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_la_ding_di_men_jian_de_men_jian-2

    卡拉丁:“低门槛”的门槛

  • shi_jie_3_lian_xiang_quan_de_biao_da_yu_fen_bu

    世界3:联想权的表达与分布

  • xing_xing_zhi_huo_ke_yi_liao_yuan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gu_ge_kong_ju_zheng

    谷歌恐惧症

  • mai_mai_mai

    买买买

  • you_yi_zuo_ba_bie_ta

    又一座巴别塔?

  • zhang_chao_yang_gao_xin_e_yi_wa_jiao

    张朝阳:高薪恶意挖角

  • na_xie_zhi_chang_cha_lu_kou

    那些职场岔路口

  • fang_shi_pao_mo_jiu_xiang_tao_chong_bing

    房市泡沫就像绦虫病

  • wan_da_de_jiu_yu_xin

    万达的旧与新

  • a_li_chu_hai_ce

    阿里出海策

  • ji_ke_jing_ji_3_0

    极客经济3.0

  • wai_zi_jue_jin_zhong_guo_shui_dian

    外资掘金中国水电

  • shui_de_nai_lao_shui_xin_teng

    谁的奶酪谁心疼

  • liang_piao_bu_zai_mo_ca_you_cun

    “粮票”不再,“摩擦”犹存

  • bao_jie_zai_xie_zhuang

    宝洁再“卸妆”

  • da_bao_zha_shi_chuang_xin

    大爆炸式创新

  • ji_qi_ren_yang_lao

    机器人养老

  • ping_an_ru_xi

    平安入戏

  • man_hua_wan_jie_ip_bu_mie

    漫画完结,IP不灭

  • hang_mei_de_dong_jing

    航美的“动静”

  • jing_zan_de_gu_dao_po_jie_shu

    晶赞的“孤岛”破解术

  • diao_pei_che_tong

    调配“车童”

  • qi_chen_ru_he_ling_xian_ban_bu

    启辰如何“领先半步”

  • la_ji_zai_sheng_bian_yin_xing

    垃圾“再生”变银行

  • da_shu_ju_zai_zao_nong_chang

    大数据再造农场

  • shi_tou_ye_feng_kuang

    “石头”也疯狂

  • xi_que_shi_yi_zhong_xin_bing

    稀缺是一种心病

  • gen_shi_jie_shou_fu_xue_shou_cang

    跟世界首富学收藏

  • you_jia_ye_gan_en

    油价也感恩

  • la_ma_hui_ma_qiang

    辣妈回马枪

  • sha_si_bi_sai

    杀死比赛

  • zhou_hao

    周浩

  • shi_jie_3_shi_bie_wan_you_yin_li_zhi_hong

    世界3:识别“万有引力之虹”

外资掘金中国水电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法国小城格勒诺布尔,风景秀丽,阿尔斯通公司水电技术中心总部即坐落于此,这处97年历史的场地,现有6座水力试验台,可模拟水电站作业的实际条件,通过模型试验可以改善设计,在制造和安装之前确保性能。每年,大量中国业主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评估为其定制的水轮机模型在实验条件的参数表现,验收阿尔斯通的设计成果。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生产国,预计2030年前,水电新增装机容量的50%将来自中国,我们必须不断进行技术创新,提升服务中国客户的能力。”阿尔斯通可再生能源业务总裁裴柯斯(Jér?me Pécresse)告诉《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文简称《21CBR》)。
  水电是全球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之一,也是技术最成熟、成本效益最高的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80%,占全球总发电量16%以上。10年来,中国的水力发电量以每年平均8%的比率持续增长,推动全球水电实现史无前例的增长,仅过去5年,水电全球总发电量提升150 GW。据估算,全球仅开发了33%的水力资源,各国为履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承诺,水力发电的增长趋势将更加明显。至2035年,新兴国家有望占全球新增装机容量的85%,其中大部分新电站可能将建于中国和巴西。
  此前,中国政府已公布规划,2020年,全部能源消费的15%来自非化石能源,而水电的作用不只在于其本身,作为平衡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间歇性的解决方案,其在能源结构演变进程中还将扮演新角色。由于水电站灵活性强、储能大,可用于储存风电和太阳能生产的过剩电能,利用已成熟的抽水蓄能解决方案,水电可抵消电力供需之间的落差,优化风电、太阳能等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并网使用,成为整合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最佳途径。作为全球领先的抽水蓄能电站供应商,阿尔斯通10年中成功执行的15个大型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其中就有8个建在中国。
  中国在世界水电版图举足轻重的地位,促使水电装备领域的跨国巨头,不断加大在华投资。以阿尔斯通为例,其位于天津的水电装备制造基地总投资达10亿元人民币,已于2013年9月投入运行,是其全球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装备制造工厂,同时兼具设计和制造能力,服务于中国本土以及部分国外客户,增强成本竞争力的同时(其人工成本仅为法国本土的1/5),也旨在提升服务本地客户的技术能力和响应速度。
  据裴柯斯透露,水电装备领域的竞争主要不在价格杠杆,而是水轮机和发电机等核心部件的解决方案以及整体效能表现,故而在技术创新方面进行投资尤其重要。作为一名资深的水力工程师及水泵水轮机专家,阿尔斯通可再生能源业务研发高级副总裁Maryse Francois-Xausa曾经参与三峡工程,她告诉《21CBR》,水电技术平均5年左右会出现一次显著的技术进步,“相比三峡工程的技术水准,现在功率和能效方面明显更上一层楼,而且能够减少对流域内鱼类等生态环境的影响。”
  而本土制造商在内的强大竞争压力正迫使阿尔斯通将更多最新技术应用在中国。以2012-2013年为向家坝水电站交付的4台80万千瓦级混流式水轮机为例,其转轮直径将近10米,重量超过400吨,发电机的定子直径达到了19米,成为全球迄今建造的最大、功率最强的发电机,而且是世界上唯一采用了空冷技术的23千伏绕组,利用空冷而不是传统的水冷方式,缩小了辅助设备的空间需求以减少维护。
  大量水电项目的开展以及相关产业链上的投资,中国不只是最新技术的应用场地,也助推了中国在水电装备领域的快速崛起。以阿尔斯通天津制造基地为例,其供应链上95%零部件都来自本土,据格勒诺布尔制造中心的负责人介绍,天津工厂的工艺制造水平与法国本土基本一致,且中国在若干零部件的制造方面全球领先,成为全球供应链中不可缺失的一环,“比如全球最好的铸铁制造厂都在中国,我们法国工厂的铸铁都要从中国进口”,同时,天津基地准备新增水力试验台。
  这种变化也推动了阿尔斯通调整其全球布局,比如将尽可能多的制造环节迁往新兴国家,格勒诺布尔从事制造的人员已不超过80多人,核心的人力资本集中到设计、研发、实验等核心领域以及抽水蓄能、存量电站装备改造等创新性解决方案。此前,通用电气(GE)已宣布以123.5亿欧元收购阿尔斯通大部分电力业务(包括水电业务),据裴柯斯透露,GE强大的资本实力将为阿尔斯通在研发投入、项目融资、集成开发等方面,为掘金中国水电市场提供新助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