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jie-hun-zheng-deng

    结婚证 等

  • mei-you-zhao-cuo-men

    没有找错门

  • jiu-si-yi-sheng

    九死一生

  • yi-yuan-ge-ke-dui-lian-deng

    医院各科对联 等

  • jiang-jun-sao-mu

    将军扫墓

  • jiu-er-zi-yi-ming

    救儿子一命

  • zhe-ge-hei-guo-bei-bu-cheng

    这个黑锅背不成

  • wei-ke-xing-dong

    威客行动

  • qian-wan-bie-ba-qiang

    千万别拔枪

  • xing-kui-ai-le-yi-zhuang

    幸亏挨了一撞

  • ku-yin-an

    库银案

  • yuan-wai-da-du

    员外打赌

  • mu-ai-de-liang-du-deng

    母爱的亮度 等

  • dou-e-si-hou

    窦娥死后

  • huan-shi-ni-hen

    还是你狠

  • zhu-chi-gong-zheng-de-bei

    主持公正的贝

  • zhong-cheng-de-gou

    忠诚的狗

  • tai-feng-lai-le

    台风来了

  • zhi-ming-de-hua-pen

    致命的花盆

  • wan-jin-an

    万金案

  • wei-bo-gu-shi-2

    微博故事

  • kai-juan-gu-shi

    开卷故事

  • a-p-dang-gong-wu-yuan

    阿P当公务员

  • ting-si-ji-jiang-gu-shi

    听司机讲故事

  • zhe-ge-qi-gai-hao-niu

    这个乞丐好牛

  • yi-lu-dui-shou

    一路对手

  • zhen-zheng-de-gao-shou

    真正的高手

  • zhi-neng-pen-quan

    智能喷泉

万金案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这场错综复杂、云谲波诡的黑暗争斗中,究竟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1.县令伏法
  这年初秋的一天,平遥县县城万人空巷,全县的老百姓都拥到了城西的刑场,看新上任的县令陆全顺监斩前任县令冯鸣去了。
  说起冯鸣,平遥县的百姓没有不切齿痛恨的,他在平遥县当县令的这些年,贪赃枉法,坏事做尽,老百姓身上的皮被他扒了一层又一层,个个苦不堪言。以前到上面状告冯鸣的人是一拨又一拨,可结果冯鸣的乌纱帽照样戴得稳稳的,而那些告状的人却是下场悲惨。
  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冯鸣的所作所为终于惊动了朝廷,监察御史亲自过问了此案,冯鸣被罢官收监了。审理冯鸣之案的责任就落到了新上任的县令陆全顺头上。
  陆全顺办事还真是雷厉风行,不到十天就审理出了冯鸣的十五条罪状,这些罪状条条都是罪大恶极。朝廷的批复也很快下来了,以冯鸣为首的一干人等被判了死刑。
  平遥县的百姓听说了审判结果后,个个欢天喜地,同时又为平遥县来了陆全顺这么个好县令而高兴。
  此时,偌大的刑场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刑场上跪着三十多个罪犯,冯鸣排在了第一个,此时他是彻底蔫了,没有了往日的飞扬跋扈,在他身上和周围堆满了百姓从刑场外扔进来的瓜皮、泥巴和烂菜叶子。这三十多个罪犯中,有冯鸣为虎作伥的亲戚,也有与他狼狈为奸的帮凶。
  当陆全顺宣读了冯鸣的罪状和审判结果后,围观人群中顿时响起了掌声和叫骂声。在群情激愤的气氛中,有一个人却显得十分安静,此人五十多岁,衣着华丽,派头十足。他坐在一把舒适的竹圈椅中,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握着紫砂茶壶慢慢地品茶,他的周围还侍立着五六个家人。他就是平遥县最有钱的富商马天云。
  很快,人们急切盼望的行刑时刻到了。陆全顺一声令下,第一个人头落地的便是冯鸣。行刑的刽子手还是第一次杀这么多人,累得胳膊发酸,额头见汗。杀了好一会儿,总算剩下最后一个了,此人叫二痞子,是冯鸣的外甥。他仗着冯鸣的权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今天也算是罪有应得。
  当刽子手的刀在二痞子的头上高高举起的时候,一直神情自若的马天云,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睛也瞪得大大的,手中的紫砂茶壶几乎要被他捏碎了。他今天来,就是为了要看二痞子人头落地。
  马天云为什么会对二痞子恨之入骨呢?原来就在几个月前,二痞子亲手打死了马天云的独生子马亮。丧子之痛几乎要了他的老命。可当时二痞子的背后有冯鸣这个靠山,任马天云有一百个杀他的心,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如今,总算老天开眼,马天云今天要亲眼看着杀死儿子的凶手血债血偿了。
  就在刽子手的刀几乎要砍到二痞子脖子上的时候,突然从人群外飞进来一道身影,“噌”的一声,双脚蹬在刽子手的身上,把刽子手连人带刀蹬翻在地,而这个人脚都没有着地,便借着刽子手身上的反弹力又飞出了人群,眨眼间就不见了身影。
  这个人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连刑场内近在咫尺的卫兵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个刽子手,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再看二痞子时,发现他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原来刚才飞进来的那个人,在蹬倒刽子手的同时,已经干净利落地一剑刺穿了二痞子的胸膛。
  陆全顺急忙派人去追赶凶手,可哪里还追得上。人们都想不明白,是什么人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刑场上来杀一个将死之人呢?
  此刻马天云看着二痞子的尸首,脸上没有一点报仇雪恨的高兴,反而满是懊恼沮丧的神情。照理说二痞子不管是怎么死的,都算是为他儿子报了仇,但马天云为何会懊恼沮丧呢?原来这其中还有一段缘由。
  
2. 恶少火拼
  马天云的儿子马亮是个典型的浪荡公子哥,他凭借家里的万贯家财和父母的百般溺爱,整天吃喝嫖赌,惹是生非。这天他正在家里闲着无聊,一个狐朋狗友跑来跟他说,红春楼新来了几个姑娘,其中有一个叫小貂蝉的长得特别美。马亮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往怀里揣了一叠银票,直奔红春楼而去。
  红春楼的老鸨子一见马亮这个出手阔绰的常客,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马亮直入正题,问老鸨子:“听说你们这儿新来了几个姑娘,不知都是什么货色,叫出来让爷瞧瞧。”
  老鸨子满脸堆笑地说:“马少爷,您的鼻子还真灵啊,这几个姑娘都是昨晚新来的,一个比一个水灵,包您满意。”
  马亮往椅子上坐下,跷着二郎腿,说:“那还不赶紧给爷都叫出来,要真如你所说,爷少不了你的赏钱。”
  不一会儿,老鸨子从后面领出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在马亮跟前依次站好。
  马亮瞪起双眼,在这些女子脸上扫了一阵,最后定在了一个穿粉衣的女子身上。这个粉衣女子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出落得容貌俊美,娇小可爱。
  老鸨子急忙凑到马亮跟前献媚道:“马公子的眼神可真是准啊,这个姑娘名叫小貂婵,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用不了多久准会成为我红春楼的头牌。”老鸨子又把嘴凑到马亮耳边小声说,“这个小貂婵还是个黄花闺女呢。”
  马亮一听,眼睛瞪得更亮了,他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塞到老鸨子怀里,不耐烦地说:“废话少说,这些钱够不够?”
  “够够够!”老鸨子笑着把钱揣起来,对身边的伙计喊道,“送马公子到小貂婵姑娘的房间,好生伺候着。”
  就在马亮拉着小貂婵正要上楼时,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步子踉跄,满身酒气。老鸨子一见此人,头就大了。
  这人也是这里的常客,人们都管他叫二痞子。这个二痞子人如其名,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他除了会一身拳脚功夫外,更主要的是他有一个大靠山:他的舅舅是平遥县的县令冯鸣。
  二痞子经常到红春楼白吃白喝白玩,可这里的人对他却敢怒而不敢言。他们知道,要是把二痞子的驴脾气惹毛了,他敢把红春楼给点了。
  老鸨子心里虽然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见到二痞子,可表面上还得热情招呼,她急忙上前扶住走路打晃的二痞子,满脸堆笑道:“二爷怎么这么好心情到我们红春楼来啊?您赶快楼上请,我让小翠好好伺候您。”
  二痞子一听,一挥胳膊就把老鸨子甩在了地上。他瞪着眼睛吼道:“你这里来了新货,不让她们出来陪爷,还敢拿小翠来糊弄爷!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小心老子活剥了你!”
  老鸨子趴在地上哼哼了半天也没爬起来,二痞子不再理她,他一眼看到了马亮和他身边的小貂婵,便径直朝他们走去。
  二痞子和马亮本是一路货色,平时没少在一起吃喝玩乐,称兄道弟,看似交情深厚,其实一文不值。
  二痞子来到马亮跟前,说道:“马老弟好兴致啊,也到红春楼找乐来了。”二痞子跟马亮说着话,可眼睛却一直盯在小貂婵的身上。
  马亮见二痞子不怀好意,心里来气,冷冷地说道:“二哥,小弟还有些事要办,改日请二哥喝酒再好好聊聊。”说完就拉着小貂婵往楼上走。
  二痞子赶紧跨上一步,双手一横,挡住马亮说道:“怎么得了美人就忘了哥哥啦,太不仗义了吧!我看这样吧,哥哥我今天心情不好,兄弟就把这个妞让给哥哥如何?”
  马亮没想到二痞子竟然会这样厚颜无耻,真恨不得扇他几个耳光。不过他还是清醒地知道,二痞子不光身强体壮,还有一身功夫,就是十个自己也打不过他。
  可马亮也是骄横惯了的,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啊?他强压怒火,冷笑道:“二哥你也知道红春楼是花钱找乐子的地方,把她让给二哥也可以,不过我可是花了五百两银子的,要是二哥能掏出五百两银子来,冲着我们之间的交情,兄弟二话不说,立马走人!”
  马亮知道二痞子一向白吃白玩,身上从不带银子,他这是故意给二痞子难堪,意思是说你要是没钱,就别到这种地方来。红春楼的人向来都是喜欢马亮、讨厌二痞子的,听了马亮的话,都向二痞子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这下,二痞子的脸上挂不住了。他一把揪住马亮的前襟,恶狠狠地说:“小子,你不就是靠着你老子有几个臭钱吗?少在二爷面前耍威风!你信不信我一拳就能送你见阎王,让你有再多的钱也没处花。”
  马亮此时要是说些软话,或许也就没事了,可他一来骄横惯了,二来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服软,也太没面子了,于是,他脖子一梗,说:“二痞子你赶紧松手,给小爷道歉,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二痞子本来就喝了酒,被马亮这么一顶撞,顿时气冲脑门。他狂笑一声,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马亮的腰带,一使劲,就把马亮高高地抛了起来。在马亮落到他面前时,他又抬起腿狠狠一脚,踹在马亮的肚子上,然后,顺势像踢球一样把马亮给踢了出去。只听“扑通”一声,马亮落地后,便口吐鲜血一动也不动了。过了半天,才有人敢上前探了探马亮的鼻息,发现他已经没气了。
  当马天云听说儿子被二痞子给活活踢死了,他当场就昏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时,第一件事就是想到要给儿子报仇。
  马天云找到县令冯鸣讨说法。平时,他们两人一直互相利用,狼狈为奸,干了不少见不得阳光的坏事。马亮被活活踢死这事,要是换上旁人干的,恐怕马天云要让凶手全家来偿命,冯鸣真会给判个满门抄斩,可这事偏偏是他宝贝外甥干的,冯鸣就难办了。
  冯鸣说了一大堆安慰马天云的话,让他往长远看,不要因为这件事伤了他们的和气。马天云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冯鸣在这件事上是不会帮他的,要是再纠缠下去,恐怕连自己也得搭上,于是他只有打掉牙往肚里咽了。马天云回家后,就连悲伤带窝火地病倒了。
  几个月后,马天云的病虽然好了,可这事怎么想怎么顺不过这口气来,他琢磨着说什么也不能让儿子白死啊。马天云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给儿子报仇的办法,那就是花钱雇人暗杀二痞子。可二痞子有一身好功夫,要是随便雇几个江湖混混,到时人没杀成,再把自己扯进去就完了。马天云考虑再三,最后锁定了一个理想的人选,这个人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人称金一万。
  没有人知道金一万的真名,就因为他每杀一个人的费用是一万两黄金,由此得了金一万这个称号。虽然金一万的费用极高,可他做事干净利落,不会给买家留下任何麻烦,这正是马天云想要的。而且,其他江湖杀手一般事前都会收一部分订金,可金一万向来是完成杀人任务后再收钱,这是因为他武艺高超,非常自信,也没有人敢赖他的账。
  于是,马天云通过关系人秘密联系上了金一万。谁知没过几天,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冯鸣被朝廷依法定了罪,由于二痞子恶行累累,也被判了死刑。
  马天云心里是异常高兴,这样既为儿子报了仇,又可以省去给金一万的一万两黄金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二痞子会在就要被砍头的那一刹那,被人给刺杀了。别人不知道是谁干的,可他心里清楚,除了金一万还会有谁。
  马天云越想越来气,金一万这时候来杀人,这简直跟抢钱没什么区别。可刚才金一万的身手他也看见了,就是有天大的胆他也不敢赖账啊,看来这一万两金子还是省不了了。这件事又不能说出去,马天云只得哑巴吃黄连,把苦水往肚里咽了。
  
3. 贪官心黑
  回到家后,马天云还在心疼他那即将失去的一万两金子,气恼加懊悔,一时间呆若木鸡,不吃不喝。就在这时,管家匆匆进来说,县衙来人捎话说县太爷陆全顺请马天云过府议事。马天云一听不敢耽搁,赶紧收拾妥当赶往县衙。
  因为快速处置了冯鸣等恶人,现在平遥县的百姓都以为陆全顺是个为民办事的好官,可马天云心里清楚,陆全顺跟冯鸣是一路货色,都是利欲熏心的贪官。在陆全顺还没正式走马上任时,听到风声的马天云就派人偷偷给陆全顺送去了一万两银子,要不然就凭他和冯鸣之前干的那些罪恶勾当,判他个斩立决都是轻的。
  见到陆全顺后,马天云极尽赞美之词,夸赞陆全顺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官,一到任就为平遥县除了大患,他的到来是平遥县百姓的福气。陆全顺也夸马天云是个难得的经商人才,将来平遥县的繁荣昌盛少不了他的帮助。
  两个人互相吹捧了一番后,陆全顺把话切入了正题,说道:“这次请马老板前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县衙翻新装修之事。由于年久失修,平遥县的县衙已经破旧不堪,本县新官上任总要有个新气象嘛,但由于前任县令冯鸣的贪污,县衙库存几近空空。本县无奈之下,只得求助马老板帮忙,在平遥县也只有马老板有这个实力了。”
  马天云听了,立刻拍着胸脯说道:“大人能看得起我,实在是草民的荣幸,翻新县衙草民愿出白银一万两。”马天云心里清楚,翻新县衙有一千两足够了,多出的九千两不言而喻是给陆全顺的。
  陆全顺笑道:“马老板的心意本县心领了,但你毕竟是个生意人,本县不能让你白白拿出一万两银子,本县打算和马老板做笔生意如何?”
  马天云不知陆全顺是何用意,心中顿时警惕起来,但脸上还是一副卑躬屈膝的神情,问道:“大人有何吩咐?草民一定照办。”
  陆全顺说:“你可知道这平遥县城最好的宅院是哪座吗?”
  马天云道:“这个草民当然知道,是前任县令冯鸣的宅院。”
  陆全顺道:“这次查获的冯鸣的赃款均上缴朝廷了,只剩下这个宅院归本县处置,本县想把它卖给马老板,来补充县衙的库存。”
  马天云毕竟是生意人,陆全顺一说完,他便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冯鸣的那所宅院确实不错,能值个两万两银子,但是要从陆全顺手里买,就不能给两万两了,怎么也得多给他一万两。
  马天云刚想说他愿出三万两买下这座宅院,但多年做买卖的习惯,又让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收了回来,改口道:“草民愿意买下这所宅院,不知大人要卖多少钱?”
  陆全顺哈哈大笑道:“本县一看就知道,马老板是个爽快人,那就二十万两银子算啦。”听陆全顺的语气,好像让马天云出二十万两,倒让他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二十万两!”马天云想装镇定也装不下去了,二十万两实在是高得太离谱了,这还不如直接去抢。
  陆全顺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二十万两对马老板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可别忘了,冯鸣虽然死了,但他的同党还有一些没归案呢,本县还是要挖一挖的。”
  听了陆全顺的话,马天云不敢再多说什么了,相比之下,还是保命重要,他答应陆全顺尽快凑出二十万两银子送过来。
  马天云在县城有座钱庄,他的钱都存在那里,他派人连夜赶往钱庄去提钱,因为陆全顺只给了他三天时间。
  这一天,马天云可真是倒大霉了,接连损失了一万两金子和二十万两银子,他心疼得一夜都没睡好。可他哪里知道这只不过是噩梦的开始。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马天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是管家在外面喊他。马天云急忙翻身下了床。
  当听完管家的汇报后,马天云散了架似的瘫在地上。原来昨晚派往钱庄的人刚走到半路,就碰上了从钱庄回来送信的人。钱庄的人说在昨天傍晚,钱庄刚要打烊,突然冲进来一群手拿兵刃的蒙面人,这些人个个武艺高强,钱庄的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钱庄被洗劫一空。
  
4.恶霸更狠
  到了第三天,陆全顺还不见马天云送银子来,便有些坐不住了。他在心里骂道,这奸商还真是爱财如命,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是不知道本县的厉害了。
  陆全顺刚要派人去找马天云,门突然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个面露凶相的中年汉子,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个个打扮干练,身上带着兵器,一看就是江湖中人。
  陆全顺一见这三个人,顿时威风全无,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这……不是李堂主和……左右护法三位大侠吗?”
  为首的中年汉子大大咧咧往太师椅上坐下,那一男一女便像护法神般在他身后一左一右站立着。
  中年汉子说道:“恭喜陆大人如愿坐上了县太爷的宝座啊。”
  陆全顺立即躬身说道:“这还不是全靠李堂主的帮忙吗?”
  中年汉子冷冷地问:“陆大人没忘记明天是什么日子吧?”
  陆全顺道:“这我怎么敢忘呢,明天是我们约定还钱的日子。”
  “那就好,我们今天来只是提醒陆大人一下,明天要是见不到钱的话,就别怪我们翻脸无情了。”说完,三人扬长而去。
  陆全顺送走三人后,发现自己已是一身冷汗。这三人可都是要命的阎王!为首的中年汉子是白鹤堂的堂主李雨,那一男一女是他的左右护法。白鹤堂是江湖中的一个门派,他们专以放高利贷为生,这些人个个凶残狠毒,那些不能及时还钱给他们的人,都会被残忍杀害。
  陆全顺为什么会和白鹤堂扯上关系呢?原来他这个县令是花钱买来的,为了当上平遥县的县令,他跟白鹤堂借了五万两银子,并写下字据说好一个月后还银二十万两。
  陆全顺在审理冯鸣的案件时,有多条罪证都牵扯到马天云,但他都给压了下来,他保住马天云就是为了从马天云身上敲出银子,好还白鹤堂的债。
  于是,马天云第二次被陆全顺请进了县衙,这次陆全顺没了第一次见面时那些假惺惺的客套话了,他阴沉着脸,开门见山地问马天云到底出不出银子,要是不出,就会被当作冯鸣的同党处置。
  当陆全顺听马天云哭丧着脸说完钱庄被劫的事后,他的心顿时就凉了。当初他煞费苦心保下马天云,就是希望马天云现在能帮自己一把,这明天要是拿不出银子,白鹤堂的人还不把他给剁了。
  陆全顺看着马天云这个倒霉蛋越看越来气,他大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县也帮不了你,你和冯鸣干的那些勾当足够定你的死罪了。”
  马天云一听,吓得急忙跪倒在地,哀求道:“大人饶命,大人开恩,草民想办法,草民还有钱……”
  陆全顺一听,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语气缓和了些,说:“这就对了,命可比钱重要,钱没了可以再挣,可这命要是没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说你还有多少钱?”
  马天云道:“草民家中有一尊祖传的翡翠玉佛,能值二十万两黄金。”
  “二十万两黄金!”陆全顺听了,先是惊讶,转而又怒不可遏,二十万两,还是黄金,这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啊!他认为这是马天云为了保命,故意编的谎话来骗他。
  陆全顺气得一脚踹倒了马天云,从腰上扯下一块玉佩,伸到马天云面前气呼呼地说:“什么破玉佛能值二十万两黄金?我还说我这块玉佩值一百万两黄金呢,你信吗?”
  马天云急忙又重新跪好,说道:“大人,草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昨天已经有人上门说愿意出二十万两黄金买下玉佛,我们已约好明天交易。”
  陆全顺双眼盯着马天云看了半天,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就信他一回吧。关键是陆全顺现在也没别处去弄二十万两银子,马天云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为了防止马天云耍花招,陆全顺说他明天要派人监督马天云进行玉佛交易。
  马天云走后,陆全顺马上找到了白鹤堂的人,跟他们说了明天玉佛交易的事情。他让白鹤堂的人装扮成自己的人去监督马天云交易,到时那二十万两黄金和玉佛都归他们所有,以此来抵消他欠白鹤堂的二十万两白银。
  二十万两黄金和一尊价值二十万两黄金的玉佛,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白鹤堂这些视钱如命的亡命之徒一合计,认为如果这笔买卖真做成的话,他们就可以退隐江湖过神仙般的日子了。最终他们与陆全顺拍板成交。
  
5.玉碎人亡
  马天云回到家后,小心翼翼地从密室中捧出那尊祖传的翡翠玉佛。这尊玉佛果然晶莹剔透,色泽柔润,雕工精湛,一看就是少见的稀世珍宝。马天云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烧香请罪,请求祖宗原谅他这个不孝子孙要把玉佛转手卖掉,并哭诉他是被人逼迫,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马天云跪拜完祖先之后,又想起昨天登门的买家,心里不由疑云重重。他家有祖传玉佛,几乎无人知晓,可这个买家不但知道,而且还知道玉佛的价钱,尤其是买家所选择的时机,使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第二天一早,马天云领着二十多人,带着玉佛赶往买家提出的交易地点。这二十多人中只有五个是马天云的下人,其余的名义上是陆全顺派来监督马天云交易的衙役,其实全是白鹤堂的人假扮的,而且都是堂里的高手。马天云见这些人面色不善,心中更加惊恐不安,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买家提出的交易地点在城北十多里地的一座荒废的院落里。这座院落很大,看上去有几百年了。院内多数建筑已成残垣断壁,但从那些腐朽的雕梁画栋可以看出,当年这院落的主人是个极为华贵富有的大官。
  一干人等进入院子,马天云一眼看见那个买家早已等在里面了。买家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看上去精神俊朗,但他脸上却流露着一种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和沧桑。
  在买家身后放着十几个大木箱子,里面放的应该是用来买玉佛的金子。白鹤堂的人看着这些箱子,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而堂主李雨的眼睛却一直在这个买家身上打转,凭他混迹江湖多年的经验,他觉得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否则怎么敢只身带着这么多金子来买玉佛。
  马天云上前说道:“小老弟,我已经把玉佛带来了,我们的交易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买家道:“当然可以,不过我要先验验货。”
  马天云刚想说话,李雨抢先说道:“可以,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怕你耍花样。”说完他冲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这个人一把从马天云的家人手中夺过装玉佛的盒子,走过去递给了买家。
  买家打开盒子拿出玉佛,仔仔细细查看了半天,才确认这是件稀世真品,但让人不解的是,买家却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脸上反而有一丝哀伤和惆怅。
  就在大家困惑之时,买家突然高高举起玉佛,用力向身旁的一截断石柱砸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玉佛顿时被摔得四分五裂。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马天云急忙扑过去,疯了一样从地上捡起玉佛的碎块,想再把玉佛拼凑上,可玉佛已经被摔得粉碎,哪里还拼凑得上。
  马天云一阵悲伤之后,愤怒地冲买家大喊:“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摔碎我的玉佛?”
  买家淡淡地说:“玉佛你已经卖给我了,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告诉你吧,这里本来就是这尊玉佛的归所。”
  马天云不明白买家的意思,于是买家便讲了他与这尊玉佛的渊源。原来这个买家的祖先是朝廷的一位大官,在他年迈告老还乡之时,朝廷念他对国家有功,便将这尊玉佛赏赐给他。买家的祖先把这看成是无上的荣耀,他立下祖训,让他的儿孙世世代代守护好这尊玉佛。不料到了他孙子这辈,由于家道衰落,又赶上大灾之年,为了一家人活命,他孙子只得违背祖训把玉佛给卖了。他孙子临死之前又留下遗嘱,要他的后人无论如何也要把玉佛买回来,以慰祖上的在天之灵。
  于是买回玉佛就成了这家人世代的心愿,可玉佛几经易手已经身价暴涨,买家的几辈先人因为没能完成祖上的遗愿,都在自责中遗憾去世。
  到了买家父亲这一辈,日子已经日趋殷实,为了凑足买玉佛的钱,他父亲铤而走险,倾其所有去关外贩卖马匹,不料却遭到了马贼的打劫,不但马匹尽失,他父亲也死在了马贼手上。他母亲因悲伤过度,不久也病逝了,买家便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家破人亡对买家的打击很大,他发誓无论如何也要买回玉佛,以了困扰他家几辈人的心愿。今天他终于如愿买回了玉佛,可面对玉佛,他却感到惆怅哀伤,要是没有这尊玉佛,他的父母也许还幸福地活着。
  买家说,他今天选择的交易地点就是他家的祖宅,他在这里把玉佛买回来,算是对祖先有个交代,他把玉佛摔碎是不想让它继续牵绊他和他后人的生活。
  众人听了买家的故事后,一时间都沉默不语。
  白鹤堂堂主李雨听了,则气恼地大骂:“你个败家子竟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摔碎了,真是该死!虽然你买了玉佛,可我们还没看到钱呢。你听着,二十万两黄金要是少一个子儿,本堂主决不饶你!”
  说罢,李雨面露杀气,指挥他的手下上前打开木箱,清点数目。几个大木箱一打开,黄灿灿的金子展现在了大家眼前。白鹤堂的人个个心花怒放,可马天云却一脸哀伤,他意识到这些金子恐怕他连一两也得不到了。
  白鹤堂的人清点完后,向李雨报告说,黄金只有十九万两,还差一万两。李雨恶狠狠地责问买家为何少一万两。
  买家淡淡地说:“我是从马老板手中买的玉佛,二十万两黄金一分不少。这里之所以只有十九万两,是因为之前马老板欠我一万两。”
  马天云一听自己欠他一万两黄金,吃惊地说:“难不成你就是……”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李雨已经拔出剑来,刺穿了他的后背。对李雨来说,这些金子跟白捡来的一样,多一万两少一万两也无所谓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杀人抢金子了。
  马天云带来的那几个下人也被白鹤堂的人杀了。就在李雨准备对买家下手的时候,突然院门被打开了,在外面放哨的人身负重伤跑了进来,对李雨说:“不好了,堂主,我们已经被官兵包围了……”他的话音未落,就从外面射进来如雨一般密集的箭。
  带人包围院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县令陆全顺。这陆全顺不但贪,而且又阴又狠,当他听马天云说了卖玉佛的事后,他怎么甘心把这么多钱拱手让人呢?于是,他把白鹤堂的人骗到这里,来个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在陆全顺还没正式上任平遥县令之前,朝廷考虑到冯鸣在这里为官多年,肯定培养了不少自己的势力,为了能让陆全顺顺利查案,朝廷给了他一项特权,他可以随意调动州府的城防军。昨天陆全顺派人拿着自己的令牌,偷偷去军营调来了一千城防军。当马天云他们走后不久,陆全顺带着军队也出发了。
  陆全顺悄悄带人包围院子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他要求对里面的人格杀勿论,一个不留。这些城防军个个身经百战,勇猛善战,尽管院子里的人武功高强,可最终还是寡不敌众,都被歼灭了。
  清理战场的时候,马天云和白鹤堂的人的尸首都找到了,可唯独不见那个买家的踪迹。陆全顺看到这么多黄金,早就乐得合不拢嘴,哪会去理会买家的死活。
  陆全顺得意洋洋地走到李雨和马天云的尸体前,用脚踢踢这个,又踢踢那个,然后哈哈一笑,道:“李堂主,马老板,谢谢啦!这些金子本县收下了,不过,二位请放宽心,本县会给二位烧很多很多冥钱,足够二位在阎王爷那儿尽情享用的。”说罢便吩咐手下,搬了金子,打道回府。
  事隔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早上,下人见陆全顺迟迟没有起床,便到他房中查看,发现陆全顺倒在血泊中,已经死去多时了。
  堂堂一个县令被人行刺也算是个大案件,上面派了人来侦破此案。经过调查,发现陆全顺是被一个用剑高手刺了十九剑而死的。杀手在陆全顺房间的墙上,留下了几个大字:“一剑一万金,金一万从此绝迹江湖。”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1,3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