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juan_gu_shi-2

    开卷故事

  • xiao_hua_14_ze-12

    笑话14则

  • ji_ti_jiao_you

    集体交友

  • shui_shi_ying_jia-2

    谁是赢家

  • xuan_liang

    悬梁

  • ze_xiao

    择校

  • an_shao

    暗哨

  • zui_xia_cheng_san_shi

    醉侠程三石

  • shan_zhai_wei_ji

    山寨危急

  • dou_shi_ni_men_bi_de

    都是你们逼的

  • gei_ba_ba_mei_mei_rong

    给爸爸美美容

  • hui_duan_zi-25

    诙段子

  • ying_xiong_xie_mu_hai_tian_jian

    英雄谢幕海天间

  • ma_dai_fu_qi

    麻袋夫妻

  • lu_ban_shu

    鲁班书

  • wan_ou_zhen_ni

    玩偶珍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9

    3分钟典藏故事

  • jiang_jiu

    讲究

  • gua_ren

    寡人

  • you_ling_chuan_de_zu_zhou

    幽灵船的诅咒

  • zhe_bi_li_jin_suan_bu_suan_yi_chan

    这笔礼金算不算遗产

  • jin_zi_dao

    金子岛

  • lang_xing_xun_lian

    狼性训练

  • yi_fu_bie_luan_reng

    衣服别乱扔

  • zhe_zhao_bu_hao_shi

    这招不好使

  • xun_zhao_hao_sang_zi

    寻找好嗓子

  • bao_shou_guan

    保寿官

  • dao_di_kan_shang_sha

    到底看上啥

  • ren_wu_yi_wan_cheng

    任务已完成

  • sha_cai_zui_gan_jing

    啥菜最干净

  • jian_fei-2

    减肥

  • wan_wu_yi_shi_de_mou_sha

    万无一失的谋杀

玩偶珍妮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欧文是珍妮玩偶公司的副总,公司是以他妻子的名字命名的。珍妮出身豪门,早年投身玩偶业,干得风生水起。而欧文是一个十足的穷小子,娶了珍妮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半年前,珍妮突然失踪了,欧文摇身一变成了珍妮玩偶公司的总经理。这天,欧文和某电影公司的经纪人会面,商谈不久后公司新品展示的合作事宜。会谈很顺利,结束后,欧文离开公司,走过三个街口,确认无人跟踪后才摘下墨镜和口罩,上了一辆加长版林肯车。车里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吻了他一下,抱怨道:“亲爱的,我们要何时才能不这样遮遮掩掩?”
  欧文自信地说:“杰西卡,快了!再有半年,我就会彻底接管玩偶公司,珍妮这个令人生厌的女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杰西卡本是另外一家玩偶公司的公关人员,一年前与欧文相识并勾搭成奸。表面上两人只是公务往来,但是暗地里欧文偷偷把一些己方公司的技术资料,通过杰西卡转手给对方公司,从中牟利。
  半年前珍妮发现了欧文出轨,扬言要与他离婚。欧文无法接受重新变成穷光蛋的结局,于是和杰西卡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确保珍妮永远“失踪”。
  两人驱车回到欧文与珍妮的住处——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杰西卡有些得意忘形,她按响门铃:“珍妮太太,你在家吗?我是你丈夫的小甜心杰西卡哟!”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两声,门背后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我是珍妮,找我什么事?”杰西卡吓得倒退了几步,直接倒在欧文怀里,欧文也惊恐万分——那正是妻子珍妮的声音!
  欧文故作镇定:“一定是什么人恶作剧!听着,里面的人,无论是谁,如果你再搞什么花样,我就立刻报警!”门后又传来珍妮的声音:“报警,珍妮帮您报警。”
  杰西卡有些察觉:“欧文,这声音像是录音。”欧文点点头,轻轻转动钥匙,然后猛地推开大门,他并没有发现外人进入的痕迹,只觉得脚下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个匿名包裹。
  欧文拆开包裹,里面有个玩偶。显然,因为家里没人,邮递员把包裹从宠物出入的小门塞进来,刚才的声音应该就是玩偶发出的。
  杰西卡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压惊,只听欧文喃喃自语:“这款产品还在试验阶段,唯一的模型就在那天珍妮出事的车上……”听到这些,杰西卡差点将酒杯摔到地上,她惊訝地问道:“你是说,珍妮有可能没有死?”
  欧文和杰西卡都知道,珍妮玩偶公司一直计划推出一款以“珍妮”命名的智能玩偶,但科研部的工作始终达不到珍妮的要求。她渴望的是一款高度智能、能够自由和玩家交谈,并有着不同个性发展可能性的玩偶。玩家需要像照顾真正的小孩一样和珍妮玩偶相处,获得前所未有的用户体验。
  据说后来,珍妮找到了另外一种方法来实现玩偶的智能化。她听说偏僻的胡克山区有神秘女巫会一种近乎失传的古老巫术,能将死者的亡灵禁锢在玩偶中,让玩家直接同亡灵对话。当然,为了不出任何闪失,死者生前必须是正直善良之人。
  由于计划过于疯狂,整个公司的高层都不知道内情,珍妮只向欧文透露过零星信息。大半年前,欧文发现珍妮常在深夜驱车赶往胡克山区,他怀疑和用巫术制作玩偶有关,便偷偷摸索出了妻子的必经之路,然后在她的车上动了手脚,让车行到胡克山区最险峻的盘山路段时,就会鬼使神差地发生故障……
  想到这里,欧文猛地一捶墙:“我要去事发地确认珍妮是否真的死了,你去查查这个包裹的来历。”
  这时,珍妮玩偶又发出了诡异的笑声:“我就是珍妮!我就是珍妮!”欧文恼了,一把抓过玩偶,关了电源,把玩偶扔到了墙角。
  简单收拾后,欧文就在一片夜色中出发了。另一边,杰西卡出高价委托了一位私家侦探进行调查。几个小时以后,杰西卡就接到了欧文带来的消息:欧文找到了山谷断崖下的轿车,因为燃油泄漏,轿车坠崖后发生过爆炸,轿车内外都有大火灼烧的痕迹,只是没有找到珍妮的尸首!
  杰西卡吓得发抖,欧文安慰道:“也许,她早就被烧成灰烬了,你想,如果珍妮没死,这大半年她早就该对付我们了,不是吗?”正当杰西卡感到无助时,她的手机响了——私家侦探已查出了包裹的寄出地址:胡克山区的威廉古堡。
  欧文马不停蹄地赶往古堡,按照私家侦探提供的信息:威廉古堡早在一年半以前就被匿名买家购买,这和妻子珍妮启动“智能玩偶计划”的时间大致相同。
  溜进古堡,欧文就被一阵神秘的念咒声所吸引,他循声而去,发现古堡有间屋子的窗格里传来诡异的蓝光,欧文趴在窗边往里看,简直惊呆了——屋里点着上百支蜡烛,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一群巫师围着地上的神秘图案转圈,并念念有词。中心位置站着一个白袍女巫,她举着一根手杖,正对着神秘图案中央的一个水晶棺挥舞。欧文看得真切,虽然水晶棺里的人面部有瘀血和伤口,但他确信那就是珍妮,死了的珍妮。
  欧文想起,珍妮对智能玩偶的研发相当痴迷,曾表示如果哪天自己死了,也要把灵魂植入到玩偶里。现在看来,那神秘的女巫相当了得,一定是她在山崖下发现了珍妮的尸体并带回了古堡好好保存着,还试图帮助珍妮完成遗愿——呵,那恐怕就是“珍妮玩偶”的来历!
  可又是谁把玩偶寄到家里的呢?这也是珍妮生前交代过的吗?或者,单纯是女巫的恶作剧?欧文一时想不明白,但既然确定了珍妮已死,而他这个凶手也没有留下什么把柄,那么一切都还在按他的计划进行。
  欧文驾车回到自己的别墅,刚打开房门,就见杰西卡披头散发地蜷缩在沙发背后,惊魂未定,她哆嗦着说:“那、那个玩偶,关、关了电源还能说话。还有,它好像会自己走路,它能自己爬到床上,还能自言自语,说的都是这几天公司发生的事……”
  说的都是最近的事?听到这儿,欧文也两腿一软,珍妮已经死了半年了,就算智能玩偶会说话,那又是怎么知道最近发生的事的?
  杰西卡躲在欧文怀里:“你说那个女巫是不是真的把珍妮的灵魂封在玩偶中了?”
  欧文不耐烦地吼道:“就算是又怎样?那不过就是个玩偶!”说着,他打开了壁炉,把玩偶狠狠地丢了进去……
  珍妮公司一年一度的新品展示大会就要到了,今年他们原本要展示的正是“珍妮玩偶”,但现在显然不可能了,欧文对外宣称“珍妮智能玩偶”的研发因客观原因中止了,公司将展示另一款新品。
  展会当天,欧文提前到了展示厅,当他看到展柜上的新品玩偶时,他的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背脊骨阵阵发凉——“珍妮玩偶”又出现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把欧文震得一哆嗦,电话里传来杰西卡歇斯底里的声音:“珍妮,不,是那该死的玩偶,它自己走了!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在壁炉边看到了一连串玩偶的黑色脚印,一路从宠物通道走出了别墅!”
  欧文甩掉手机,上前几步,从展示柜上一把抓起玩偶,发现玩偶的鞋底果然沾有炉灰,欧文瞪大了眼睛,感到脑袋“嗡嗡”直响。
  回到办公室,欧文把珍妮玩偶放到桌上,他开始以一种非理智的思维来分析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他坐在玩偶面前,神经兮兮地说道:“珍妮,是我,就是我策划了你的车祸,但你现在寄身在一个玩偶中,是没法对我构成实质性的威胁的!我还要去找那个白袍女巫,我要买通她,我要你永不超生!”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珍妮玩偶突然发了声。
  這时,展示厅的广播里正播放一段非常熟悉的声音,欧文意识到那正是自己的声音:“珍妮,是我,就是我策划了你的车祸……”
  “欧文,警方正在展示厅等你,我本来只是想告你倒卖公司技术资料,但你既然坦白,我们不妨在你的罪名上加上一条‘蓄意谋杀未遂’。”这次珍妮的声音却不是从玩偶中传出的,欧文听得真切,说话的人就在自己的身后。
  “不!这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欧文转身,果真见到了珍妮,他如见了鬼一般,脸色煞白。
  珍妮拿起桌上的玩偶,叹了口气:“欧文,我们的婚姻虽然走到了尽头,但并不意味着我要将你踢出公司,可你不断把公司核心技术出卖给竞争对手,我才不得已将研发部迁移到了胡克山区……”
  原来,运用巫术制造“珍妮智能玩偶”只是珍妮设计的一个迷魂阵,为的就是切断欧文继续接近研发部、获取核心技术的门路。但让珍妮想不到的是,欧文竟然起了杀心。半年前的那天,她播放试验款玩偶的实况录音时,无意中听到了欧文的诡计,于是她将计就计,伪装了车祸现场。至于威廉古堡的巫师和足以乱真的化装术,则多亏了与她合作多年的电影公司,那些“巫师”可都是专业的演员。此后,珍妮一直躲在胡克山区研发部,一方面继续完成“珍妮智能玩偶”的研发工作,另一方面,她也通过公司几位亲信的帮助,伺机搜集着欧文的犯罪证据。
  欧文仍不甘心:“我明明已经把玩偶扔进了壁炉,可为什么它还会出现在这里?壁炉周围的脚印又是怎么回事?”
  珍妮笑了笑,说:“为了更好地陪伴玩家,珍妮玩偶的制作采用了防火、防水的新材质,也植入了定位防盗的应用程序,当然,还有一点,我们从未放弃传统玩偶的远程遥控功能。”说着,珍妮把玩偶放在地上,然后拿出手机操作起来,“玩偶珍妮”立即响应,开始朝着欧文走去。
  欧文看着那可爱的玩偶,竟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1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