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半月刊

高超的厨艺

2018-06-12

  要想抓住心,首先得抓住胃,这话一点儿不假。阿涛才结婚几个月,就不愿意回家吃饭了。妻子厨艺太烂,炒的...

阅读全文 »

促销比拼

2018-06-12

  小街上有两家羊肉火锅店,一家老板姓陈,一家老板姓王。这两家店的竞争异常激烈,逼得两位老板纷纷亮出了...

阅读全文 »

义务帮工

2018-06-12

  賈庄村被评上县里的文明村,这天,县电视台的记者进村来采访。村里有个叫张二愣的,这会儿正在玉米地里忙...

阅读全文 »

为啥总挨骂

2018-06-12

  小東是谭木匠的徒弟,做事不动脑筋。   前几天,小东随谭木匠去杨家村给人打家具,可回来后,小东就一...

阅读全文 »

习惯了

2018-06-12

  大東新交了个女朋友,名叫小芝。这天,小芝来到了大东的单身宿舍里,精心为他做了两道菜。用餐时,小芝发...

阅读全文 »

城里人真奇怪

2018-06-12

  胡大娘被儿子接到城里来养老,经常到小区附近的生态园溜达。这天,她遇到了一个老先生,那人好奇怪,先是...

阅读全文 »

奇怪的乘客

2018-06-12

  晚上9点,2路公交车驶入天桥站,这是今晚倒数第二班车了。天桥站位于一座大型天桥的一端,一个胖胖的中年...

阅读全文 »

阿P当市长

2018-06-12

  阿P投资煤矿发了家,摇身一变,成了县城里数得着的富人。有了钱,阿P也想享受一下生活,于是和小兰报名参...

阅读全文 »

一瓶伏特加

2018-06-12

  西伯利亚茫茫丛林里有个小村庄,村里有个小姑娘叫安娜。这天放学路上,安娜居然在冰天雪地的丛林里发现了...

阅读全文 »

下毒的真相

2018-06-12

布朗太太是个富婆,对她来说,健康是最重要的,每周她都会请家庭医生给她做全身检查。不过最近,她的身体状态变得糟糕起来。到医院检查后才知,原来她吃了含有砒霜的食品。   布朗太太猜想,一定有人暗中想置她...

阅读全文 »

化犬之术

2018-06-12

1.乞丐收孤   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的天津卫。那时正值寒冬腊月,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在大街上走着,他突然...

阅读全文 »

无情的栅栏

2018-06-12

1.女孩的故事           前不久,许建设退休了,为了让以后的生活规律些,每天早上五...

阅读全文 »

彩礼钱该不该返还

2018-06-12

  小丽和大君一见钟情,经过近一年的接触,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今年春节,大君特地带着小丽...

阅读全文 »

烤杂病火

2018-06-12

  早年间,河北柏乡有个村子,村民莫名其妙染上了各种疑难杂病,这些杂病困扰着村民,有的甚至一病不起。 ...

阅读全文 »

3分钟典藏故事

2018-06-12

识牛之道   农夫养了一头母牛。过了没多久,母牛生下了一头小母牛。   小母牛长大后,和牛妈妈看着一模一样,不看牙口,外人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牛妈妈,哪个是小牛。   一次,农夫遇到一位智者。农夫炫耀起...

阅读全文 »

考拉的超能力

2018-06-12

  考拉很普通,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吃面包蘸果酱,吃馒头喝蛋汤。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超能力,是在一次同学...

阅读全文 »

武大郎做广告

2018-06-12

  武大郎开了炊饼店后,每天挑着担子沿街叫卖,累得腰酸腿疼,可半担也卖不出去,天黑回到家,潘金莲又没个...

阅读全文 »

酸萝卜炒大肠

2018-06-12

  一年前,我和老公来到了这个小城,在路边开了家小餐馆。每天天刚蒙蒙亮起床,三更半夜关门,不仅起早摸黑...

阅读全文 »

死者的琴声

2018-06-12

山村美纱(1931-1996),日本推理小说作家,叙事节奏明快,文笔哀幽阴森,作品十分畅销。 情敌会面   最近,夕子发现丈夫芦川晴彦出轨了。晴彦是钢琴教师,第三者是他的学生,叫真由美,是个女演员。夕子决定去...

阅读全文 »

借条风波

2018-06-12

  这天下班,洪大军正要驱车回家,老婆常晓霞突然打来电话说家里进贼了。洪大军到家后才知,贼不但偷走了常...

阅读全文 »

最后的约定

2018-06-12

  刘疙瘩和李光头是一对发小,两个人处了一辈子。眼看着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应该是享清福的时候了,他们的...

阅读全文 »

共同的家

2018-06-12

  韩林根刚出来打工不久,说实话,一开始他对城市是有些抗拒心理的,总觉得城市高大、威严、冷漠,让他觉着...

阅读全文 »

牛车慢悠悠

2018-06-12

  憨二长得呆头傻脑的,也没有外出打工,种着十几亩薄地,养家糊口。   一天上午,憨二赶着牛车到紧靠公...

阅读全文 »

串串香

2018-06-12

  张家禾警校毕业后,远离家乡,来到这座陌生的二线城市,当了一名警察。在他单位附近,有条“好吃街”,一到...

阅读全文 »

人眼看狗

2018-06-12

  林老头在机关大院看大门几十年了,一直勤勤恳恳,认真负责。今年,孙子小豆子放寒假了没人带,林老头就把...

阅读全文 »

诙段子

2018-06-12

麻辣奇思    如果你付费去看在线智商测试的结果,那你并没有通过这场测试。    如果生命的目的就是长寿、繁衍、不伤害其他物种还给所有人带来快乐的话,树才是最大的赢家。    如果能公布彩票没中奖的人数...

阅读全文 »

百忍成金

2018-06-12

  早年间,冀北以东有个小村子,叫盲肠村。村里男人好斗,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能打起架来。   有人打架...

阅读全文 »

高粱粥的故事

2018-06-12

  很早时候有座桃花山,山下有一家三口:一对夫妻和婆婆。丈夫叫大牛,妻子叫小西。小西生得眉目俊秀,心灵...

阅读全文 »

巴掌地

2018-06-12

  这个故事是爷爷讲给我听的,所以我觉得它一定是真的,虽然有些不可思议。   爷爷说,在他小时候,贫穷...

阅读全文 »

笑话

2018-06-12

四个球   儿子放学回家,对妈妈说:“今天的足球比赛,我踢进了四个球。”   妈妈朝儿子跷起了大拇指,夸奖道:“真厉害!”顿了顿,又问,“进了四个球,你为什么还不高兴呢?”   儿子撇嘴道:“哎,我们队没有...

阅读全文 »

一盏南瓜灯

2018-06-12

十岁时,小宇跟随妈妈移民美国。    小宇适应力强,英文很快就熟练起来,没多久,基本能听懂老师上课的内容了。而小宇妈妈呢,她英文不太好,说起来总是磕磕巴巴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宇的英文越来越地...

阅读全文 »

“《读者》光明行动”(61)

2018-06-02

在杨絮曼舞的初夏时节,“《读者》光明行动”专家医疗队来到魯西南腹地的济宁市汶上县、金乡县等6个县区展开了为期8天的弱视儿童筛查。义诊2607人,确诊130人患有弱视。   在汶上县次丘镇筛查现场,一个虎头虎脑...

阅读全文 »

那些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好孩子

2018-06-02

“超人”作家詹姆斯·阿特拉斯曾经这样描述过一群典型的精英名校大学生:他们双修专业,擅长体育,谙熟多种乐器,掌握几门外语,并参加为世界某贫穷地區组织的援助项目,而且仍有精力发展几项个人爱好。总之,于内,...

阅读全文 »

恰到“坏处”

2018-06-02

最近读梭罗的随笔集《种子的信仰》,才曉得人算远远不如天算。老天爷使的妙不可言的“坏”中,有一种叫“牛群撞树”。   事情是这样的:供牛群吃草的牧场,因风或松鼠送来种子,各种树木不客气地遍地生长。而砍伐费...

阅读全文 »

欢乐多的时候忧愁也多

2018-06-02

从难处的世界中拔除难处的烦恼,并把可喜的世界即景地写出,便是诗,是画。或者是音乐,是雕刻。详言之,不写也可以。只要能够即景地观看,这时候就会生出诗来,涌出歌来。诗思虽不落纸,而璆锵之音起于胸中;丹青...

阅读全文 »

欣赏他们的独特性

2018-06-02

有一次,一位睿智的老师给一群热心的年轻学生讲课。   他给他们布置了一项作业——出去找一朵不引人注意的小花,然后花时间,认真仔细地研究这朵花。   他说:“用放大镜,研究花瓣精妙的纹理,注意找出细微的差...

阅读全文 »

张爱玲

2018-06-02

我觉得“张爱玲”是一口井——不但是井,且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古井无波,越淘越有。于她又有什么损失?   是以拍电视的恣意炒作,拍电影的恭敬谨献,写小说的谁没...

阅读全文 »

叹谀

2018-06-02

郑公未遇时,每裂眦扼腕作恨声曰:“若有际遇,当尽逐阿谀谄佞之徒!”未几,春闱首捷,出知河阳。初入廨,见堂匾高悬,书“琪树甘棠”,又有联曰:“谋略無双士,文章第一家。”均新椠者。公愠,责从吏曰:“何得有此!...

阅读全文 »

成人之路

2018-06-02

我觉得许多人在吃喝方面都忽略了一桩十分重要的事情,即大家只注意研究美酒佳肴,却忽略了吃喝时的境界,或称为环境、气氛、心情、处境等等。此种“虚词”不在酒菜之列,菜单上当然是找不到的,可是对一个有文化的...

阅读全文 »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2018-06-02

汪曾祺在《人间草木》里说:“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似乎听见一个可爱的老头儿在喃喃自语。 阅读全文 »

自我中心

2018-06-02

读及大提琴家马友友的一则逸事,不禁莞尔。   在音乐方面具有惊人天分的马友友,成名极早,時常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声誉日隆,所到之处,万人空巷。然而,有一回,访问非洲的纳米比亚时,他却碰了一个软钉子。...

阅读全文 »

最大的失礼

2018-06-02

以前在香港上大学的时候,学院请了一位多年前的港姐來教我们餐桌礼仪。这位女士边用餐,边在饭桌上给我们讲了许多,包括如何喝咖啡,如何切牛肉,如何用餐巾,如何叫服务员。这顿饭让我吃得很是脸红,没想到吃一...

阅读全文 »

自尊

2018-06-02

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集中營回忆录里看过一个故事。德国纳粹抓人,抓了一堆,问里面有没有犹太人,是犹太人的站出来。明明知道自己出去,会被送去集中营,一个犹太人却毫不犹豫地说:“我是!”    后来有人问他...

阅读全文 »

爱情

2018-06-02

   人们都说:爱情——这是一种最高尚、最圣洁的感情。一个他的我深深扎根于你的我之中:你扩大了——你也被毁坏了;你只是现在才開始生活,可你的我却被扼杀了。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一种扼杀,也会使一个有血有肉的...

阅读全文 »

狮子那份

2018-06-02

牛、山羊、绵羊终于和狮子达成协议,以便能够享受平静的生活。由于最近受到怪物(它们在背后都这么叫它)的洗劫掠夺,它们生活在忧虑和恐慌中,如果不好好想个办法,就很难有机会逃离魔掌。   凭着娴熟的打猎技...

阅读全文 »

不让人称心

2018-06-02

听一位老太太闲谈,说起她旧宅的邻居,兄弟二人,隔墙而居,彼此嫉妒。老大有钱,身家上千万,两个儿子生了四个孙女。老二家贫,一个儿子生了三个孙子,第二胎是双胞胎。老二嫉妒老大有钱,老大嫉妒老二有孫子。 ...

阅读全文 »

孔子借伞

2018-06-02

有一天孔子外出,天要下雨,可是他没有雨伞,有人建议说:“子夏有,跟子夏借。”孔子一听就说:“不可以,子夏这个人比较吝啬,我借的话,他不给我,别人会觉得他不尊重师长;给我,他肯定要心疼。”和人交往,要知道...

阅读全文 »

尊严

2018-06-02

科举时代,为防止作弊,考生进考场前要搜身。清代画梅高手童二树在进考场时,工作人员要搜身,他不干,说国家是要选拔天下的人才,现在我来应试,却先把我当小偷看待。你们信不过我,那我何必参加考试?说完他就...

阅读全文 »

空果壳

2018-06-02

人生非常像一群猴子在抢一个空果壳。力气大的猴子抢着了,砸开一看,发现里面是空的。   中国的老庄哲学讲究一个“空”字,大约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没有抢着空果壳的猴子,我们是失败者。不过最...

阅读全文 »

我把世界缩小了

2018-06-02

田中達也,微型图片摄影师。从2011年4月20日开始,他每天会在个人网站、Facebook和Instagram上同步一张微缩场景的图片,从未间断。在他的眼中,曲别针可以是惊险刺激的跳楼机、眼影盒就是健身房、草帽可以是带有...

阅读全文 »

漫画与幽默

2018-06-02

馒 头   英语考试翻译“馒头”,我不会写,就随手写了:man tou。卷子发下来后,我以为老师会点名骂我,但是没有。我同桌却挨骂了,他写的是:mo mo。 基 因   一天,老婆对老公说:“我突然发现,你身上竟然有...

阅读全文 »

言论

2018-06-02

世界上有两种丝巾,一种是赫本的,一种是大妈的。   ——如果说赫本的丝巾是名媛的身份象征,那么大妈的丝巾则使她们恢复了自信,获得了友谊,舞出了自己的芳华   恋爱看“三观”,结婚看“三单”。   ——真正的“...

阅读全文 »

拨错号

2018-06-02

马特:“嘿,帕克医生,我是血管实验室的马特。我这里有一位门诊病人,患有外髂静脉闭塞、脚冷胀和麻木,是从3天前开始的。我该如何处理呢?”   漢娜:“你好,我是汉娜。我想你拨错号了,但我用谷歌搜了一下,我...

阅读全文 »

当数学遇到音乐

2018-06-02

最近,听到一首以“圆周率”数字为乐谱的钢琴曲,虽奇特,却优美。早在公元5世纪,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数学家祖冲之率先计算出“圆周率”小数点后7位的π值。纵观数学史,从公元前20世纪计算出点后一位数,到公元20世纪,...

阅读全文 »

永和九年的那场醉

2018-06-02

现在回想起来,中国文化史上不知有多少名篇巨制,都是率性为之的,比如苏东坡、辛弃疾开创的所谓豪放词风,并非有意为之,不过逞心而歌而已,说白了,是玩儿出来的。我记得黄裳先生曾经回忆,1947年时,他曾给沈...

阅读全文 »

宋画之美

2018-06-02

宋画,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座高峰。   在这些作品中,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艺术史家高居翰曾赞叹宋画之美:“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已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但是他们从不纯以奇技感人;而用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

阅读全文 »

在北欧

2018-06-02

1   提起丹麦和瑞典,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要解释这两个国家为什么如此有名,大多数人可能也回答不出来。丹麦的名气,可能是因为这里有童话,有安徒生,有小美人鱼,有乐高积木……另外,每当提到世界上的...

阅读全文 »

历史博物馆的模样

2018-06-02

一座“国家历史博物馆”该是什么模样?上周,当我走进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之前,还满心期待一种“高大上”的古典模样。 阅读全文 »

机场里的大衣

2018-06-02

亚洲是一个气候复杂的地区。当韩国的初冬来临时,一些人会选择去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等热带地区。   通常,韩国旅客会穿着笨重的皮大衣前往仁川机场,到达目的地后,再随身带着这个返回韩国前都用不上的累赘。 <...

阅读全文 »

仪式感

2018-06-02

朋友老张13岁的儿子,这学期转学到一家闻名遐迩的私立学校就读。在老张眼里,儿子的学长学姐们拿到多少名校的offer(录取通知)是次要的,作为家长,他看中的是这所学校令人心动的仪式感。   在这所学校,所有...

阅读全文 »

任意震动

2018-06-02

2014年,伦敦的地铁工人爆发了一次大罢工,全城270个地铁站关闭了171个,很多上班族不得不另想办法上班。   上班族大多使用的是公交系统通用的电子交通卡。罢工结束后,3名经济学家调出数据,发现罢工期间,大...

阅读全文 »

我们希望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2018-06-02

今早9时左右,我又如每个星期天早晨一样,在路边拦出租车。我们这个小区的居民都知道,星期天早晨9时是最难拦到出租车的时段。也难怪,有谁会想在星期天上午工作呢?(很多基督徒在星期天早上去教会)   我已等...

阅读全文 »

和母亲谈下厨

2018-06-02

25岁以前,我和我妈经常吵架。七天一小吵,每月一大吵,吵架的时候简直是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我站在地铁里,对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大喊,即使下班高峰期的人群再拥挤,我身边的乘客也总是能惊恐地为我让出方寸空间...

阅读全文 »

七十二本存折

2018-06-02

朋友姓骆,叫其父为骆父吧。骆父瘦,腿长,更显瘦,杆子似的。我见过骆父三次,分在几年里。   第一次失之交臂,他例行去远足,我只见其背影;第二次他刚远足结束回家,累得倒在躺椅里,气喘吁吁,只对我点头;第...

阅读全文 »

命运夺不走的自由

2018-06-02

《七十七天》被誉为“史上最勇敢的电影”。影片的主人公蓝天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她本名叫尹朝霞。   蓝天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早年是一名户外旅行爱好者。她背着相机走过许多地方,拍下无数的风景。那...

阅读全文 »

认识你就好

2018-06-02

只盼你岁月静好   味芳与树锋初次见面是在味芳堂舅的婚礼上。当时,25岁的树锋刚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从事轻工业机械设计工作,他不仅是拿了双学位的高才生,还拉得一手出色的小提琴。24岁的味芳毕业于大同大学...

阅读全文 »

所有的灯 都熄了

2018-06-02

在进行婚姻辅导时,我注意到前来咨询的夫妻有一个明显的现象:进入办公室后,丈夫在一个能看到我的位子上坐下。他偶尔上下看看,或看看对面,但他很少直视妻子。而妻子的位子会让她既能看到丈夫,又能看到我,因...

阅读全文 »

同情

2018-06-02

我毫无保留地写这件事,是需要勇气的——一种令人悲伤的勇气。家里的人,特别是我,有时会无意中对有残疾的儿子按捺不住火气,现在也这样。 阅读全文 »

漂流与重生

2018-06-02

上海松江区Hana咖啡馆进门左手边,有几个大纸箱,里面用透明塑封袋包好的,是一束束黑色的头发。它们的长度大多超过30厘米,来自中国的各个角落。 阅读全文 »

异乡客

2018-06-02

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四人再次齐聚在尖沙咀二十几层楼高的酒吧,面向维多利亚海港的点点华灯干杯时,我们再次谈起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家乡。   阿依当年自学日语后只身到日本读书;田页在国内外几个城市辗转,最终选...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