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tai-tan-ni-ke-de-chen-mei-yu-dan-sheng-zui-hou-160-fen-zhong-he-ci-hou-100-nian

    泰坦尼克的沉没与诞生最后160分钟和此后100年

  • tai-tan-ni-ke-hao-de-chen-mei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 tai-tan-ni-ke-hao-de-dan-sheng

    “泰坦尼克号”的诞生

  • fu-dong-de-tong-tian-ta

    浮动的通天塔

  • ying-guo-bu-tong-xun-chang-de-shi-ke-wo-men-xi-wang-yu-zhong-guo-ren-min-gong-xiang

    英国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希望与中国人民共享

  • han-guo-guo-hui-da-xuan-jing-xuan-nv-wang-de-ni-zhuan

    韩国国会大选:“竞选女王”的逆转

  • 8-6-ji-di-zhen-yu-jing-yu-di-si-wang-shuai

    8.6级地震:预警与低死亡率

  • wang-cheng-rong-li-yi-fen-pei-qian-gui-ze-xia-de-jiang-jin-feng-bo

    汪成荣:利益分配潜规则下的奖金风波

  • xin-hong-ji-shi-jian-bei-tiao-zhan-de-xiang-gang-di-chan-ba-quan

    新鸿基事件,被挑战的香港“地产霸权”

  • tai-hu-kuai-ting-shi-gu-duo-zhong-que-shi-xia-de-yi-wai

    太湖快艇事故:多重缺失下的意外

  • cai-zhi-fen-li-gui-fan-chai-qian-de-sha-che-ji-zhi

    裁执分离:规范拆迁的“刹车机制”

  • hua-lai-shi-jing-tou-qian-de-qiang-han-ren-sheng

    华莱士:镜头前的强悍人生

  • wu-jia-xiao-fan-dan

    物价小反弹

  • li-te-er-dun-yu-heng-ni-xi

    利特尔顿与亨尼西

  • ru-he-xu-xie-3-xi-chuan-qi

    如何续写3系传奇

  • xing-hao-ta-zhi-shi-cao-an

    幸好,它只是草案

  • shui-de-sai-jin-hua-he-zhong-sai-jin-hua

    谁的赛金花,何种赛金花

  • ba-lei-wu-nv-yan-yuan-zhi-tong

    芭蕾舞女演员之痛

  • zui-qin-de-ren-ke-neng-shang-hai-zui-shen

    最亲的人可能伤害最深

  • wo-shi-yi-yong-tong-zhen-shuang-mou-ying-shi-dai-yin-hen

    《我十一》,用童真双眸映时代印痕

  • shang-jie-de-dong-wu-he-hai-zi-men

    《上街的动物和孩子们》

  • sang-ta-ge-ri-ji

    桑塔格日记

  • xiao-fei-tiao-da-liang

    消费挑大梁?

  • ma-dou-ling-yu-shen-bing

    马兜铃与肾病

  • zui-jiu-niang

    醉酒酿

  • ju-ren-jiao-feng

    巨人交锋

  • 80-hou-bu-rang-ren-sheng-xin

    “80后”不让人“省心”

  • huan-qiu-yao-kan-su-lan-11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41

    读者来信

  • yi-he-tan-pan-zhong-qi-di-xian-yu-cheng-yi

    伊核谈判重启:底线与诚意

  • xu-li-ya-zhan-huo-zhong-ran-zhi-shi-ge-shi-jian-wen-ti

    叙利亚:“战火重燃只是个时间问题”

  • tian-xia-11

    天下

  • xiao-fei-li-cai-3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11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xue

    声音.数学

  • du-fu-du-deng-tai

    杜甫独登台

  • ben-xian-tu-shu-guan-jie-yue-xu-zhi

    本县图书馆借阅须知

  • tai-tan-ni-ke-hao-de-chuan-piao

    “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 sha-si-yi-ge-ji-dan

    杀死一个鸡蛋

  • hao-dong-xi-11

    好东西

  • shou-si-wei-ji

    寿司危机

  • da-jia-dou-you-bing

    大家都有病

  • tang-ge-hui-guo

    堂哥回国

谁的赛金花,何种赛金花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距离1937年戏剧家熊佛西的《赛金花》在北京禁演,已经有75年。2012年,田沁鑫导演,刘晓庆主演的关于赛金花的传奇剧《绝代风华》在中国开始巡回演出。这出戏里的赛金花是何种形象?是什么驱动力使得两位女性排演这个看似禁区的人物?
  排除政治符号化,给赛金花一个民间女性形象,她既对政治懵懂,又不由自主卷入时代,成就了一个传奇。这是她俩最后呈现出来的一个自己理解的赛金花。
  
  赛金花和刘晓庆
  在天津人艺的排练厅里第一次看见刘晓庆排赛金花的时候,就感觉到她对角色的热情:躲在角落,一遍遍小声背词设计戏,汗流满面,三个多小时的戏,台词量惊人。对于从没上过话剧舞台的她来说,肯定是巨大的考验。她每天早上刷牙的时候也看剧本,弄得剧本上都是牙膏的痕迹。
  公开场合,她开玩笑说之所以演话剧,是因为在舞台上,“皱纹长到脖子上也没人看见”。可是在私下,她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对称赞她年轻的田沁鑫大大咧咧地说:“我大概是DNA与众不同。”——她是真心这么认为。在剧场排练的时候,她吃盒饭,喝凉水,丝毫不保养。
  剧名《风华绝代》,除了对赛金花传奇身世的指代,当然也有对女主角容貌的赞美,刘晓庆心目中,自己也当得这种赞美。剧中很有一些动作是展现她身体的曲线的,而这些动作,很多出自她自己的设计。
  不过,更多与角色的重叠,不在容貌,还在双方的命运。田沁鑫说,在排戏的过程中,确实发现了刘晓庆和赛金花命运有重叠:都暴得大名,都是时代的传奇人物,甚至都进过监狱,被世人误解不少。
  赛金花并不是个容易搬上舞台的题材,从历史上看,此剧就颇受争议。1936年的抵御外侮的气氛中,中国掀起了《赛金花》热,剧作家夏衍写出了剧本《赛金花》,本意是讽刺当时的国民政府对外国势力卑躬屈膝,剧中官员对洋人磕头有声,台下的国民党高官张道藩看得勃然大怒,拿起一只痰盂扔上舞台,场内秩序打乱。结果此戏在南京上演没多久,就被禁止演出。
  两件事情使这出没有上演多久的话剧维持了长期的名声:一是鲁迅认为剧本突出“妓女救国”,他颇不以为然写文章讽刺: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也早已封为九天娘娘了;二是当时演员蓝苹和王莹争演女主角赛金花,被小报热炒。蓝苹后来的命运大家都知道。这出戏连累得1937年熊佛西在北京排练的《赛金花》也同样被禁止。此戏不仅在当时被禁,1949年之后,此题材更是成为禁忌,一直没能在舞台上出现。
  不过刘晓庆一直有演出赛金花的梦想,早年她和香港导演李翰祥合作,双方拍完《火烧圆明园》之后,就有拍摄影片《赛金花》的打算。李翰祥热爱清宫戏,也热爱民间传奇,身世复杂如赛金花者,可以串起他这两个爱好,非常适合他来导演。上世纪50年代他就想导演,可是当时香港电影投资不足,朋友劝阻他,“大戏小拍”会非常可惜。70年代他又想拍摄,和邵逸夫谈心,说到赛金花叛逆的性格,包括在大军压境时她展现出来的勇气,都让他动心。可是还是资金不足,梦想没有实现他就去世了。刘晓庆想接着演此电影,后来又曾想投资电视剧,因为敏感,此事一直拖到十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她实现了在舞台上出演赛金花的愿望。
  田沁鑫告诉本刊,排《四世同堂》的时候,投资方之一的某文化公司老总是刘晓庆的好友,他邀请田沁鑫帮刘晓庆排一出话剧,主题已经确定,就是“赛金花”,帮助刘晓庆圆她的舞台梦。刘晓庆之前很少演出话剧,她演的《金大班最后一夜》严格地说属于歌舞剧,话剧对于她很陌生。但对赛金花这个角色的兴趣,使她在将近60岁的时候还愿意登上话剧舞台,之所以找到田沁鑫,是因为她的朋友们觉得田有驾驭这个传奇角色的能力。她打算在全国巡回演出百场,作为自己晚年的代表作品。剧本还没出来,就已经在全国卖出去了大约50场的票。
  剧本出来后,没想到刘晓庆读了十几遍后选择拒演。刚开始的剧本里,突出的是晚清时代的众生相,赛金花虽然场场出现,可是更类似于串场人物,没有突出的表现段落。她看了又看,结果表示自己不愿意演,所带来的损失她来负责。田沁鑫开始了艰难修改剧本的工作。她和刘晓庆素不相识,对刘晓庆的了解来自于报章上那个夸张化的形象,可是见到刘晓庆之后,看见她一个动作要设计十几条,在破旧的排练厅里又朴素又专一,不由感叹,世人对刘晓庆的理解有多么扭曲。
  “每天,她和她在《小花》里那个角色一样,汗津津的,也不打扮。我觉得她是宝贝,可是被现实蒙上了灰尘,我这个戏里,想把她身上那些尘土都抖掉。”这也是她在《绝代风华》剧本中增添两个专门编造赛金花故事的小报记者的缘故。在田沁鑫心目中,刘晓庆的形象更多是她早年的银幕形象:《小花》中的女战士,衣服湿透了在台阶上爬,非常朴素,可是又性感;要不就是《芙蓉镇》里颠倒众生的胡玉音。
  田沁鑫说:“我不看电视剧,所以对她在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角色不关心,电视剧特别毁人,比如她演《武则天》是那股劲,别的电视剧导演也都要求她表现那股劲,这是工业化复制时代最简单的要求。”
  刘晓庆的赛金花应该是什么形象?田沁鑫手机里有不少翻拍的赛金花照片,加上阅读了大量原始材料,她对赛金花的理解是活生生的:很白,皮肤粉嫩,神态妩媚,会说很多种语言,外加娇嗲的苏州话打底,所以她肯定是交际场上的名流。“她为什么把书寓开在二马路而不是四马路?是因为二马路有银行和商家,不像四马路是完全的风月场所,她的书寓也不是赤裸裸的皮肉生意。”
  不少台词不是出于创作,而是来自当时小报的记录,比如什么赛金花左抛个媚眼,右抛个媚眼,来光顾者都有各种姿态。在田沁鑫眼中,刘晓庆这点很像赛金花,她15岁进部队,当时就是部队的美人,走到哪里都有眼光跟随。她一方面对自己的美丽很清楚,但就因为如此,她不自恋。“觉得一切都很简单。”这点和赛金花很像,美丽只是随身携带的工具。
  另一点很像的地方,赛金花从状元家出来之后,终日周旋在高官贵族之间,刘晓庆成名后也是如此。最相像的地方,特别能触动刘晓庆,就是赛金花在北京斡旋了建造“公理战胜”牌坊后,本来被京城百姓捧得很高,可是随即就被回京的老佛爷扔进了监狱,这段故事勾起了刘晓庆的若干回忆。她和她的妹妹在台下看到台上别的演员讲述赛金花进监狱的那段时,两人都愣了半天。
  最有意思的是刘晓庆养的小狗,排练时也跟着她。那只狗是她刚从监狱出来时朋友赠的,已经养了多年,很有感情,她在舞台上表演赛金花的痛苦时,那只小白狗会跟着着急刨地,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不能相信。
  如何做一出传奇剧
  在编剧安莹和导演田沁鑫的设置中,这出戏是一出传奇剧,不是严谨的历史剧,也不是一般的任意创造的历史人物剧,这种剧种,在中国舞台上很少出现。当年夏衍的剧本她们看过,突出的是借古讽今,是一出政治剧。“我们肯定不能做那种类型的戏剧,唯一可以参照的,是莎士比亚的传奇剧,例如《辛白林》,还有《暴风雨》,剧中有不少真实的大人物出现,悲中带喜,喜中又含有悲剧影子,最后以一个矛盾解决的结尾为主。”田沁鑫说,这倒是她想要的结尾,赛金花真实的命运太悲惨了,她想来想去,拒绝了悲剧结尾,而是拿赛金花结婚做了结束,加上刘晓庆嬉笑怒骂风格的结尾,让整体没那么悲观。“本来最后一幕设计的赛金花被生活打击得很沧桑了,是一种绝望感觉,可是让晓庆姐照那种风格演绎了一遍,完全没有意思了,于是我叫她按照她自己预设的风格演出,嘿,活色生香,刘晓庆就是个生活打不倒的女人。”
  编剧安莹本来展现的是晚清众生相,上至达官贵贾,下至书寓里的三六九等人物,如何把这些人物和赛金花的关系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田沁鑫花了很多工夫。一开场,是赛金花从状元家里主动出走,跑到上海周旋于各路人等之间,田沁鑫要的是气氛,能突出晚清那种剧变中的光怪陆离风格:在最时髦的带有意大利装修风格的五楼五底大房子里,外面是外滩,一群留着大辫子的老爷们,还有妖娆的倌人们彼此打情骂俏,争风吃醋,但是,又对尚未出场的赛金花非常好奇:曾经的状元家妾,随状元出使多国,可是现在又抛头露面。不过,这种好奇不是善意,田沁鑫反复要求演员,介绍赛金花的时候,就像是卖弄自己家养的一条珍奇的哈巴狗,众人的语言和肢体也要有这种感觉。
  按照历史记载,不少大人物和赛金花有过接触,包括李鸿章和荣禄、盛宣怀等人,但是他们究竟在何时何地与赛金花见面,并不清楚,笔记和报刊的记载多数属于臆测;而写《孽海花》的曾朴,写《官场现形记》的“游戏报”主编李伯元等人也都和赛金花有接触,如何梳理这些关系?田沁鑫做了双重结构:一方面,是各路大人物和赛金花接触的过程;一方面,是李伯元和他的手下记录,编造赛金花故事的过程。这样的结构,可以把本来不好处理的段落用亦庄亦谐的风格讲述出来。
  最典型的就是赛金花与八国联军的统帅瓦德西的关系。田沁鑫翻阅了瓦德西的传记,里面只字未提赛金花,但是当时小报,包括曾朴的小说《孽海花》中,都把两人的交情写得很重要,还有两人裸体从失火皇宫逃出的不堪传闻。这段如何处理?田沁鑫的方式是,先根据史实演出赛金花的窘境,当时联军进军,她的班子本来做北京的王公大臣生意,一下子生意清淡,生活难以维持;街道上尸体横陈,也使她深受触动;当时李鸿章要找人和瓦德西谈判,会德语的赛金花进入了他的视野。这些都是史实。可是始终站在前台的两个小报记者添油加醋的加工后,赛金花究竟如何打算、她干了什么、她和李鸿章有什么关系,都暧昧不清起来。
  更暧昧的是后面,就是历史上成为公案的赛金花是否和瓦德西见了面。在这幕里,整个关系是这样表现的:记者在前面描述,赛金花和一个说着京剧腔调的瓦德西按照记者的描述在后面表演,两人表演非常夸张,像提线木偶。说的台词也夸张,赛金花说:答应我三条,否则,土豆不给你,女人不给你。而瓦德西也用京腔夸张回答,这一场充满了民间对历史现场的扭曲想象。一场最难表现的戏,被表现得也真实也不真实,赛金花是否救国之类的大问题就此被拆解掉了,避免了无谓的争论,这出戏是典型的田沁鑫风格。
  在田沁鑫和刘晓庆的理解中,赛金花不一定是什么政治人物,对家国大事也并无清晰认识,可是历史把她推向前台,她也承担了自己该做的部分。历史上,她确实有过“国家是人人的国家”这幅手迹,话剧里展现的是,这句话由李鸿章教给她,她也懵懂地挺身而出了。不过在骨子里,赛金花还是个民女,刘晓庆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了所有台词和动作:她会跳起来打架;她会大方地卖弄风情;又有些豪气,对金钱随手来随手去。根据资料,赛金花借钱给别人,从来都不会少于10元,所以她有了“赛二爷”的外号。巧合的是,这些都和刘晓庆的气质暗合,她多年协助自己看中的导演拍戏,包括姜文那部成名作《阳光灿烂的日子》。
  田沁鑫说,刘晓庆比自己年长,加上此部话剧是命题作文,她本来不想对刘晓庆的表演有任何要求。可刘晓庆在现场的表现只能用“刻苦”来形容,一个跪的动作,刷就下去了,还反复请她分析人物。最后两人协作,就是把刘晓庆前些年演电视剧的那些套路全部去掉,把心底的她自己拿出来。“她心底的自己,就是个满身都是风情的、真诚的四川女孩。”田沁鑫觉得,像刘晓庆这种人,放在任何时代,都能成为明星。“她身上那种性感掩饰不掉,可惜我们国家电影行业太少类型,没有这个年龄的女主角。”
  最后一场,是历经沧桑的赛金花和她早年资助过、后任江西财政厅长的魏斯炅结婚。史实上,这段婚姻不幸福,魏斯炅很快去世,赛金花晚年在北京非常落魄。不过赛金花去世后,墓碑上写的“魏赵灵飞”的身份,表示她对魏的感情。
  舞台上到婚礼就结束了,田沁鑫说,这女人太惨了,没有人对她感恩,她只是被众人猎奇和侮辱的对象,所以创作过程中田沁鑫也很压抑,干脆就在赛金花婚礼上结束了整部戏。舞台正中,刘晓庆一身白婚纱,是根据当年照片来的造型,周围缓缓走过的,是李鸿章、荣禄等亡灵。刘晓庆这时候的台词是:“虽然大起大落,但也没有遮住我一代新女性的风采。”这时候,台下掌声不断,既是针对剧中角色的,又是针对演员本身的。
  
  刘晓庆:我不喜欢赛金花
  对于赛金花,刘晓庆反复强调,她并不认同:“她是一个很草根、很会利用男人的女人,但我刘晓庆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不踩着男人的肩膀向上爬,反倒是别人踩我的肩膀。”
  重登舞台,刘晓庆解释,她不是勉强自己的人,而是因为自己爱打球,爱玩电子游戏,还喜欢看动画片,状态年轻,所以适合演出这个角色。这次演出,剧场里坐着几代观众,他们都被刘晓庆的一句台词“我一代新女性的光芒”所打动,每到此处,掌声雷动。
  
  三联生活周刊:听说你很想演出赛金花这个角色,被她的命运所打动,这个题材也是你自己定的,是这样吗?
  刘晓庆:其实事出偶然。巨龙公司的老总刘中魁总来说服我演话剧,他是我的老朋友,大概觉得我的演出能卖票,所以每年都上门谈这件事。我不懂话剧,总觉得话剧闷,之前演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算是歌舞剧,《阿房宫赋》属于纯舞剧。登上话剧舞台,我是有心理恐惧的。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是谢晋父子上门邀请的我,他是我敬佩的导演,我当时又刚从监狱出来,登上舞台,让全国观众看到我,是好事。场场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也有另外一种恐惧,不过和这次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有个原则,只演出原创话剧,所以开始大家闲聊了很多题材,包括潘金莲,也开玩笑说过慈禧,偶然提到赛金花,由于题材敏感,开始也没太当真,没想到后来真成了。我对赛金花的兴趣是逐渐增加的,里面有两句台词:一句是“请太后老佛爷还朝”;另一句是“朝中有老佛爷,在野有赛二爷”。因为我演过慈禧,对这个与她同时代的女性也好奇起来,演到最后越来越有激情。
  三联生活周刊:你看到最初的剧本后曾经拒绝演出,是因为当时人物不鲜明吗?后来修改后你又同意演出了,这又为什么?
  刘晓庆:是因为我看不懂最早的剧本,她就是个串场人物,性格在哪里?我找不到。我演过许多传奇的女性,像慈禧,像武则天,她们的自我都很强大,但是赛金花相对就很模糊。我演金大班,小说里面人物性格就很分明,舞台上,又有大量舞蹈来烘托人物,比这个好演多了。赛金花在《孽海花》里面就是模糊的,最初的话剧剧本同样有这个问题。后来剧本慢慢完善,我也越来越喜欢。
  我从没有说过我适合演出赛金花的话,你们得帮我纠正。我是慢慢才找到了我的风格的赛金花。第一幕特别长,有52分钟,还是群戏,赛金花上来得有平地起风雷的感觉,我演得很花力气。到第三幕,剧情应接不暇,她的傍家离开她,魏斯炅上门找她恋爱,李鸿章上门动员她去德营谈判,外面还有两个记者编排她。这时候,我演得整个人有燃烧起来的感觉,感觉很丰富。
  三联生活周刊:台词是最大的困难吗?包括是不是用话剧方式发声,困扰你吗?
  刘晓庆:还好,赛金花是南方人,不需要用标准的普通话来说话,她当时就因为懂洋文,又会一口很嗲的苏州话而著称。所以我不要求自己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来演绎这个角色,我也不愿意完全按照话剧方式去发音,那样我觉得不自然。
  我演惯了电影,里面感情要求真,话剧里面的哭往往不是真哭,可是在整个戏里的三段哭,我每天都哭出来。导演告诉我,不用使那么大劲。可我要是不投入,不哭,反而不习惯了。这次难就难在这种投入,演出前5个小时我就得去剧场,谁都别找我,都别和我说话,我得进到角色里面去。我进入剧组最晚,只经历了7次联排,彩排的时候头还是晕的,太恐慌了。压力大到夜里都会做噩梦。
  三联生活周刊:许多评论都说你和赛金花有相像之处,例如你们都进过监狱,但是你们都不低头,从里面出来之后又很快开始了新生活。
  刘晓庆:我进监狱的时候,所有人以为我“死鱼浮水”完蛋了。法官拍卖我的20多套房子,最后给我留一套,问我留哪里的,我说要玫瑰园,虽然只付了首付,但还没完成按揭,他还劝我算了,以为我出狱后不会有能力再还钱了,我还真不在乎。刚出狱我就去演出电视剧,到横店跑码头,大概就是这点精神比较相似吧。其实我不太喜欢赛金花,她是时势造出来的英雄,不是我演出过的武则天和慈禧那样真正强大的女性。
  三联生活周刊:导演提到过,你的整个精神是昂扬的,比如最后一幕的赛金花本来很暗淡,可是你的表演还是很兴高采烈,这是你自身特有的气质。
  刘晓庆:沧桑的角色我演过。金大班的最后一场戏,她有很长的在那里抽烟的静场。赛金花不一样,她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色,抓住契机。所以我在她最后结婚的时候,还保留了神气。这次表演的难度在于,我得把所有我自己过去的技巧去掉,因为她和过去的角色完全不一样,任何一个熟悉的动作、表情,都不能用在她身上,都得甩掉,我等于是从新开始。
  三联生活周刊:你同时代的女演员很少还在银幕上了,更不用说舞台了,就你自己还在演着,有什么感受?
  刘晓庆:我一直在说要写本书,“我N次的人生危机”,打算就在这次演话剧的过程中把这本书完成。本来想学尼克松,写本“我六次人生危机”,可是一想我经历了不止6次啊,结果叫现在这个名字。危机发生的时候,我也害怕,可是事后,我总是感谢我的敌人,每次危机都使我成长了10岁,算下来,我现在有200多岁了。
  我们这代女演员出色的特别多,我之所以演到现在,我觉得不是因为我多么能干,而是内地观众好,他们能欣赏真正的好东西,比如演技,退休不退休,决定权在市场。就因为这个,我从监狱出来时,一切从零开始,我也并不特别在意。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3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