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tai-tan-ni-ke-de-chen-mei-yu-dan-sheng-zui-hou-160-fen-zhong-he-ci-hou-100-nian

    泰坦尼克的沉没与诞生最后160分钟和此后100年

  • tai-tan-ni-ke-hao-de-chen-mei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 tai-tan-ni-ke-hao-de-dan-sheng

    “泰坦尼克号”的诞生

  • fu-dong-de-tong-tian-ta

    浮动的通天塔

  • ying-guo-bu-tong-xun-chang-de-shi-ke-wo-men-xi-wang-yu-zhong-guo-ren-min-gong-xiang

    英国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希望与中国人民共享

  • han-guo-guo-hui-da-xuan-jing-xuan-nv-wang-de-ni-zhuan

    韩国国会大选:“竞选女王”的逆转

  • 8-6-ji-di-zhen-yu-jing-yu-di-si-wang-shuai

    8.6级地震:预警与低死亡率

  • wang-cheng-rong-li-yi-fen-pei-qian-gui-ze-xia-de-jiang-jin-feng-bo

    汪成荣:利益分配潜规则下的奖金风波

  • xin-hong-ji-shi-jian-bei-tiao-zhan-de-xiang-gang-di-chan-ba-quan

    新鸿基事件,被挑战的香港“地产霸权”

  • tai-hu-kuai-ting-shi-gu-duo-zhong-que-shi-xia-de-yi-wai

    太湖快艇事故:多重缺失下的意外

  • cai-zhi-fen-li-gui-fan-chai-qian-de-sha-che-ji-zhi

    裁执分离:规范拆迁的“刹车机制”

  • hua-lai-shi-jing-tou-qian-de-qiang-han-ren-sheng

    华莱士:镜头前的强悍人生

  • wu-jia-xiao-fan-dan

    物价小反弹

  • li-te-er-dun-yu-heng-ni-xi

    利特尔顿与亨尼西

  • ru-he-xu-xie-3-xi-chuan-qi

    如何续写3系传奇

  • xing-hao-ta-zhi-shi-cao-an

    幸好,它只是草案

  • shui-de-sai-jin-hua-he-zhong-sai-jin-hua

    谁的赛金花,何种赛金花

  • ba-lei-wu-nv-yan-yuan-zhi-tong

    芭蕾舞女演员之痛

  • zui-qin-de-ren-ke-neng-shang-hai-zui-shen

    最亲的人可能伤害最深

  • wo-shi-yi-yong-tong-zhen-shuang-mou-ying-shi-dai-yin-hen

    《我十一》,用童真双眸映时代印痕

  • shang-jie-de-dong-wu-he-hai-zi-men

    《上街的动物和孩子们》

  • sang-ta-ge-ri-ji

    桑塔格日记

  • xiao-fei-tiao-da-liang

    消费挑大梁?

  • ma-dou-ling-yu-shen-bing

    马兜铃与肾病

  • zui-jiu-niang

    醉酒酿

  • ju-ren-jiao-feng

    巨人交锋

  • 80-hou-bu-rang-ren-sheng-xin

    “80后”不让人“省心”

  • huan-qiu-yao-kan-su-lan-11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41

    读者来信

  • yi-he-tan-pan-zhong-qi-di-xian-yu-cheng-yi

    伊核谈判重启:底线与诚意

  • xu-li-ya-zhan-huo-zhong-ran-zhi-shi-ge-shi-jian-wen-ti

    叙利亚:“战火重燃只是个时间问题”

  • tian-xia-11

    天下

  • xiao-fei-li-cai-3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11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xue

    声音.数学

  • du-fu-du-deng-tai

    杜甫独登台

  • ben-xian-tu-shu-guan-jie-yue-xu-zhi

    本县图书馆借阅须知

  • tai-tan-ni-ke-hao-de-chuan-piao

    “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 sha-si-yi-ge-ji-dan

    杀死一个鸡蛋

  • hao-dong-xi-11

    好东西

  • shou-si-wei-ji

    寿司危机

  • da-jia-dou-you-bing

    大家都有病

  • tang-ge-hui-guo

    堂哥回国

堂哥回国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清明节假期,我正在厨房准备晚饭,家里电话响了,浓厚的山东乡音传进我的耳朵:“弟妹,我在首都机场,我回国了,你们都好吧?”这是老公的远房堂哥。堂哥跟老公是同学,家里都很穷,学习都不错。不同的是,公婆咬着牙把老公供出来,而堂哥却在高中退学了。
  两年前,堂哥花了3.7万元中介费,去了新加坡打工,月薪到手只有5000元人民币,其余的都被中介拿走,唯一的回馈是包食宿。
  堂哥到了新加坡后,第一个月的薪水就被同屋的人偷了。晚上睡觉放在枕头底下,早晨醒了钱就没了。堂哥报警,警察来了走个过场,说没法破案;堂哥给大使馆打电话,大使馆除了建议他继续报警外,也没给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这时候,堂哥想到了我们。当堂哥在电话里提出让我老公“通过外交部让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督促警方破案”的这个主意时,我根本没有意外。我能做的就是在网上找出新加坡大使馆的电话告诉他,同时建议他发了薪水就尽快汇款回国。
  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联系。堂哥一定是把我家的号码写在纸上好好保存着(他在新加坡没有手机),否则不会把回国的第一个电话打到我家。这时已经很晚了,孩子们等着吃饭,我做的晚餐量少,也不适合待客。我伺候孩子们吃完饭后,赶紧准备了四个菜,蒸了两个馒头。
  堂哥进门后,很不好意思。老家风俗,除非至亲,到别人家吃住是件很麻烦人的事儿。堂哥拿出两盒巧克力,当场就要撕开给孩子们吃,我们坚辞不受。推推搡搡间,堂哥就要恼了。没办法,只能暂且收着。
  吃饭时,堂哥看到有馒头,非常高兴,他说两年了,顿顿吃米饭,最馋馒头了。两个馒头都吃光了,但是菜他却不吃,他说,筷子没碰过的菜,还能留着我们明天吃,碰过了就没法保存了。
  堂哥说,餐馆提供工作餐,但是饭菜吃不惯。有的工友就凑钱搭伙做饭,他可舍不得,“出去打工就是赚钱的,赚钱就得吃苦”。在新加坡的两年时间里,几乎没有休息日,每天要在中餐馆后厨洗碗14小时。
  闲聊间,堂哥打听北京的薪资水平。我说我们小区的保安,只包住宿,月薪只有一千几百块。前不久,老家的一个姐夫也来北京打工,被中介骗了400元的中介费,一个多月换了3份工作,最后一分钱也没拿到。堂哥听了,很有满足感:“看样子还得去新加坡打工,我打算再回去干两年。”
  饭后,老公带堂哥去看天安门夜景。因为去得太晚,景观灯都关了,但是堂哥却很兴奋:“北京比新加坡还要漂亮!”
  堂哥怎么也不肯在北京玩一天,我们也理解他思乡心切,第二天一大早就送他去汽车站。堂哥见我们诚心不要巧克力,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不留一盒我过意不去,这样吧,我拿一盒,你们留一盒。”话说到这个分上,我们就只能留了一盒。
  堂哥有两个孩子,儿子跟我家孩子们一样大,不到4岁;女儿是堂嫂带来的,已经上小学了。因为穷,堂哥一直打光棍,直到三十几岁,眼看这辈子娶妻无望的时候,村人撮合着给介绍了堂嫂。堂嫂是因为家暴跟前夫离婚的,在大城市生活过的她很是精明能干,生下儿子没多久,就非要堂哥出国打工,东挪西借拼凑了中介费,才得以成行。
  据老家的人说,堂哥带回三大皮箱的东西,着实风光,随身带着新加坡的硬币,谁要就给一个;还雇请了厨师,正式摆了酒席,答谢这两年帮衬干农活的亲戚四邻;此外,还买了各色礼物孝敬族中长辈。所以乡邻都猜测,堂哥赚了大钱,因为堂哥还放风要把继女送城里念书,要在城里买楼房。
  也许只有我们和堂哥的至亲才知道,他的三只大皮箱里装的是什么。一只皮箱里装的都是从国内带出去的日常换洗衣物,另外两只皮箱是捡来的,里面装的东西也是捡来的:一只装着一台微波炉,用堂哥的话说,是“全新的,电脑控制的,花一千块也买不到”;另一个装的是捡来的儿童玩具。而他强塞给我们的那盒巧克力,是他唯一从国外花钱买的、原打算送给自己孩子的礼物。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