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te_bie_de_shi_tou

    特别的石头

  • fen_shou_de_li_you

    分手的理由

  • bei_yong

    备用

  • yi_ya_huan_ya-2

    以牙还牙

  • ce_shi_li

    测视力

  • wen_shen-5

    文身

  • ma_ma_de_dan_xin

    妈妈的担心

  • he_huo_ren

    合伙人

  • huo_xia

    活虾

  • hao_lao_ban

    好老板

  • jian_zhi

    兼职

  • duo_gong_neng

    多功能

  • shi_hua-2

    实话

  • shen_qi_de_ying_wu

    神奇的鹦鹉

  • nei_qing

    内情

  • bu_pa_si

    不怕死

  • bai_nian_you_li

    拜年有鲤

  • bao_jian_ren_sheng

    保健人生

  • bu_ju_yu_dian_jing

    布局与点睛

  • jin_guang_chuan_dong

    金光穿洞

  • wan_neng_de_lao_die

    万能的老爹

  • kai_suo_zi

    开锁子

  • jun_zi_bao_chou

    君子报仇

  • yu_shang_chi_huo

    遇上吃货

  • yi_xiang_tian_kai

    异想天开

  • you_xiao_de_tui_xiao_ji_liang

    有效的推销伎俩

  • shen_hui_fu-78

    神回复

  • zui_hou_yi_bi_sheng_yi

    最后一笔生意

  • e_de_jiu_shi_ni

    讹的就是你

  • yang_da_lang_duan_zhi

    杨大郎断指

  • xiu_shou_ji

    修手机

  • cai_xiao_ren

    踩小人

  • gong_niu_de_jiao_bu_yao_ju

    公牛的角,不要锯

  • dong_ri_qu_nuan

    冬日取暖

  • huai_mao_bing_zhong_de_xiao_shan_ju

    坏毛病中的小善举

  • zhi_ming_de_shou_dian

    致命的手电

  • huo_qi_dao_cao_ren

    祸起稻草人

  • qin_zi_jian_ding

    亲子鉴定

  • bian_guan_feng_yun

    边关风云

  • shao_sheng

    哨声

  • wu_zhang_chao_piao

    五张钞票

  • xiao_xin_wo_zou_ni

    小心我揍你

  • xin_ling_zhe_jiu_fei

    心灵折旧费

  • 10_gong_jin_de_ti_xu

    10公斤的体恤

  • xin_hun_di_yi_an

    新婚第一案

  • xia_qi_ding_shu_ying

    下棋定输赢

  • gen_zhe_duan_lian

    跟着锻炼

  • zhu_ding_dang_wang_hong

    注定当网红

  • te_bie_zhi_dao

    特别指导

  • da_ma_mai_cai

    大妈买菜

  • zuo_shou_xi

    坐首席

  • zui_niu_sa_ke_si

    最牛萨克斯

万能的老爹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為了营救儿子,这位老爹简直无所不能,让人惊叹。
  毛子是一个高利贷团伙的成员。这天,他带着几名手下,把一个叫赵新的欠债者抓来,在房间里揍了一顿。赵新疼得哭爹喊娘,可就是拿不出钱来。毛子心里明白,看样子只能在他亲人身上打主意了。
  在毛子的威逼之下,赵新打通了老爹的电话,带着哭腔说道:“爹,我赌博输了,借了高利贷,还不上钱,被他们给扣押起来了……”
  毛子抢过手机,凶巴巴地说:“听明白了吧?限你两天之内把八万块钱送来,地址在鼎新大厦二十一层,记住,别报警!我们这种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接下来,毛子命手下把赵新捆绑结实后,就来到隔壁房间大吃大喝。一个叫砖头的手下问道:“毛子哥,关押赵新的地方都透露了,您就不怕他爹偷偷把他救出去?”
  毛子哈哈大笑道:“走廊有专人值守,关押赵新的房间也锁着,你当他爹是孙猴子啊,能变成苍蝇飞进去?”

  可话说得太满,容易被打脸。当晚,毛子睡得正熟,砖头慌慌张张地来敲门:“毛子哥,不好了,赵新失踪了!”
  毛子一个激灵跳起来,来到关押赵新的房间,赵新果然不见了。毛子气急败坏地查看一番,发现窗户大开,难道有人从窗户进入房间,把赵新救走了?但这怎么可能呢?这可是二十一层啊!毛子把头探出窗户一看,立刻大叫道:“他们还没逃远,快追!”
  毛子带着手下,火速追了上去。只见前面不远处,一个老头扶着赵新,正拼命往前走呢。想必,那老头就是赵新的爹。
  赵老爹发觉后面有人追来,立刻背起儿子,快走几步拐了个弯。等毛子和手下跟着拐过那个弯后,一帮人全愣住了,只见赵老爹一个人站在那里,冷冷地注视着他们,赵新却不见踪影。
  这条路空荡荡的,路上残留着不少积雪,两边没有任何遮蔽物,根本不可能藏住一个大活人,赵新怎么会就这样消失了?
  毛子上下打量着赵老爹,实在看不出这个干瘦的老头有什么出奇之处,他干咳了一声说道:“老爷子,厉害!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你活了这么大岁数,欠债还钱的道理不懂吗?”
  赵老爹不卑不亢地说道:“路上我已经问过我儿子了,他找你们借的三万块钱,我砸锅卖铁也会还给你们,利息我也会出,按银行利率来!剩下的那几万,我一分钱也不会给,高利贷我不认,法律也不认!”
  嘿!这老头有两下子,三言两语就把毛子说得哑口无言。毛子恼羞成怒:“老家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没想到赵老爹不吃这一套,冷冷地说道:“我这辈子没啥爱好,就喜欢喝几口老酒,罚酒什么滋味,我还真想尝一尝!”
  毛子气得干瞪眼,却不敢轻举妄动,旁边的砖头立功心切,冲上前抓住赵老爹胳膊,不料赵老爹用力一甩,把砖头甩出个趔趄,砖头吃惊不小:“行啊老家伙,力气挺大!”赵老爹冷冷说道:“那当然,我当兵的时候,你小子还没生出来呢!”
  砖头不服气,又要往前冲,毛子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跟老年人也敢硬碰硬?” 砖头挠着头问道:“那你说咋办?”
  毛子左右张望一番,突然眼前一亮,指着不远处那个池塘,说道:“我看不如把这老家伙扔到池塘里冻一冻,什么时候服软了,什么时候让他上来。”
  砖头乐了:“好主意,这寒冬腊月的,水冷得刺骨,神仙也扛不住啊!反正只要冻不死,就没咱们的事!”
  这帮人把赵老爹架到池塘前,砸破冰面,扔进水中。池塘里的水不深,只淹到赵老爹胸部,但这数九寒天,在冰冷刺骨的水里,谁受得了?可让毛子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赵老爹站在水中,面不改色地说道:“这就是你口中的罚酒?不够劲啊!”

  这下毛子傻眼了,一帮人面面相觑,只听砖头不甘心地说道:“这老家伙肯定是硬挨着呢,咱们看看他能挨多久,我就不信,他不是血肉之躯!”
  可惜这帮人还是失算了,半个小时过去了,岸上的他们冻得鼻涕直流,水里的赵老爹仍然若无其事,朝着他们招招手说道:“来啊,陪我老头子洗个冷水澡,年纪轻轻的,不会连这点血性都没有吧?”
  被他这么一激,毛子的拗脾气也上来了,他脑子一热,“扑通”跳入池塘。可一入水里,毛子就后悔了,那冰冷钻心透骨,冻得他龇牙咧嘴。他想往岸上逃,却被赵老爹一把揪住:“别急着走啊,我怎么救走我儿子的?把他藏到哪儿去了?我为什么不怕冻?这些你不想知道吗?”
  毛子牙齿格格打战,心里叫苦不迭,但为了面子,只能硬撑着说:“好,你说!”
  赵老爹叹了口气,表情凝重起来道:“为了供儿子上学,我必须多赚钱,可我年纪大了,想赚钱哪有那么容易?别人吃不了的苦我得吃,别人受不了的罪我得受……”
  说到这里,赵老爹冷不丁问了一句:“你喜欢吃松子吗?”
  毛子不由一怔,赵老爹继续说道:“松子人人爱吃,可你知道那些松子是怎么采的吗?要坐在简易的氢气球上面去采摘松塔,你想想是不是很危险?我命大,没出过事,但我认识一个老伙计,大风把绳索刮断,气球飘远了,他再也没回来……”
  赵老爹沉默了,毛子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你是利用氢气球,把赵新救走的!”
  赵老爹点点头说道:“采摘松子是在秋天,其他季节我也不能闲着。我曾经做过清理窨井的工作,那活又脏又臭,但也练就了我一个本事,我闭着眼都知道,这城里的窨井位置在哪儿。我把儿子藏进窨井,又用积雪重新掩盖住……”
  毛子不解地问:“你这会儿说了,就不怕我们去把你儿子抓回来?”赵老爹笑了笑说:“他已经来了。”
  毛子这才发现,赵新已站在岸边,盯着父亲,颤声说道:“爹,我对不起您,您辛辛苦苦拿命换钱,供我上大学,我却这么不争气,去赌博,去借高利贷……”
  赵老爹叹道:“人这一辈子,路很长,谁没有走错路的时候呢?我只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教训,再也别犯这种错误。”
  赵新说道:“爹,您放心,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您快上来,水那么冷,别伤了身子。”
  赵老爹苦笑道:“没事,每年冬天,我都会去当冰湖挖藕工,天寒地冻的,身体泡在水里,指头伸进淤泥,挖整整一天的藕。一开始真的受不了,后来慢慢习惯了……”
  听到这里,赵新忍不住哭了起来,毛子低下了头,岸上那帮人也陷入了沉默。
  一阵寒风刮过,毛子瑟瑟发抖,连声说道:“不行,我得上去了,快冻死我了!”
  赵老爹说道:“等一等,我还有句话要说。你们跟我儿子年纪差不多,我跟他说的话,也是对你们说的。好好做人,不要让你们的爹娘辛苦了半辈子,老了还得为你们痛心难过!”毛子和手下们默默地走远了,赵新赶紧把父亲从水中拉上来,心疼地问:“爹,您这些年还受过多少罪,是我不知道的?”
  赵老爹捂着胸口,咳嗽了好一阵子,才呵呵笑道:“你为啥不换种问法,我还有多少本事,是你不知道的?”
  (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62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