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青少阅读

小编手记

2018-06-01

美食,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感情体验。这里有招牌菜谱,也有轻食主义;有地方美食,还有海外佳肴,这里关于美食的点点滴滴都是一生的珍藏。让我们体验一场从味觉到视觉,从舌尖到笔尖的美妙旅程,通过感官带来的...

阅读全文 »

新动工房

2018-06-01

网购到底有何好处?   双子座(5.21-6.21),是黄道十二宫里的第三宫,代表了多变、沟通。   双子座的人喜...

阅读全文 »

推·阅读/推·电影

2018-06-01

心灵变革——人生智慧类图书推荐   在浮躁的世界找回平衡感! 1.《生活需要仪式感》   作者:李思圆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   名篇推荐:什么才是真正的品质生活   青年作家李思圆重磅新作,写给有心...

阅读全文 »

意外

2018-06-01

意外的二胎风波   “妈妈,妈妈!我们班好几个同学的妈妈都准备生小弟弟小妹妹了,你也给我生一个吧!”   面对儿子的要求,曼曼有些心动,哄儿子睡着后,便找我商量。   “要不咱也要个二胎吧!我同事也有好...

阅读全文 »

文竹也忧伤

2018-06-01

晚夏时移植一棵文竹回来,陶土盆里安下身的小东西心分外野,没几天功夫就蹿得老高,疯了似的。最初爱它松一般的枝叶,竹一般的骨节,却不似它们那般清高冷寂,养置于书房案几,沐浴书香墨绕摇曳生姿,不失为一景...

阅读全文 »

陋室书香

2018-06-01

我终于找到了喜欢的房子。   之所以喜欢,是因为我之前几次搬家都是无奈的,有被动的厌倦,也有乔迁的淡然,恍如搬家和我不相干。入住了,也没有星点的兴奋。   这间陋室是我花了大价钱买的。那天阳光是蜜色...

阅读全文 »

冬点一盏灯

2018-06-01

寒冷的冬天,要点一盏暖色的灯,虽然不能驱散冬日的严寒,却可以慰藉冰冻伤痛的心。   入冬的前几日,乡下的姑姑捎来一盏旧得有些残破的油灯,黑黑的腰身,粗糙的灯罩,提灯的把手油光发亮。   姑姑说,这盏...

阅读全文 »

那时,是他们让我懂得爱与被爱

2018-06-01

张威威和刘明刚   少不更事时,我总以为,喜欢一个人,简单纯粹,是不必要讲太多理由的,就像张威威和刘明刚。   张威威是我初中时的“最佳损友”,每每见面互怼到相爱相杀,直到她回老家上高中才渐渐断了联系...

阅读全文 »

花儿一样的鱼

2018-06-01

节前,得野生黄鱼两尾,一尾七两不到,一尾六两多,如获至宝。   鱼是当天直接从渔船卸下上市的。一个泡沫箱,里面装了大量的冰,两尾鱼就埋在冰里,鲜亮得辣眼:下巴、肚腹至尾部一带呈鲜润的明黄色,唇口彤红...

阅读全文 »

愿你被温柔以待

2018-06-01

魏丹满脸通红地看着刘鑫不知所措,身上的薄纱裙因为红酒的原因一点点紧贴在身上,为了怕她尴尬,刘鑫脱下西服系在魏丹的腰间。   匆忙中魏丹裹着衣服落荒而逃。   旁边几个公司同事开玩笑地说,这个刘鑫竟然...

阅读全文 »

流年似水,浮生若梦

2018-06-01

昏黄的路灯下,投射出两道人影。   “谢谢你。”她说道,却没有回头。   他一怔,很快臉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明天加油啊!”   “嗯,你也是。”伴随着沉重的铁门声,她的身影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望着灯光,...

阅读全文 »

心结

2018-06-01

腊月二十八一大早,小芳的电话就响了,还在睡梦中的她把电话扔到李琦旁边,“你妈的电话,你接一下。”“咱妈打给你的,你接。”   小芳无奈地接起了电话,“喂,妈,这么早打电话什么事呀。”   电话另一端传来刺...

阅读全文 »

我“土老帽儿”的父亲,我拿笔的爹

2018-06-01

我的父亲的爱,在一页又一页纸的书写中。他为我书写文字所用的稿纸虽然没有山高,但确实是一摞又一摞的。   其实,我在读中学时,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太喜欢父亲。因为,他动不动就批评我、教训我。那时,他是一...

阅读全文 »

丁香

2018-06-01

在我国新疆,姑娘常用的名字是古丽,西藏是卓玛,而在东北应该是丁香。丁香的花瓣像一片片紫色的火焰,它们拥抱在一起,就成了一把巨大的火炬。它的花冠上最初是堆紫荳花苞,像是一个个攥紧的小拳头,等着春风把...

阅读全文 »

素心欢喜

2018-06-01

一年四季中,只有春之早季是素色的,冬天一场场大雪把万物披上银装,这银装是奢华,不是素,需要待到早春三月,太阳一道剑光,把所有的包裹都劈开了,雪化了,世界也洗了一把脸,卸掉了浓妆,最素的颜。山是灰色...

阅读全文 »

徜徉在毕节百里杜鹃花海

2018-06-01

地球上最大的原始杜鹃林带   百里杜鹃花海位于贵州西北部,毕节市中部,南与黔西县相邻,西北与大方县接壤,...

阅读全文 »

茶卡盐湖,纯美动人的“天空之镜”

2018-06-01

     ...

阅读全文 »

青城探幽,画笔氤氲的奇妙仙境

2018-06-01

在五龙沟掬一缕馨香   春夏之交,我们从成都乘公共汽车出发,到灌县又换乘中巴,两个多小时就赶到青城山下。...

阅读全文 »

母亲的菜园子

2018-06-01

  范成大的《晚春田园杂兴》中有一句“胡蝶双双入菜花,日长无客到田家。鸡飞过篱犬吠窦,知有行商来买茶。”...

阅读全文 »

愿似朱鹮一般自由地飞舞

2018-06-01

练习舞蹈的人总是比常人多了一份吃苦的精神,而这一点更是在朱洁静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身为上海歌剧院首席的她,六岁便开始习舞,常笑称自己是“一名年轻的老舞蹈演员”。   朱洁静最新的作品舞剧《朱鹮》仅开...

阅读全文 »

苏芮的秘密

2018-06-01

1   苏芮来公司有好几个年头了,公司的人对她却一点儿不了解,只知道她的业务超级好。   苏芮几乎不与人来往,每天独行侠似的,上班,下班,除了工作需要,一句话也不多说。起初,大家都觉得她性格孤僻,随着...

阅读全文 »

货郎玻璃花(外一篇)

2018-06-01

货郎玻璃花长得粗犷,货郎担重压下历练得男人味十足,美中不足的是左眼上有块花花,人们送了个外号给他,叫玻璃花。   玻璃花隔三差五地就进一次王村。进村前,不见人影,只听拨浪鼓有节奏地摇,鼓点是“出动,...

阅读全文 »

犹豫

2018-06-01

午夜,郊外,铁道。   两条钢轨在月下泛着幽光,径直望去,远处闪着几盏青绿色的信号灯,阴森森的像鬼火。他走在铁轨旁的路基小道上,后面突然传来“呜呜”的哭声,他停住脚,运足胆量转身望去:朦胧中,一个穿浅...

阅读全文 »

有女为邻

2018-06-01

  悠悠旋转的水车、池塘里的蛙鸣和睡莲,灌木丛丛间弯绕的鹅卵石小路,红房顶以及落地的大窗……第一次走进这...

阅读全文 »

一生的陪伴

2018-06-01

  一进腊月,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不过今年的年味于我心似乎过于寡淡。父亲一直住院。已安十年的起搏器最近频...

阅读全文 »

在庐江寻找周郎

2018-06-01

1.   有时,一个人的性情会如一个地方;有时,一个地方的风情又极像一个人。   有的地方,山崖刚正,壁立千...

阅读全文 »

浮生

2018-06-01

所谓浮生,就是下面有水,上面有天空。   人虽然不是生活在空中,双脚也难以离开地面,但不可否认的是,其身体和思想始终是游弋着的。游弋的目的,就是在你来我往的缝隙中竞争。凡事都想争个明白,凡事都想争个...

阅读全文 »

“来画”,一起来画

2018-06-01

辞职创业   1991年出生的魏博是吉林九台人。2014年7月从延边大学毕业后,学经济学专业的他,顺利进入北京的一家银行工作。   专业对口,收入稳定,还十分体面。应该说这是一份十分不错的工作,然而,魏博却并...

阅读全文 »

“野保狂人”黄泓翔:在非洲上演真实版《无问道》

2018-06-01

放弃全球顶尖咨询公司面试,到非洲暗访象牙交易   1988年生于广东汕头的黄泓翔,从小就特别喜欢动物,向往去非洲大草原,只是觉得这些地方遥不可及。后来他又看了《哈尔罗杰历险记》之类的探险小说,立志长大后...

阅读全文 »

土耳其美食进行曲之加蜜酸奶

2018-06-01

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锡兰钟情安纳托利亚、钟情冬季,他的电影《小亚细亚往事》、《冬眠》等都设置在这个地区的冬天。今年一月去土耳其倒不是因为喜欢努里·比格·锡兰的冬季安纳托利亚,而是因为那个时候恰好有时...

阅读全文 »

该不该将句号送出门?

2018-06-01

敲击键盘的手指,跟随着字符向右行进着。后引号已经悬挂在那里,如同“行人止步”的标示,提醒着我:对话有固有路权,不要逾越。   结束了。还需要加上一个句号。忽然犹豫起来:如果后引号是一道门,该把像足球一...

阅读全文 »

莫迪里阿尼:赤裸的寂寞

2018-06-01

从意大利到巴黎   1884年,莫迪里阿尼出生在意大利的海滨城市里窝那,莫迪里阿尼的父亲是一个企业家,母亲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这个本应富足而殷实的犹太商人家庭,但在1883年父亲生意的破产让莫迪里阿尼的生活...

阅读全文 »

家书寄了24年

2018-06-01

在诸多吃晚餐时不宜做的事情当中,应该有这一项——不宜听岳云鹏的相声。这是一个善意的忠告:   “音樂——没有就算了”,从他准备唱歌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笑,等到他将《故乡的云》说成是“清明节之歌”,因为有“鬼...

阅读全文 »

张羽:执着追梦人

2018-06-01

职校汽修专业学生酷爱歌唱艺术   张羽1983年12月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一个普通职工家庭,14岁时父母因各种...

阅读全文 »

“糖王”周毅:用“古典美人”蛋糕惊艳世界

2018-06-01

1.爱上食雕和面塑   来自苏州的80后周毅有着多重身份:食品雕刻大师、拉糖大师、翻糖蛋糕大师……毕业于四川烹...

阅读全文 »

插画家吴政安:你和幸福仅隔一只爽爽猫

2018-06-01

梦想在隐忧的土壤深处发芽   少年时期的吴政安,学业成绩算不上优秀,他钟情于画画,小小的他却不知道这条路...

阅读全文 »

李志祥:为上不起学的孩子办学18年

2018-06-01

自费办学,捡废品打零工的他更像一个爸爸   1978年10月,李志祥出生于云南墨江一个哈尼族村寨。他曾经是一所...

阅读全文 »

《无问西东》导演李芳芳:忠于自己,无问西东

2018-06-01

不走到生命尽头,谁都看不清命运的全貌   1997年,一部名为《十七岁不哭》的青春小说轰动一时,第二年,小说...

阅读全文 »

巫娜:古琴家的摇滚梦

2018-06-01

将所有欢喜苦厄。都投于古琴之中   古琴适宜修身养性,但巫娜选择古琴,却仅仅是为了逃离。年幼时,父母日日吵架,家中永无宁日,巫娜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强烈渴望着逃离家庭。刚好她的姨丈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

阅读全文 »

树先生和小远小姐的日常点滴

2018-06-01

一.   有天,树先生打电话问:今晚吃什么?   小远小姐说:韭菜和一个汤。   树先生一听,非常高兴,下班后早早的就到家了。   进门后,他看见餐桌上已经有一盘菜和一锅汤了,就催小远小姐,赶快把剩下的...

阅读全文 »

《斗破苍穹》,引燃李虎小宇宙爆发

2018-06-01

“小说狂魔”,19岁成起点中文网最年轻作家   虽然经常现身各种高大上的发布会,但身材瘦削,有一双大眼睛的“天...

阅读全文 »

空房间

2018-06-01

1   莉安搬进新租的曦和山庄603室的时候,对面601室的门恰好开着,她的一大堆东西搬运工只负责送到了门口,便找了理由离开。莉安想打电话给程雨,却是对方线路正忙,她束手无策地站了十几分钟后,便决定自己一...

阅读全文 »

那些红尘之外的理想生活

2018-06-01

带孩子来园子玩的时候,我总是会带本书。园子花草丰美,空旷清幽,适合孩子玩耍,也适合读书。来园子里散步玩耍的人多,读书的却寥寥。两年里,也只有我这个早已走出校门的、已做了母亲的人,很不合时宜地捧着本...

阅读全文 »

新动工房

2018-05-21

新動工房

阅读全文 »

推·电影

2018-05-21

推·電影

阅读全文 »

不切实际的浪漫

2018-05-21

双鱼座的金雨骨子里都有着浪漫情怀,所以她一直感觉自己的婚姻不够完美,原因就是她和宋雷是相亲认识的,这似乎就缺少了些浪漫,婚前happy上金雨就和闺蜜团说,婚姻不过是两个大龄青年被逼无奈的结果,没什么好庆...

阅读全文 »

猪儿粑

2018-05-21

圆乎乎白白净净的一小坨,前面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突起,傻乎乎的活像一个小猪,这粑粑也就得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猪儿粑。

阅读全文 »

有梦不觉远

2018-05-21

一杯茶,一本书,一隅,一段闲暇时间,此时是我每天最惬意的时候。晚春的阳光如若初见,带着些许的羞涩似进还退,徘徊在窗前,我似听到温暖的轻吟浅唱。每天呆在书房里的这一段时间,对于即将迈入花甲之年的我来...

阅读全文 »

圆舞曲

2018-05-21

周末一场大雪过后,久违的蓝天逐渐显露。积压几天的雾霾散去,空气也变得格外清新。   寝室里的女生开始骚...

阅读全文 »

绝句小说

2018-05-21

蝉恋   文·翟春梅   月上林梢撩拨夜无眠,树影婆娑斑驳记忆流年。她临眺凭栏,听蝉鸣迭卷抖落曾经的缱绻。   他和她青梅竹马,她是他刁蛮淘气的玩伴。   热浪蒸红脸蛋,荷叶伞旖旎天真烂漫,她缠着他钻树...

阅读全文 »

恋上购物狂

2018-05-21

英雄救美   其实我也觉得有婉婷这么个女朋友是我运气好。第一次遇上她,正巧我加班快10点了才从公司出来,谁知外面下着飘泼大雨,我开车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看见马路对面一个可以避雨的阳台下,3个穿着很嘻哈...

阅读全文 »

春节!春“劫”?总要回家过年

2018-05-21

逃离春“劫”   没想到时过5年,2013年的春节,早已回国工作的我不但没回家过年,反而“逃”到了泰国。时值年根,80后的剩女,你懂的。还记得2012年春节七大姑八大姨轮番轰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妞妞,二姨...

阅读全文 »

冻裂的芙蓉树

2018-05-21

超市里琳琅满目,我进去转了一圈,扫视了一下商品,眼睛着重胶着在贴着大块乳白色瓷砖的地面,一寸一寸地搜寻。地面擦得锃 亮反光,没有一丝泥土气息。 阅读全文 »

勤能补“拙”是良训

2018-05-21

清晰地记得,约莫是在四年前的夏天,我陪同生病的父亲在市里的一家医院治病,一位文友远从西安回平凉考试。是夜,相约几个文友欢聚一堂。宴毕,我和他躺在城东的宾馆里谈文学、谈书画、谈身边的文朋诗友。也就在...

阅读全文 »

“突击”寒假作业

2018-05-21

1.   糟糕!一眨眼,新年就在鞭炮声和祝福声中成为过去。今天已是初五,初十开学的日子即将到来,可我的寒假作业还大半没做,不免瞬间心慌起来。翻翻9科28份82张寒假作业,我对英语就难免愤愤不平。 阅读全文 »

笃爱梦里的水乡

2018-05-21

一部电视剧——《似水年华》,因为一个浪漫而忧伤的故事,一座幽静秀丽的水乡小镇,如一粒梦幻般的种子就这样落进我的心底,并悄然地生根萌芽,开出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来。从此乌镇这个名字,就如一个朦胧且...

阅读全文 »

九乡胜景:大自然巧夺天工的杰作

2018-05-21

位于云南宜良县九乡彝族回族乡境内的“九乡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是一个以形成于距今约6亿年前的溶洞为主体,将溶洞内外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民族风情巧妙融合在一起打造出的旅游胜地,在风光旖旎的云南有“不游...

阅读全文 »

古镇朱家角:令人惊艳的“上海威尼斯”

2018-05-21

古迹众多,小桥流水惹人醉   朱家角位于上海西郊,紧邻沪上最大的淡水湖淀山湖,與江苏、浙江接境,从宋代起就发展成为著名的集市,初名朱家村,至明朝万历年间正式建镇。古镇离上海约一小时车程。这里依山傍水...

阅读全文 »

北国娇艳“红海滩”:令人震撼的“绝美世界奇观”

2018-05-21

在九曲廊桥上眺望“红地毯”   双台河口湿地位于辽宁省盘锦市境内,渤海北部辽东湾顶部辽河入海口处,距盘锦市区35公里,有118公里长的海岸线,总面积约22.3万公顷。 阅读全文 »

情殇

2018-05-21

硝烟弥漫乱世,殆尽一地繁华,岁月滴泪成觞。她是医科大学高材生,校舍被日寇的炮弹炸得一片狼藉。面对断瓦残垣,她泪一樽,毅然参军成为一名战地医院护士,紧随部队跋山涉水,在枪林弹雨间穿梭。   这天,大雨...

阅读全文 »

吴江,水的绝唱

2018-05-21

1·   有些风景,让人怀疑不是真实的。   真实世界里,哪里有这样洁净的水,这样玲珑的桥,这样灵秀的街道...

阅读全文 »

寒香帖

2018-05-21

1.   凝视那些光光的冬树,你会发现它们的姿态像一个个无牵无挂的人,令人向往。树叶落了,世界敞亮了,天地间充满着柔和的光,在这样的光里走,心也变得宁静、柔和起来,时常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喜悦。   我...

阅读全文 »

谢谢你,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

2018-05-21

“你有没有因为听过一首歌所以想起一个人,你有没有因为一段文字所以想起一段经历,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冲动,因为一个念头而坐上一趟列车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长途跋涉只为去见那个许久不见的人。”西子说,除非你真...

阅读全文 »

你是我的春暖花开

2018-05-21

一.   那年,上海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微风吹开了笑颜,鲜花铺满的甬道,在一所神圣的殿堂里,所有人都为能见证一场隆重的婚礼而欢天喜地。 阅读全文 »

丁香方盛处

2018-05-21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看到丁香花的时候,不由会想起古人的这几句诗,那么明媚的花,在古人的眼中,怎么就那么愁肠百结呢。不禁莞尔。 阅读全文 »

二爷

2018-05-21

我的太爷有两个儿子,爷爷大青,二爷二廷。   二爷年轻时是个混混,街面上拿刀弄棒的打过架,茅厕墙头看过...

阅读全文 »

一本书飘落在窗台

2018-05-21

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后背上,久了,有着微微的汗意袭来。   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那张好看的脸,笑...

阅读全文 »

闲云

2018-05-21

开学典礼,博士乐山坐在小马扎上,世外仙人一样,边啜饮着一小瓶娃哈哈AD钙奶,边视线飘忽地仰头看操场上空云朵的画面,大概过去三十年,也不会从我的记忆里消失。对了,他还穿着公园里练习太极拳的大爷们常穿的...

阅读全文 »

缺角的花毛毯

2018-05-21

她病了。   确切说,是病犯了,心梗,已经搭了四个支架。医生说,再搭,危险系数会很大。她不想临走再挨一刀,于是放弃了。   可是,有一件事,她始终放不下。她有一个女儿,生下来三天就给人了。临走,她想...

阅读全文 »

美的世界里

2018-05-21

一个美若观音的大学同学,最近为爱事忧愁:她在两位帅哥之间左右徘徊,一位是贵的流油的富家公子,钱多的倾国倾城,而天平的右侧,则是一位喜欢侍弄鲜花的多情哥们,毕业后,不去单位应聘,下决心自己创业,硬是...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