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_xi_de_mo_sheng_ren

    熟悉的陌生人

  • za_chang_zi_deng

    砸场子等

  • wo_yao_zhuan_xue

    我要转学

  • jin_chan

    金蝉

  • chu_zi_jiu_ren

    厨子救人

  • hui_duan_zi-15

    诙段子

  • shi_zong_de_ba_hen

    失踪的疤痕

  • bao_fu-3

    报复

  • tui_bu_hui_de_yi_fu

    退不回的衣服

  • tong_shu_shang_de_da_dong_gua

    桐树上的大冬瓜

  • jie_yan

    戒烟

  • yi_bi_shan_kuan

    一笔善款

  • bi_xu_wan_cheng_de_shi_ming

    必须完成的使命

  • zhao_ge_jie_ba_zuo_shi_ye

    找个结巴做师爷

  • yi_sheng_zhi_zuo_yi_jian_shi-2

    一生只做一件事

  • liu_lang_han_de_san_ying_bang

    流浪汉的三英镑

  • sa_huang_bi_shuo_shi_hua_fei_li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 xian_jiu_ren_huan_shi_xian_bao_hu_xian_chang

    先救人还是先保护现场

  • yi_zhi_tong_ling_dang

    一只铜铃铛

  • ben_qi_hua_ti_jing_guai_de_gu_shi

    本期话题:精怪的故事

  • pang_zi_ye_you_chun_tian

    胖子也有春天

  • qian_li_yin_yuan_gu_shi_qian

    千里姻缘“故事”牵

  • wei_bo_gu_shi-15

    微博故事

  • fang_shang_de_shen_ying

    房上的身影

  • da_shu_bu_jian_wai

    大叔不见外

  • qia_si_ta

    掐死他

  • wu_ye_jing_hun-2

    午夜惊魂

  • jiang_huan_shi_lao_de_la

    姜还是老的辣

  • yi_ding_yao_gen_zhe_ni

    一定要跟着你

退不回的衣服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母亲要过七十大寿了,张岚在网上看中了一件红色羊毛衫,准备买给母亲。经店家推荐,张岚还买了一件蓝色的男款,想着过寿那天让爸妈穿成情侣装。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生日前两天,张岚的母亲忽然病倒,昏迷不醒,住进重症监护室。医生确诊为大面积脑梗,会引起致命的脑水肿,母亲还能不能醒过来,就看有没有奇迹发生了。得知病情,张岚姐妹二人不由得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母亲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张岚买的衣服准时送到了。
  拆开包裹,看到一红一蓝两件羊毛衫,张岚的眼泪不禁又流了下来。母亲喜欢穿新衣服,要是她老人家没出事,看到自己为她买的新衣服,该有多高兴!可现在……
  大姐流着泪说:“张岚,你给妈买的新衣服,就给妈送去,让她高兴高兴,但买给爸的那件衣服,却一定不能留,必须退货……”
  张岚明白大姐的意思。这两件衣服买了之后母亲就突然病倒,尽管完全是巧合,但在人的心理上,不免觉得是这衣服带来了厄运。况且在张岚的老家也有种风俗,带来晦气的东西一定要妥善处理掉。父亲的这件羊毛衫,最好是原样退回去。
  没想到父亲拿起那件蓝色羊毛衫,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吞吞吐吐说:“这、这件羊毛衫……很好看……”
  张岚哽咽着说道:“爸,您喜欢我以后再重新买给您,但这件羊毛衫不能留,必须退货。妈现在已经这样子了,我们不想您穿上这件羊毛衫,沾上晦气。”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
  在两个女儿的一再劝说下,父亲不再坚持,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当下,张岚在网上申请了退货,然后拿着买给母亲的那件红色羊毛衫去了医院。
  母亲依然昏迷不醒,张岚把羊毛衫拿在手上,流着泪说:“妈,明天就是您七十大寿了,我给您买了新衣服,您睁开眼看看,漂亮吧?您快点好起来,穿上新衣服和我们一起回家……”
  很快,张岚收到店家的信息,退货申请审核通过了。
  买给父亲的那件羊毛衫,张岚从医院回来后就已经装进袋子,放在了茶几上。于是张岚拿起袋子出门,就近找了家快递点,给店家寄了回去。
  两天后,张岚接到一个电话,是店家打来的:“亲,您寄回来的衣服收到了。”
  张岚说:“收到就好,请尽快安排退款吧。”
  “可是,您退回来的衣服错了,不是您在我这里买的那件。”
  店家给张岚发来了照片,果真,那是一件颜色相似的夹克,正是父亲的衣服。张岚摇了摇头,一定是因为母亲病重住院,自己这几天悲伤难抑,几乎没怎么合过眼,精神都变得恍恍惚惚的,错把父亲的这件蓝色夹克给装进袋子里,退给了店家。
  张岚回了家,翻箱倒柜找起那件蓝色羊毛衫来。父亲好奇地问张岚在找什么,张岚叹了口气道:“我退错衣服了,把您的那件蓝色夹克给寄过去了。爸,您看见那件蓝色羊毛衫了吗?我要重新给店家退回去。”
  父亲想了想,说:“那天你把包裹拆开,衣服就放在沙发上,也没谁拿过,会不会给压到沙发垫下面了?”
  掀开沙发垫,那件蓝色羊毛衫果然就在下面。
  张岚重新打包,去快递点给店家寄了回去。
  一晃又过去了两天,张岚再次接到店家的电话,让张岚意外的是,店家告诉她,退回去的,依旧不是从店铺里买的那件羊毛衫。这怎么可能?寄包裹的时候,张岚特意把袋子里的衣服抽出来看了一下,确认之后才密封的,怎么还会退错衣服?
  再看店家发来的照片,居然是件灰色的羊毛衫!
  难道是店家故意搞鬼?
  可是放大了照片细看,包裹上的字正是张岚的笔迹,可以百分百确定包裹正是自己给店家寄过去的那个,而且张岚也认出来了,这件羊毛衫是父亲的。
  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张岚疯了般跑回家,掀开沙发垫,那件蓝色的羊毛衫赫然出现在面前!
  张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问父亲,父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沉默半晌,父亲抬起头来,颤抖着声音说:“张岚,会不会是老天觉得这两件衣服天生一对,不同意让它们分开呢?依我看,衣服就别退了,可不能逆了老天爷的心意……”
  张岚心中一动,这件蓝色羊毛衫怎么也退不回去,难道真的是天意?和大姐商量后,张岚给店家打了电话,说这件蓝色羊毛衫不想退货了,寄错的衣服让店家帮忙寄回来,邮费自己出。
  两天后,张岚经过快递点,老板娘喊住了她,问道:“你母亲生病住院,现在好点了没有?”
  张岚一阵黯然,眼眶不由得红了,轻声告诉老板娘,母亲依然没有醒过来,医生说,母亲的时间不会多了。
  老板娘叹了口气,安慰张岚说:“生死有命,你也别太悲伤了。上次寄包裹,你前脚刚走,后脚你父亲就赶过来,说你因为悲伤过度,连退货的衣服都拿错了。你自己也要保重身体啊。”
  张岚惊呆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父亲做的!
  面对张岚的质问,父亲沉默半晌,说:“不错,是我换的。不仅这一次,第一次的蓝色夹克也是我换的。”
  张岚不禁流下了心酸的泪水:“爸,我知道您很喜欢这衣服,我答应以后会再给您买,您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呢?我们希望您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真的不想再沾上晦气……”
  父亲摇了摇头:“以后再买,我怕买不到一样的衣服了。”
  “爸,可以的,这件衣服的款式我已经记下了,我向您保证,以后一定给您买件一模一样的!”
  父亲脸上淌下两行清亮的泪水,固执地摇了摇头,“不会再有一模一样的了。因为它是和你母亲的衣服一起买回来的,以后你们给我一个人买衣服,就算样子没变,但它缺了伴儿,孤孤单单的,怎么还会是以前的那件?”
  父亲抹了把泪水,接着说,“我和你母亲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说不定这是我能陪伴她的最后时光了。红色羊毛衫你们留下来了,这件蓝色羊毛衫也不要退,我想陪着你母亲一起穿新衣服,留住这最后的美丽。张岚,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迎着父亲恳求的目光,张岚泪流满面,郑重地点了点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29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