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ei-yi-zhi-de-xiao-fei

    被抑制的消费

  • 191-yi-yuan-de-wang-gou-kuang-huan-wei-guan-miao-shu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wang-gou-da-ren-sheng-huo-de-xing-jia-bi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jing-wai-gou-wu-le-qu-yu-ji-qiao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zhong-guo-xiao-fei-li-shu-zi-xia-de-jian-ting-zhen-xiang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xiao-fei-bu-zu-ke-neng-shi-ge-wei-ming-ti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jiong-po-zhong-chan-zhe-de-tu-cao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shi-fang-xiao-fei

    释放消费

  • bi-de-lei-wu-si-dian-fan-jiang-jun-de-hua-tie-lu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bei-da-gang-shi-di-dong-fang-bai-guan-jiu-yuan-ji-lu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zhang-jiao-zi-ran-bao-hu-qu-yi-ji-mao-dun-ren-sheng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cong-bei-jing-dao-ban-na-tui-zhe-ma-ma-qu-lv-xing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he-shui-cun-kong-xin-cun

    合水村:“空心”村

  • en-ze-liu-shou-er-tong-guan-ai-zhong-xin-80-hou-fan-xiang-qing-nian-de-gong-yi-tan-suo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dian-shi-cheng-jin

    点石成金

  • jin-jun-xiang-gang-bu-shi-yi-chang-pai-mai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sheng-tai-zhong-zheng-qi-de-acer-bu-diao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yi-zhong-chan-jie-ceng-yu-bao-ma-de-wei-lai-xiang-xiang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lu-chuan-wo-de-dian-ying-qing-chun-qi-hua-shang-le-ju-hao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wang-yu-jia-you-zou-zhong-de-gang-qin-jia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xun-zhao-tiao-zhan-ma-po-dou-fu-de-pu-tao-jiu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ru-he-ba-shi-bai-bian-cheng-cheng-gong-zhi-mu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xie-er-ai-si-pu-ma-ke-shi-yi-de-nian-dai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xing-fu-gong-yu

    幸福公寓

  • duo-nian-sheng-jing-ji-zuo-wu-de-guai-dian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qing-cao-geng-qing-chu

    青草更青处

  • c-luo-bu-xing-fu

    C.罗不幸福?

  • zhu-hai-hang-zhan-yu-xin-jun-bei-jing-sai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huan-qiu-yao-kan-su-lan-88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3

    读者来信

  • yi-se-lie-shi-fou-hui-xiang-a-sa-de-xuan-zhan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zhi-bu-luo-tuo-zheng-duan-300-nian-de-jiang-ju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tian-xia-84

    天下

  • li-cai-yu-xiao-fei-42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85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6

    声音·数字

  • pei-jiao-ai-qing

    配角爱情

  • gu-shi-da-ren-wang-ning

    故事达人王宁

  • xing-fu-de-zhu-men

    幸福的猪们

  • hao-dong-xi-82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8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2

    大家都有病

  • zi-sha-you-xi

    自杀游戏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最初回到中国的时候,人们习惯于用“郎朗师妹”的称呼来叫她,虽然与郎朗同出一个师门,可是王羽佳对这种称呼毫不感冒。她只是淡漠地解释:我和他不一样,我练琴不是被迫的。
  现在没有人用这种称呼去打扰她了。作为一个游走在世界各地的年轻钢琴家,人们现在感兴趣的是她的演奏计划,她合作的大师,以及她究竟什么时候会谈恋爱,最后一项是针对明星的,不过她确实是现在钢琴界的明星,包括每场演出的穿着都会是第二天当地报刊大书特书的标题新闻。
  为什么喜欢返场曲
  作为一名演奏家,王羽佳最早的时候以救场闻名。2005年的时候,她当时还是费城市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学生,她就替代过临时不能演出的拉杜·鲁普,之后还替代过默里·普拉亚和勃朗夫曼,包括阿格里希,有些曲子是她以往接触甚少的,可是她上手非常迅速。“我拿曲子很快,几天就够了。很多是巴伦博伊姆帮我把活儿接下来的。”
  这位被称为“救场大王”的女孩很快让人们发现了她的天分。她的技术非常好,手指在钢琴上动得飞快,炫技式的钢琴作品是她的长项,她的“野蜂飞舞”版本是视频网站上被观看最多的钢琴作品;但是她不光靠技术走天下,她有自己独到的对音乐作品的理解,弹奏炫技作品只是因为返场的时候,她对许多作曲家有自己的理解。除了古典的德奥系的作品,她对20世纪,甚至21世纪的作曲家的作品都感兴趣。对于王羽佳来说,20世纪并不意味着巴托克和普罗科菲耶夫,她甚至觉得他们的作品也“老”,她找可克里奇托夫·柔斯,还有约翰·凯奇为自己写作,邀请后者是因为她觉得他的音乐和《易经》有关系。
  “我弹肖邦的小夜曲,也弹巴赫,不一定是我在音乐会上弹奏的那些东西,我有弹奏速度快的作品的能力,但是我在艺术上不这么看自己,我也能演奏舒缓的作品。”
  可是,毕竟她还是作为既定的演奏家的形象在世人面前出现的居多。16岁开始出道,身边唯一的顾问就是她的经纪人。过多的演奏甚至损害了她的身体,一年前,她在美国的数场音乐会就因为身体过敏和肌肉疲劳而放弃了。飞来飞去让她筋疲力尽,去年出现在北京某个场合的时候,她连裤子上的吊牌都没有摘下来。太累造成的。
  “不过现在我不抱怨了,每场音乐会都是我自己同意接下来的。”一年后,她出现在北京的时候,状态要好得多。她已经逐渐把纽约当成自己的家,在那里有喜欢的朋友和公园,走在世界各个城市的时候,也开始有认识她的朋友带她去闲逛。尽管还是辨别不清自己曾经在大剧院哪个音乐厅演奏过,因为钢琴比较新,以至于弹奏的时候经常走音。“乐队的成员告诉我,要练琴了啊。”其实她每天都练琴,至少有两三个小时,喜欢的时候就更长。“这就和跳舞、比赛一样,你就得不停地练习。再说,我练琴的时候状态多变,比较难受、比较喜欢、比较高兴的时候都练习,有时候想想还挺高兴的,因为最孤独的时候,练上琴也就好了,总有它陪伴着我。”
  作为演奏家,走到各处演奏受到欢迎是很自然的事情,她也因此喜欢上了返场曲目。“弹奏完大作品后,再来一两首小的返场曲,那时候我觉得对那架钢琴特别有感情,因为是偶然和它邂逅的,相遇之后又要各自走天涯,也许不会再碰到它了,那种感觉特别美好。”那一刻虽然是在观众的欢呼下返场,但是她绝对不是敷衍,而是拿自己练习了特别久的作品来返场。“感觉它们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她说。
  因为热爱返场曲,所以专门出了一盘CD。“都是小品,但是里面有某种情绪和氛围,有点像日本的俳句。”专辑命名为《幻想曲》,她说来源一方面是杜卡的作品《魔法师的门徒》,另一方面,也让她想起来小时看过的迪斯尼的《幻想曲》,那是她小时候第一次接触到古典音乐。虽然是小品,可是她弹奏起来非常有研究。比如舒伯特的《纺车旁的格丽卿》,是根据歌德的《浮士德》改编的,她读完了歌德的作品。“那么丰富的人性,我觉得这个作品虽然写在200年前,可是和今天的人特别容易沟通,就是因为我感受着丰富的情感,感受着比自我更伟大的一些东西。它非常戏剧化,但是不真实,只存在于我的幻想里。”
  她还热爱斯克里亚宾。“他早期的作品有肖邦的痕迹,晚期却走向了神秘主义,愈来愈神秘,甚至有精神错乱的感觉,带些疯狂,又带了些披着雾气的氛围,拥有某种通感,可以感受到通过雾气传来的色彩。”她选择了拉赫玛尼洛夫的许多作品。“我听过他自己演奏自己的作品,特别高贵,但是生机勃勃,声音和结构上都很清晰,有点拉斐尔的感觉。”相比之下,她更喜欢钢琴家霍洛维茨。“他像达利。他是终极钢琴家,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辉。你倾听他的琴声的时候,感觉他只为你演奏,整个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营造出一种亲密的氛围,我心中的返场就是这样的,不是炫技,而是散发出内心温柔的时刻。”
  这张最新的唱片封面,上面是她戴着两个黑翅膀,不是天使的白色,造型非常别致,看来喜欢看时尚杂志不是传闻。为什么是黑翅膀?“其实我有点爱尼采,所以不选择白,这个看起来有点女巫的气质。”天使太光明了。“我喜欢悲观点的音乐,比如俄罗斯音乐家的作品,大概唯一不能接受的是肖斯塔科维奇,我进入不了他的时代,太压抑了,我宁愿是那种我能够理解的悲观,悲观的人比较有希望。”
  阿巴多对于她
  王羽佳和阿巴多合作的专辑一上市就引人注意。阿巴多和在世的钢琴家合作不多,一般人印象中只有波里尼、阿格里希和波格莱里奇等寥寥无几的几位,而且都有原因,比如波里尼和他是意大利老乡,20多岁刚出道的时候就很为其欣赏,波格莱里奇曾经和他有过感情。王羽佳是如何被他看中,并且愿意和她录制唱片的呢?
  虽然年轻,但是王羽佳已经和众多大指挥家合作过,包括迪图瓦、祖宾·梅塔、祖克曼等人。“其中印象最深,帮助我也最多的,是迪图瓦。17岁的时候,我在美国就被他面试过,他很看好我,推荐给我更多的演奏机会。在美国、欧洲各个音乐会上我和他的合作已经将近30多次,还会继续合作下去,我和他算是忘年交的关系。”在众多的一流指挥家中间,她始终很轻松自如。
  相比起老的指挥家,她更害怕和年轻的乐队指挥合作。“他们年轻,很容易激动起来,乐队狂压我,和他们在一起演奏,我觉得特危险,不像有经验的指挥家,和他们在一起我越来越没有压力,因为他们会和我沟通。拿开车作比喻,和老指挥家在一起像是顺轨开,特舒服,一上台我们就有默契;和年轻的指挥家在一起,像是开那种翻来翻去的车,叫什么?对了,过山车。年轻人比较难控制,他们火爆,我只能更加火爆。”这也许是许多人觉得王羽佳的手指在钢琴上像飞舞起来一样的原因。
  老的指挥家中,唯一有压力的只有一位,就是有“指挥皇帝”绰号的阿巴多。“他不看我,也不和我交流,完全没有什么话,尤其是一上台的时候。”因此,至今王羽佳还会有点怕他,在台上弹琴也没那么放得开。
  那他们俩怎么会走到一起?缘起偶然,阿巴多最喜欢合作的是波里尼,他喜欢和20多岁出道的人合作,波里尼就是。有一年在阿巴多和一位朋友的生日聚会上,朋友告诉他,有个20多岁的年轻人,也刚在DG出过唱片,听听她弹奏的曲子给咱们助兴吧。就听5分钟。要知道,终日听人演奏的阿巴多是异常苛刻的,那是王羽佳在DG录制的第一盘CD中的李斯特《b小调奏鸣曲》,结果5分钟过去了,阿巴多并没有要求关掉音乐,他还要继续听,一直听到了结束。之后他说,我准备邀请她参加硫森音乐节的开幕式。
  在瑞士的小城硫森举办的音乐节因为阿巴多的加入,这两年越来越引人瞩目。在开幕音乐会上演奏的都是大家。按照王羽佳的了解,都是布伦德尔、波里尼他们的活儿。“我一听就很晕,感觉是天上掉下来个陨石,还把我砸到了。感觉超级不靠谱。”过去,王羽佳没有听过很多阿巴多的唱片,于是开始猛补课。
  硫森平时只有七八万人,到了开幕式的时候,一下子涌来10多万人。管弦乐团的很多乐手是阿巴多亲自挑选的,都是来自柏林爱乐之类的名团,当天的开场曲目是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平时在台下,阿巴多还是和蔼的,可是只要一开始上指挥台,他就变了一个人,根本不看王羽佳,基本无话,完全靠他的手势、表情去传达音乐的情感。“我只能去追随,不像和迪图瓦,我怎么弹他就怎么跟。和阿巴多在一起,我连大气都不敢出。”自己上半场演奏结束后,下来听下半场的演奏。“那时候才感觉到乐队的水准真高,几乎是我当时听的感觉最棒的一场音乐会,我都无法想象刚和这个乐队合作过。”她自己的表现也不错,开始的时候都以为不会有返场,结果有5次返场。也许就是有了这种敬畏,阿巴多被她列为最喜欢的指挥家之一,另一位是法国一位年轻的和她同龄的指挥家。“还不是很出名。”
  之后,王羽佳和阿巴多合作了新的唱片《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协奏曲》,和一般激情四溢的别的版本不太一样,缺少渲染,反倒是比较平淡。“我本来想录拉赫玛尼诺夫第三的,但是阿巴多要求我弹‘拉二’,也许是因为流行。我开始的时候听了拉赫玛尼诺夫自己弹自己作品的录音,结果发现很奇怪,他也并不是注重那些大的旋律,没有什么渲染,反倒是有一种直白、坦率,要抓住俄罗斯音乐的灵魂。你得去看大量的文学作品,包括理解他们的感情表达方式,我觉得要我在一次现场音乐会上都能做到那样太难了,可是要是不懂还装出激情四射,那就更难了。加上阿巴多指挥的乐队都有他的特点,我觉得突出的感觉就是音色都很阿巴多,非常文雅、品位也高,不是特别激情四射那种。所以我的感觉和他的感觉就这样触碰在一起了。我们开始的时候只排练过两次,现场录音的效果不是特别好,是一个意大利的老式歌剧院,不过后来结果还很不错。”
  她很喜欢这曲目,觉得很热烈。当年拉赫玛尼诺夫作曲的时候也很年轻。王羽佳觉得,作品中有如此多的变化,也有如此多的色彩,那里面充满了作曲家的天才,他的这种创作值得她用自己所有的才能去探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7期 | 标签: | 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