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ao_you_suo_yi_ji_qi_ren_zhi_shi_gong_ju

    老有所依,机器人只是工具

  • tou_ming_ge_ming

    透明革命

  • xin_chang_tai

    新常态

  • mo_si_ke_bao_wei_zhan

    莫斯科保卫战

  • xiang_shi_bai_zhe_xue_xi

    向失败者学习

  • wei_he_zhu_ge_liang_shi_zui_zhong_zhen_jing_li_ren

    为何诸葛亮是最忠贞经理人?

  • gao_kai_di_zou_de_zi_mao_qu

    “高开低走”的自贸区

  • p2p_ping_tai_de_yong_hu_si_wei

    P2P平台的用户思维

  • gong_ye_ji_qi_ren_ji_cheng_bi_zhao_shang_geng_zhong_yao

    工业机器人:集成比招商更重要

  • xiao_mi_shen_hua_de_zhong_jie

    小米神话的终结?

  • cuo_guo_feng_kou_de_zhu

    错过风口的猪

  • gai_bang_chu_wang

    “丐帮”触网

  • gu_quan_zhong_chou_bian_zhi

    股权众筹“变质”

  • wang_dai_ji_jin_kan_qi_lai_hen_mei

    网贷基金:看起来很美

  • ma_yi_de_li_xiang

    蚂蚁的理想

  • qing_huai_shou_ji

    情怀手机

  • yu_zheng_da_guai_sheng_ji_pao_zhi_lei_ju

    于正:打怪升级,炮制雷剧

  • xiao_mi_shou_huan_wu_li_id

    小米手环,物理ID?

  • hei_ma_ta_qu

    黑马“他趣”

  • wan_zhuan_tong_hang

    玩转“通航”

  • chi_dai_zheng_cun_zhuang_pin_jia_wan_zhen

    痴呆症村庄:拼假玩真

  • guan_kui_la_mei_hu_lian_wang_chuang_ye

    管窥拉美互联网创业

  • lai_yi_long_hui_gui

    赖奕龙回归

  • jiang_gu_shi_de_shou_yi

    讲故事的手艺

  • feng_kuang_de_zui_hou_liang_yue

    疯狂的最后两月

  • guang_feng_de_xing_fu_fang_xiang_pan

    广丰的“幸福”方向盘

  • xian_zha_lao_you_tiao

    鲜炸老油条

  • cha_shui_jian-33

    茶水间

  • bu_zhi_sheng_dan_lao_ren

    不止圣诞老人

  • lu_sheng_ting

    卢盛庭

  • bao_zhuang_ke_yi_hen_tian

    包装可以很“甜”

  • cha_shui_jian-34

    茶水间

  • qing_ru_zai_xian_jiao_yu

    “轻”入在线教育

为何诸葛亮是最忠贞经理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三国的政治格局,其实也是家族的格局,曹、孙、刘的大格局下,又有其他姓氏的格局,诸如诸葛家族、陆氏家族、司马家族、贾氏家族等等,其中诸葛家族在三个国家的管理层面上,都有相当的分量,为历史所罕见。
  蜀汉的诸葛家族是具有绝对话语权的。当诸葛亮在蜀汉舞台上已经是实际的第一管理人时,司马家族在曹魏的管理地位还是不确定的,远不能与蜀汉的诸葛亮相比。
  然而,这两个家族,或者这两个父子集团的发展趋势却完全不同。蜀汉诸葛家族的权威,随着诸葛亮的去世,戛然而止,权力部分回归后主刘禅,一部分归于姜维,一部分归于黄皓,还有一部分归于文官集团。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只不过是官僚集团的一员而已,掌管汉中军区之外的兵力,虽然地位高,但远不能与其父相比,走的是趋下的态势。
  司马家族则不然,司马懿在死前就已经为家族的夺权做好了铺垫,其主要标志事件是铲除曹爽集团。司马懿死后,政权的接力棒一直掌握在司马父子手里,从司马懿到司马师、司马昭,再又到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最终在司马炎手里完成政权的交替,建立晋朝。
  其实,司马懿要从曹魏手里夺过控制权,变成高官的一家独大,甚至发展到别无分店,其难度远比诸葛亮大得多,因为北方家族势力,无论是单个的个头,还是数目的繁多,都是蜀汉无法相比的。
  为什么两个家族的父子系统形成这么一个相反的走势?
  首先,是父辈的管理品质不同。诸葛亮之所以后来成为士人的崇拜偶像,是和他个人的品质相关的。诸葛亮完全把自己当成单个的经理人,一个单纯的经理人,他对老板刘备怀着一种报恩心理,才担当起这个国家的重任。诸葛亮想到的是做大老板的事业,而不是做大自己的家族。因此,千古以来,诸葛亮被视为最忠贞的经理人,诸葛亮没有刻意打造一个管理层面的诸葛大家族。而司马懿,一直在用心经营自身家族,他要做的不是效力于曹魏集团,而是实现自身家族针对曹魏集团的替换。他为曹魏集团做的一切,其实是为自己家族而做。

  经理人把东家当成效忠的对象,还是取代的对象,这就是诸葛亮父子与司马懿父子的区别。
  其次,这两个家族的父子传承,也存在时间上的差异。从父亲诸葛亮走到儿辈诸葛瞻,其间并没有父与子的直接传承,诸葛亮去世时,诸葛瞻才8岁,下一代的过于稚嫩,不利于家族势力的形成。诸葛瞻后来走上政治舞台,已不是诸葛集团权力的自然延伸。就这一点而言,曹魏集团也吃了这个亏。魏明帝曹睿去世时,其继承人曹髦不过14岁,曹魏政权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削弱了。司马懿父子则不同,他们可谓父强子壮,司马懿高寿,一直熬到儿子已经足够成熟才去世,这样一来,一个家族的权力传承就顺利地完成了。
  管理权交接的完成,不只是合法,更讲究合理合情,父子年龄悬殊的,尽管合法,但从成熟度而言,并不合理。所以说,成熟的父系管理层要传递给成熟的子辈管理层,这样的交接才能算真正地完成。
  在蜀汉,因为刘禅的弱势,国民似乎希望出现一个政治上强势的诸葛家族,例如诸葛瞻在朝,一旦出现人们所拥护的政策决策,大家都传说是诸葛瞻的功劳:“葛侯之所为也。”
  从这一点而言,三国舞台上出现强势父子集团,其实也符合民间期许,因为在那个时代,一个国家由一个强势的家族掌管,似乎更有发展潜力和战斗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5期 | 标签: | 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