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chu_xin

    初心

  • you_di_yuan_de_zhong_sheng_hui_hen

    邮递员的终生悔恨

  • shi_er_shou

    诗二首

  • ci_ke

    此刻

  • ren_sheng_de_yi_wan_mian

    人生的一碗面

  • yu_san

    雨伞

  • shi_lou_tai

    失楼台

  • tie_niang_zi_jian_gu_rou_qing

    铁娘子:坚固柔情

  • zui_mei_ren_rui_zhe_yang_zou_lai

    最美人瑞这样走来

  • te_li_du_xing_pan_guang_dan

    特立独行潘光旦

  • xing_qu_yu_ren_sheng

    兴趣与人生

  • wa_er_deng_hu_pan

    瓦尔登湖畔

  • du_shu_de_yi_shu

    读书的艺术

  • wang_zhe_zhi_shi

    王者之师

  • bu_wo_bu_hui_xia_zai_ni_de_gou_pi_ying_yong

    不,我不会下载你的狗屁应用

  • wang_er_de_shui_jing_he_zhong_guo_de_you_jia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 ru_guo_luo_si_fu

    如果罗斯福

  • shi_nian_fang_jia_diao_kong_meng

    十年房价调控梦

  • bei_jing_bing_ren

    北京病人

  • huo_bi_liu_shi_zhi_mi

    货币流失之谜

  • 2013_nian_shi_da_qu_shi_bao_gao

    2013年十大趋势报告

  • gan_bu_zou_de_dai_ke_lao_shi

    赶不走的代课老师

  • na_xie_xiao_que_xing_dai_lai_de_rou_ruan

    那些小确幸带来的柔软

  • fu_qin_bu_shi_feng_zi

    父亲不是疯子

  • yuan_shi_cong_lin_zhong_de_zheng_jiu_gu_shi

    原始丛林中的拯救故事

  • mu_qin_de_jing_xi

    母亲的京戏

  • hong_se_yang_zhuang

    红色洋装

  • lao_shi_qing_xiang_xin_wo_nv_er

    老师,请相信我女儿

  • pi_pi_de_qing_chun_sui_yue

    痞痞的青春岁月

  • shuo_shuo_huai_hai_zi-2

    说说“坏孩子”

  • bing_xue_li_de_shan_quan

    冰雪里的山泉

  • kai_shi_bu_zhuan

    开市不赚

  • yi_shu_de_zi_zun

    艺术的自尊

  • jia_zhuang_hui_he_pu_tao_jiu

    假装会喝葡萄酒

  • xiu_jia_hui_lai_di_yi_tian_yao_zuo_de_si_jian_shi

    休假回来第一天要做的四件事

  • piao_yang_guo_hai_qu_si_wang

    漂洋过海去死亡

  • ta_mu_de_nan_ti

    塔木德难题

  • yi_ge_yuan_wang

    一个愿望

  • nin_yi_ding_shi_gong_cheng_shi_ba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 yan_lun-5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5

    漫画与幽默

  • zi_ran_geng_ti_deng

    自然更替等

  • la_jiu_dai_ke

    辣酒待客

  • wo_de_fu_qin_jie_xuan

    我的父亲(节选)

  • wo_he_ni_de_di_yu

    我和你的地域

  • xing_pian

    行骗

  • ai_xu_yao_lian_min

    爱需要怜悯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yi

    “《读者》光明行动”(一)

失楼台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外婆家。那儿有最大的院子,最大的自由,最少的干涉。偌大的几进院子只有两个主人:外祖母太老,舅舅还年轻,都不愿管束我们。我和附近邻家的孩子们成为这座古老房舍里的小野人。一看到平面上高耸的影像,就想起外祖母家,想起外祖父的祖父在后院天井中间建造的堡楼,黑色的砖,青色的石板,一层一层堆起来,高出一切屋脊,露出四面锯齿形的避弹墙,像戴了皇冠一般高贵。四面房屋绕着它,它也昼夜看顾着它们。
  是外祖父的祖父填平了这块地方,亲手建造了他的家园。他先在中间造好一座高楼,买下自卫枪支,然后再建造周围的房屋。所有的小偷、强盗、土匪都从这座高耸的建筑物得到警告,使他们在外边经过的时候,脚步加快,不敢停留。
  轮到外祖父当家的时候,土匪攻进这个镇,包围了外祖父家,要他投降。他把全家人迁到楼上,带领看家护院的枪手站在楼顶,支撑了四天四夜。土匪的快枪打得堡楼的上半部尽是密密麻麻的弹痕,但是没有一个土匪能走进院子。
  舅舅就是在那次枪战中出生的。枪战的最后一夜,洪亮的男婴的啼声,由楼上传到楼下,由楼内传到楼外,外祖父和墙外的土匪都听到了这个生命的呐喊。据说,土匪的头目告诉他的手下说:“这户人家添了一个壮丁,他有后了。我们已经抢到不少的金银财宝,何必再和这家的子孙结下仇恨呢?”土匪开始撤退,舅舅也停止了哭泣。
  等我以外甥的身份走进这个没落的家庭时,外祖父已去世,家丁已失散,楼上的弹痕已模糊不清,而且天下太平,从前的土匪已经成了地方上维持治安的自卫队。这座楼唯一的用处,是养了满楼的鸽子。
  外祖母经常在楼下抚摸黑色的墙砖,担忧这座古老的建筑还能支持多久。砖已风化,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处的石灰多半裂开,楼上的梁木被虫蛀坏,夜间隐隐有像是破裂又像摩擦的咀嚼之声。很多人劝我外祖母把这座楼拆掉,以免有一天忽然倒下来压伤了人。外祖母摇摇头,她舍不得拆,也付不出工钱。每天傍晚,一天的家事忙完了,她搬一把椅子,对着楼抽她的水烟袋。水烟袋“呼噜呼噜”地响,楼顶的鸽子也“咕噜咕噜”地叫,好像她老人家跟这座高楼在亲密地交谈,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
  喜欢这座高楼的除了成群的鹁鸽,就是我们这些成群的孩子。它给我们最大的快乐是满足了我们破坏的欲望。那黑色的砖块看起来就像铜铁,但是只要用一根木棒或者一小节竹竿的一端抵住砖墙,一端夹在两只手掌中间旋转,木棒就能钻进砖里,有黑色的粉末落下。轻轻地把木棒抽出来,砖上留下浑圆的洞,漂亮、自然,就像原来就生长在上面。我们发现用这样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刺穿看上去如此坚硬的外表,实在快乐极了。在我们的身高所能达到的一段墙壁上,布满了这种奇特的孔穴,看上去比上面的枪眼弹痕还要惹人注意。
  有一天,里长来了,他指着我们在砖上造的蜂窝,对外祖母说:“你看,这座楼确实到了它的大限,随时可能倒塌。说不定今天夜里就有地震,它不论往哪边倒都会砸坏你们的房子,如果倒在你们的睡房上,说不定还会伤人。你为什么还不把它拆掉呢?”
  外祖母抽着她的水烟袋,没有说话。
  里长又说:“这座楼很高,连一里外都看得见。要是有一天,日本鬼子真的来了,他们老远先看见你家的楼,一定要开炮往你家打。他们怎么会知道楼上没有中央军或游击队呢?到那时,你的楼保不住,连邻居也都要遭殃。早一点拆掉,对别人、对自己都有好处。”
  外祖母的嘴唇动了一动,什么也没有说。
  一架日本侦察机忽然到了楼顶上,那刺耳的声音好像是对准我们的天井直轰。满楼的鸽子惊起四散,就好像整座楼已经炸开。老黄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围着楼“汪汪”狂吠。外祖母把平时不离手的水烟袋丢在地上,把我搂在怀里……
  里长的脸比纸还白,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警告:“好危险呀!要是这架飞机丢个炸弹下来,一定瞄准你的这座楼。你的家里我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这天晚上,舅舅用很低的声音和外祖母说话。我梦中听来,也是一片咕噜声。
  一连几夜,我耳边总是这样响着。
  “不行!”偶然,我听清楚了两个字。
  我在“咕噜咕噜”声中睡去,又在“咕噜咕噜”声中醒来。难道外祖母还在抽她的水烟袋?睁开眼睛看,没有。天已经亮了,一大群鸽子在院子里叫个不停。
  哎呀!我看到一个永远难忘的景象,即使我归于土、化成灰,你们也一定可以提炼出我的这部分记忆。云层下面已经没有那巍峨的高楼,楼变成了院子里的一堆碎砖,几百只鹁鸽站在砖块堆成的小丘上“咕咕”地叫,看见人走近也不躲避。昨晚没有地震,没有风雨,但是这座高楼塌了。不!它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蹲下来,坐在地上,半坐半卧,得到彻底的休息。它没有打碎屋顶上的一片瓦,甚至没有弄脏院子。它只是非常果断而又自爱地改变了自己的姿势,不妨碍任何人。
  外祖母在这座大楼的遗骸前面点起一炷香,喃喃地祷告。然后,她对舅舅说:
  “我想过了,你年轻,我不留你牢守家园。男儿志在四方,你既然要到大后方去,也好!”
  原来一连几夜,舅舅跟她商量的,就是这件事。
  舅舅听了,马上给外祖母磕了一个头。
  外祖母任他跪在地上,她居高临下,把责任和教训倾在他身上:
  “你记住,在外边处处要争气,有一天你要回来,在这地方重新盖一座楼……
  “你记住,这地上的砖头我不清除,我要把它们留在这里,等你回来……”
  舅舅走得很秘密,他就像平时在街上闲逛一样,摇摇摆摆地离开了家。外祖母倚着门框,目送他远去,表面上就像饭后到门口消化胃里的食物一样。但是,等舅舅在转角的地方消失以后,她老人家回到屋子里哭了一天,连一杯水也没有喝。她哭,我也陪着她哭,而且,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清楚地感觉到,远在征途的舅舅一定也在哭。
  以后,我没有舅舅的消息,外祖母也没有我的消息,我们像蛋糕一样被切开了。但我们不是蛋糕,我们有意志。我们相信抗战会胜利,就像相信太阳会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一样。从那时起,我爱平面上高高拔起的意象,爱登楼远望,看长长的地平线,想自己的楼阁。(清荷夕梦摘自江苏文艺出版社《一方阳光》一书,李小光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