有一大群乌鸦。”
  伯纳德没说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说。
  “我只是在想有时候新的药物会影响人的感官系统。”
  “你想不想听听它们的声音?”
  “行,”他说,“好主意,让我听听。”
  她把话筒朝上对着天花板。鸟的鸣叫声如此之大,她知道即使离得很远他也能听到。
  “怎么样?”她说。
  “见鬼。”
  “我该怎么办?”
  “它们攻击你了吗?”
  “没有,但不管怎样,我想让它们出去。”
  “我在丹佛怎么让它们出去?”
  她想了一下,说:“要去丹佛的人不是我。”
  他在电话里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像个孩子。“我只是在想,”他说,“我不可能在科罗拉多抓把扫帚赶走在纽约的那些鸟。”
  “那怪谁?”
  “妈。”他说。
  “嗯?”
  “打电话给SPCA(爱护动物协会,下同),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会派人来赶走它们。”
  “他们很忙。”
  “我知道,”他说,“别打911,那是应对紧急事件的。打普通的SPCA。好吗?”
  “好。”她说。
  他顿了顿后说:“你可以过会儿打回来让我知道事情怎么样了。”
  “好。”
  “没问题?”
  “没问题。”她等了一会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了。”他说。
  她挂断电话。过了一会儿,除了两只,其他鸟都原路从窗户飞了出去。那两只走了另一条路,穿过她开在那儿的转门飞进了起居室。她跟着它们走进去。其中一只正在书架上跳来跳去,而就在埃莉诺看它的时候,另外一只从房间中央笔直地飞向窗户,一头撞到玻璃上。窗玻璃颤动着,那只鸟踉跄了几下,随即重整旗鼓,又来了一次。有那么一会儿,埃莉诺就站在那儿看着,然后她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香草汽水,给自己倒了一杯。她喝完汽水,把瓶子放回去,再重新坐下来,拨了911。
  “紧急热线。”一个女人说。
  埃莉诺没说话。
  “911紧急热线。”
  “有群乌鸦在我房间里。”
  “你应该打SPCA。”
  “它们要把窗户撞破了。”
  “听着,”她说,“我们本来是不提供这类建议的,但你可以悄悄走到一只鸟的后面,然后捉住它。它们不会伤到你。我是在农场长大的。”
  “我是在这儿。”
  “你可以的,”她说,“你也可以打SPCA。”
  挂了电话,埃莉诺回到起居室。一只鸟还栖息在她的书架边上,翅膀一张一合,而另外那只——发疯的那只,笔直地飞向前窗,重重地撞上去,掉到窗台上,然后接着再逃回空中。窗户上已经有一小块淡蓝色的羽毛油脂的斑点。那只鸟又撞了一次,扑打着翅膀掉到窗台上,这次它停在那儿,歇着不动。
  “待在那里,”她说,“我来开窗。”
  她朝那只鸟走了两步,尽可能让身体的其他部位保持不动,她旁边书架上那只镇定的鸟歪着个脖子,头轻轻地一扯一扯——下,上,侧面,下。她停下脚步。发疯的那只鸟立在那儿。让埃莉诺惊恐的是,她可以透过它的皮肤看到它怪异的脉搏正沿着翅膀和身体狂乱地颤动,似乎整只鸟就是一颗正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她纹丝不动地站了好几分钟,盯着它。
  “你好。”她说。
  它抬起翅膀,似乎又要飞向窗户,但接着又放了下来。
  “我丈夫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朋友。”她说。
  鸟没有动。
  “为什么你不能像你的朋友那样呢?”她用下巴指指书架上的那只。她朝窗户又走了一步。现在她离发疯的这只已经近到可以看见它弄皱的、淡紫色的胸部羽毛和眼睛里黑色虹膜外的一圈黄边。它没有抬高翅膀,只是像刚才另外一只那样歪着头。她向它伸出双手,伸到一半停住。“今天是我的生日。”她低声说。她就那样等着,双手伸着。那只鸟把头歪了一下又缩回去,然后就一动不动地立着。等它安静下来有一会儿了,她才把手完全伸过去,放在它微微颤抖的身体两侧。
  有一刹那,被拉长了的、古怪的一刹那,自然法则似乎失效了,在一刹那她几乎没觉得有什么奇怪,那只鸟一动不动。它油油的、冰冰的,它歪掉的羽毛戳着她的手掌。在那一瞬间她想到的,竟然是那天她丈夫查尔斯走进起居室,向她宣布肯尼迪总统打算对古巴发射导弹。当他告诉她那个消息的时候,她感觉就跟现在一样,仿佛自然界发生了什么她不太理解的小问题,就像现在她不太理解这只鸟为什么一动不动,直到它突然尖叫一声,在她手里扭动着,然后飞到空中。
  她退后几步。它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又撞向玻璃,这次是靠近书架的另一扇窗。那只镇定的鸟离开它的栖木,直接穿过门厅,飞进了她的卧室。她穿过屋子走进厨房,开始找SPCA的号码。
  一个男人接的:“协会。”
  “有两只乌鸦在我家里。”埃莉诺说。
“你试过赶它们出去吗?”
  “试过。我照警察说的办法抓了一只,但它咬了我一口。”
  “它们现在在哪儿?”
  “在起居室,”她说,“一只在另一个房间。”
  “好吧,”他说,“告诉我你的地址。”
  他们讲完,埃莉诺挂上电话。她已经活得够久了,久到足以知道什么叫静观其变,所以她关掉卧室的灯,走回起居室,拿掉罗斯福总统坐过的那张椅子上的塑料罩膜,然后呢,双臂交叉,一屁股坐上去。现在,那只疯鸟平静了。它站在窗台上,时不时地在那段木头上趾高气扬地向前急促地走上三四步,然后转向她,头上下点动。她也向它点点头。
  门铃响了,她起身打开楼房对讲器。是SPCA的人。当她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她看见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子站在那儿。
  “那么,”她说,“你说的那些乌鸦在哪儿?”
  “在起居室,”埃莉诺说,“你再不到它就要把玻璃撞破了。”
  “我一接到电话就来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个女人走进起居室。那只鸟从窗台跳到窗框上,然后又跳回窗台。那个女人站着一动不动,眼睛盯着鸟。“那不是乌鸦,”她终于说道,“那是鹩哥。这里很少见的品种。”
  “我是在纽约长大的。”埃莉诺说。
  “我也是。”那个女人退后几步,转过身背对着鸟,开始欣赏埃莉诺的起居室,“你知道,乌鸦在这儿也很少见。对了,你有没有汽水什么的?外面很热。”
  “我看看。”
  埃莉诺走进厨房。她打开冰箱门,站在那儿,然后又关上。“我什么都没了。”她叫道。
  “没关系。”
  她倒了一杯水端出去给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喝了口水。“好,”她说,“现在我想我要动手捉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
  “真的?”
  “是的。”
  “您多大了?”
  “81。”
  那个女人拿起那杯水,做了个干杯的动作说:“那么,81岁快乐。”放下杯子,她走过去打开前窗,然后蹲下来向那只鸟靠近。她的头歪向一边,粗壮的胳膊向前张开,当她离窗户只有几步远的时候,她朝前一弯身,把那只鸟握在手里。它扑腾了几下,然后便静静地待在她手里,她转身走向那扇打开的窗户,放了它,它飞向空中。
  那个女人走后,埃莉诺给儿子又打了个电话。医院的人去喊他,他接电话的时候听上去有点烦。
  “很难弄,”她说,“SPCA的人只好来了。”
  “他的活儿干得漂亮吗?”
  “嗯,漂亮。”
  “好,”他说,“那我就放心了。”
  “那鸟是一种稀有的品种,”埃莉诺说,“他必须用一种带金属把手的捕鸟器。一副有铰链的长钳子……”
  “好,那我放心了。”
  “你在忙吗?”
  “嗯,是的。”
  “那好吧。”
  “好。”
  “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他说,“就这样。”
  电话挂断后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还是那个SPCA的女人,她捧着一束用报纸包着的康乃馨。“给,”她说,“SPCA祝您生日快乐。”
  “哦,”埃莉诺说,有一下子她觉得自己就要哭了,“它们真美。”
  那个女人走进房间,说:“我只是觉得您是个好心的太太。”
  “太谢谢你了。你要喝杯茶吗?”
  “不,谢了。我只是想把花拿上来。我还有许多求助要处理。”
  SPCA的女人笑着碰碰埃莉诺的肩,然后转身走下楼。
  埃莉诺关上门拿出花。她凑近了去看那些花的花茎,想找到一些迹象表明它们已经被放了好几天,但没找到。她把它们拿进厨房,洗了个花瓶,把它们放进去。然后她给自己倒了半杯香草汽水。等喝完了,她走进卧室,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开始写信。
  亲爱的布什总统:
  我是罗斯福总统的一个朋友,在我81岁生日之际写信给您,是关于今天一个稀有物种毫无预兆地闯进了我的生活,而我需要一个像您这样的人亲自伸出援手。
  她坐直身体把信看了一遍。就在这时,那只镇定的鸟飞下来停在书桌边上。埃莉诺猛地退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哦,”她说,摸摸自己的心,“当然。”
  然后她双手拍拍头发又坐了下来。那只鸟歪着头看她,埃莉诺也看它。它的身体是黑色的,但她能在它胸部的羽毛上看见一道颜色随光线而变化的彩虹。它趾高气扬地朝她走了几步,头颤动着,左,右,前。它的眼睛是黑色的。
  她伸出手,身体稍有一点前倾,然后,慢而稳地移动头部,摸了一下那块羽毛就缩回来。那只鸟跳起来,张开翅膀。她坐回去,看着它。她只是一个住在公寓里的老妇,而它不过是一只迷路的小鸟。可惜他们不能互相说话。她很想知道这只鸟几岁了,以及生活在天空中,是什么样的感觉。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1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