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xiang_tong_de_kuai_le

    相同的快乐

  • xiao_hua_15_ze-13

    笑话15则

  • ye_fang_nong_hu

    夜访农户

  • yu_shang_ge_hen_jiao_se

    遇上个狠角色

  • xian_ling

    显灵

  • qi_zhong_ren_sheng

    棋中人生

  • zu_che_bai_sha_kuo

    租车摆啥阔

  • shi_jiu

    试酒

  • liang_jin_bai_mian

    两斤白面

  • sun_zi_yao_ding_hun

    孙子要订婚

  • yu_ren_jiong_shi

    愚人窘事

  • shi_hua_shi_shuo-3

    实话实说

  • xiao_yu_miao_ping

    笑语秒评

  • zhao_dui_xiang-2

    找对象

  • ling_hun_gan_ying_shi

    灵魂感应师

  • huo_chi

    火痴

  • du_she_ji_hua

    毒蛇计划

  • bang_gong_feng_bo

    帮工风波

  • tian_jia_guang_gao_wei

    天价广告位

  • bao_yang_shi_de_guo_cuo

    保养师的过错

  • shuo_zhen_hua_de_yong_qi

    说真话的勇气

  • duo_xing_hao_shi_you_qian_cheng

    多行好事有前程

  • men_dang_hu_dui

    门当户对

  • shui_dong_le_wo_de_yu_e

    谁动了我的余额

  • fen_bu_chu_de_sheng_fu

    分不出的胜负

  • ling_lei_mian_shi-2

    另类面试

  • a_p_qiao_zhua_bai_chi_ke

    阿P巧抓白吃客

  • bu_yong_huan_de_zhai

    不用还的债

  • si_ling

    司令

  • yi_ci_ji_hui

    一次机会

  • fu_weng_de_yan_jing

    富翁的眼睛

  • wen_nuan_fa_sheng_zai_shun_jian

    温暖发生在瞬间

  • ying_bian

    应变

  • shang_gou

    上钩

  • gou_wu_qi_yu

    购物奇遇

  • te_chang

    特长

  • ren_cai_jin_shou

    人才尽收

  • gai_mi_ma

    改密码

  • qian_yong_gao_shou

    潜泳高手

  • tao_le_yi_jie_ke

    逃了一节课

  • xiao_wu_jian_da_wu

    小巫见大巫

  • cai_pai

    彩排

试酒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老杨是东北人,年轻时就热爱二人转,一唱就是几十年。后来有了些名气,就在自家老城区,搞了一家二人转大舞台,十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
  最近几年,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二人转大舞台也是这地一家,那地一家,一个劲地开个不停,再加上过春节时,老杨被检查出得了脑梗……于是,这大半年来,老杨就在琢磨: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可以有更好的桥段和点子。再说自己也太累了,该给自己这家大舞台,找个接班人了!
  说到要找接班人,老杨首先想到的,便是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这两人不仅聪明,还很忠诚。
  说到底,忠诚才是老杨最在乎的……千里送皇嫂,这要把皇嫂拐跑了可怎么办?那怎么知道两人谁更忠诚呢?老杨思索良久,有了办法。
  这天晚上,老杨分别给老大和老二打了电话,说他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让他们来陪喝酒。老大和老二辗转好久,才终于找到这地方。
  整個小镇上,似乎就只有这家小酒馆还亮着灯。老大老二赶到时,桌子上早就摆好了菜。老杨说:“你们哥俩怎么才来,这瓶酒我都快喝光了!”
  师徒三人推杯换盏,不一会儿都喝得醉眼蒙眬。老杨絮絮叨叨越说越多,这哥俩才渐渐明白:原来老杨寻到此处来喝酒,并不是偶然……
  老杨年轻时学唱二人转,跟了个师父,师父对他情深义重。后来师父死了,老杨最近几年才打听到,师父的儿子出了车祸,落了个残疾,一个人在这儿开了家酒馆……此后老杨有空就来,也不说破缘由,总借故多花点钱。
  老杨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一日为师,一辈子都要记恩的!”说到这里,老大老二才明白:今天师父叫他们二人来,是借题发挥,给他们上课的!
  当晚,老杨触景生情,喝得酩酊大醉。老大和老二也感触挺深,陪着师父说了一大通知心话。
  第二天,让老杨感到奇怪的是,老大没来上班。老杨打电话去问,老大说他腰疼,要歇几天。老杨一听,愣了一下,安慰他好好休息。过了没几天,老大来上班时,老杨告诉他:“既然你腰不好,就先去食堂帮帮忙好了。”老大听了一头雾水,隐隐觉着事情不妙……
  又过了几天,老大来到食堂上班。可刚进门,就有人说,食堂被人承包了,让老大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老大问:“谁说的?”
  “是杨老板的意思。”那人很平静地说。
  老大思索了片刻,最后也只能叹息着,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老大想不通,前几天喝酒时还师徒情深的,怎么一喝完,立马就被解雇了呢?打电话,老杨也不接。但既然逐客令都下了,再解释也没有什么用。老大没法子,只能离开了。
  很快半年过去了,老大和老杨一直没有联系。听人说,老二不久前也离开了老杨的大舞台,自己在临城又搞了一个同样的二人转大舞台,生意相当好。
  这天,老杨突然上门找老大,手里拎着两瓶酒,说是来找徒弟喝酒解闷的。老大原本记着老杨的绝情,想要拒绝,却见老杨满头白发,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两杯酒一下肚,老杨就流了泪:“老大啊,都是师父不对,错怪了你啊!我哪里想到,这老二才是个贼啊!”
  原来,数月前那次喝酒,老杨的本意是想考验一下两个徒弟,看谁对他更忠心。
  老杨假装喝醉,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眼看着老大和老二一同走出小酒馆。
  在那破地方,根本招不到出租车,这点老杨心里非常清楚,他只想看看,在自己行动不便时,两个徒弟会有什么做法。结果过了很久,只有老二拉了一辆木板车,回到小酒馆……
  老杨接着唠叨,说老二用木板车拉着自己回家,一路上坡,累得满头大汗。老杨最后看不下去,就从车上跳了下来,搂着老二,动情地说:“徒弟,以后这大舞台就是咱师徒俩的!这管理权啊,我交给你了!”
  第二天,老大没来上班。老杨心想:肯定是老大听说老二把自己拉回来,没脸见人了,便谎称腰疼。老杨气不过,便把老大请出了大舞台。
  可谁知,这老二天生就是个贼,那天他看出老杨在故意装醉,便特意表现一番。等他拿到了管理权,就在外地另起锅灶,把老杨的大舞台完全掏空了。
  老杨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边说边不停地喝酒。老大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突然说:“师父,人心是不能试的!”
  老杨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老大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了起来……
  那天,见老杨在酒桌上人事不省,老大和老二一同走出酒馆,老二说:“哥,师父是装醉。出门时,我看见他拿眼偷偷瞅我俩。小酒馆和他熟,我们只管走我们的就是。”
  老大说:“师父心脏不好,万一夜里有了病,连急救的药都没有。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把他送回家吧!”
  老大和老二打了很多电话,可没有出租车愿意来。他们一路走一路打车,最后在离小酒馆很远的地方,找到一处工地。工地上亮着灯,有个工人正在用一辆板车拉水泥。
  老大和老二便上前说,想借板车一用。那工人有些为难:“明天清早前,我得把水泥运到前面那个空地上。正巧我家里孩子生了病,所以我要赶紧运。这样吧,你们用板车也可以,但必须留一个人,在这里给我运水泥。不行的话,你们就别打扰我干活了!”
  老二一听,当即答应。他让老大在这儿先等着,待他用板车把老杨送回家后,再回来帮老大运水泥。老大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答应了。可等了很久,老二一直没回来,老大也联系不上他。眼看着那一大堆水泥,老大没办法,只能一袋袋地往空地背。
  一百斤一袋的水泥压在肩上,老大觉得越来越沉,似乎只要一松气,立刻就会被压扁似的。眼看着就要天明了,水泥终于还有最后一袋,老大面露喜色,可是就在这时,他脚底一滑,连人带水泥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老大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此时他的膝盖处已是鲜血淋漓……
  一直到天大亮,工地有人开始上班了,老二才拉着板车回来。他见老大膝盖破了,显得很内疚。他告诉老大,自己把老杨送回家,怕他有事,又陪他说了会儿话,不知不觉天就亮了。老大听了,只是笑着说:“没事就好!”
  老大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老杨的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去上班。老大想:如果我说运水泥摔了腿,师父肯定会觉着我是在邀功呢,还是别说了……于是他就回答说:“我有点腰疼,想在家歇一歇!”
  老杨头次听老大说起这一段,不由得百感交集。再看老大憨厚朴实的样子,他更是觉得愧疚重重:“老大啊,这话你为什么不早说?”
  老大“嘿嘿”一笑:“人心毕竟隔肚皮,您试都试不出来,我说了就行?”说着,他掏出一个笔记本递给老杨,“不过这半年,我也琢磨了很多新的段子,师父您看看,能不能用啊?”
  老杨一怔,感动不已:“我的好徒弟啊,师父老了,早就写不出好段子了。你的水平一直是下一辈里最高的,编的段子哪会不能用啊?大不了我招一批新人,从头教起!老大啊,你可要来帮忙,以后这大舞台,就是咱师徒俩的了!”
  (发稿编辑:赵嫒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56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