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意林》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 bu_lao

    不老

  • lao_ma

    老马

  • huang_dao_yu_sheng

    荒岛余生

  • du_shi-2

    独食

  • dong_an

    冬安

  • xiao_li_bie

    小离别

  • wo_yu_du_wei

    我与杜威

  • da_nian_ye

    大年夜

  • wo_de_shu_ben_qu_de_di_fang

    我的书本去的地方

  • guang_yu_ying

    光与影

  • wo_de_shou_li_you_yi_kuai_qian

    我的手里有一块钱

  • a_bing_de_gu_shi

    阿炳的故事

  • ke_bi_gu_du_de_hui_huang

    科比,孤独的辉煌

  • bai_chi_gong_qiang_shao_nian_xin

    百尺宫墙少年心

  • he_shu_shang_xie_de_yi_yang

    和书上写的一样

  • ruo_zhe_de_li_liang

    弱者的力量

  • wo_fan_dao_tong_qing_jin_tian_de_hou_sheng

    我反倒同情今天的后生

  • sheng_huo_de_dao_li

    生活的道理

  • da_pei

    搭配

  • qun_ti_xing_gu_du

    群体性孤独

  • wei_shen_me_yuan_zhu_shi_di_xiao_de_shi

    为什么援助是低效的事

  • wo_men_gai_feng_kuang_gong_zuo_ma

    我们该疯狂工作吗

  • nv_ren_yu_hua_shi

    女人与花事

  • yuan_er_shen

    圆而神

  • ming_yun_de_jun_zhi_hui_gui

    命运的均值回归

  • zhu_shou_huang_yuan

    驻守荒原

  • gu_xiang_yu_ni

    故乡于你

  • zai_jian_ba_ba

    再见,爸爸

  • sheng_huo_mei_you_xian_cheng_de_jie_ti_gong_shi

    生活没有现成的解题公式

  • mo_wang_chu_xin

    莫忘初心

  • tian_kong-2

    天空

  • wo_qiong_de_huan_sheng_xia_yi_ge_lao_po

    我穷得还剩下一个老婆

  • jia_zhuang_ni_hen_ai_wo

    假装你很爱我

  • ni_hao_mo_sheng_ren

    你好,陌生人

  • mei_yi_ge_chao_shi_dou_shi_lie_chang

    每一个超市都是猎场

  • xiao_nan_hai_yu_si_wa

    小男孩与丝袜

  • yuan_chu_de_ren

    远处的人

  • qiong_mang_zu_yu_chuang_bian_zu

    穷忙族与窗边族

  • shi_ji_li_de_fu_hao_bang

    《史记》里的富豪榜

  • bei_ya_yi_de_guo_qu_zhong_jiang_zuo_sui_yu_xian_zai

    被压抑的过去终将作祟于现在

  • gui_tou_dao_yu_ren_xing

    鬼头刀与人性

  • min_ru_cao_jie_ze_jun_ru_kou_chou

    民如草芥,则君如寇仇

  • xiao_shi_de_can_zhuo_he_gong_can_de_mo_li

    消失的餐桌和共餐的魔力

  • bei_gong_yuan_gai_bian_de_cheng_shi

    被公园改变的城市

  • man_hua_yu_you_mo-70

    漫画与幽默

  • zui_hou_de_shu

    最后的书

  • yan_lun-70

    言论

  • sheng_huo_he_xing_cun

    生活和幸存

  • hei_an_zhong_chu_fa

    黑暗中出发

  • ni_gan_ti_jian_rui_de_wen_ti_ma

    你敢提尖锐的问题吗

  • shi_su_chang_tai

    世俗常态

  • shi_jian

    时间

  • yi_shu

    艺术

  • ru_he_shuo_wo_ai_ni

    如何说“我爱你”

  • yuan_liang

    原谅

  • mo_zha_te_de_jian_yi

    莫扎特的建议

  • bi_gu

    秕谷

  • nan_hai_he_mo_gui

    男孩和魔鬼

  • yi_ge_jiu_hao-2

    一个就好

  • huo_che_man_you_you

    火车慢悠悠

为什么援助是低效的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在现实生活中,捐赠和救助似乎也是个人财务生活的一部分,特别对于那些很有钱的人而言。
  马克·扎克伯格预期自己在未来会捐出450亿美元的资产。这个消息在中国更多引起的是人们对这个伟大资本家的道德评判。当然,撇开道德不谈,我们可以看看450亿美元到底可以做什么。世界银行在最近10年里两次提升了生活极度贫困的标准线,从每人每天消费1美元提升到1.25美元,然后这个数字又提升到1.9美元。虽然由于经济发展,贫困人口的规模在不断减小,但是在2015年,平均每天只用不到1.9美元维持生活的人,全球还有7.2亿。这个群体离1.9美元的消费缺口总额大概是每天4亿美元。
  马克·扎克伯格捐出的资产如果变现,大概能帮助全球1/3的极度贫困人口脱贫。而剩下的部分,只要中国和美国所有过得不错的中产阶级每人每天捐出2美元,就能把这个缺口补足。如果这是真的,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也不反对这么做。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从捐款一端来说,人们捐出的钱比咱们上边所说的数额要大得多;但是在另一端,受捐助方状况的改善却总是不那么明显。最近8年,在经过通货膨胀的调整后,全球极度贫困人口只减少了不到10%。这还是在中国和印度两个富含极度贫困人口的大国经济迅速发展(虽然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发展速度变缓,但对比其他经济体,它们的发展还是相当快的)之后的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让中国和印度的很多贫困人口脱贫。
  另一个真实的情况是,中国和印度减少的贫困人口数字在其他一些国家又被制造出来。而中国和印度两国得到的国际脱贫援助并不多。
  在世界银行2010年的统计中,人均接受援助排名前三位的国家是萨摩亚、汤加和佛得角。其中萨摩亚每人每年获得的援助是802美元。这个数字是中国或者印度同一指标的上百倍。如果不看救助数据,我根本不知道有萨摩亚这个国家,甚至会以为它是某种宠物的名字。不过很显然,这个海岛国家里胖胖的居民每年什么都不用干,单是靠捐款就不至于陷入贫困——而他们依然年年需要国际捐款来脱贫。
  造成国际捐款分配极不均等的原因是大多数国际组织把对贫困人口的援助项目按照国家和地区来划分。打个比方,印度比萨摩亚接受的援助金额可能要多一些,但是萨摩亚的人口只是印度的近1/6700。
  这就是个很矛盾的现象,中国和印度接受了极少的援助,而贫困人口下降得很快,那些接受更多援助的经济体却在不断产生新的贫困人口。
  这里除了政治因素(据说有的政府官员因为本国被定为非常不发达地区而能接受更多的援助,竟然开派对庆祝),经济学家彼得·鲍尔曾断言:如果某个地区除了资本,其他发展条件都具备了,那么资本会迅速在本地生成;如果发展条件不具备,那么援助的收效会非常低。
  用通俗的话来解释鲍尔的论断就是,最穷的那些地方接受援助的收效是最差的。一般来说,不具备脱贫条件的地区接受援助反而会固化其贫困水平。接受脱贫援助最有效的地区往往是那些发展水平比贫困线稍低一点的地区,它们只需要一些“过桥”援助就可以摆脱贫困。而那些救援机构的选择却正好相反,它们更倾向于把钱给那些最穷的地方。这种援助低效现象其实在一般人的生活中也适用。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或个人,通过救济一般很难摆脱极贫状态,但是人们还是不断把援助给他们。
  所以,当你给一个乞丐的帽子里放钱的时候,不管他是不是在欺骗你,你的行为可能都是低效的。在现在的援助水平上,马克·扎克伯格的捐献虽然伟大,但也是在做一件低效的事。
  当然,很可能人类只能如此。
  (何 卓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5年第48期,刘 宏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9 views