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chu_xin

    初心

  • you_di_yuan_de_zhong_sheng_hui_hen

    邮递员的终生悔恨

  • shi_er_shou

    诗二首

  • ci_ke

    此刻

  • ren_sheng_de_yi_wan_mian

    人生的一碗面

  • yu_san

    雨伞

  • shi_lou_tai

    失楼台

  • tie_niang_zi_jian_gu_rou_qing

    铁娘子:坚固柔情

  • zui_mei_ren_rui_zhe_yang_zou_lai

    最美人瑞这样走来

  • te_li_du_xing_pan_guang_dan

    特立独行潘光旦

  • xing_qu_yu_ren_sheng

    兴趣与人生

  • wa_er_deng_hu_pan

    瓦尔登湖畔

  • du_shu_de_yi_shu

    读书的艺术

  • wang_zhe_zhi_shi

    王者之师

  • bu_wo_bu_hui_xia_zai_ni_de_gou_pi_ying_yong

    不,我不会下载你的狗屁应用

  • wang_er_de_shui_jing_he_zhong_guo_de_you_jia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 ru_guo_luo_si_fu

    如果罗斯福

  • shi_nian_fang_jia_diao_kong_meng

    十年房价调控梦

  • bei_jing_bing_ren

    北京病人

  • huo_bi_liu_shi_zhi_mi

    货币流失之谜

  • 2013_nian_shi_da_qu_shi_bao_gao

    2013年十大趋势报告

  • gan_bu_zou_de_dai_ke_lao_shi

    赶不走的代课老师

  • na_xie_xiao_que_xing_dai_lai_de_rou_ruan

    那些小确幸带来的柔软

  • fu_qin_bu_shi_feng_zi

    父亲不是疯子

  • yuan_shi_cong_lin_zhong_de_zheng_jiu_gu_shi

    原始丛林中的拯救故事

  • mu_qin_de_jing_xi

    母亲的京戏

  • hong_se_yang_zhuang

    红色洋装

  • lao_shi_qing_xiang_xin_wo_nv_er

    老师,请相信我女儿

  • pi_pi_de_qing_chun_sui_yue

    痞痞的青春岁月

  • shuo_shuo_huai_hai_zi-2

    说说“坏孩子”

  • bing_xue_li_de_shan_quan

    冰雪里的山泉

  • kai_shi_bu_zhuan

    开市不赚

  • yi_shu_de_zi_zun

    艺术的自尊

  • jia_zhuang_hui_he_pu_tao_jiu

    假装会喝葡萄酒

  • xiu_jia_hui_lai_di_yi_tian_yao_zuo_de_si_jian_shi

    休假回来第一天要做的四件事

  • piao_yang_guo_hai_qu_si_wang

    漂洋过海去死亡

  • ta_mu_de_nan_ti

    塔木德难题

  • yi_ge_yuan_wang

    一个愿望

  • nin_yi_ding_shi_gong_cheng_shi_ba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 yan_lun-5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5

    漫画与幽默

  • zi_ran_geng_ti_deng

    自然更替等

  • la_jiu_dai_ke

    辣酒待客

  • wo_de_fu_qin_jie_xuan

    我的父亲(节选)

  • wo_he_ni_de_di_yu

    我和你的地域

  • xing_pian

    行骗

  • ai_xu_yao_lian_min

    爱需要怜悯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yi

    “《读者》光明行动”(一)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王二所在的村子缺水,整个村子就王二家的院子里有一口小水井。过去村里的百姓生活得简单,不要说洗车了,那个时候根本就没车,就是洗澡都不是很频繁,所以那个时候一口井也够用了。那个时候也没人管井,谁家想去打水都可以,水是不要钱的。
  后来,老百姓的生活开始变好,不少人家里都买了车,卫生习惯也改变了,村里的水马上就开始紧张。很快,光靠那口井已不够了,村里得花钱从外面运水进来才行。不过因为水多年以来一直是不要钱的,村里也不太好马上就开始收很高的水费,只能象征性地收一点。水价不高,大家又习惯了用水,水的用量开始爆炸似的增长。
  问题是外面的水可不便宜,而且整个村子新增加的用水每一滴都得从外面运进来。这不仅在经济上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还有一个稳定供应的问题。谁能保证每天送水车都能按时把水运进来?
  于是村里有人出主意:那就提高水价吧。水价提高可以减少对水的需求,改变浪费水的习惯,最后可以缓解对村外水的依赖。王二对这个提议尤其支持,提高水价,他家的井水也能卖一样的价钱,那岂不是一笔飞来横财?村里的大部分居民自然很反感这个提议:这不是苦了村里的老百姓,最后让王二一家发横财?
  国际油价在2010年中期以后一路上扬,很长时间都处于100美元一桶的上方。国内的成品油价格也随之上调,加油站里的汽油价格也达到了中国历史上的峰值。每到这样的时候,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石油巨头的巨额利润、垄断地位和薪资水平就会成为众怒所指。同样的情绪在其他国家也很常见,只是矛头不太一样。美国每当油价高涨,就会有议员跳出来要求调查石油公司是否操纵价格;英国碰到了油价高涨,就会有人抗议政府燃油税过高。说实话,英国和西欧的税确实很高,北京的汽油价格高的时候7元多一升,而同一时期伦敦的油价折合成人民币超过13元一升,这中间很大一部分是税。从对燃油征税的角度来看,绝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税都比较重,包括英国、日本,甚至加拿大。美国是发达国家中的一个例外,税相对较轻,这也使得美国的油价比所有这些国家的都低很多,也比中国的低。
  回到中国的油价,这里面其实有3个经常被联系起来但应该分开理解的问题:油价水平、成品油的定价机制以及石油公司的垄断和利润。
  让我先谈比较简单的,也就是石油公司的垄断和利润。这个事情在我看来,类似于回答下面这个问题:是不是因为王二家里有村里唯一的水井,也就是垄断了水源,所以不管水价是多少,王二都应该享受全部的利润?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中国石油公司的垄断地位是行政赋予的,无论是在上游还是在下游。所以,不能因为把大庆油田交给了中石油开采,所以开出来的油获得的利润就都归中石油支配。不能因为走遍全中国,绝大多数加油站碰巧不是中石化的就是中石油的,这些加油站的利润就应该全部由中石化和中石油支配。当然更不能因为一个打字员碰巧是在中石化里打字,挣的钱就该比一个普通的打字员高好几倍。但这是一个宏观问题。这也不只是石油公司的问题,很多别的国企也有类似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应该是在宏观尺度上实现。王二所在的村子可以一起决定,王二院子里水井的利润由全村一起分享,而不是王二一个人拿,这个决定是可以和水价具体是多少完全分割的。对石油公司的利润,或者更广义的国企的利润,中国也一样需要一个宏观的解决方案。具体的方案是什么可能很复杂,但方向应该很清楚:国企的利润应该给全国人民提供福利,而不是只给国企自己的员工提供福利。
  让我再说稍微复杂一点的,也就是成品油的定价机制。中国的成品油价目前仍然是由发改委说了算。2009年1月之前,成品油的调价机制几乎完全是不透明的,国际油价涨的时候成品油价未必上调,国际油价跌的时候成品油价反而可能上调。2009年1月之后,成品油定价机制进行了改革,尽管调价的机制仍然十分复杂,透明度仍然有限,但改革的方向使得成品油的定价和国际市场原油的价格联系起来。这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让成品油价的变动反映成本的变动,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任何试图通过行政手段稳定成品油价的行为,最后导致的只会是成品油价和原油价格的脱节,这不仅缺乏透明度,而且会带来严重的扭曲。原油价格涨的时候成品油价不涨,最后就只能是通过财政来补贴烧油,烧油越多的拿的补贴也越多,这是一种非常累退的补贴方式——你希望补贴的是生活困难或受到影响的人,不是开奔驰、宝马的人,但最后得到补贴最多的恰恰是开奔驰、宝马的。原油价格跌的时候成品油价不跌,最后全部都变成了石油公司的额外利润,难道石油公司的利润还不够高吗?因此,高度透明、与原油价格挂钩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应该是继续努力的方向。
  最后让我说可能是最有争议的,也就是油价的水平。中国税后的成品油价格比美国的高,这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中国油价的绝对水平是不是太高了?对消费者而言,油价自然是越低越好,因此从消费者的角度说,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中国的油价太高了。不少人觉得,如果把过路费等各种成本考虑进来,再考虑我们的收入水平,相对应的开车成本中国更是太高。这些看法都有道理,但我们也得从更大的图景来看这个问题:节能减排、交通拥堵和能源安全都意味着,结构性调高终端油价也许才是正确的方向。
  通过提高油价的方式来减少能耗,引导节能技术的发展,缓解交通拥堵,这是基本的经济学ABC。这未必是一个受欢迎的选择,但恐怕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美国的油便宜也导致了美国的生活方式“油耗”极大,一个简单的比较是人均耗油量。在2008年,美国平均每人每年用油超过22桶,日本是不足14桶,而油价相当于美国油价两倍多的英国,人均用油只有不到美国的一半,是10桶。这些国家的发展水平类似,基础能源的结构也比较类似,人均用油量有这么大的差别,油价的差别怕是很重要的因素。
  考虑到中国的能源安全,减缓用油量的增长显得更加迫切。中国已然是世界上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和进口国,超过一半的原油依赖进口,这个比例将来只会持续升高,因为国内原油的产量增长已经相当缓慢。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用油量如此巨大,进口依存度如此之高,用油的增长如此迅速,同时又是一个原油市场的后来者。没错,美国仍然有比中国更高的进口依存度和原油进口量,但是美国的增长速度远没有中国那么快,且美国最主要的三大原油来源——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特阿拉伯,都是美国的铁杆盟国。美国早就建立了分散、成熟和相对稳定的原油来源。没错,日本比中国还缺油,可是日本的原油进口已经停滞很多年了。没错,印度用油的增长也很迅速且非常依赖进口,可印度进口油的数量只有中国的一半左右。在这个意义上,让中国的经济增长变成一个“省油”的增长,不只是一件有利于环保,减少能耗、污染或者交通拥堵的事情,更是一件有利于国家能源安全的事情。
  回到王二所在的村子,在我看来,那个村子应该做的是结构性地提高水价,同时让村里的水价随着外面的水价而浮动,最后把王二家那口井的卖水收入集中到村里统一使用,花在全村百姓的头上。中国的油价问题如果也能照此办理,也就是逐步结构性地调高成品油价,保持成品油价随着原油价格浮动,石油公司的垄断利润上缴财政,这样大概才能解决我们围绕油价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当然,提高油价老百姓不可能高兴,保持价格浮动等于削弱了发改委的定价权,利润上缴必然得罪中石油、中石化,因此在政治上这恐怕属于愚蠢至极的方案。但不能说这个想法本身是错的,而恰恰说明改革需要有远见和勇气。不得罪人,没有远见,就很难有真正的改革。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