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ni-suan-shen-me-huo-deng

    你算什么货 等

  • zai-lai-yi-ge

    再来一个

  • kan-bu-jian-de-mu-ai

    看不见的母爱

  • you-yuan-chai-bu-san

    有缘拆不散

  • song-li

    送礼

  • wei-xian-guan-xi

    危险关系

  • zhao-gong-shang-fan-niu

    找工商贩牛

  • xin-lang-wei-gu-shi-da-sai-3

    新浪微故事大赛

  • jiang-hu-ban-zhu-xiang

    江湖半炷香

  • qi-zi-de-fan-kang

    妻子的反抗

  • a-p-mai-jiu

    阿P卖酒

  • xiao-qi-gui-ju-can-deng

    小气鬼聚餐 等

  • he-wu-dong-gong

    鹤舞东宫

  • zhen-gui-de-cang-ying

    “珍贵”的苍蝇

  • xiong-di-qing-di

    兄弟情敌

  • cun-zhe-xian-jing

    存折陷阱

  • jia-you-qiao-xi-fu

    家有巧媳妇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6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liu-you-yu-di-de-zhi-hui-deng

    留有余地的智慧 等

  • da-mei-lian-shan

    大美莲山

  • zhi-chang-you-mo-yu-lu-deng

    职场幽默语录 等

  • shua-ka-yao-nu-li

    刷卡要努力

  • zuo-hao-shi

    做好事

  • er-zi-yao-zuo-che

    儿子要坐车

  • jiu-ming-de-chuan-jia-bao

    救命的传家宝

危险关系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大林结婚快五年了,日子过得平淡如水。这天,他在商场买东西,竟意外地遇见了吴金。吴金是大林的大学同学,也是大林的初恋,两人自从毕业后分手,差不多十年没见了。两人一说话,原来,吴金是来大林所在的这个城市出差的,明天就要回去了。大林问吴金的家庭情况,没想到吴金去年离婚了……
  两人聊着聊着,大林便越来越有些想法了。说来也巧,大林的老婆今晚的火车,要去北京出差,家里只有大林一个人……大林火辣辣地看着吴金,邀请吴金回家“聊聊”。吴金起初说不去,大林劝了一会儿,吴金终于起身跟大林走了。
  到了家门口,大林掏钥匙开门。进屋后,两人对望一眼,都有点手足无措。大林的心怦怦跳着,想到十多年前,两人的第一次便发生在校外的出租屋内……他偷偷瞄一眼吴金,只见她面色绯红,羞涩地低着头。
  大林上前一步,柔声说:“吴金,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我租的屋里……”吴金的脸更红了,仍不说话。大林走到吴金跟前,猛然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吴金起先还有些抗拒,可渐渐地似乎也动了感情,半推半就地进了卧室……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有人在拿钥匙打开防盗门。
  大林一个激灵,顿时住了手:“不好,我老婆回家了!”吴金吓得魂飞魄散,两人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大林镇定了一下心神,突然想到了什么,“哗啦啦”几下从床下拉出一个纸箱来,然后一只手提着纸箱,一只手拉着吴金,几步走到了客厅。到了客厅,大林把纸箱朝地上一放,吴金看着大林,还没弄明白大林的意思,门开了。
  进来的正是大林的妻子张丽娜。张丽娜一眼看到跟前的陌生女子,也愣住了。吴金看都不敢看大林妻子一眼,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大林突然大声说道:“我说,你这也太贵了!不就一套锅具吗,要6800,难道这锅是金子做的?”大林这话是冲着吴金说的,吴金却很迷茫,不知道大林在说些什么。
  大林接着又说:“好了好了,你也不要说你们的锅有多好用,什么省油环保,就算它真的好,也不能一套就要六七千啊!”
  吴金心里一动,差不多明白大林的意思了。可她不敢多说,只是唯唯诺诺道:“我们公司的东西,就是很好嘛!”
  大林不耐烦地说:“你们公司啊,搞的就是传销。别不承认,说什么直销,明眼人都知道你们公司的性质!”
  说到这儿,大林朝门口看了一眼,装作惊讶地说:“咦,丽娜,你怎么回来了?”接着他一指吴金,向张丽娜介绍,“她是我一个哥们的爱人,夫妻俩自从加入了一个什么公司,天天找我们这些熟人推销高价产品。这不,他们两口子今天又来了。我那个哥们刚才接了个电话,有事走了,她还不走,拉着我非说这锅有多好……”
  张丽娜走了过来,看了吴金一眼,随即蹲下来,打开箱子,里面正是一套崭新的锅具。张丽娜拿出一个炒锅,举起来看了看,说:“什么锅呀,这么贵……”
  大林放在床下的锅具,是前几天他背着老婆花了6800块钱买的,是一个朋友卖给大林的。大林原本不要,可那朋友着了魔一样,天天给大林打电话,大林被纠缠不过,只好买了下来。大林怕张丽娜会生气,就没敢告诉她,暂时把锅具放在床下。刚才事情紧急,大林急中生智,就拿出锅具,让吴金冒充这家公司的销售人员。
  大林刚才的一番话,明着是说给老婆听的,其实是将情况告诉吴金。吴金也是个聪明人,马上将计就计,摆出一副推销员的模样,说:“大哥、嫂子,俗话说一分价钱一分货,我们公司的产品,走的就是高端路线。”
  大林也蹲下身子,悄悄跟张丽娜说:“老婆,锅我看了,确实不错,不如跟她好好讲价,如果价钱合适,咱们要了也行……”
  张丽娜不动声色地拿出箱子里的锅具,一件件仔细看着,没说话。大林心里紧张,偷偷看一眼吴金,刚好吴金也朝他望来,两人眼神相撞,都慌乱地望向一边。
  张丽娜看了一阵,随手将锅具“咣”的一声丢进箱子里。她站起身,盯着吴金说:“你实话说吧……”吴金心里“扑通”一下,暗道:还是被她看出来了……不料张丽娜接着问:“最低卖多少钱?”
  吴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说:“我们、我们公司规定,不能打折……”
  大林见事情掩盖过去了,忙插话道:“价钱咱们慢慢谈嘛!对了,老婆,你不是去北京买设备吗?怎么回家了,不买了?”
  “唉,甭提了!”张丽娜叹气道,“我都走到火车站了,才想起有一份合同忘家里了,这不,急忙赶回来拿合同。”
  “原来这样呀!”大林关心地说,“那你拿了合同赶紧去吧,耽误上火车就麻烦了。”
  张丽娜沉吟了一阵子,放缓了语调,对大林说:“大林,就算这套锅你很想要,但价格太高,咱们也要不起呀,你可考虑清楚啊!”说着,张丽娜又深深地望了吴金一眼,拿上合同,走了。
  张丽娜走后,大林和吴金都长长地松了口气。大林充满歉意地说:“金金,对不起,没想到出现这样的意外……”
  吴金叹息一声,没吭声。疯狂燃烧的烈火已经熄灭了,大林和吴金两人木然地坐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吴金说:“我该走了,你老婆要是再回来,麻烦可就大了。”大林看了看墙上的钟,说:“她不会回来了,火车马上到点了。”大林说着话,努力在脸上挤出笑容。
  吴金却说:“我还是走吧,我们这样子,不好……”大林一拍额头,说道:“对了,咱们晚饭还没吃呢!你就算要走,也等吃过饭再走吧。”大林现在表面轻松,其实刚才也吓得不轻。可他又舍不得吴金就这样走了,初恋情人这么一走,不知道哪天才能再见到呢!
  吴金还没说话,大林拎起地上的锅,笑道:“这套锅真是我花了六千多块买的,都没敢跟我老婆说。这样吧,咱们今晚新锅开张,尝尝这么贵的锅,做出来的饭有什么特别……”
  大林去厨房张罗起了饭菜,吴金闲坐在客厅无聊,也去打下手。忙活了个把小时,两人炒了四个精致的菜,蒸了米饭,还煲了汤。把饭菜端上餐桌,大林又拿出一瓶红酒,一边开酒一边说:“不管怎样,今天重逢也是老天爷赐给咱们的缘分,先干一杯!”大林斟满了两杯酒,和吴金举起了酒杯。就在这时,门悄悄打开了,张丽娜站在门前,面无表情地瞅着家里两个正在举杯的人。
  大林似乎听到动静,朝门口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吴金更是脑子里“嗡”的一响,酒杯差点掉在餐桌上。房间里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也不知道僵了多长时间,大林忽然站起来,说:“她非说这锅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好,我不信,她非要做几个菜验证验证。呃,丽娜,你也来尝尝,看味道有没有什么特别?”
  张丽娜没动,大林讪笑着走过去,在张丽娜耳边小声说:“丽娜,我跟她老公是朋友,人家晚饭也没吃,不好不留人家吃饭……”
  张丽娜“嗯”了一声,走到桌前,用大林的筷子夹了点菜送进嘴里,说道:“这外面的锅和家里的锅,做出来的菜,味道还真是不一样呢!”
  吴金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像在发烧。大林忙转移话题:“丽娜,你怎么又回来了?”
  张丽娜看了大林一眼,说:“我突然不舒服,到了车站连火车票也没买,就回来了。”
  大林忙问张丽娜哪里不舒服,张丽娜却淡淡地说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接着她不再看大林,对吴金说道:“妹子,你的锅我们已经用了,肯定是买定了,咱们熟人间买卖东西,谁也别亏待了谁。这样吧,我包里有一万块钱,你随自己的心意拿钱吧!”说着,张丽娜把自己的包朝吴金面前的桌上一放。
  吴金看着面前的包,不知该如何是好。张丽娜又说:“时间也不早了,就不留你闲聊了,你拿了钱就走吧。”
  吴金听到“走”字,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草,匆匆忙忙在一沓钞票里随便抽出一些,说:“那好,那我走了!”说着低着头就想走。
  “别走!”张丽娜在后面叫了一声,吓得吴金身子一颤,只听张丽娜说道:“就这么点怎么够?给,这些你再拿着!”张丽娜朝吴金手里又塞了一些钞票,吴金不敢多说,也不敢再看大林一眼,拿着钱就朝外走。
  吴金逃命似的从大林家走了出来,到了外面,迎着冷风一吹,吊在嗓子眼里的心才算落了下来。她手心里还攥着张丽娜刚才给的钞票,已经被汗湿透了。吴金摊开钞票一看,赫然发现其中夹着一张火车票。她怔住了,展开车票一看,正是今晚去北京的班次。
  吴金突然明白了什么:张丽娜说她不舒服,没买车票就回来了,现在却故意把这张车票夹在钞票里,塞给自己看,也就是说,她根本没有不舒服,刚才是给自己和大林留了面子,其实,人家心里什么都清楚。
  再说大林家里,大林看着吴金出门,长长地舒了口气,暗道:今天实在太险了!他对妻子说:“丽娜,你今天累了,早点睡吧。”张丽娜点点头,朝卫生间走去,走到门口,她突然回过头来,看了大林一眼,说:“你的衬衫该换了,一会儿脱下来给我吧。”说完,快步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大林心里奇怪:身上这件衬衫是今天刚换的,还没脏啊,他再低头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让大林心里“咯噔”一下:衬衫有一粒纽扣系错了,一定是妻子第一次回来时,自己慌忙穿衣服时扣错的。难道那时妻子就已经看出了真相?大林想着,悄悄靠近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传来水流哗哗的声音,大林仔细听着,他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隐隐的哭泣声……
  大林明白了,妻子用一种最聪明也最无奈的方式化解了危机,保护了夫妻感情。他知道以后自己该怎么做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93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