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读者》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 xi_huan_xiao_s_chai_san_4s

    喜欢小S,拆散4S

  • xing_ye_ren_jiu_bu_le_zhe_ge_xing_ye

    行业人救不了这个行业

  • wu_yuan_de_tu_wei

    无援的突围

  • shu_zi_sheng_huo_hong_liu

    数字生活洪流

  • jin

  • xiu_li_da_heng

    “修理”大亨

  • kai_fa_zhe_ni_bei_shen_me_you_huo

    开发者,你被什么诱惑?

  • shi_xin_de_di_xian

    失信的底线

  • wu_can_ji_jin

    午餐基金

  • zhi_zhang_wang_chao

    智障王朝

  • wu_long_zhi_bei_hou_de_yang_dian_feng

    “乌龙指”背后的“羊癫疯”

  • zhong_xin_ding_yi_zhi_nan

    “重新定义”之难

  • wei_ding_lei_zhi_zhao

    为丁磊支招

  • shui_hei_le_hei_mei

    谁“黑”了黑莓

  • xing_ba_ke_bei_chong_dan

    星巴克被“冲淡”

  • ai_ji_de_su_ming

    埃及的宿命

  • mei_zu_xiao_mi_hua

    魅族“小米化”?

  • la_zhan_de_wu_nai

    拉詹的无奈

  • hua_wei_de_xin_jia_zhi_guan

    华为的新价值观

  • bye-bye_wo_de_4s

    Bye-bye,我的4S

  • ru_he_zuo_cheng_mei_guo_lao_da

    如何做成美国老大?

  • mai_che_de_huan_huan_nao_jin

    卖车的,换换脑筋

  • deng_dai_chun_tian_de_ji_qi_ren

    等待春天的机器人

  • jia_bao_xu_rong_jing_ji_de_yin_mi_sheng_cun

    假包:虚荣经济的隐秘生存

  • shun_feng_xu_shi

    顺丰蓄势

  • bai_li_shang_xian

    百丽上线

  • ibm_zhong_su_ying_jian

    IBM:重塑“硬件”

  • zai_cheng_dou_ding_zhi_mi_lan

    在成都定制“米兰”

  • yun_duan_shang_de_nong_chang

    云端上的农场

  • da_hua_gang_guan_xia

    大话钢管侠

  • kan_ren_xia_yao

    看人下药

  • bie_yi_wei_ban_li_zhong_guo_jiu_bu_jiao_shui

    别以为搬离中国就不交税

  • cong_ye_wen_dao_ye_zhun

    从叶问到叶准

  • hao_ji_lin_de_gong_jiang_jing_shen

    郝继霖的工匠精神

  • xu_you_da_shi_chu_mei

    嘘,有大师出没

  • ni_xuan_dui_ban_gong_lou_le_ma

    你选对办公楼了吗?

  • za_jiao_hua_ju

    杂交话剧

  • bu_hen_bu_lin_dan

    不狠不林丹

  • shi_jiu_shi_de_zheng

    侍酒师的“证”

  • she_shou_nan_lei_jun

    射手男雷军

  • yi_dong_ban_gong_yes_huo_no

    移动办公YES 或 NO

  • gen_jia_ge_wan_xin_li_you_xi

    跟价格玩心理游戏

  • zhang_dan_dan

    张丹丹

数字生活洪流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宽频的普遍使用使越来越多人愿意为数字化信息付费,比如人们只需按月付费就能在移动设备上获取Netflix和Spotify公司提供的海量信息,同时也进一步刺激人们消费更多数字化产品。据估计,未来5年里,网络媒体和在线娱乐公司每年的收益增长率将达13%左右。
  对于流媒体传播方式将对下载造成冲击的担忧,其实是不必要的。使用这些服务的人越来越多,交易额也就越滚越大。手机公司所提供的与音乐服务捆绑的订阅业务也刺激了消费。此外,流媒体传播方式确实能减少盗版行为,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既低价又合法、便利的方式来享受音乐。
  如今网站通过购买版权以在线传播流媒体内容,如Netflix、Hulu和亚马逊花费约30亿美元来获取授权许可,影视公司会在产品首播之后、重播之前出售这些产品的版权。
  在过去几年里,最大的变化是实体产品的减少,与此相比,电子化内容无疑具有低分销成本的优势。运送费用已越来越低,尽管公司为获取合法的内容资源仍需支付高昂费用,但企业间的竞争使得消费者获取电子化产品时支付更少的费用或者可以以租代买。
  面对这样的新趋势,出版商也在做出调整,如今电子书的销量因平板电脑使用数量的增加而上升。而平面广告设计公司则面临最大的冲击:电子陈列式广告的费用与彩版跨版广告相比显然低得多。所以,现在报纸通过制作利润较静态广告丰厚的在线视频广告,来适应趋势。此外,报纸还开始推广电子版订阅服务,并推进市场营销等新业务。
  互联网影响的深入会带来哪些变化呢?电子书的版权费约占净收入的25%,远高于印刷图书的16%,这更有利于作家事业的发展。许多音乐家在网上要比在音像店里得到更多的曝光。同样,新的科学技术也为媒体企业提供了机会,在互联网时代,档案的价值日益突显:档案拥有者能够从旧节目里获利。有了互联网,乐队可以通过流媒体数据来决定演出地点;出版商在将图书交付印刷前会将电子版放在网上试销并以此调整合理的图书价格。
  真有秒杀飞机的高铁?
  去年,加州为“加利福尼亚高铁”(CHSR)项目拨款77亿美元,高铁建成后将连接旧金山和洛杉矶。然而该项目并未受到普遍欢迎,再加上680亿美元这一高昂的估价,项目可能无法在短期内实现。
  特斯拉汽车公司的老板埃隆.马斯克提出了一个比传统高铁更好的方法——名为Hyperloop的设想。
  马斯克重提了“真空火车”这一科幻设想:以1200公里的时速搭载乘客,比喷气式飞机还快,往返于旧金山和洛杉矶只需半个小时。该系统以太阳能为动力,与高铁相比将占用更少的土地并成本更低,预算约为60亿美元。
  真空火车的概念由罗伯特.戈达德于1910年代首先提出。根据设想,车辆将在空气被完全抽空的密封管道里行驶,列车由于不受阻力影响从而可以达到极速。但这一直无法实现,因为维持一条长隧道的真空状态是十分困难的。所以,Hyperloop并非是完全的真空火车。马斯克计划尽可能地抽取管内空气,使管内压强大致达到火星表面压强的六分之一。
  一些人担忧,乘客会不喜欢在狭小的舱室里、接近音速在钢管里穿梭。此外,安全问题也是无可避免的,虽然吊舱可以装配轮子使得在电池不够电的情况下仍可缓慢运行,但这一项目即使具有可行性,也是困难重重。
  撇开工程技术问题,政治和经济上的障碍更难逾越。作为新事物,Hyperloop计划充满风险。过去许多政治资本和声誉资本都投入到了CHSR项目,加州政府已很难用一个完全不同的方案来取代它。沿着既有道路修建固然既减少成本又简化工程,但不少人仍对马斯克的低造价预算表示怀疑。
  过去马斯克曾表示,自己缺少时间来建造Hyperloop这个项目,因此应该将其放入公共领域让任何人都能尝试。在8月12日的电话会议上,他在谈到这个设想时表示,自己的想法也许正发生一些小改变:“我想,如果我写一篇论证性文章也许会有所帮助。所以事实上我可能会去这么做的。”
  《纽约客》:工资这么低,臣妾办不到啊
  几个星期前,华盛顿特区通过一项最低工资法案以期使沃尔玛支付给员工的最低工资达每小时12.5美元,随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吁国会提高每小时7.25美元的联邦最低工资标准。上周,快餐业工人进行了全国性罢工,要求将工资提高至每小时15美元。
  工人们不满的原因很简单:低工资、低福利、全职岗位较少。扣除通胀因素后的最低工资虽然比十年前高,但仍显微薄。大多数快餐业和零售业的工作为兼职,同时就业市场疲软也大大削弱了低薪工人的议价能力。
  历史上,低薪工作通常是青少年和妇女用来增加家庭收入的兼职工作。沃尔玛早期就是雇佣未充分就业的已婚妇女,而快餐业的劳动力则以青少年为主。如今这些工作却成为了许多家庭赖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因为在过去三十年里,美国经济并未创造出优质的中产阶级职位;与此同时,在发展最快的工种中,有六分之五的工资低于中值工资水平。
  这同样也是美国经济结构转变的结果。在1960年,美国企业巨头通用汽车作为最赚钱的公司,薪酬优厚,福特、标准石油等同样也在取得巨额盈利的同时高薪雇佣大量工人。而如今,美国的最大雇主已是那些通过压低工资和消除工会来获取低利润的零售商和快餐连锁店。
  这些企业虽取得巨额盈利,但边际收益不高。财富500强里所有零售商、餐饮连锁店和超市的利润之和还赶不上苹果一家公司。相比苹果的7.6万名员工,需要雇佣560万人的这些企业只能主要依靠低薪,才能使其保持盈利的同时仍能提供低价商品。国会计划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虽有望提高低薪工人们的生活水平,但要使这些工作的薪资达到中产阶级家庭收入标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除了提高最低工资,还需深化税收减免政策、强化社保体系、创造更多的中产阶级职位,以提高低薪工人议价的能力。
  《快公司》:私人旅游顾问驾到!
  假如一次公务旅行的回程,你有以下两种选择:第一种是上午十点左右起飞,中途有停歇,总时长7小时;第二种是直飞4小时,下午2点起飞,到达时间稍晚于第一种安排。另外,第一种飞行机上有Wi-Fi,第二种无网络但有后座电视且贵50美元,你的选择是?除此之外,你其实还得为复杂的座位安排、汽车租赁和酒店选择等而分身劳累。
  4390亿美元的美国旅游业市场是激发创新的源泉,但在很大程度上,新的网站和服务商诸如Hipmunk、Routehappy等已取代曾经的创新者和元老们成为如今的新宠儿。当你还计划着繁杂的旅行计划或者纠结于各种各样的旅行细节,在线旅游业务的出现已使得电脑由纯操作工具变身成为你的私人代理。
  如今旅游网站更具个性化和预测性。假设你下周二在休斯敦有个会议,旅游网站提供的服务将根据你的时间表和偏好扫描筛选出合适的航班。如果你是一个里程控或者更愿意花多200美元选择直飞,网站根据你的出行记录就能知道你的这一偏好甚至无需输入就帮你订好机票。如今最先进的旅游网站能够记住用户的偏好,并且随着谷歌等对这项业务的深入,计算机对机票预订的演算将更加智能化。
  Flightfox是一家众包旅行计划的新企业,如果你想找去南美洲的最佳省钱方案,包括城市、旅馆、景点的选择等等,将你的需求放在网上,超过1000个专业人士会竞相为你服务。而你只需选择其中一个,支付很少的费用,就能得到最佳的旅行方案。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