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mi_mi_qing_ge

    秘密情歌

  • xiao_hua-10

    笑话

  • lao_xi_su

    老习俗

  • gui_cuo_ban

    跪搓板

  • tuo_dan_ji

    脱单计

  • yong_le_shen_me_zhao

    用了什么招

  • ru_ci_bao_en

    如此报恩

  • xuan_ya_le_ma

    悬崖勒马

  • mi_shi_sha_ren

    密室杀人

  • bai_nian-2

    拜年

  • jue_huo-2

    绝活

  • pei_chang_jin_bi_xu_huan_zhai_ma

    赔偿金必须还债吗

  • duo_yi_xiang_zhi_kong

    多一项指控

  • dui_yi_ben_shu_de_zun_zhong

    对一本书的尊重

  • zhi_liu_yi_chuan_pu_tao

    只留一串葡萄

  • di_tie_you_ji_ge_lun_zi

    地铁有几个轮子

  • jie_guan

    借棺

  • yi_tiao_mao_jin_cheng_jiu_de_ying_xiong

    一条毛巾成就的英雄

  • chou_wei_xiang_tou

    臭味相投

  • wo_de_zhan_you_jiao_er_kong

    我的战友叫二孔

  • sha_tang_chuan_qi

    『啥汤』传奇

  • lao_shi_lian_ai

    老式恋爱

  • hen_si_shu_ru_fa

    恨死输入法

  • shen_hui_fu-69

    神回复

  • bao_xiao_duan_zi_ji

    爆笑段子集

  • ci_yu_ling_jie

    词语另解

  • dang_ming_zuo_yu_shang_biao_ti_dang

    当名作遇上“标题党”

  • zao_yu_tu_hao

    遭遇土豪

  • ni_zhe_shi_zai_gan_sha

    你这是在干啥

  • zheng_ju

    证据

  • sheng_zhi_miao_zhao

    升职妙招

  • fang_bu_sheng_fang-5

    防不胜防

脱单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刘蕊长得漂亮,家里条件好,追的人多了去啦,于是她就养成了一副公主脾气,花篮选花,眼都挑花了,也没挑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如意郎君来。这一下可急坏了母亲何梅,找朋友托亲戚,赶场子一般为刘蕊物色对象。
  
  这天,何梅又在“执手一生”奶茶店里安排了一场相亲,刘蕊对男方看不上眼,言语便有些不冷不热的,男方识趣,先走了,刘蕊便在奶茶店里发呆。就在这时,走进来一个中年人,叫崔柏刚,是个骑三轮车卖蛋炒饭的,经常来这里喝奶茶。这“蛋炒饭哥”平日里总是进来默默坐着喝一杯奶茶,喝完就走,今天他却突然盯着刘蕊开口了:“左看不好右看不好,给我儿子当媳妇算了。”
  刘蕊认识崔柏刚,知道他是卖蛋炒饭的,听他这么说,觉得他的脑袋似乎不太灵光,便决定作弄他一番。刘蕊起身把奶茶店的老板叶媚喊到一边,这叶媚是她表姐,两人嘀咕了一阵,然后叶媚当着崔柏刚的面,装作不经意地问:“蕊美女,你这衣服多少钱买的?”
  刘蕊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奶茶,说:“我托同学从美国寄来的,两千两百多美元呢。”
  “哟,要一万多人民币呀!”叶媚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接着又问,“你的鞋多少钱?”
  “托朋友在国外买的,限量版,一千六百多美元呢!”刘蕊跺了跺脚,装模作样地看了看鞋子,说话时还故意用眼光瞟了瞟崔柏刚。
  叶媚感叹说:“你这一身都是国外买的名牌,一般人养不起啊!” 刘蕊看着崔柏刚,冷笑一声,说:“容易养呢,每月几千份蛋炒饭就够了。”
  崔柏刚听着两人的对话,仔细看了看刘蕊的衣服和鞋子,用平静的语气说:“好马当然要配好鞍了,给我的儿子当媳妇,就该是这样的打扮!”
  这下轮到刘蕊蒙了,搞不懂这个崔柏刚到底有一个怎样优秀的儿子。刘蕊到底是聪明、机灵,刚刚绷起的脸立马堆上了笑:“崔伯伯,您儿子是干什么的?读了多少书?”
  说起儿子,崔柏刚脸上浮起了笑,忙说:“我儿子可孝顺了,读四年级时我家穷,他就说不读书了,帮我做事,现在在一家服装企业当保安呢!”崔柏刚说完,起身了,“我要去炒蛋炒饭了,明天我把儿子叫过来,让你看一看。”
  刘蕊气得差点岔了气,以往每次相亲,总是自己挑人家的毛病,每次都是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作弄对方一番,没想到现在却被一个炒蛋炒饭的戏弄了。崔柏刚骑着三轮车走了,刘蕊远远看着,恨得直咬牙。当天晚上,刘蕊辗转难眠,她从小到大没受过这样的气哟!第二天,刘蕊早早坐在“执手一生”奶茶店里,今天她一定要羞羞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崔柏刚和他的儿子。
  崔柏刚今天来“执手一生”晚了一点,把刘蕊等得有些焦急。上午十点,崔柏刚来了,他见刘蕊在品奶茶,连忙坐了过去。
  刘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问崔柏刚有没有带儿子来。崔柏刚要了一杯奶茶,边喝边答道:“儿子说他有事,这几天没得空。他说了,爸看了同意他就同意,他相信爸的眼光。”
  这时,叶媚凑过来问刘蕊:“你是在用流量?”
  刘蕊答道:“嗯,我二十四小时都用流量的。”
  叶媚一听,故意惊讶地叫了起来:“你二十四小时都用流量,那每天不要花六七十元?每个月手机流量费都要用两千?”
  刘蕊抬起头瞟了一眼崔柏刚,很随意地说:“只多不少。”
  这当儿,一旁的崔柏刚开口了:“不多不多,给我儿子做媳妇,用这点流量算啥?我儿子很节省的,当保安两千多元,可省两千元回家交给媳妇。只要你给我儿子当媳妇,我炒蛋炒饭每月能赚六千元,也全部给你。”崔柏刚一口一个“媳妇”,脸皮厚还不识时务。
  刘蕊一听,认定崔柏刚的脑袋不灵光,刚想讽刺几句,母亲何梅走进了店里,她走到刘蕊面前,说:“孩子,你就别挑了,崔柏刚的事我听说了,他儿子只读了小学,小学好啊,学历有悬殊,好管理;他儿子不会赚钱,那也没啥,只要对我女儿好,我就认了。你给崔柏刚儿子做媳妇,我不仅给你丰厚的嫁妆,还给你陪嫁一百万现金。”
  刘蕊被母亲的话噎着,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大声叫道:“妈,你是不是我亲妈?”
  “当然是你亲妈了,现在科学发达,你可以做亲子鉴定啊!实话告诉你,崔柏刚儿子这事我做主,定了!”何梅一脸的严肃,又转向崔柏刚,说,“崔柏刚,你明天请个介绍人,我们商量商量,先把亲事给定下来。”
  刘蕊被母亲的举动气得真想跳河,但她不愧是个聪明的姑娘,想出了一个能让崔柏刚知难而退的办法。
  有一天,崔柏刚正在喝奶茶,门前来了一辆宝马,宝马没有停到旁边宽敞的地方,却挤在卖蛋炒饭的三轮车旁停了。崔柏刚正要起身将三轮车挪开一点,宝马车门开了,一前一后下来两个人,后下来的正是刘蕊,她牵着先下来的男孩的手,不紧不慢地走到崔柏刚面前,很有礼貌、却带着嘲讽的语气问道:“崔伯伯,您看我們般配么?”............
  崔柏刚看看刘蕊,又看看那个男孩,慌乱地说:“蕊美女,你们去喝奶茶吧,我卖蛋炒饭去了。”说着,他起身骑着三轮车,慌慌张张地走了。刘蕊望着狼狈而去的崔柏刚,轻松地吁了一口气,心里爽快多了。
  其实, 这个开宝马的小伙子,也是别人介绍的,别的都好,只是长相一般,刘蕊权衡再三,总觉得差了一口气。可这一回,崔柏刚步步紧逼,没办法,刘蕊只好拿这个小伙子来做挡箭牌。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和崔柏刚、何梅赌气,刘蕊频频和宝马小伙子交往,几个月后,两人就把婚事定下来了。
  一天,刘蕊和宝马小伙子在“执手一生”奶茶店门口聊天,远远看见母亲何梅和崔柏刚在一起,何梅似乎还将一叠钱递给了崔柏刚。刘蕊瞧不起崔柏刚,就急忙走到何梅身边,拉着她的手就走,埋怨道:“妈,女儿的婚期都定了,你怎么还和这个卖蛋炒饭的在一起?对了,妈,你刚才还给他钱是不是?他是不是在讹诈你?”
  “没有啊,怎么讹诈我了?我刚才给的是劳务费呢!”何梅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原来,何梅见刘蕊总是挑三拣四,急得日夜睡不着。这天上街,无意中发现有一家门店挂着“帮您脱单”的招牌,于是试着进店询问了一下,经理听了何梅的苦恼,满口答应一定能帮她女儿脱单。
  这家“帮您脱单”的公司是一个有创意的大学生开的,店里除了正副经理,员工都是社会上各行各业的兼职人员,崔柏刚明是炒蛋炒饭的,其实也是“帮您脱单”的员工。崔柏刚接到任务后,便缠上了心高气傲的刘蕊,终于让她成功脱单……
  (发稿编辑:姚自豪)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5期 | 标签: | 1,25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