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o_zai_zhen_shi_zhong

    活在真实中

  • bao_tuan_qu_nuan_de_lao_nian

    抱团取暖的老年

  • zhong_guo_kong_chao_qing_nian_yi_chao_5800_wan

    中国空巢青年已超5800万

  • xin_ling_bu_shou_wu_kan_kan

    心灵“补”手吴坎坎

  • 1990_nian_ying_hang_5390_hao_shi_gu_ji_shi

    1990年“英航5390号事故”纪实

  • zen_yang_rang_qian_nian_hou_de_ren_ji_zhu_ni

    怎样让千年后的人记住你?

  • gu_ren_zhen_de_bi_wo_men_gao_ma

    古人真的比我们高吗

  • mei_guo_si_hui_de_tiao_yue_bu_sheng_mei_ju

    美国撕毁的条约不胜枚举

  • mi_qi_lin_de_xing_ji_dao_di_zen_me_ping

    米其林的星级到底怎么评

  • 50_nian_qian_de_yi_ye_zhi_jian_rui_dian_cong_kao_zuo_xing_gai_wei_kao_you_xing

    50年前的一夜之间,瑞典从靠左行改为靠右行

  • wang_zi_da_hun_cong_lian_yin_dao_sheng_yi

    王子大婚,从联姻到生意

  • te_lang_pu_tui_qun_ao_man_jia_pian_jian

    特朗普“退群”傲慢加偏见

  • ge_guo_jun_quan_you_sha_gao_ke_ji_zhuang_bei

    各国军犬有啥高科技装备

  • jie_mi_fei_ji_qi_jiang_qian_hou_ti_jian

    揭秘飞机起降前后“体检”

  • miao_xing_ren_gao_leng_shi_yin_wei_ben

    喵星人高冷是因为笨

  • he_zui_jiu_shuo_wai_yu_geng_liu

    喝醉酒说外语更溜?

  • niao_bu_de_bian_qian-2

    尿布的变迁

  • shi_nan_ren_tai_ruo_le_huan_shi_nv_ren_bian_qiang_le

    是男人太弱了,还是女人变强了?

  • gan_zou_xing_fu_hun_yin_de_jue_mu_ren

    赶走幸福婚姻的掘墓人

  • sui_bo_zhu_liu_de_na_xie_nian-2

    随波逐流的那些年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2

    只要还睡得着

  • yi_ge_pu_tong_ren_de_si_wang

    一个普通人的死亡

  • bu_shi_tai_shan-2

    不识泰山

  • she_jian_shang_de_gu_du-2

    舌尖上的孤独

  • bie_zai_zui_hao_de_nian_ji_man_zu_yu_zuo_zi_ji

    别在最好的年纪满足于做自己

  • san_ge_shi_fu

    三个师傅

  • wei_shen_me_yi_mao_qian_de_hong_bao_you_na_me_duo_ren_qu_qiang

    为什么一毛钱的红包有那么多人去抢?

  • yin_wei_bu_rong_yi_suo_yi_geng_nu_li

    因为不容易,所以更努力

  • zhe_ge_shi_jie_shang_zong_you_yi_ban_ren_bu_li_jie_ling_yi_ban_ren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半人不理解另一半人

  • bao_fu_xin_li_ru_tong_e_mo

    暴富心理如同恶魔

  • wo_na_yuan_fang_de_ma_ma_a

    我那远方的妈妈啊

  • zai_fu_mu_mian_qian_zhuang_zhuang_sha_jiu_shi_yi_zhong_xiao_shun-2

    在父母面前装装傻,就是一种孝顺

  • man_hua_yu_you_mo-141

    漫画与幽默

  • hui_ren_li_lun-3

    灰人理论

  • xin_shang_ta_men_de_du_te_xing-2

    欣赏他们的独特性

  • mei_gen_wang_fei_jiao_cuo_le

    “梅根王妃”?叫错了!

  • da_qing_lv_li_zai_xiang_gang_yi_zhi_yong_dao_1972_nian

    《大清律例》 在香港一直用到1972年

  • jing_wei-2

    敬畏

  • xian_liang_gan_dong-2

    限量感动

  • ren_lao_le_wei_sha_hui_ai_yi_jie

    人老了为啥会“矮一截”

  • bi_ji_ke_yi_jie_du_chu_ren_de_xing_ge

    笔迹可以解读出人的性格

  • an_shen_zhu_mian_liang_yao

    安神助眠“良药”

为什么一毛钱的红包有那么多人去抢?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微信群里的红包,其实明明也知道,一块钱分十个包发,分到手上可能就一毛钱。都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一毛钱在现实里可能都懒得去捡,但是在社交软件里,一毛钱的红包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去抢?
  在一次讲座中,有一位朋友提问:“定期给那些从来不联系的朋友打电话,又没有话可聊,怎么办?”听众都觉得挺好笑的:没有话题,干嘛要联系。仔细一想,又觉得很有道理。天南地北的人,久久不联系就淡忘了。但是又没有条件去细心打理,只好集中编为定期一次的任务。就算无话可聊,也要勉为其难维持下去。如此说来是有点荒诞:人际关系本来是发乎自然的一种需求,现在却成了敷衍差事。这恐怕也与网络时代脱不了关系。正因为信息交换的速度太快,人与人沟通的成本幾乎为零,地球才日渐变成了一个村,而我们的社交也超出到日常工作生活的圈子之外。
  翻一下你的手机通讯录、微信、邮箱、陌陌,数一下我们现在有多少联系人?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曾经根据猿猴的智力推算人类社交能力的上限,能稳定维持的关系不会超过150人,这就是著名的“邓巴数字”。可是今天,超出这个数字的恐怕大有人在。
  不是因为我们脑容量变大了,而是因为有了更简便的技术手段,那就是点赞和群发。手指动一动,根本不需要花时间,成百上千的人就能收到提醒,知道你还没忘了他,这样岂不美妙?——在我看来,在网络关系向现实侵蚀的过程中,点赞是里程碑式的一个节点。现实中的人际关系超出了人脑所能处理的极限,不得不依靠网络手段进行维系。毫无疑问,它最终会变得像所有虚拟关系一样,轻飘飘的,无质量可言。就像有人丢了钱包,误了火车,在朋友圈里哭诉,还有人拼命点赞呢。
  人与人的联系就这样被网络所稀释。你群发,我点赞,虽然都不一定相识,但彼此都不必浪费生命,又都能收获人际联结的幻觉。两相便利,却也两相空虚。这个时代,我们通讯录上的名单越来越长,彼此一诉衷肠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抢红包,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火爆起来的。
  我以为,红包从来不是一种经济行为,而是社交行为。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都会用到红包(丧事叫奠仪,但跟红包的实质是一样的),这些情境的共同特点在于:人们会聚到一起。
  人是喜欢群居的生物,这是千万年演化形成的特性,永远改不掉。
  我小时候,家里住平房,晚上老停电。一停电,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开门走出去。邻居也纷纷现身,彼此确认:“又停电了?”“麻烦!”我虽然年幼,置身在人群之中,也会感到浑身舒坦的一阵安心。想想看,要是某天邻居全不在家,一个人都没有,该是何等的恐慌?人性天然如此:大事小事,喜怒哀乐,聚到一起总会有更好的感觉。在古代是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现在是上饭店订个几十桌。形式在变,本质不会变。
  请注意,就是在人们聚集到一起的这些仪式中,产生了收发红包的环节。这个环节非常的严肃,说它是画龙点睛也不为过。
  为什么严肃呢?因为红包就是钱。相比于口头上的甜言蜜语,掏钱当然有分量得多。作为一种极具形式感的、“有分量”的社交行为,它对于人际联结的质量给予了严肃的认证:看!这可是真金白银!就算我们平时关系不密,我可是拿你当回事的!——这种庄严程度,仅次于歃血为盟。收红包的人开心就不用说了,发红包的人其实也很开心。这一行为让双方同时确认:我们之间是有联结的,我并不孤独。
  但是现在,社交软件把这种行为搬到了网上,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表明,人们在网上的关系,也需要一点真金白银的认证。网上有群,这是一种特有的集会形式。但它和现实中的集会不一样,缺少那种呼吸相闻,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实体感。前面说了,网络关系轻飘飘的,无质量可言。热闹倒是热闹的,但是很难有人情。网络的便利,也正是网络的限制。它太轻易了,没法当回事。
  但是,红包,红包是多么有诚意的一种表达啊!在网上的关系中,我们不能传递体温,传递眼神,传递关心(非口头的),我们能传递的只有冷冰冰的数据。好吧,我们想办法让数据有一点体温。最终,我们真的有了一种带体温的数据,就是钱。
  因为是货真价实的钱,我送出的祝福不会显得虚弱无力了;因为是货真价实的钱,潜水的用户被炸出来了;因为是货真价实的钱,我终于找到了冒泡的理由;因为是货真价实的钱,搭不上话也不用担心被群里踢出……
  归根到底,网上的红包与现实中的红包不同,却带有相通的元素。现实中的红包,是一种正式的人际契约,而网上的红包,则是网络灌水的一种延续。但这种灌水,多少是有一点点现实性的。这是来自网络的人情。为什么地上的一毛钱不捡,网上的一毛钱却要抢?我们抢到的并不仅仅是那一毛钱,而是联结之后的某种确认。
  我们在拼手气中联结,在接龙中联结,在比手快中联结,在猜数字中联结……
  一毛钱或是一块钱又怎么样?重要之处在于,它是真的,我与他人的互动就是真的!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新春游园会,奖品不值钱,却总能收获比钱更多的快乐。新时代的人类想出这种新的联结方式,应该也算一桩好事吧?网络是越来越好了,素昧平生的人,可以藉由网络相识、相交,甚至在远隔千山万水的情况下,通过一点点金钱的交流,感受到彼此的善意。但我对于这种网络的人情,仍旧有一点担心:会不会因为它的功能越来越强,有一天人们真会忘掉面对面的重要?过年时各自埋头对着手机,就能沉浸于网上的交情,而无视现实中的彼此隔断?也许最理想的状态,是可以一边走亲访友,收发现实的红包,偶尔上个网,和群里的朋友玩玩抢红包的游戏吧。
  如果你在群里点开一个红包,忽然感受到久违的节日的喜庆感,这不是因为你的贪婪(总共才多少钱呢?),而是因为它激起了潜藏于我们心底的,对联结的渴望。我们成功地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为网络关系增加一丝现实的分量。无论如何,这比点赞和群发诚恳多了。
  (陈春桃荐自《视野》)
  责编:Ester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6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