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ai_de_chuan_piao

    爱的船票

  • li_fa

    理发

  • shi_xi_sheng

    实习生

  • nei_zai_mei

    内在美

  • cai_yi_cai

    猜一猜

  • da_di_ji

    打地基

  • xin_xing_bing_du

    新型病毒

  • xi_zao-3

    洗澡

  • pian_xin

    偏心

  • ke_qi

    客气

  • zui_qiang_guang_gao

    最强广告

  • shou_shang

    受伤

  • shui_geng_chou

    谁更臭

  • huan_yi_yuan

    换医院

  • mai_yi_zeng_yi

    买一赠一

  • fen_nu_de_huo_lao_shu

    愤怒的火老鼠

  • shen_qi_de_yan_yao_shui

    神奇的眼药水

  • hao_xiao_xi

    好消息

  • ai_qing_qi_bo_qi

    爱情起搏器

  • qi_bie_lao_hei

    奇鳖老黑

  • bie_gan_zhe_yang_de_shi

    别干这样的事

  • suo_na_wang

    唢呐王

  • wo_jiao_liu_you_cai

    我叫刘有财

  • mian_fei_de_dou_fu_nao

    免费的豆腐脑

  • lao_dui_tou

    老对头

  • du_jiu

    赌九

  • xue_lai_de_ke_sou_sheng

    学来的咳嗽声

  • zhi_po_pi

    治泼皮

  • xiu_cai_dou_niu

    秀才斗牛

  • da_fo_de_bi_kong

    大佛的鼻孔

  • rang_bu

    让步

  • xing_yun_de_shou_dian_tong

    幸运的手电筒

  • di_er_ci_mi_yue_lv_xing

    第二次蜜月旅行

  • a_p_zhong_chou

    阿P众筹

  • xue_chou_he

    血仇河

  • jian_hui_yi_ge_dao_qie_zui

    捡回一个盗窃罪

  • te_xiao_yao

    特效药

  • you_ni_yi_mo-2

    幽你一默

  • xiao_ming_de_ri_chang

    小明的日常

  • miao_yu_lian_zhu

    妙语连珠

  • ni_yu_dao_guo_de_du_she_shun_jian

    你遇到过的毒舌瞬间

  • ran_fa

    染发

  • qian_shi_zhu_ding

    前世注定

  • pian_bu_xia_qu_le

    骗不下去了

  • ti_ni_mei_yan

    替你美言

  • hao_qiang_fa

    好枪法

  • mai_fang_qiang_po_zheng

    买房强迫症

  • gu_gui_bao_en

    孤鬼报恩

  • ku_zi_guan_zhu_shou

    裤子管住手

  • song_huo_shang_men

    送货上门

特效药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俗话说,穷养猫,富养狗,可有那么个不太富裕的人家,也养起了狗,而且,一养就是三十多条,这是怎么回事?

1.租房租出烦恼事


  汪大成家住大场村,离城二十多里,前不久家里起了新楼,老宅就一直闲置在那,搁一些破烂。最近,有一对城里来的老夫妻要租他的老宅,并且一租就是五年。这等于是捡到钱呢,汪大成不由得喜笑颜开。
  租房的是郑金山夫妇,看中了汪大成老宅的大院子,说是要养狗。汪大成一口答应,趁热打铁签了合同,还特意强调:租期五年,双方不得违约。谁违约,谁就要向对方支付违约金一万元。
  很快,郑金山夫妇搬了过来。然而,和他们一起搬来的,还有三十多条狗。这下可把汪大成急坏了!那么多狗,万一和村民邻居起了冲突,最后倒霉的可是他汪大成!
  汪大成急忙来到老宅,对郑金山说:“郑师傅,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把房子租给你,是让人住的,可不是让你办养狗场的呀!”他往院子里望去,只见里面的狗,体型大大小小,毛色各种各样。
  原来,这些都是郑金山老伴收养的流浪狗。这事说起来就有点辛酸了。郑金山只有一个儿子,两年多前因车祸去世。老伴受了很大的打击,精神也开始出问题,这让郑金山很着急。可自从老伴开始收养流浪狗,状况有了好转。只是老伴一发不可收拾,收养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家里真的成“狗窝”了。
  郑金山夫妇在城里住的是楼房,狗多了当然会引来邻居的不满,于是郑金山才想着来乡下租房住,也就有地方养狗了。
  汪大成心里窝火呀,村里人要是知道他把老宅租给了一个养流浪狗的,真的要把他骂死了。
  果然,当天晚上,汪大成家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村民,都是来指责汪大成的。他们七嘴八舌地说汪大成想钱想疯了,把房子租给一个养流浪狗的!反正大家丑话说在前头,以后谁要是被流浪狗咬了,就找你汪大成,一切后果由你来承担!
  汪大成生气道:“我自己的房子,高兴租给谁就租给谁!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以后真要是被狗咬了,你们找那姓郑的去,他是狗的主人!与我有什么相干?”
  大家道:“租你老宅的那老两口,一看就是没钱的人!那女的看人的眼神很不对,好像精神不太正常。你说,我们真要是被流浪狗咬了,找他们能找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打一组狂犬疫苗,可贵着呢!干脆,你把房租退给人家,让他们带着流浪狗走,这样,我们大家都安心……”
  汪大成叹息道:“唉,你们不知道,我现在要是不租给他们,就算违约,根据合同,我要赔给他们一万块钱。这可不是小数目,你们帮我付?”
  大家气得直摇头,骂骂咧咧走了,汪大成躺到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说心里话,他不但不想赔违约金,还不想退已经到手的房租。得想出一个法子来,要那个郑金山养不了流浪狗,还能继续租着他的房。
  第二天一早,汪大成就来敲郑金山的院门,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老郑师傅,不好意思,我想了一夜,决定还是不能把房子租给你们养流浪狗。你不晓得,昨天晚上,我被村民骂得狗血淋头了!”
  郑金山见汪大成要反悔,不租房子给他,很着急:“汪大哥,这些狗,我们不会让它们跑出去的。再说,这些狗都很温顺,不会主动咬人的,除非你偏要打它踢它。不信,你进院子里来瞧瞧。”说着,郑金山伸手来拉汪大成。
  汪大成打掉郑金山的拉扯,大声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們要是继续养流浪狗,那我房子就不租给你了,反正你们多住一天,房租当一个月扣;二是你们可以继续租住在这,但不能养这么多流浪狗,三五条可以,多余的必须处理掉。你们下不了手?行,我可以帮你找人动手。”
  汪大成的大嗓门引来了不少村民围观,大家都站在汪大成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是啊,这么多流浪狗,的确给大家带来安全隐患了。”
  郑金山夫妇望着来势汹汹的村民,显得很无助。后来,郑金山几乎是哀求了:“汪大哥,做人不能不讲道理呀,是你违反合同在先。即使你不租房子给我了,起码得给我时间,等我找到合适的房子呀。多住一天扣一个月的房租,这不是明摆着不但不赔我违约金,还要赖下我交的房租不退吗?”
  边上有人接上话头:“那你可以选择第二个方案呀。搞不清你们城里人,收养这么多流浪狗做什么!劳神费钱不讨好。干脆,你们就让汪大成帮着把这些流浪狗处理掉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一直躲在郑金山身后的老伴,皱着眉头问郑金山:“老头子,他们说‘处理掉’是什么意思呀?”
  人群中有人说道:“这都不明白?‘处理掉’就是打死、吃掉呗……”
  老伴听了这话,一下从郑金山身后冲了出来,怒目圆睁道:“我看你们哪个敢?狗狗是我的孩子,打死一个,我就和你们拼命!”说着拿眼往四下直扫,看样子想抄个打架拼命的家伙,正好墙角边有把扫帚,她扑上去就要抓起来打人,被郑金山一把拉住。
  “把流浪狗当自己孩子?还要乱打人!果然是个疯婆娘!”大家哄笑着四下躲。郑金山把老伴揽在怀中,悲愤地冲汪大成喊:“我老伴本来精神状况就不好,你不要欺人太甚!”

2.防明枪难躲暗箭


  “汪大成,你的确是欺人太甚了!”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人晃着膀子挤了进来。谁?大场村谁见谁躲的主儿:老黑蛋。老黑蛋本名吴富贵,人好吃懒做,还喜欢偷鸡摸狗,虽然只有三十来岁,但人长得黑,又显老,大家就喊他老黑蛋了。
  汪大成没好气地说:“老黑蛋,这儿没你的事,你跑到这儿做什么?滚,有多远滚多远!”
  老黑蛋生气道:“这本不关我的事,但我看不惯你这么欺负人!俗话说:大路不平有人铲!我今天就要打抱不平!”老黑蛋越说嗓门越高,“人家和你签了租房合同,钱也付了,你凭什么反悔要撵人家?你给人家违约金了?”
  
  汪大成不耐烦道:“还不是怪他们养了这么多流浪狗!这流浪狗要是跑出来咬着老人孩子怎么办?反正你老黑蛋上无老、下无小,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黑蛋一点儿都不在乎汪大成的嘲笑,继续扯着嗓门道:“人家养狗,养多养少,那是人家的自由。你这老宅又不在路口,不是大家必经之路。没事不跑这晃悠,不翻进人家院子,人家狗才不会咬你呢!城里狗可挑食呢!”
  见汪大成脸气得铁青,老黑蛋越扯越来劲:“今天,我把话放这儿了,城里老伯在这养狗,只要遵法守约,谁再来无理取闹,我老黑蛋就上他家去闹。嘿嘿,这方面,我经验可比你们丰富得多!”
  汪大成气得扭头就走,村民们也都跟着散了:大家都很清楚,这要是被老黑蛋缠上了,以后的日子还能清静得了?
  老黑蛋被郑金山夫妇当作大救星,热情地请进屋。过了一会儿,老黑蛋得意扬扬地出来了,他手里还牵着一条花狗。没想到的是,老黑蛋牵着狗,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汪大成的家。
  老黑蛋一进院,汪大成就上前合上院门,笑道:“老黑蛋,你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么快就骗出一条狗了?”
  老黑蛋得意道:“怎么叫骗呢?人家这是相信我!不过,你出的这馊主意还真的不错。”
  原来, 汪大成昨天夜里烦得睡不着觉:怎么能不退房租,不付违约金,又能让村民不再怪罪他?汪大成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于是翻身起床,连夜赶到老黑蛋家。
  汪大成是想让老黑蛋配合他演一场戏:这天一早他去找郑金山,不租房子给他了,要撵他走。郑金山肯定不会同意,这样他们就吵,引起村民注意。关键时候,老黑蛋站出来,替郑金山打抱不平。
  老黑蛋说:“让我配合你演戏,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汪大成说:“好处当然多多,一是我付你两百块钱演出费;二是你趁机取得那郑金山的信任,这样,隔三差五就能从他那骗出一条狗炖了,岂不是很美的事?”
  老黑蛋听了,一下两眼放光:“这主意不错。我就喜欢吃狗肉,我炖狗肉的技术可好了!”
  接着,汪大成就和老黑蛋头挨着头,兴奋地商量着这戏怎么一步步演。经过讨价还价,汪大成答应,以后老黑蛋每从郑金山那骗出一条狗,汪大成就付给他三十块炖狗的佐料钱。
  没想到汪大成和老黑蛋的套路大获成功。老黑蛋说:“你们走后,我就被郑金山夫妇迎进屋,又是敬煙,又是泡茶,当大恩人供着呢。后来,我就说我大爷孤零零地一人生活,前几天,陪伴他的狗老死了,老人很伤心。你们这么多狗,能不能送一条给我大爷?那两口子信以为真,答应了,于是我就挑了这条瞎了一只眼的花狗。你瞧瞧,这狗可肥了!”
  汪大成从口袋里掏出两百三十块钱,笑着递给老黑蛋,说道:“这是你今天的演出费和这条狗的佐料钱。我这个人说话算数,以后,你每骗出一条狗来,我就付给你三十块钱。哈哈,老黑蛋,今冬你可有吃不完的狗肉了!”
  “那是,我什么东西都能吃厌,就是狗肉吃不厌!”说完,老黑蛋接过汪大成的钱,得意地牵上那极不情愿跟他走的花狗,回家杀狗炖狗肉去了。
  几天后,老黑蛋又来到汪大成家,只是这回是空着手。汪大成疑惑地问:“狗呢?没见着狗,我是不会付你佐料钱的!”
  老黑蛋懊恼地说:“唉,别提了,今天我去郑金山那儿,骗狗的理由早就想好了,说我有个舅爷,舅爷有个孙女,小小年纪竟患上了白血病。估计在世的日子也不多了,我可怜这孩子,想再从他那要一条小狗,送给她陪伴她走向生命的终点……这理由多好!谁知那郑金山就是不答应,说这些狗都是他老伴的命根子,不能再送人了。还劝我到城里狗市上买一条小狗,说也有价钱很便宜的。”
  汪大成遗憾道:“我还以为你这招最少还能骗出三五条狗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失灵了。我猜,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不小心露馅了,引起了郑金山的怀疑。”
  老黑蛋坚定地说:“不可能!我又不是第一回骗人,戏演得老像了。不过,有件事我也觉得奇怪,就是我进了郑金山的院子,那些狗见到我,都吓得瑟瑟发抖,叫都不敢大声叫,好像知道我要吃它们似的!这是怎么回事?”
  汪大成听了,鼻子凑到老黑蛋身上嗅嗅,然后笑了起来:“我知道原因了,你身上一股狗肉味,那些狗闻到,能不瑟瑟发抖?郑金山又不笨,能看不出你的阴谋来?我说,你也是太懒了,平时不洗澡也就算了,你去骗狗,总该把身上的狗肉味洗去吧。”
  老黑蛋一拍大腿,叫道:“还真是这么回事!人常说狗鼻子尖啊。汪大成你不知道,这城里人养狗用狗粮,狗肉又嫩又香。我吃上瘾了,他郑金山不让我骗,那我就决定偷了。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我偷出一条狗来,三十块的佐料钱你还是要一分不少给的。”
  汪大成说:“只要你弄出一条狗来,我就付你三十块佐料钱,不管你是骗的还是偷的。不过,我事先警告你:偷狗归偷狗,反正这些流浪狗本来就是人家不要的嘛;可千万不能没偷成,你就恼羞成怒,杀人放火!那可是要吃枪子儿的。”
  老黑蛋笑道:“这道理我比你懂。我清楚,偷狗摸鸡能干,杀人放火不能干,我的好日子还没过完呢,这还要你警告?”
  汪大成笑着拍拍老黑蛋肩膀:“你能认识到就好。告诉你,我那老宅院子的西北角是个厕所,出粪口在外面用石板盖着。那厕所这么多年不用,估计里面早干了。夜里,你去那移开石板,就能钻到院子里去。这样,你去偷狗就容易多了。”
  老黑蛋听说可以这么容易地钻进院子里,高兴得摩拳擦掌:“太好了!我偷起狗来,可是轻车熟路,招儿有的是。呵呵,你就准备着钱,隔三差五地给我买佐料吧。”
  

3.害人之心不可有


  半夜三更,老黑蛋悄悄来到汪大成的老宅旁,借着月光,找到了那厕所,一挪开石板,就迫不及待地往下跳,突然感觉不对劲,可人已经收不住了,“咚”的一声就掉了下去,里面竟然全是水。老黑蛋拼命挣扎,终于爬了上来。他气急败坏地骂道:“狗日的汪大成,你他妈的不是说里面是干的吗?”
  第二天天一亮,老黑蛋就气冲冲敲开了汪大成的院门,把一包湿漉漉、臭烘烘的衣物扔到了院子里,要汪大成赔偿他的损失。汪大成莫名其妙,等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乐了:“哈哈……我只是猜想那厕所多年没用,估计里面是干的,可你跳之前就不能先看看清楚?三十多岁的人了,又不是个小孩子,还这么莽莽撞撞!你这损失我可不赔!”
  见汪大成回绝得这么干脆,老黑蛋傻眼了:在大场村,汪大成算是最精明的,人又高大魁梧,自己和他斗智斗狠,根本占不到便宜。没办法,老黑蛋只好装可怜,换上一套嘴脸乞求道:“汪叔,我哪里是怪你!怪就怪我当时心太急,你不知道,满满的一坑水呀,我要是个子矮点,估计早淹死了。好不容易爬上来,冷不说,还得洗澡,洗了一夜也没能洗干净……”
  汪大成笑道:“你正好借这个机会把自己好好清洗清洗,不是坏事,应该感谢我才对!”
  老黑蛋赔上笑脸,应道:“那是,那是。粪坑是我自己跳的,怪不了别人。只是这一包衣物要清洗,总得要买一些洗衣粉吧,毕竟我去偷狗,也是帮你解决难题,你说是不是?你看看能不能……”
  汪大成知道,不拿点钱,肯定是打发不走老黑蛋的,于是就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老黑蛋,说道:“算我倒霉,这五十块钱,够你买洗衣粉的了!”
  就五十块钱!老黑蛋心里那个气呀,但还是伸手接了,总归比没有好!老黑蛋贼眼四下直瞅,最后趁汪大成不注意,顺走了他家挂在墙上的钥匙。老黑蛋心里美啊:汪大成,你这个小气鬼,五十块钱你打发叫花子呀!叫你拿点钱你舍不得拿,嘿嘿,那我只好晚上自己来拿了。
  夜里,老黑蛋来了,很轻松地用钥匙打开汪大成家的门,溜进汪大成的卧室。汪大成睡得正酣,呼噜打得震天响。老黑蛋蹑手蹑脚,借着手机发出的光亮,开始东摸西掏,寻找汪大成放钱的地方。正翻着,突然,房门口响起了一声接一声的狗叫,这可把老黑蛋吓得不轻。此时,床上的汪大成也被惊醒了,摸索着打开了灯。好在老黑蛋反应迅速,在灯亮之前,已“吱溜”一下蹿出了门外。老黑蛋懊恼极了,好不容易抓到个机会,没能弄到一分钱不说,还差点被汪大成抓了个现行。
  再说汪大成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见房门口有条比大猫还小的狗,还在不停地吠叫。“哪里蹿来的小狗?怎么回事?”于是汪大成披衣下床,来撵小狗。
  等汪大成来到房门口,脑袋便“嗡”的一下:只见自家屋门敞开!家里遭贼了!汪大成顺手就抄起一把铁锹,开始在家里找起贼来,找了一圈,没见贼影,估计已经吓跑了。还好,家里没遭什么损失。后来,汪大成发现了大门上插着的钥匙,便纳闷了:难道是自己开门后,一直忘了拔钥匙,结果让小偷钻了空子?这么说,得亏那小狗吵醒了自己,要不然,损失就大了。
  汪大成的新宅是二层楼,自己和老伴住楼下,只是这些天老伴到外地女儿家服侍女儿月子还没回来。楼上分别是儿子儿媳和孙女甜甜住的房间。儿子儿媳在城里工厂上班,加班的日子多,经常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只有孙女甜甜住着,在老家上初中一年级。
  汪大成原以为那小狗是见门开着,自己闯进来的。可后来发现这小狗不但没走,还跑上了楼,进了孙女甜甜的房间。汪大成疑惑地来到楼上,发现甜甜已经醒了,正在和那小狗亲热。
  甜甜突然发现爷爷出现在门口,想把小狗藏起来,可已经来不及了。汪大成问:“甜甜,你从哪里弄来这条小狗的?爷爷怎么不知道?刚才家里遭贼了,还亏得这小不点狗吵醒了我,小偷才没能得手!”
  “真的?”甜甜可高兴了,“这小狗叫吉娃娃,天生个小,乖巧聪明。爷爷,你允许我养它,那以后我们家可以靠它看家护院了。”
  汪大成说:“好,爷爷答应你,只是你得告诉我,这小狗是从哪弄来的?是不是……”
  汪大成猜得没错,小狗果然是郑金山送给甜甜的。甜甜说:“城里来的爷爷奶奶特别喜欢我,于是就允许我把吉娃娃带回来,陪我玩两天……”
  原来,昨天老黑蛋来和他商量去郑金山那偷狗的事,让在家做作业的孙女甜甜偷听到了。甜甜义愤填膺:城里的爷爷奶奶来租房子住,收养了几十条流浪狗狗,城里的爷爷奶奶好有爱心呀。甜甜觉得,自己爷爷有点不讲道理,还和老黑蛋勾搭在一起。老黑蛋要去偷人家狗,爷爷竟为他出谋划策。不行,我得去告诉人家郑爷爷,不能让老黑蛋阴谋得逞。
  汪大成這下明白了:怪不得那干粪坑里一下灌满了水,原来郑金山事先得到了甜甜的情报,早做好了“准备”。

4.行不义狼狈出丑


  由于郑金山早有防备,老黑蛋之后几晚去偷狗都没能得手,这下老黑蛋恼羞成怒了,大白天竟跑来朝郑金山的院里扔砖头。郑金山气愤地找他理论,他骂骂咧咧不说,甚至还挥舞拳头要打郑金山。郑金山感到有点害怕,心想:照这样下去,这老黑蛋偷狗不成,说不定会来抢狗了!
  这么一想,郑金山可愁坏了。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大场村突然来了一群人,男男女女的,浩浩荡荡,为首的是个很威风的胖婶。他们像是有所准备,直扑村西头的老黑蛋家,把还在睡懒觉的老黑蛋一下堵在了屋里头。
  “你就是老黑蛋?经常偷狗杀狗?”胖婶问。
  老黑蛋一脸不屑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偷狗杀狗关你们屁事?”
  这时,有个人还真从老黑蛋的屋里搜出了好几张剥下的狗皮。这下胖婶更加愤怒了:“老黑蛋,你这个畜生!大家给我揍他!”于是大家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的,把老黑蛋揍得哭爹喊娘。
  这下轮到胖婶不屑了:“你不是很威风吗?现在也晓得求饶了?好,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告诉你,我们是城里爱狗协会的,今天,我们这些爱狗人士就是为那些被你残杀吃掉的狗狗报仇来了!你不是经常残忍地给狗狗开膛破肚吗?那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被开膛破肚是什么滋味!来,大家动动手,把这王八蛋拖出去,给我绑到门口的树上!”
  老黑蛋鬼哭狼嚎,拼命挣扎,但还是被大家绑到了门口的一棵树上。
  有人找来一把菜刀,胖婶瞥了一眼,说:“这刀太钝了,我这就去磨磨,磨快了好下手,你们帮我把这家伙看好了!”说完就去找地方磨刀。
  老黑蛋惊恐万状,想要跪地求饶又发现自己跪不下去,姿势非常滑稽。
  人群哈哈大笑。有人对胖婶喊:“胖婶,这家伙就是个怂包!”
  胖婶回头,鄙夷地看了一眼,又找人提来一桶水,从上往下,把老黑蛋浇了个透,说要把他洗洗干净,好喂狗吃。
  老黑蛋颤抖着,哭着乞求饶命。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悄悄走了过来,低声道:“你不要乱喊了!瞧你怪可怜的,我实在不忍心看你被千刀万剐。可我们胖婶的脾气就这样,认准的事谁也阻止不了。现在,我偷偷帮你把绳子解了,你装着是挣脱开的马上就跑。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老黑蛋感激地点头如鸡啄米。绳子一解开,老黑蛋顿时就像受惊的兔子,撒开双腿就跑。这时,那中年眼镜男装着紧张地大声喊:“胖婶,不好了,老黑蛋挣开绳子跑了……”
  胖婶急了,也大声喊:“喊什么喊,快给我追呀!”
  大家都喊:“抓住他!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奇怪的是大家都是只喊不动。一转眼的工夫,老黑蛋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大家都开心地笑着。胖婶嘲笑道:“怂货,还真以为我要给他开膛破肚?难道我就不怕犯法?不过,对付这样的无赖,你和他讲道理不行,就得用这样的招治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偷狗杀狗!”
  后来,胖婶把老黑蛋炖狗肉的锅摔了,觉得还是不解气,又用红漆在老黑蛋的门上喷上八个大字:偷狗杀狗,罪该万死!
  接着,一群人就在村里大张旗鼓地宣传,说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不虐狗不吃狗,关爱狗狗,就是关爱我们人类自己等等,唬得村民一愣一愣的。不过,看到他们惩治了老黑蛋,大家都觉得蛮开心的。
  胖婶到底是谁?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胖婶是城里爱狗协会的头头,以前在城里收养流浪狗时,热心的胖婶曾经来慰问过郑金山和他的老伴,并给郑金山留下了电话号码,说以后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就给她打电话。
  为了阻止老黑蛋偷狗和以后来抢狗,郑金山实在没办法了,就给胖婶打去了电话,诉说了自己现在的遭遇。没想到胖婶听了怒不可遏,于是就领着一帮爱狗人士来到大场村,好好教训了一顿老黑蛋。
  老黑蛋被胖婶他们绑在树上,差一点给开膛破肚了!这让他一想起就惊恐不已:这些城里的爱狗人士,简直太疯狂了!不管怎么说,反正老黑蛋现在再也不敢打郑金山收养的流浪狗的主意了。
  老黑蛋觉得这回面子丢大了,再加上前几天偷汪大成家又失手,很是郁闷。这天晚上,他捡了只野兔子,炖炖又喝上了,喝多了就晕乎乎倒在了床上,可嘴上叼着的烟卷还没掐灭呢。结果,烟头掉到床上,燃着了衣服、棉被,睡梦中的老黑蛋一下成了个火人……老黑蛋凄惨的叫声引来了众人,在大伙的帮助下,火是被扑灭了,但老黑蛋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5.人间自有真情在


  老黑蛋被大伙送到了医院,由于老黑蛋没有参保“新农合”,不能享受医药费报销。想当初村上的人多少次苦口婆心地劝他参保,老黑蛋总是不屑一顾:“劝什么劝呀!我没钱!就是有这闲钱,我买酒喝也不会交这个保险的。”
  老黑蛋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大家的确很讨厌他,但看到他现在的惨状,想起他的身世,很小就没了父母,又觉得他很可怜。于是,村上人商量商量,你两百我三百的给老黑蛋捐医药费。郑金山也来了,捐上一千块钱,大家都感到很惊诧。郑金山说:“我既然租住在这里,也算是村里的人了。一个没爸没妈的孩子,我们就行行善帮帮他吧!”
  可是,大家的捐款只是杯水车薪。老黑蛋因烧伤严重,后期的治疗费是个很大的数字。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从医院传来好消息:有个叫小天的人,给医院汇来了一大笔钱,承担了老黑蛋后期全部的医药费。小天是谁?大家都不知道,因为人家不愿公开身份。大家都替老黑蛋庆幸: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两个月后,老黑蛋伤愈出院。他挨家挨户登门,感谢大家的救命之恩。来到了郑金山门口,老黑蛋“扑通”一声,长跪不起,任凭郑金山和老伴怎么劝都不行,除非他们答应认下他当“儿子”。老黑蛋流着泪说:“你们放心,我以后一定改邪归正,好好做人,绝对不会给你们丢脸。我已答应了好心人小天,做你们儿子,照顾好你们以后的生活,让你们安享晚年……”
  郑金山一怔,疑惑道:“你知道了小天是谁?你怎么可能知道小天是谁?”
  老黑蛋缓缓地张开手掌,伸到郑金山和老伴面前,掌心里写着一行字……郑金山看了那字,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老伴更是控制不住自己,一下抱住老黑蛋,号啕大哭起来,老黑蛋便跟着边哭边喊:“妈妈!”
  边上站着的村民可吃惊了。汪大成走了上来,抓住老黑蛋的手掌翻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小天是你们的儿子,我要做小天!”汪大成忙问:“老郑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过,你是有个儿子,但不是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吗?还有老黑蛋,你凭什么说小天就是老郑师傅的儿子?”
  老黑蛋哽咽道:“这次我烧伤住院,大家不计前嫌为我捐款,让我羞愧难当,我是人,不是畜生,知道好歹啊!特别是那好心人小天,如果没有他承担巨额医药费,也没有我老黑蛋的今天。在医院里,我天天在想恩人小天是谁。我想他应该是个熟悉我的人,但肯定不是我那些狐朋狗友。我想起我第一次上郑爸爸家骗狗,曾看见他家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个英俊的小伙,边上还有一行字:天堂里的小天。我当时只想着骗狗,没多问一句,现在想想这小天应该就是他们去世的儿子。郑爸爸他们是大善人,连流浪狗的命都爱惜,那肯定就是他们以儿子小天的名义悄悄捐款,帮我治伤救命……”
  郑金山见瞒不住大家了,只好承认:“小天就是我那去世的儿子。儿子出事后,老伴受了刺激。肇事者后来赔付了一笔钱,可是,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儿子的命啊!老黑蛋这孩子是有不少恶习,还不是因为从小失去父母,缺少父爱母爱?鲜活的一條生命,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老两口有退休工资,除了收养这些流浪狗,也没有别的花销,于是我就和老伴商量,把儿子的抚恤金拿出来,给老黑蛋当医药费。看来这孩子懂事了,这钱没白花……”
  大家听了,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无一不佩服郑金山夫妇这大爱善举。
  自从老黑蛋认下“父母”后,整个人真是脱胎换骨。在大家的帮助下,他申请到了政府扶贫贷款,在承包地里种上了葡萄,在屋后的池塘里也养上了鱼虾。一有空闲,还出去打零工,挣了钱一分不花,全交给了“爸妈”。无论每天多忙,他都要赶到郑金山那嘘寒问暖,陪他们聊天,帮忙遛狗。现在,郑金山的老伴话也多了,笑声也有了,病仿佛一下没了。
  很快,老黑蛋用自己挣的钱把自家的屋子维修一新,他要把父母接来和自己住在一起。为此,他特意在屋前围了一个大大的院子,专门用来养流浪狗。看到这一切,郑金山和老伴特别高兴。
  郑金山去汪大成那退房,没想到,汪大成不但不要他违约金,还要把房租都还给他。郑金山说:“汪大哥,你不收我违约金我已经很感激了,但房租一定要给的。”汪大成生气道:“人家都认为我是财迷,其实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收你这大好人的房租,以后我还有没有脸在村里混了?”
  有外人不知内情,奇怪老黑蛋怎么变化这么大:好吃懒做的不良青年一下变得勤快积极向上了?老黑蛋一本正经地告诉人家:“因为,我吃药了!”
  “吃药?什么药会有这样的特效?”人家好奇地问。
  老黑蛋朗声大笑道:“这药,就是——爱!”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9,30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